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70章 ??女真包围网

第270章 ??女真包围网

        正月十六,洛阳紫薇宫贞观殿,洪武三年的第一次贞观殿军议,气氛有些压抑。

        气氛压抑的原因,当然是前线传来的坏消息了!

        坏消息有三个:

        一是从漠北迁移而来的蒙兀部并没有大举入侵河东,而是金国西京路的云内州、丰州、东胜州、天德军等三州一军之地安顿了下来。还在丰州境内的夹山脚下建立了汗帐,并且还用联姻、结盟、征讨等方法收服了阴山以北的白鞑靼诸部,以扩充实力。

        在草草安顿之后,蒙兀人倒也试探性的向北宋治下的河东之地发起了几次试探性的进攻,但是进攻的规模都不大,投入了兵力也有限,而且充当炮灰的还都是一些傻乎乎的生鞑靼......赵楷想要诱敌深入,在河东腹地把合不勒给解决掉的图谋完全落了空!

        在用生鞑靼炮灰试探了几次之后,合不勒还在去年腊月的时候,派出了一个白鞑靼为主的商队,想要用马匹同占据府、麟、丰三州的折家交换铁器。

        很显然,合不勒一点都不傻,在没有探明北宋的虚实,并找到机会之前,他是不会大举入侵的。

        但是合不勒不大举入侵,并不等于赵楷可以不在河东前线严密设防——现在河东前线可没有长城边墙可以挡住这群随时会南下来抢东西的蛮子。

        不得不说,吴乞买把蒙兀人从听着就很苦的斡难河畔忽悠到水丰草肥的阴山、夹山脚下,实在是一步妙棋。

        实际上,吴乞买的这步妙棋是理所当然的——在原本的历史上,女真人占据了除西夏土地之外的整个中国北方。自然成了包括蒙兀人在内的绝大部分草原游牧部落的第一抢劫对象。

        女真和蒙兀的矛盾难以调和,更不可能成为朋友。

        但是现在,阴山、夹山脚下的肥美草原和赵楷治下的河东,都可以成为女真人拉了蒙兀人以及其他一些草原部落的筹码。

        这帮人原本都是大金国的难题,现在成了北宋的难题了!

        第二个坏消息则是北上企图联络耶律大石的萧合达在黑山脚下吃了一场大败仗!

        打败他的是金国西南招讨使完颜娄室率领的女真—蒙兀联军!

        完颜娄室和合不勒都是在草原上打仗的老手了,萧合达虽然也是宿将,但是却成名于西北群山之间,不大熟悉草原。结果所部在黑山脚下被敌人偷袭,赵楷给他的炸壶都没来得及丢出去,就被娄室、合不勒的人抢去了一百多个,萧合达的手下(包括逃到黑山契丹人)也损失了上万......余下的几万人(包括家眷),都退过了黄河,然后一路南逃去了灵州。

        第三个坏消息,还是完颜娄室造成的。得胜后的完颜娄室又沿着黄河北岸、西岸一路南下,一举攻占了河西节度使司(西夏)的老巢兴州的门户克夷门!

        现在贺兰山和黄河之间的平原,全部暴露在娄室的兵锋之下!

        河西节度使李乾顺已经遣使告急,向北宋朝廷求救了......这可真是把北宋朝廷给为难死了!

        不救吧,李乾顺搞不好又反水去当大白高国的兀卒了!

        救吧......不仅要派出大军,耗费巨大,而且还有战败的风险!娄室是大金名将,他所统领的也是女真劲旅。

        而且李乾顺可是连亲妈、亲儿和结发妻子都要杀的狠人!谁知道他会不会和娄室联手坑大宋一把?

        至于北宋和金国对峙的正面战场,也就是河北西路这一段,倒是如预期中一样,保持了平稳。

        金军显然被西贼的速败和炸壶的威力所震慑,不敢向信德府、磁州、相州这三个北宋的冶铁重镇发起扑击,而是主动从前线后退了约50里,退到了濮阳——南宫之间的黄河故道,开始筑垒坚守。

        这段黄河故道是黄河北流故道中的西路——黄河北流河道分叉很多,这条是最靠西的,自濮阳向北,一直流入葫芦河,再借葫芦河的河道汇入另一条黄河北流的河道。

        现在黄河已经改道向南去和淮河亲密接触了,所以北流的河道就成了“废黄河”......河道还在,水没了,变成了几条“高沟”,就是高高在上的沟渠。

        金军后退了几十里后,就利用这些“高沟”中最靠西的一条,开始构筑防线。

        所谓的防线,当然不是把有限的兵力拉出400里长了,而是每隔10里20里就构筑一个堡垒和一个烽火台,同时在这条“高沟防线”后方的几座大城中驻扎重兵——如果北宋军队发起进攻,他们就能及时出击了。

