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63章 ??大石头,你快来吧!(求订阅!求月票!)

第263章 ??大石头,你快来吧!(求订阅!求月票!)

        “官家有所不知,如今的辽西京路故地,特别是阴山脚下的天德军、云内州、东胜州、丰州等地都非常空旷。那一带本来有大量的皮室军部落,耶律延禧丢失了东边的大片土地和部众后,就退到这一带召集皮室各部,以图东山再起。但是因为不听大石林牙等人的劝告,盲目冒进,以致再遭惨败。那些追随延禧的皮室部落不是被女真屠戮,就是逃亡漠北或西贼境内。所以阴山脚下各州就为之一空......而那一带又是水草肥美,气候温润的好去处!臣担心合不勒若入河东不成,就会转而在阴山脚下驻扎,成为女真人在西南面的藩屏。”

        正在洛阳皇宫的含元殿内和赵楷讲解云中、阴山一带情况的,就是那个给女真人当带路党,把云中、阴山的契丹人扫荡一空的耶律余睹。

        若论对北方草原的熟悉程度,在赵楷的阵营中,耶律余睹如果认第二,那是绝对没有人敢认第一的。

        所以他现在提出的问题,就让赵楷、韩世忠、岳飞、何灌、王渊、王禀、折彦质等人非常重视了。

        从太原赶来的河东诸军都统制王禀拈着胡须道:“官家,咱们在河东的兵力有限,不可能处处设防,只能厚集兵力守着代州和宁化军这两个大口子,以护住太原的周全。而且咱们在代州的兵力还集中于雁门的西、南一带,沿着通往忻州的大路层层设防。

        而在代州的其余地方,也只是虚置了少许兵力......如果合不勒要入寇,恐怕得丢不少地盘啊!可要是把兵力撒出去,把住边境各口,挡住那些草原上的蛮子倒是容易。可金贼打来,那可就守不周全了,搞不好还会让金贼一路杀到太原城下!”

        韩世忠听王禀说到兵力不足,连忙插话道:“河东兵力不多,河北的兵力就更紧了......如今的府兵号称有四十万,但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班军,一年只有四个月在役,这还包括了在上番和返家途中的时间。真正在军营中的时间,平均只有三个月多一点。即便算上几万长征府兵,咱们手头随时可用的兵力也就十几万啊!如果要大会三军,这花费可就......”

        这就是府兵制不好的地方了!大部分府兵都是班军,每年服役几个月,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宅着。

        所以府兵制可以应付大规模的出兵,但是很难支撑长时间的消耗战!

        而募兵制则恰恰相反,可以久战,但是规模却受限制。如果募兵太多,赵楷的穷鬼朝廷会发不出军饷的!

        不过在对付女真的时候,府兵制不能久战的缺点到也不是问题。因为女真人也是军民合一的。而且他们也不是牧民,而是渔猎农耕之族。

        只要是种地的民族,就会被土地拴住,很难长时间的进行远征。

        而很难长时间远征的农耕渔猎之军,就很难真正征服草原......草原部落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到处溜达。农耕民族的军队怎么可能天天追着他们在草原上转悠?

        就是朝廷给发银子,后勤也得把国家拖垮啊!

        所以强大的大金国后来也不得不修起了长城,以防御草原部落没完没了的入侵。

        而契丹人的大辽国倒是很好的控制了草原——因为契丹人是半游牧、半农耕的民族,他们也能赶着牛羊满草原的去追杀那些游牧部落。而且他们也能把自己的部落安置在草原上,抢了敌对部落的地盘。而不是打完就走,然后任凭敌人再回来休养生息。

        从这个角度而言,大辽其实是个很不错的北方邻居......如果不是燕云十六州这个历史遗留问题,每年花50万岁币买到北方边境的平安,那真是太划算了。

        老家很快就要被人放抢的折彦质皱眉道:“花费再多也得打啊!蒙兀人是游牧之民,和渔猎农耕的女真人是不一样的......他们可以把家搬到阴山脚下,然后隔三岔五就入寇一回。到时候太原以北之地还能住人吗?

        官家,臣以为,千日防贼,不如一举杀贼,哪怕要大会三军,也比以后日日夜夜的提防蒙兀人要强!”

        他们折家的老巢就在河东西北一带,不在宁化军、代州两个大口子的保护之下——那两个大口子只是由代北通往太原的主要通道。如果不走那里,也可以从晋西北的山区通过。

        如果要把晋西北山区全部护住,那就得修长城了!

        可赵楷那么穷......哪有钱去修长城啊?

