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69章 ??官家,现在是真正的鼎足而立了!

第269章 ??官家,现在是真正的鼎足而立了!

        “官家,臣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宇文虚中穿着又厚又暖和的裘衣,双手笼袖,躬身跟在大宋洛阳天子赵楷身后,在冰封雪覆的上阳宫御马场的一角亦步亦趋的走着。看也不看那些正骑着高大的青唐龙马在雪地上溜达的女班直们一眼,只是皱着眉头,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他是在洪武三年正月最寒冷的时候,作为南宋朝堂的“天使”抵达洛阳的,目的是催促“皇太弟”赵楷趁着开封府东面的黄泛区尚未解冻时,出兵宋州,以迫使攻入淮西的金兵撤退。

        金国和南宋的战争,在刘豫、蔡松年这两个使臣被杀后,就在淮河沿线全面爆发了!

        南宋的那群管军文臣虽然胆子都挺肥的(除了赵明诚),但是打仗的手艺却有点稀松。

        他们在江都朝堂上扒拉的如意算盘,在完颜宗弼这样的用兵高手面前,根本不值一提。他们本以为完颜宗弼在冬季黄泛区封冻前,无法从淮西方向上渡河南下的,所以他们有的是时间可以从容布置淮西防御。

        可是完颜宗弼却偏偏在黄泛区封冻之前出兵,而且还出人意料的从水路进军——利用从泗水上征调来的木船,向宋军在淮河北岸的淮、泗相交处的要塞磨盘口发起强攻!

        磨盘口要塞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不仅卡着泗水入淮之口,而且还是南宋水军从淮河下游的大据点楚州末口水寨(这里是淮河和运河的交汇处)逆流而上进入淮河中游的必经之路。所以南宋在淮河北岸的高地上修了磨盘口要塞,而且还驻扎了一个营的新军。因为部分黄河水由泗水入淮的缘故,磨盘口周围大片土地被河水淹没,使得磨盘口要塞成为了天险。

        可是这处天险却因为炸壶的出现变得难以防御——并不是天险不险了,而是磨盘口的要塞需要加固,同时也需要为磨盘口的守军配属足够多的炸壶。

        但是改造要塞和试制炸壶都需要时间,而完颜宗弼则打了一个漂亮的时间差,用安装在漕船上的梢砲发射炸壶,迫使磨盘口的守军弃城。

        在夺取了磨盘口后,完颜宗弼又立即在磨盘口要塞布置了可以发射大号炸壶梢砲,以封锁河道,阻止下游的宋军通过淮河水道增援中上游的堡垒。然后完颜宗弼就亲率数万精兵,乘坐木船,由泗水入淮,逆流而上,向淮河中游一带的宋军据点发起进攻。

        由于占了先机,打了宋军一个措手不及,所以完颜宗弼在十月份的时候打得非常顺利,接连攻占了泗州城(位于淮河北岸)、盱眙镇(位于淮河南岸)、招信(位于淮南)、钟离(位于淮河以南)等地,并且掠获了大量的粮草。

        随后,完颜宗弼又挥军南下,攻入了兵力空虚的滁州、真州,占领了滁州州城清流和真州境内的江北渡口瓜步镇,一举打到了和金陵城仅一江之隔的地方。

        但是就在完颜宗弼想要搜集船只渡江攻打金陵的时候,已经装备上炸壶的南宋江海大舟就出现在了长江水面上!

        这些江海大舟不仅阻止了完颜宗弼冒险渡江(如果此时辅佐皇后朱琏留守金陵的李纲真的懂打仗,就该让宗弼过江),而且还运来了薛弼率领的一万铁甲精兵。

        随后,这一万精兵居然就在宗弼的眼皮底下,在瓜步镇附近的长江滩头上登陆了!

        完颜宗弼连忙派大将李成、韩常率领步骑万人去交战,结果却一脚踢在了钢板上面!

        这些南宋铁甲步军的战斗力非常强悍!他们装备的神臂弓数量很多,威力惊人,远远超过金兵在北方遇到的神臂弓(那些都是不合格产品),而且这群南宋步军的神臂弓手都配上了长枪。

        在布阵的时候,他们可以将长枪的尾鐏插进地面,把枪杆加载特制的三角形支架上,形成了简易的拒马枪阵,可以有效阻挡敌方骑兵的冲击。如果金兵骑兵下马冲击,他们又可以抄起长枪,组成枪阵......一兵两用,物有所值啊!

        而列在神臂弓(枪阵)后的刀斧手也是“两用兵”,他们兼任了“投壶兵”,昂贵的炸壶在他们手里好像不要钱一样的往外扔......这哪里是在打仗?简直就在扔钱啊!

        虽然完颜宗弼的军中也有炸壶,但是数量和南宋军根本没法比——南宋有钞能力啊!

