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74章 ??大石之野望!

第274章 ??大石之野望!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漠北漫长的寒冬终于过去了,又到了万物复苏,春回大地的时候儿。不过漠北的春天和温暖的燕京之春实在是没有办法相比的,哪怕在一日之中气温最高的正午,强劲的寒风吹在脸上,依旧有刀割一般的感觉。如果到了晚上,气温时不时的还会下降到冰点附近......真的冷啊!

        不过天再冷,这些背井离乡,离开温暖富裕的故乡,告别了安逸舒适的生活的大辽流亡者,还是得跟着他们的大王耶律大石,顶着呼啸的寒风,离开坐冬的营地,踏上迁徙的旅途。

        当然了,他们并不是要迁徙去中亚开辟新的天地,而是从坐冬的背风营地迁往春季牧场。

        现在的耶律大石和他的追随者们并不是一年四季都住在镇州可敦城内的,实际上可敦城不过是一座战时用来坚守的堡垒。并不能一年四季都住在那里,因为没有吃的......漠北的气候干冷,哪怕是水草丰美的可敦城一带,也不可能养活跟随耶律大石的近两万户人马。

        这可是将近两万户,超过十五万之众啊!如果算上他们赖以生存的牧群,那就是几百万张嘴啊!靠可敦城周围的那点草皮怎么够吃?

        所以那位生于大辽上京城,成长于大辽南京析津府,文采风流,中过进士,能够用汉语吟诗作对写文章的耶律大石,现在已经活成了个草原上的汗王。

        光鲜亮丽的丝绸袍服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穿过了,现在只是裹着一件厚厚的皮袍子御寒。白净儒雅的面孔,现在也被漠北的风雪雕刻得满是纹路和老皮,再加上一蓬乱糟糟的大胡子,看上去特别的沧桑。

        不过他的体魄和精神,却依旧坚强无比!国破家亡都不能将他击垮,塞北的风雪又算得了什么呢?

        而耶律大石他的追随者们,现在虽然混成了一个游牧部落,但是却没有放弃收复故土,恢复大辽昔日荣光的梦想。

        也正是因为有这个梦想,十五万众才会不远千里万里的汇聚到大石身边,不畏艰难,不怕苦寒,至死不渝。

        而为了实现这个遥不可及的梦想,耶律大石和他的追随者们不仅要逐水草而行,而且还要在迁徙过程中不断发起战争,打击周围不服从耶律大石这个辽国大王(现在大石称帝,而是称辽国大王)的阻卜、鞑靼部落。

        这些部落在大辽国还算强盛的时候都叛服不定,要不然大辽也不会长期在镇州可敦城周围驻兵两万,还宣称无论如何不可调走了(其实还是调走了许多,要不然大石也不会只有不到两万户人马了)。现在大辽都混成这样了,这帮人凭什么还服从耶律大石这个破落辽王的?

        所以耶律大石这两年除了冬天的时候只能窝着不动,其余的三季都少不了和鞑靼人、阻卜人干架。

        虽然底下人打架的手艺都因为频繁练手提高了不少,大石的威望也渐渐的在漠北草原中部建立起来了。

        但是频繁的交战,却给耶律大石和他的手下带来了一场难以克服的“供应链危机”,耶律大石的部众现在没有稳定的铁器来源!而战争又不可能避免的要消耗铁器!

        由于大辽自己一百多年来所奉行的“草原铁禁”,加上草原上的采矿和手工业非常落后,根本不能生产铁器,所以草原上向来缺铁。

        现在大辽虽然垮台了,但是取而代之的女真依旧在努力维持着“草原铁禁”,而原本依靠大辽支持才能在宋朝的猛攻下苟活的大白高国在投靠女真人后,也翻脸不认人,拒绝向草原输出铁器。

        在这种情况下,大石所部的铁器就难免有损无补,越打越少了......如果再这样消耗下去,大石的精兵可就没办法在和阻卜人、鞑靼人的战争中保持绝对优势了!

        就在耶律大石为了铁器供应危机而焦虑不已的时候,可敦城那边传来了个令大石意想不到的好消息......那个跟着成安公主一起去了大白高国,还在大白高国得了富贵的萧合达派出的使团在去年冬天到达了可敦城。

        萧合达的使者还带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大白高国在一场和大宋的战争中遭遇了惨败,而萧合达抓住机会倒戈一击,现在成为了大宋的定南军节度使,领有夏、银、宥三州和黑山军司之地!