        所以蒙兀人一旦在阴山脚下安了家,折家的地盘可就惨了!

        赵楷又扭头望着耶律余睹,“太尉,你怎么看?能一举杀贼吗?”

        耶律余睹摇摇头:“官家,蒙兀人至少有两三万户之多!这次多半是举族而来,一定会先在阴山脚下安顿,而后再以青壮入寇。抢得着就抢,抢不着就走......而且阴山以北本就有许多白鞑靼部落,也有可能被属于黑鞑靼的蒙兀人所吞并,随着他们一起入寇。

        另外,草原上还有许多生鞑靼,都可以捉了来充死兵......想要一举尽杀,只怕很难做到。除非咱们可以直捣蒙兀人在阴山脚下的巢穴!”

        现在可不是明末小冰河期那会儿,那时候草原上寒冷干旱,养不活太多的人口,而且佛教盛行,使得草原人民的战斗力严重下降。现在草原上人口很多,所以炮灰也就多了。而且这群炮灰大多信仰长生天,凶猛彪悍,不大怕死。如果不能捣了他们的巢穴,光靠防守隘口,怎么可能尽灭了他们?

        “现在怎么可能打到阴山脚下?”韩世忠连连摇头,“而且蒙兀人的部落会跑路的,咱们的步军很难追上,得全用骑兵......可咱们手头才多少可用的骑兵?能都派去打阴山?就算派去了,也不可能一直留在那里啊!”

        赵楷吐了口气,低声道:“看来只能请大石林牙南下了!”

        说这话,他扭头看着耶律余睹,“太尉,大石林牙治草原,朕治中原......如何啊?”

        “官家,”耶律余睹道,“大石林牙能克蒙兀,却非女真敌手!”

        耶律大石手中只有万余契丹,即便算上萧合达的人马和流亡在黑山一带的契丹,能凑出三万户已经到头了。靠这点兵力,想要打败现在的女真是绝对不可能的。

        赵楷笑道:“若大石林牙能打败女真人,朕又岂敢请他回来?太尉,你辛苦一下,走一趟镇州城,告诉大石林牙,我们一起打女真人,我大宋为主,他们大辽为辅......而且朕只求收复燕云十六州,并可每年给契丹岁币50万!”

        只求燕云十六州什么的,不过是说说而已,赵楷可没打算放弃辽东之地!

        不过他现在不能什么都要往兜里装,要不然耶律大石不干了,直接跑去西域开西辽了可怎么办?

        他走了,赵楷将来就得和朱元璋一样去修长城了!

        耶律余睹笑道:“有陛下这番承诺,大石林牙一定愿意南来!只是大石林牙所据有的镇州可敦城距离遥远,即便要南下,今年也不可能到达。这合不勒该如何对付?”

        如何对付?

        赵楷心说:最好是杀了......那样就肯定不会有铁木真了!如果杀不了,再想别的招儿吧!

        “诱敌深入如何?”赵楷想了一会儿,“放开雁门大路,把合不勒诱到忻口附近......”

        ......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就在赵楷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合不勒身上去的时候,他的好哥哥赵桓,已经披上了特制的轻薄型铠甲,站在金陵皇城北门万胜门的城楼上,检阅他的三万铁甲新军了。

        不得不承认,赵明诚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到两年,就把一支铁甲新军给拉扯起来了!

        能不能打不知道,但是看卖相绝对不比赵楷的天策军差......天策军也不可能人人给身铁甲啊!

        宋朝的铁甲很贵,冷锻甲那是有行无市,现在只有洛阳铁坊能够少量出品。而热锻甲的价格一样惊人,一领铁甲要个六七十贯真不算贵!

        光是10万领铁甲就是六七百万贯啊!

        如果再算上神臂弓和其它冷兵器,以及大量不怎么实用的火器,还有其它一些器械、装具,哦,还有多达两万匹马。

        单是这10万新军陆师的装备、马匹支出,就高达1500万贯!

        另外,这支军队人事费(军饷、军粮、招募物例、赏赐),也已经花掉了不下1500万贯!

        3000万贯的巨资,就打造了这10万精兵......这兵要不精啊,真对不住那么多的钱!

        而赵明诚大致上还是个清官,带兵的那些武进士也都刚刚当官,还没学会贪污受贿,所以还真的把钱都花在军队上了......虽然因为不懂行让人宰了不少,但是真正用在刀口的钱还是有不少的。

        所以站在高处,看着下面一片铠甲反射出来的银色光芒,赵桓的信心一下子就起来了!

        这样的军队只要能有三十万,他的半壁江山,就能稳如磐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