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72章 赵枢,你来当锅王

第272章 赵枢,你来当锅王

        上阳宫御马场就建在唐朝留下来的上阳故宫遗址上。这块地盘就位于洛阳紫薇宫城的西面,东邻紫薇,南倚洛河,面积不小,但早就没有了唐高宗和武则天曾经居住过的殿阁楼台。在赵楷迁都洛阳的时候,上阳故宫这一块(都是官地)已经被一票洛阳豪门霸占去修园子了。

        赵楷当然不会惯着他们,一道圣旨全部收回,然后将其中一些位于边边角角的园子赐给新朝功臣。他自己则占了位于中央的七八个大园子以及大片的林地、荒地(其实有人耕种),不过并没有在这块地盘上修建宫殿,而是修了一圈围墙,又砍掉了大部分的树木,还铲平的各种杂七杂八的植物,最后撒上草籽,修上马厩,建了一个御马场。

        养在御马场中的马都是青海龙种马,又名青海骢,据说是波斯马和青海当地的优质母马杂交而得的良种,最早出现在吐谷浑时代。当时的吐谷浑从中亚得到了波斯种马然后放养在青海湖中的岛屿上,同时每年优选母马上岛去和这些放养的波斯马交配,产下的马驹就称为青海骢。后来吐谷浑虽然被吐蕃给征服了,但是青海湖周围的部落却将养育青海骢的方法一代一代传承了下来。

        虽然这种用岛屿圈养优良的种马,再精选母马上岛去受孕的方法非常原始,但却比宋朝文官们推崇的“伦理养马”和“野马杂交”要强太多了。至少可以保证青海骢的种群一代代往下的传承,不至于出现衰退。

        而青海湖周遭各部落在洪武二年的灵州之战前都向西夏进贡,所以西夏朝廷和贵族、豪强手中,都养了一些青海骢。

        赵楷在攻占灵州之前,就从河湟蕃部哪里得了少量的青海骢。而洪武二年平定灵州时,又从灵州大族和横山蕃部手中得到了一批青海骢。后来赵怀恩、赵怀义(都是唃厮啰的后裔)又在赵楷的支持下重新拿回了青唐城和宗哥城,作为回报他们又献上了一批青海骢。

        因此到了洪武三年时,赵楷手中的青海骢数量已经多达2000余匹。于是他又命人挑选其中高大神骏,而且年龄适合的种马、母马1000匹,圈养到了洛阳的上阳宫御马场中。

        那么大的一个上阳宫养马场只养1000匹马显然也是浪费,于是赵楷又让人圈出一部分靠近洛河的地盘,作为炮军的营地和训练场......免得炮军总在紫微宫外试炮。

        另外,赵楷自己也在上阳宫御马场内占了个园子,作为他视察马场和炮军时的行宫别院使用。

        而今天赵楷把兄弟赵枢带到上阳宫的目的,就是为了扶植他成为“南宋锅王”!

        在洛河岸边的一处靶场上,一口25斤大火锅炮已经摆放到位了。一名二十来岁的紫袍军官,正指挥着五名炮军兵士进行装弹训练。

        看见赵楷策马而来,他立即喊了一声“收队”,就看见五名炮手马上停止了手中的工作,然后列成一派,恭迎圣驾了。

        “那不是赵不求吗?他怎么当上伙夫了?这也太落魄了......”赵枢的眼神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远远的就瞧见那带队操练的军官是自己的远房兄弟赵不求,但同时又把赵不求身边的那一口25斤大火锅炮看出了锅。

        赵楷闻言大笑道:“五哥,赵不求可没当伙夫,他是炮军的武官。你看见他身边那矮矮胖胖的东西了吗?那玩意全称叫25斤大火锅炮!”

        赵枢远远看着那口大锅,心说:火锅......还是大火锅,那不还是伙夫吗?三哥带我来这里是要吃饭吗?还没到饭点呢!也不知道吃什么?

        赵楷笑着指着那口“大锅”对赵枢说:“五哥儿,你的兵权就靠它了!”

        靠它?

        赵枢看着那口大锅,心道:难道本王从军也要从伙夫干起?

        赵楷笑着又道:“炸壶不算什么......这火锅炮才厉害呢!有了它,金贼的城池、营寨,全都守不了。有了它,咱们的堡垒城池就不怕金人用梢砲投炸壶了!赵不求是魏恭宪王之后,在太宗子孙之中可算是长房。朕让他跟着你一起去江都,再带上一门25斤火锅炮。如果大哥还没昏聩到极点,一定会顺势任命你当炮军统制的,到时候你就能染指兵权了。”

        “三哥,你说这口锅可以对付梢砲和城堡?”赵枢将信将疑,在他看来,这口大火锅最大的用处就是涮肉......

