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66章 ??赵桓都快愁死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266章 ??赵桓都快愁死了!(求订阅!求月票!)

        “臣,臣刘豫愿为大宋忠臣,生为宋臣,死为宋鬼!”

        “臣等愿生为宋臣,死为宋鬼......”

        得,出城投敌的时候都下了决心要当汉奸了,结果在城外遇到一个认贼为父,却又忠于大宋的康王,结果就只好一起高呼“生为宋臣,死为宋鬼”了。刘豫和他的这帮手下现在都已经晕菜了,他们到底算是忠臣呢?还是叛臣汉奸呢?眼前这个康王到底是好大王呢?还是居心叵测的坏大王呢?

        赵构看着“大宋忠臣”刘豫,笑了起来,“好,好......刘卿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劳烦刘卿替本王跑一趟扬州去面见官家!”

        这是要为王前驱了?

        刘豫也不起身,跪着就对赵构说:“大王,臣手下都是步军,而且人数也不多,只有万余,恐怕不是赵......官家的对手,大王能不能派个数百大金天兵相助?”

        “你说什么呢?”赵构望着刘豫,“孤王是让你奉表入朝,觐见天子......不是让你带兵去谋朝篡位!”

        什么?

        刘豫越听越糊涂,这位赵构到底想干什么?他难道不是为了谋朝篡位而来?

        赵构一脸正色,言道:“孤王此来,非为皇太弟之位,而是为了讨赵楷之不臣!”

        刘豫实在忍不住,提醒了赵构一句,“大,大王......赵楷在洛阳啊!”

        赵构点点头道:“但是封赵楷当皇太弟的人却在扬州!若不去了赵楷的皇太弟名分,孤王如何讨伐他?”

        刘豫已经彻底糊涂了,完全弄不明白赵构想干什么?于是又问:“若大王不为储君,谁可为储?”

        “官家是有儿子的,”赵构道,“自然应该立其子为储,岂可传位于弟?”

        你是为了赵谌的储位才打过来的?刘豫瞅着眼前这位年仅22岁的大宋康王殿下,心想:赵谌今年11岁......皇后怀上他的时候,康王殿下最多就11岁吧?

        想来想去还是不明白赵构到底想做什么的刘豫接着又问:“不知大王想当什么?”

        赵构道:“孤王的义父大金皇帝已经将徐州、淮阳军、宿州、亳州等淮北四军州赐给孤王。孤王还想要海州和涟水军......总共四州二军,为孤王的封地。孤王还要辅国楚王的封号,还要一年300万贯的俸禄。

        另外,该给上国的300万岁币,一文钱也不能少!

        只要官家答应了这些条件,以后北方之事,孤王和上国可以为大宋担当之,天下也可太平无事。”

        赵构的终极目的当然还是为了篡位!吴乞买派完颜宗弼护他南下的目的,也是为了让他最终可以夺取南宋的皇位。

        但是赵构没有夺位的实力,哪怕大金国全力相助,赵构也就能当个江北王,想要大过长江去,那是没有可能的。

        毕竟现在的南宋拥有全世界第一的水军,而且南宋都城金陵又有金汤之固,根本不可能突袭攻破。

        所以赵构就只能先把远在洛阳的赵楷立为靶子,然后摆出扶赵谌、反赵楷的立场,以争取赵桓和东南士大夫的支持......先当上大宋的辅国楚王,然后等待“病重”的赵桓病死,就从淮北发兵入金陵,先扶赵谌当几天皇帝,最后再找机会弄死这小子,他就能顺理成章的当上南宋皇帝了!

        ......

        当刘豫带着赵构的表章和百十个随从......包括代表大金国的蔡松年,抵达扬州城的时候,这座江北都会已经改名为江都了,算是南宋的北都了!

        而南宋官家赵桓,现在就坐镇在江都三城中的大城之中,准备和南下的金贼决战。

        这座被赵桓当成抗金堡垒的江北之都和江南之都金陵,其实是有点相似的,不仅都是商业都会、水运枢纽,而且都是一地多城。

        金陵现在有新城、旧城、幕府山城、钟山城、玄武城,是一地五城。而江都则有保佑城、夹城、江都大城,是一地三城。

        另外,在距离江都不远的瓜洲渡,现在还出现了一座瓜洲水城——如果江都大城不保,赵桓还可以乘坐特质的铜甲船出城,沿着运河一路向南去瓜洲渡暂避。

        所谓的铜甲船,则是右枢密李纲专为可能发生的扬州保卫战打造的水战利器——就是在几条只能在运河中航行的大型漕船的甲板上围一圈包裹了铜皮的挡板,在船舯部的挡板上再架个铜板屋顶。这样躲在船舯部的人就能万无一失了!

