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62章 ??真假大宋(求订阅!求月票!)

第262章 ??真假大宋(求订阅!求月票!)

        什么?

        金陵天子居然要御驾亲征?

        他就不怕步了庄宗皇帝的后尘?

        赵桓一说自己的要御驾亲征,崇政殿内的大臣们就全懵了,连一向坚决主战的李纲,这回都不敢再“刚”了......已经“刚死”一个庄宗皇帝了!如果赵桓再“刚死”了,那么赵楷就要变成大家伙的官家了!

        这可是万万不能的!

        虽然赵楷这个官家打仗的手艺真的厉害,但是在金陵朝廷的文臣们看来,赵楷并不是一个好官家,甚至不是真正大宋的官家......虽然赵楷的国也称为宋,但正如他自己所言,他的宋是“重开大宋天”,这是一个重开的宋,而不是原装的宋!

        如果那个原装的宋真的没有了,就如王莽篡汉那样,被人篡了、灭了,赵楷再开一个宋,大家也就认了。

        可是原装的大宋明明还在啊!赵楷为什么要重开一个?本来金陵朝廷的大臣们也想不明白,还以为是二赵皇位之争的结果......庶出而且不是长子的赵楷在皇位之争中落败,所以选择重开个大宋,好实现自己当官家的追求。

        但到了如今这个靖康三年,金陵朝廷的有识之士都已经明白,赵楷重开大宋天的原因并不是赵桓,而是他根本不屑于当个原装的大宋官家......或者说,他不屑于和文人士大夫共天下!

        所以他才要重开一个法效汉唐的大宋!

        赵楷重开的大宋乃是宋皮唐骨,皮面上是宋,里子却是汉唐,甚至是暴秦......这一点从赵楷的大宋坚决贯彻营田府兵制和军功爵制就能看出端倪了!

        营田府兵制和军功爵制不仅是军事制度,而且还是土地制度——这两个制度决定了营田诸路的土地归谁占有!对于一个农业为主的国家来说,还有比土地归谁占有更大的事情吗?

        没有了!

        说真的,洛阳朝廷在土地分配方面走得比汉唐更远,都快赶上暴秦了!

        所以赵楷的府兵现在展现出的凶暴战力,在金陵朝廷的大官们看来是理所当然的。

        但......这不是一个真的大宋!而是一个假的大宋!

        所以赵楷一旦得到金陵天子的皇位,也就意味那个文采风流,士绅富足,一心只求太平的真大宋的灭亡!

        崇政殿内的大臣都急了......他们可都是真大宋的官,不是假大宋的臣,可不能看着赵桓和赵佶一样,把自己折腾死了。

        “不可啊!您可不能御驾亲征啊......”

        “官家,兵凶战危,您是万金之躯,万万不能亲冒矢石啊!”

        “官家,你不能忘了庄宗先帝之崩啊!”

        “官家,大宋不能没有您,天下百姓不能没有您......”

        赵桓看着一帮几乎要跳起来的大臣,心里却在想:大金国也不能没有朕啊!现在朕的儿子还小,如果朕没了,赵楷就能得到朕所统御的地盘,实力将大大增强。到时候金国别说京东、河北之地守不住,连燕云之地搞不好也会被赵楷夺了去。

        所以这次金兵南下,多半还是为了求财......有可能和之前断他们的300万岁币有关。

        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情,就不是什么大事了!

        “诸卿尽管放心!”赵桓胸有成竹地说,“朕只去扬州坐镇,不会去淮东前线与金贼对阵的。

        况且......朕还有10万练了了两年的新军,这可是足粮、足饷的精兵,人人都配了铁甲,所持的各种器械也十分精新。而且还配了大量的火器,足以和金贼一战了。”

        大殿当中稍微懂一点军事的文臣们都觉得不靠谱啊!一个个眉头皱得紧紧的。

        那10万新军陆师也就是守个城而已,真要出门去和金贼野战,一准是要打光的。

        这位官家不会琢磨着过了长江后就躲进扬州城堡,坐等金贼退兵吧?

        就在臣子们将要发现真相的时候,赵桓又开口了:“另外,朕还打算遣使洛阳,令皇太弟出兵攻打大名府,以收围魏救赵之效!”

        命令赵楷打大名府?

        这个官家昏头了吧?

        赵桓接着又道:“金贼这次南下,无非是为了那300万岁币......若是皇太弟不愿意出兵,朕为了保两淮百姓的安危,也就只好破财免灾了!若是皇太弟愿意出兵,打大名的兵费,朕可以出......朕可以把原本要给金贼的300万给皇太弟!”

        原来如此啊!

        官家原来还是英明的,知道自己打不过金贼,但是又不甘心坐看江淮百姓受苦,所以就想出这个花钱雇赵楷那个穷鬼官家去打大名府的主意......还真是高明啊!