        赵楷笑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求,放一发25斤铁弹给肃王看看。”

        “臣领旨!”

        赵不求领了旨,就向一副“挑子”走去——就是那副装着硝酸钾、硫磺、木炭、铜碗、木铲、称杆、称砣的挑子。

        赵楷预备输出给南宋的是火锅炮和粉末状火药的正确配方——也就是“猴版”火药,不是颗粒状黑火药,也不包括硝酸钾和硫磺的提纯方法。当然也不会有最先进的黑科技武器“砂锅炮”了!

        虽然是“猴版”的,但是配合上南宋的无敌水军,已经足够开启一个小航海时代了。

        现在赵楷自己够不着大海,就只能让南宋去发展一下海外圈地事业了!

        另外,通过输出火锅炮,赵楷又能把自己的好兄弟赵枢和赵不求扶植起来——赵不求在赵楷这边都已经做到炮军正将了......这次派他去江都,就是要让他打入敌人内部!

        就在赵不求忙着称量和“翻炒”火药的时候,赵楷、赵枢、赵榛都已经下了马,在一处沙袋堆起来的掩体后面站好了。

        赵楷又笑着对赵枢说:“五哥,朕的根基在洛阳,东南之事,就都委托你们几兄弟了......将来天下一统之时,你们几个都会有一府一州的藩地!

        另外,大宁郡王(赵谌)改封金陵王之事,朕也准了......金陵本就是吴国的国都,自然是大宁郡王的地盘。”

        赵枢听了这话忙追问道:“三哥,将来还要留着吴国?”

        赵楷笑道:“那是当然的......三吴之地,将来都是赵谌的封国!”

        这时,赵不求已经带着人把火锅炮填装完毕了,大声向赵楷报告:“禀官家,火炮填装完成,请下令!”

        赵楷点点头,大声道:“发炮!”

        “喏!”

        赵楷忙捂上了耳朵,就看见赵不求用一根缠绕着点着了的火线的长枪,将火星送入了大炮的火门。

        然后就火焰喷吐,雷鸣地动......而南宋的一代“锅王”赵枢,顿时就被吓得目瞪口呆!

        ......

        “官家,官家......大捷啊!张叔夜、薛弼已经收复清流关了!此役新军将士忘死舍命,前赴后继,强攻清流关十三日,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光是炸壶就投出去上万个!”

        正月三十日,南宋“赵检点”,左枢密赵明诚充满了惊喜的嗓门,忽然在江都皇宫的崇政殿中响了起来。

        就在“锅王”赵枢带着一口大火锅和宇文虚中一起往江都而来的时候,淮南西路之战已经打到尾声了。

        完颜宗弼本就不指望长久占据土地,所以在淮南转悠了些日子,抢了不少财物之,又听说赵榛率兵猛攻宋州后,他就准备有撤了。

        可就在这时,张叔夜、薛弼却集结了整整三万新军,开始猛攻滁州的清流关。清流关地处要害,南望长江、北控江淮,地形险要、山高谷深,是金陵西北的要冲,素有“金陵锁钥”之称。如果宗弼再晚些时日南下,清流关上就会有重兵布防了。

        可是他却来了个出其不意,打了南宋一个措手不及,这么紧要的清流关都给丢了。

        不过拿下了清流关的宗弼却无力一口气打过长江去,在靖康四年正月时就开始陷入颓势——虽然宗弼的兵马众多,战斗力也很强,但是架不住南宋有“钞能力”啊!

        当钞能力遇上炸壶之后,那叫一个地动山摇啊!

        而宗弼所部的炸壶在腊月的时候就耗尽了,所以在正月间发生的战斗中,火力点优势都在南宋军这边!

        不过宗弼还是不甘心灰溜溜的撤退,所以他干脆集中兵力,在清流关设阵布防,摆出一副准备长久占据滁州、泗州的姿态,迫使张叔夜、薛弼集中了三万铁甲军,猛扑清流关。

        双方的六万大军,从正月十七日开始,就围绕清流关险要展开了激烈的争夺。而南宋军队则凭借火力(不仅是炸壶之威,还有神臂弓的厉害)优势,压着金兵猛打。

        而金兵之中的黄头女真、渤海甲士也骁勇异常,顶着炸壶和木羽箭和宋军肉搏。

        可是这群南宋新军并不怕肉搏,他们的甲胄坚硬,刀斧锐利,长枪如林,而且还能借助炸壶的掩护投入肉搏——可以用炸壶炸散了对手的阵型,然后再投入进攻!

        所以打到正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的时候,完颜宗弼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只好撤出了清流关,将胜利拱手让给了南宋军。

        而这场胜利,差不多也意味第一次淮南之役的结束!同时也意味着江东士大夫政权有了立足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