        这可真是有点柳暗花明的意思了!

        耶律大石的地盘和黑山军司的地盘只隔着一片隔壁大漠......而夏、银、宥三州是有铁矿和铁坊的,虽然产量有限,但总能匀出一点吧?

        再说了,萧合达不是投靠大宋了吗?大宋有的是铁啊!如果能通过萧合达得到大宋的铁器......那耶律大石可就厉害了!

        要不了三年,他的军队就能很快把漠北草原中部、西部的七州十八部统统变成大辽的一部分,而直属大石本部的部众也会达到四万甚至五万户!

        有了这个基本盘,耶律大石就有可能进一步统一草原各部,然后登基称帝,再南下和金贼决胜负了......草原各部的人口加在一块儿可比女真人、渤海人的总和还要多!

        而且草原各部的机动性很强,可以集结起数量庞大的军队打击女真人力量薄弱的地区......这可真是大有希望啊!

        正想到开心的时候,前方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耶律大石抬头一看,远远的就瞧见飘扬在可敦城城头上的旗帜了。

        原来不知不觉间,他的队伍已经到了可敦城附近......看来马上就能见到萧合达的使者了!

        “大王,萧太师(契丹人称节度使为太师)的使者来了!”

        耶律大石听见了留守可敦城的西北路招讨萧斡里剌的声音,这个萧斡里剌是耶律大石最心腹的大将,早在大石在辽国南京道转战时就跟随左右,现在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将帅了。

        在大石率领部众迁徙游牧的时候,萧斡里剌就率领少量兵力留守可敦城这个大据点!

        没想到今天他亲自带着萧合达的使者出城来了......这一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好消息了。

        耶律大石想到这里,赶紧的就策马迎了上去,很快就见到了萧斡里剌,而且还在他的身边发现了一张非常眼熟的面孔——那是耶律余睹的面孔!

        “耶律余睹?”耶律大石看见这位同宗就忍不住惊呼了一声,“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来了可敦城?”

        是啊!

        耶律余睹已经死了!耶律大石不止一次听从金贼那里投奔过来的契丹志士说过这事儿——余睹是在跟随完颜宗翰入侵大宋河东路的时候,被大宋的郓王赵楷杀死的!金国那边都给他风光大葬过了......还请了好些个高僧超渡他,灵魂应该已经给超渡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现在怎么可能回来?

        耶律余睹也瞧见耶律大石了——他们俩都是名人,余睹是耶律延禧的连襟,而且是公认的宗室英才。

        耶律大石更不用说了,有名的书呆子啊!契丹宗室中进士的就他一人,中了进士后还能当林牙(相当于翰林)就更不容易了,这说明大石的进士是真的,不是作弊来的。这么个人物当年在上京可是不少人取笑的对象——好好的耶律,不去习武带兵,偏偏要当秀才做词臣,简直是有辱门风啊!

        可谁能想到,后来那些习武带兵的耶律一个个都无法支撑起大辽的危局,不少人还和余睹一样,叛国投敌了。只要耶律大石这个书呆子只存高远,不畏艰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硬是活成了大辽的希望。

        耶律余睹见了大石,也不敢再以平礼相交,而是翻身下马,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然后才道:“三姓之臣余睹,现为大宋官家使者,原来面见辽国大王殿下!”说着话,他又摸出了一个卷轴,高高举起,“国书奉上,还请大王过目。”

        他这个大宋使者的姿态有点低了......不过也没办法,他一个没骨头的耶律见到耶律大石,哪里还有脸面充什么上国天使?

        “你投靠了大宋?”耶律大石伸手接过国书,展开一看,入眼的就是让人讨厌的瘦金体,“这是赵佶......不,是赵楷的手书?”

        说到赵楷的名字,耶律大石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这个大宋的“状元王”是他在当词臣时一直想结交的人物。没想到这人真是个人物!

        “正是,”余睹道,“他现在已经是大宋官家了......巨本官所见,此人亦是中原英雄,不亚于大王,大王如果能和他练手,将来一定可以平灭女真,然后一南一北,两朝并立!”

        “一南一北?”耶律大石冷冷问,“燕云之地归谁?”

        耶律余睹苦笑道:“大王,天下大势以变,变得不利于北朝,更不利于草原......所以咱们很难拿回燕云之地了!”

        “变?”耶律大石哼了一声,“怎么就变了?真要利于南朝,那他还和咱们联什么手?自己把女真人打出去不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