        刚刚被吓得面无人色,腿肚子直发颤的赵明诚,这会儿也终于能说出话来了,“官家圣明,臣赵明诚愿为前驱,过长江、入扬州、誓死与贼一战!”

        殿内的其他大臣也齐声上奏:“臣等为官家前驱......过长江,杀金贼!”

        ......

        “什么?过长江,入扬州......官家,您要是有什么不测,我母子该指望谁?”

        狮子山城,坤宁宫中。赵桓刚和妻子朱琏把自己想要御驾亲征的事儿说了,这美妇人的凤眼当中就都是泪花了,仿佛赵桓这一去,她就得变成小寡妇了。

        “娘子,莫哭了......”赵桓看见妻子哭得伤心,心情居然好了不少,“朕自有分寸,不会把性命送在扬州的。”

        “官家......”朱琏还是摇头,拉着丈夫的衣袖道,“金陵城池坚固,储备丰厚,足以抵抗百万之敌。您还是留在金陵,让李纲、赵明诚去守扬州吧!”

        “扬州守得住,”赵桓笑道,“朕今天就是为这事儿来找你的。”

        “找我?”朱琏一愣,“奴一介女流,不懂军务啊!”

        “朕不是来问军务的,”赵桓道,“朕想让你马上修书一封,让五哥儿带着再赴洛阳,去面见皇太弟。”

        “啊,”朱琏明白了,“官家是想请三叔出兵相助?”

        “正是!”赵桓道,“你在信里和他说,朕已经准备好了二十条可以入海的大舟,就停在瓜洲镇......若他不愿意出兵攻大名,那么朕就要坐船走海路逃往两广了。到时候东南尽入金贼之手,就连你母子二人,也会成为金人的俘虏!”

        “官家!”朱琏没好气的瞪了赵桓一眼,“奴可是你的娘子......”

        赵桓的脸颊也有点发红,可他还是对朱琏道:“娘子,此战是关存亡,当无所不用其极......你就照着朕的意思写吧!现在东南半壁蒸蒸日上,新军加以时日也终可大用的。只要过了眼下这一关,这东南半壁,就是我们和大哥儿的家业了!”

        “可官家不过江不行吗?”朱琏还是不放心。

        赵桓摇摇头,压低声音道:“朕岂能将身家性命交给赵明诚?你可别忘了我家的天下是从何而来的!”

        “赵明诚他......”朱琏神色骤变。

        她是认得赵明诚的——赵明诚是个山东大汉,相貌堂堂,高大威猛,素有美髯赵公之称,的确有王者之相啊!

        而他的夫人李清照更是才华横溢,堪称当今女中第一!

        这样的夫妇,如果手握兵权,又怎会久居人下?

        “赵明诚虽说文臣,”赵桓缓缓而言道,“但是在新军之中素有威望!新军的军官都是武进士,都是赵明诚主持武举时所取之士,后来赵明诚又主管新军......”

        这赵明诚算是给自己的长相给坑了......赵桓不相信武将,也不知道满朝文臣当中谁比较能打,当然就只能看长相了。个头大只的一般比较能打,胡须浓密的看着比较凶猛。

        而赵明诚就是满朝文臣当中胡子最浓密,个头也最大只的一个......而且赵桓还考过他兵法和武艺(射箭、骑马),考核的结果也让人满意。

        赵明诚熟读兵书,还善于骑马,虽然不能骑射,但是能开硬弓(力气大啊),的确是文臣当中难得的“将才”。而且赵明诚的记性很好,400多个进士出身的武官的姓名、籍贯、职位,他都能记得清楚......这要是有了野心那还了得?

        这真大宋虽然是以文御武,但并不代表真的信任文臣,可以让文臣放手去掌兵治事。

        所以赵桓必须亲自过江,去担任十万新军陆师的主帅!

        可不能让赵明诚通过击败金贼建立威望,从而获得篡位的本钱......可没谁规定过文官出身就不能谋朝篡位的!

        明白了丈夫的意思,朱琏也不再“要脸”了,于是就对赵桓道:“奴这就修书一封......请三叔无论如何都要出兵攻打大名府!”

        赵桓吁了口气,笑道:“如此朕就安心了!”

        赵桓失算了!

        其实他老婆和赵楷并没有那么熟,两人甚至没有真正见过面!

        而且赵楷现在还发现了一个比朱琏更有价值的目标......这个目标名叫孛尔只斤.合不勒!

        他已经从郭药师那里得到了情报,知道这个孛尔只斤.合不勒想当河东节度使,而且已经得到了吴乞买的册封,现在正带兵往河东而来!

        这仿佛是个将蒙古帝国扼杀在萌芽当中的好办法啊!

        如果......把合不勒打死了,铁木真是不是就没法出身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