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75章 ?? 大石头,时代变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275章 ?? 大石头,时代变了!(求订阅!求月票!)

        耶律大石虽然生在上京,但是年幼时就随着在南京道当官的父亲一起去大辽的南京析津府生活。

        那可是老南京(也许该是地地道道的老北京吧?)了,连户口都落在了析津府。还在后市的北京市西城区一带置办了大宅子,还在后市的北京市海淀区钓鱼台国宾馆附近置办了可以在园子里跑马的庄园式豪宅......光是这些宅子传到21世纪,那就得值不知道多少个小目标了!

        身为一个“老北京”,耶律大石又怎么甘心在漠北草原这里过完下半辈子?换谁都不乐意啊!

        谁要在北京海淀区拥有可以跑马的豪宅,都不会愿意去蒙古国住帐篷的......这可不是去旅游,而是扎根长住,不给回北京了!

        这还是耶律大石一个人的意思,他的那些最亲密的伙伴,几乎都是“老北京”!现在跟着大石在漠北镇州城艰苦奋斗,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重返“北京城”。

        如果大石和大家说,咱们不会“北京”了,以后就在漠北草原住一辈子帐篷,那些人还肯不肯跟随都难说!

        在原本的历史上,在中亚称帝建立西辽的耶律大石还曾经发起过两次东征,第一次东征发兵七万,却因为路途遥远,准备不足,没有能和金国交手就半途而废了。第二次东征的规模较小,准备却比较充分,因此得以重返漠北草原。而金国则派完颜宗翰率兵抵抗,结果虽然是宗翰兵败,但是大石的东征军也因为损失较大,无力再战。

        这两次东征虽然没有能取得预想的效果,但无疑表明了大石东归恢复大辽故土的决心!

        那么大一个决心,怎么可能轻易就动摇了?

        不过此时大石还没有意识到,时代已经变了!

        ......

        轰隆隆......

        一声巨响,将漠北草原从冷兵器时代一下拽进了火药兵器时代的门槛!

        虽然火药武器早就出现了,但是在颗粒状黑火药、炸壶、火锅炮、砂锅炮这四件套出现之前,火药武器实在难当大任,别说在战场上挑大梁,就算充当辅助武器都有点不大合格。

        而现在,单是填装了黑色颗粒状火药的铜制炸壶,就足以改变战场上的强弱对比了!

        这个说法固然有的“唯武器论”的意思,但是搁在如今的天下大势中是非常合适的。因为没有真正有用的火药武器的宋军,不也扛住了金国的强大攻势?在这之前,没有管用的火药武器,而且还重文轻武,还将从中御,还时不时来个怂人当国的大宋,不也维持着南北二朝对立的态势,还有余力对西夏发起一轮又一轮的打击?

        现在有了炸壶、火锅炮、砂锅炮和威力强大的颗粒状黑火药,天下的优势属谁,还用得着问吗?

        而且......无论这优势属谁?避居漠北的耶律大石在管用的火药武器出现后,肯定会面临更加不利的形势!

        因为他现在连铁器都快凑不齐了,更不用说什么火药、炸壶、火锅炮、砂锅炮了......

        而大金、西夏这两方面,虽然没有颗粒状的黑火药,但是质量较差的粉末状火药是有的。用来装药的铜壶也是有一些的......南北二宋如果是百万壶级的弹药量,大金咬咬牙可以有十万壶,而西夏至少能抠出一万壶,大石呢?抢遍整个漠北草原,能不能抠出三千个铜壶都难说!

        当然了,耶律大石的形势不好,只是相对大金、西夏、两宋这几个“火药玩家”而言的,对于漠北草原上那群更加落后的鞑靼人、阻卜人、乃蛮人而言,获得了大宋支援的铁器和炸壶的契丹人将是不可阻挡的!

        “大王,请过目!”

        一块被炸壶的破片和填装在炸壶之内的铁珠打几个破口的木板,被两个一脸兴奋的契丹壮士抬到可敦城的南门之外,摆在了耶律大石、萧斡里剌和耶律余睹的面前。

        萧斡里剌凑到大石身边,脸上已经是抑制不住的惊喜了,“大王,我们如果能从宋人那里得到二三十万斤好铁和一万只炸壶,就能一步步的吃掉阻卜、鞑靼、乃蛮等部。从而将漠北草原的中部、西部完全拿下!然后再东征蒙兀、乌古敌烈、室韦等部。最后收复上京临潢府,解救被女真所奴役的百万国族......到了那时,大王就能雄踞草原,南望燕云、辽东,伺机而行,或可有重回燕云的机会!”