        而驻扎河北的北宋军,也没有把战线一下推到金军的“高沟”防线之前,而是沿着北流的漳河和永济渠的故道构筑防线。同时拿下了被金兵放弃的黎阳、临河、内黄、魏县、巨鹿等地的城堡,作为前沿据点。

        另外,金军现在还在东线面对南宋的战场上发起了主动进攻,攻入了淮河以南。

        所以看整个大地图,就不难发现,大金国已经放弃了全面进攻的打算,改为在西线和东线同时发起重点进攻。由于东西两线战场距离太远,所以宋军根本不可能在这两个战场上来回运动,而且中路的河北主战场还在对峙,也得保持相当多的兵力......

        很显然,在如今这场“两宋对一金”的“后三国之争”中,大金扮演的才是强大的曹魏,而南北二宋则是相对弱小的孙刘。

        可两宋一个有黑科技,一个有钞能力,居然被只有蛮夷勇士这张王牌的大金一压二,双双处于被动,真是让人不爽啊!

        在这种情况下,贞观殿军议现场的气氛,也就难免压抑了。

        不过赵楷这个官家的心情却瞧着不错,笑呵呵的坐在御座上,听着底下的臣子们一一发言,却没有任何意见,真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

        等底下的人都一一发言完毕之后,这位不知道有没有在听的官家,才笑吟吟地说:“唔,很好啊......咱们大宋一天比一天强,金贼则一天比一天烂!看来是时候发起大反攻了!”

        “官家......现在不是反攻的时机吧?”跳出来和赵楷唱反调的是岳飞。

        赵楷这里的武臣虽然都比较乖,不敢在朝廷上打人,但是话还是敢说的!

        岳飞道:“臣弟昨日去看了‘砂锅炮’的试射,威力已经让人满意了,而且也还算轻便,可以用两到四匹马拖曳着在战场上运动......如果能给每个将都配备上四门这样的‘砂锅炮’,大反攻的时机就成熟了。”

        岳飞现在喜欢上黑科技了,整天扑在“砂锅炮”上。在他的督促下,西夹城铸炮厂已经前前后后铸造了20门各式各样的“砂锅炮”了。而这些“砂锅炮”也越来越有炮样子,性能也渐渐接近了实战要求。

        用不了多久,应该就可以定型了!

        不过“每将四门”炮的要求有点高了!

        赵楷有一百六十几个将的府兵,一将四门炮,就需要铸造六百多门砂锅炮!

        当然了,六百多门炮不是问题,这点铜还是有的。问题是挽马,一门炮加上弹药车、铁匠车,至少需要16匹马拖拽,如果要远距离运动,还得准备同样数量的副马,也就是32匹。

        六百多门炮就需要两万多匹挽马......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虽然北宋目前拥有的官马数量远远超过两万匹,但是骑兵、辎重兵都需要马匹供应。而且群牧监还得流下足够数量的马儿生马宝宝,由于缺乏优良而且定型的马种,所以赵楷的群牧监产出的马驹之中,只有一小部分适合充当战马。因此就需要比较多的种马、母马用于繁殖了......

        所以没有过五六年的,赵楷的几十万府兵是不可能拥有足够数量的挽马、战马的。

        不过战略反攻却不能拖到五六年后才开始!因为金贼是不会消停的,他们根本不会等着大宋天兵去反攻,一定会不断的向南北两宋发起重点进攻,以阻扰他们备战。

        赵楷笑道:“昨日朕在上阳宫中接见了南使宇文虚中,得知了南军现在已经有了和女真人一战的力量。所以朕就生出了海陆并进,包围女真的想法......朕要联合吴国、高丽国、河西节度使司、契丹大石林牙,一块儿建立个反金大同盟!这样就能让金人限于四面受敌之处境,无力向我朝发起进攻。这样我朝就能安心整军备战,不出五年,就能一举北伐成功了!诸卿以为朕的想法如何啊?”

        “官家,”枢密使何灌出班问道,“吴国王肯答应吗?另外,高丽国和女真并无什么仇怨,怕不肯和咱们一起对付女真吧?”

        赵楷道:“朕可以出兵宋州,替吴国解淮南之危......作为回报,吴国当配合朕的反金之围。至于高丽......只要吴国的使臣带上水军去和他们好好说说,应该会加入我们的。”

        带上水军?

        这还能好好说话吗?

        大殿内的大臣们都有点不理解赵楷的外交思路了......难道高丽人不加入,还要赵桓派水军去打高丽?赵桓没那么不讲道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