        赵桓这次从瓜洲渡入江都的时候,就乘坐着一艘铜甲船,在三万铁甲兵的护送下,安全抵达——安全感爆棚啊!

        而江都的一地三城,也在淮东总管和两淮总管(一开始是淮东总管)张叔夜的主持下修了又修。什么外壕、羊马墙、里壕、里城、马面、鹊台,还有沿着运河一路修到瓜洲渡的支堡,能修的都给修上了——现在南宋也学会了用草袋沙包修城堡(当然学会了,赵楷让人从南宋进口了大量的草袋、麻袋),所以修城的费用大减,江淮各地守臣都争先恐后的修城筑垒,以显示他们的功绩。

        除了修城筑垒之外,张叔夜还在两淮大办保甲,还放松了纸甲、长枪、弩机的管制,还命令两淮各地的土豪劣绅在家乡大修土堡(也用草袋、麻袋装土围成)。所以跟着刘豫一起南下的蔡松年和另外几个大金细作看到的,就是一个堡垒遍地,处处设防的淮东!

        而更让他们感到吃惊的是出现在江都城内的大队背着大弩、扛着长枪,或是背着盾牌,抱着长柄刀斧的铁甲兵!

        这些兵......看着就很威猛啊!

        队列整齐,而且兵器、盔甲都擦得锃亮,还能以全甲状态在城内不停巡逻......这说明他们的体力很好,而且经常训练和擦拭武器。和守在海州、涟水军的宋军完全不是一回事儿啊!和宣和年间遇上的宋军,都不像是同一支军队了——本来就不是!这支南宋新军是完全重建的!

        虽然上上下下的军官都是外行,但他们的干劲很足,而且也没什么陋习,也不知道怎么占役、怎么克扣、怎么喝兵血。他们甚至不知道兵士的家眷是可以随营过日子的......他们都研究过了,赵楷那边的班军上番时是不带家眷的,只有服长征役的军官才能有随营家属。女真人那边也一样,也没有家属随军的。所以赵明诚、李纲这些人也不许下面的军士带着家眷来“打卡当兵”。

        既然不带家眷,那就能997的苦练了!而练得那么苦,又不带家眷,当然就不能服役一辈子了......所以南宋新军规定了服役的年龄上限,普通士兵干到30岁(攒够钱回家娶媳妇),低级军官(没有进士)干到35岁(回家当地主),中级军官干到40岁(然后去做文官捞钱),只有枢密、总管、安抚使这样的高官,才不受年龄限制。

        另外,南宋新军的武器甲胄比起之前的北宋禁军,也不知道上去了几个档次!

        他们所有的武器都是新的,而且没有使用任何煤炼铁——这玩意只有北方才有,南方是没有的!

        所以他们的甲胄虽然是热锻的,质量比不上洛阳冷锻甲,但是产量足够高,而质量也过得去。最适合“合同雇佣军”使用——冷锻甲可以传家,所以适合府兵。而热锻甲不能给退役的佣兵带走,所以别指望得到良好的保养维护,用个十年八年就得买新的了,所以产量不能太低了。

        而他们使用的大弩也非常精良——这种大弩是神臂弓的改进型,威力比神臂弓更胜一筹!而且它们的弩臂都使用了上等的水牛角,这玩意在北方是很少的,只有南方的水田才需要大量的水牛。

        眼见了淮东的堡垒密布和兵精器良之后,刘豫、蔡松年等人,才在江都宫中见到了面带愁容的赵桓——赵桓能不愁吗?一个赵楷已经那么不消停了,现在又来个赵构要当九贤王!

        而更让他发愁的人还不是他们俩,而是左枢密赵良诚以及和赵良诚一起练兵的那些文官......赵楷在来江都的路上越想越不对啊!

        现在的左右枢密和过去的殿前都检点有什么不同?

        除了不是武资,其他都一样!

        现在的情况,根本就是赵匡胤中进士......中了进士就不黄袍加身了?没有的事儿!别说中进士,就中了状元又能怎么样?赵楷不就中过?还有那个跑路去漠北的耶律大石好像也中过!

        这个书生掌兵,好像和武夫掌兵差不多危险啊!

        “官家,可不能给康王和金贼那么多的钱!”

        “官家,现在淮东处处都设了防,江都更是固若金汤,而且还有十万铁甲新军,金贼赶来,也奈何不了咱们!”

        “是啊,平白无故给他们600万,一定会让将士寒心的!官家三思啊!”

        刘豫、蔡松年两人才把赵构提出的条件说了,一群带兵的文官就嚷嚷起来了,其中还有人提到了将士寒心......这话让赵桓听得那叫一个心惊肉跳啊!

        将士们拿那么多钱,怎么还要寒心?他们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