        耶律余睹也附和道:“没错......咱们大契丹没有燕云之地的时候,就已经雄踞北方,虎视中州了!况且中国如今有南北二宋对立,接下去未必没有一个五代之世,咱们契丹人不见得没有再入燕云的机会啊!

        大宋官家也不是空口白话就想和咱们联手的......下官这回就带来了五百个炸壶和一万斤好铁!

        而且他还约您在黑山会盟,只要会盟能成,大宋官家就能给咱们五十万贯的岁赐......”

        耶律大石轻轻点头,他不甘心永居漠北,但也不等于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斤两?

        大石思索着又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大官要和孤家在黑山会盟?现在黑山是什么情况?在党项人手中还是在萧太师手中?金人对于灵州之战又作何反应?会不会出兵黑山,阻断咱们和大宋之间的联络?另外,萧太师手头又有多少部众?他是愿意加入我大辽,还是想继续当宋朝的节度使?”

        耶律余睹听见这些问题,就知道这次会盟多半是成功了!

        他笑着答道:“下官离开黑山的时候,黑山军司还在萧太师手中,萧太师收拢了许多流亡到大白高国境内的国人,所部亦有两万户!而且他还得到了大宋官家支援的炸壶,应该可以守住黑山......萧太师虽然在宋朝那边得了富贵,但是他心中只有大辽,所以愿意回来和大王一起干!”

        耶律大石哈哈大笑道:“好汉子!咱们大辽本就是耶律家和萧家两姓之国......合达如果能来,孤家可以授他一个奚六部大王,许他世袭罔替!”

        ......

        黑山这边的情况,有点出乎了耶律大石和耶律余睹的预料......当耶律大石和耶律余睹在漠北镇州可敦城会面的时候,大金西南路招讨使完颜娄室的将旗,已经在黑山威福监军司的军城之上,高高飘扬了!

        在大宋洪武三年春,同时也是大金天会七年春天的时候,完颜娄室已经从克夷门返回了黑山脚下。开始等待北宋军队的反攻和耶律大石的南下了!

        没错,他已经知道耶律大石将会南来了!

        因为他在突袭萧合达所部的时候抓了不少俘虏,从他们口中得知了赵楷正在联络耶律大石的情报——其实这事儿猜也猜到了!

        萧合达这个定难军节度使不好好在夏州眯着,而是千里迢迢跑到黑山图个啥?还不是想帮着赵楷联络耶律大石吗?

        而赵楷联络耶律大石的目的是什么?完颜娄室也能猜得到——一准是想输出铁器、炸壶给耶律大石,好让他驱使草原上的蛮子来找大金国的晦气。

        大石的优势其实大金差不多,都是能获得价廉物美的蛮子!

        虽然大石手里的契丹国族人口不多,但是草原上的各路蛮族太多了,抓不完、死不光......最要紧的是性价比高啊!抓来调教一下就能打,打赢了除外敌,打死了消内患,怎么都是赚的。

        培养一个女真、契丹国族得好多年,得从牵手开始......但是去草原上抓一群生鞑靼,去老林子里抓一些野人女真,那就省事儿多了!

        现在又不是天寒地冻的明末小冰河期,草原上和老林子里面的人口还是挺多的......存量怎么也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

        每年的增量怎么也要七八万(刚刚长成的男性)之多......历史上女真人在他们力量比较强大的时候,还年年出兵草原帮着草原民族控制人口(减丁)呢!坚持了那么多年,最后还是给蒙古人灭掉了,可见这个时代草原人口还是很多的!

        而游牧和渔猎的蛮族加上铁器、火器,那可是如虎添翼啊!

        生女真可以崛起,不就是因为他们可以持续不断的从熟女真、渤海人那里得到铁器吗?现在的大金国可以力压二宋,不也是因为可以得到价廉人凶的蛮子补充吗?

        被二宋打死的那些“女真”人中,就混了大量的杂胡,这就等于让二宋帮着减丁了,连抚恤都不用出,所以吴乞买、兀术、粘罕他们这些完颜根本不心疼。

        如果耶律大石可以用铁器把草原上的阻卜人、鞑靼人、乃蛮人,还有别的什么蛮子都武装起来,然后驱使他们向女真人进攻,以消耗女真人可以搜罗到的蛮子。那么大金手里最大的一张王牌可就没有了......

        没有了这张王牌,大金国可就得被二宋压着打了。靠他们自己的国族拼消耗,还不早晚得叫宋人用炸壶给炸没了?

        所以隔断大宋和耶律大石这两股势力间的联系,就成了大金国现在的重中之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