        好好的打仗,就这样变成了扔钱......金朝怎么可能和南宋比钱多?南宋的“钱产量”(其实是铜产量)比金国多了百倍!

        所以完颜宗弼从瓜步镇之战开始,就陷入了苦战!

        不过金兵的战斗力还是很强大的,而且金兵的将领都是久经战阵的宿将,比起南宋的那帮武进士和“军事学家”那可强太多了。

        所以侵入淮南的完颜宗弼在瓜步镇之战后并没有退回淮北,而是继续在运河以西的淮南地区转战,利用机动性的优势不断打击“笨拙”的南宋铁甲军。

        不过南宋的那群军事爱好者虽然总吃败仗,但是他们却能败而不溃——南宋新军的特点是杀伤强、防御强、有钱的时候士气很足,但是冲击力和机动性都比较弱。

        所以他们在野战中发起的攻势威力不大......即便占了上风,金兵也可以及时撤出战斗。

        但是他们一旦结阵而守或结阵而行,金兵也拿他们没办法。

        另外,南宋新军虽然以步军为主,但是他们并不是没有骑兵——只是他们的骑兵很“奇怪”,是一支“菜马具装甲骑”,就是给“菜马”披上沉重的马甲再加上一个披甲的骑兵,然后进行气喘吁吁的慢跑式冲击。

        菜马冲锋当然对付不了金贼的骑兵,但是对金贼的步兵和下马骑兵的威胁也不小......所以南宋菜马骑兵就采取了紧随步军的作战方式,往往会在炸壶把战场变得硝烟弥漫的情况下,利用硝烟的掩护发起短促而迅猛的冲击,也非常让人头疼。

        当然了,这么一支依靠铁甲、强弩、炸壶、菜马作战的军队,真要去了北方的大平原还是不够瞧的——他们的后勤线会被敌人截断。

        但是在水网密布的淮南却没什么问题,他们可以采取沿河而进的办法。这样他们的后勤有保障,防守也有依托,实在不行还能上船撤退。

        不过现在金宋(南宋)交战的战场毕竟在南宋的统治区内......遭到蹂躏的土地都是属于南宋的。

        所以打了一个多月后,那帮管军文臣发现难以取胜,于是就派宇文虚中星夜兼程来到洛阳,请赵楷发兵攻打金国治下的宋州。

        而在次年正月抵达洛阳的宇文虚中,却没有开门见山的请赵楷出兵,而是说起了天下大势。

        “想说什么就说吧,”赵楷停下脚步,笑吟吟的回头看着宇文虚中,“龙溪先生是朕的股肱,有什么说不得的?”

        宇文虚中道:“官家,现在的天下,已经是真正的鼎足而立了......三足,而不是两分!”

        “三足?”赵楷扬了下眉毛,“我大哥能当孙权?”

        宇文虚中摇了摇头,“江东是士大夫的江东......吴国王(指赵桓)废武士而专用江东文士,实际上是在江东推行文武合一之法。

        没有了武士可御,江东文士就不得不自己出来带兵了!这样反而让带兵之将没了掣肘,也让江东文士们无法推卸责任......所以江东有主了!”

        现在赵桓只是江东名义上的主人,而江东真正的主人是那群手握新军的管军文臣。

        “有主......”赵楷点了点头,“说得没错,江东的确是有主了!江东之兵有主,江东就有主了!”

        乱世嘛!当然是刀把子出政权!

        江东的刀把子有主,江东就有主!

        如果江东刀把子无主,那江东也就没有真正的主人......现在扛起江东刀把子的是一群管军文官,那么真正的江东之主也就是他们了!

        “那龙溪先生觉得朕应该出兵帮着这群江东之主脱困?”赵楷问,“朕帮了他们,他们就能接受朕成为天下之主了?”

        宇文虚中笑道:“这可不好说......不过三足鼎立之下,两足之盟难道不重要吗?江东没有骑兵,难以纵横北国,所以在驱逐金贼之后,可以尽得中原之地的只有陛下......陛下若得中原,还怕不能收江东吗?况且江东的那群管军文士是没有大义名分的!而且管军的文士也不止一人,谁想要取而代之,都是不可能的。

        一旦吴国王薨逝,陛下只要能速取金陵,拿到大义名分,就能全取江东了......而淮西正是陛下速取金陵之地!陛下难道要坐视淮西被金贼蹂躏破坏成白地?”

        赵楷笑了起来,心道:这个宇文虚中大概也和那些江东文士成了一伙儿,现在画个大饼就想骗朕出兵啊!看来屁股决定脑袋的古话一点都没错啊!

        不过先把金兵从中原逐出去还是对的,如果两宋现在自己打起来,金贼可就要收渔翁之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