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61章 ??? 叔嫂情义好,金陵有大王(求订阅!求月票!)

第261章 ??? 叔嫂情义好,金陵有大王(求订阅!求月票!)

        赵桓的皇后朱琏自然是难得的美人儿,今年只有27岁,比赵楷还小一岁,虽然已经养育了一双儿女,但是却保养得极好,容颜艳丽,身姿更是婀娜。

        今儿的天气有点闷热,所以她在自己的宫中也没穿什么皇后常服,而是金陵城中的小娘子们一般,穿了一件白色的宽袖褙子,敞开了衣襟,里面则是红色的抹胸配上白色的长裙。红色的抹胸上还系扎了一条罗带,将宽广的“胸怀”完全衬托了出来。

        赵桓看着自己这位堪称妖娆艳丽行了福礼,也微微点头算是还了礼。然后夫妻二人就一起入了大殿,同往里面的宝座而去。宝座前放置了一张书案,上面摆放置刚刚折叠好的一件衮袍,衮袍边上还平摊着几张写满了字的信纸。

        赵桓在御座上落了座,然后问道:“衮服缝制好了?”

        这衮服是朱琏在精通女工的宫女指导下,一针一线缝起来的。赵桓让她“亲手”缝制的意思,不过是缝上一两针意思一下。可没想到她真的亲手把那么大一件衮袍给缝了出来......

        “已经缝好了,可费了不少劲儿......也不知合不合二叔的身?”朱琏笑道,“凤英的信上说二叔这两年壮了不少,真是个赳赳丈夫了。”

        赵桓听了这话就有点恼,本来还想在皇后这里留宿,现在却没了兴致。

        他接着又把目光投向了摊在书案上的信,问道:“娘子在给谁写信?”

        “给二叔写信啊,”朱琏道,“官家难道忘记昨日吩咐奴家好言软语的给叔叔写封信,就说您又得了重病......叫他以后好生关照我们母子。”

        赵桓看见妻子脸上没有一丝的悲痛(他都怂病晚期了,朱琏居然一点不伤心,真是让人心寒啊),心中就有点不快,轻轻一叹,拿起书案上的信纸就一页页的看了起来。

        信上的内容主要就是叙旧......朱琏和赵楷似乎很熟,两人从小就认识。赵楷是有名的才子亲王,而朱琏也颇具才情,而且还是勋贵家的千金小姐,算是一个圈子里面的人。

        而且两人又不像赵桓那么宅,所以经常有机会在各种场合见面。后来朱琏嫁给了赵楷的哥哥赵桓,而她的妹子又成了赵楷的妻子,两人见面的机会依旧不少,关系也很融洽......

        赵桓看着书信当中那些言及昔日情分,实在有点暧昧的言语,脸色越来越青,同时也觉得头上的那顶软脚幞头的颜色有点变化。他刚刚想发火,却忽然看到在信的末尾,朱琏居然低声下气的替自己的儿子赵谌求封金陵王!

        “替大哥儿求封金陵王?娘子,你这是什么意思?”赵桓眉头大皱,看着妻子。

        朱琏一撅小嘴,显得有些不快,“官家真的要将我们母子交到二叔手中吗?”

        赵桓摇摇头,“娘子说的什么话?朕又不是真的要死了!”

        是啊,怂病不致命的!

        朱琏没好气瞪了眼赵桓,“大哥儿虚岁都十二了,过了年就是十三......您如果不想把我们母子交给二叔,就应该尽早安排起来了!先封大哥儿当个提举皇城司,过些日子再加一个应天府尹!

        您已经封二叔当了皇太弟......如果再不早早安排好了大哥儿,万一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群臣都去洛阳迎新主,我母子就真要由着二叔处置了。我若没有大哥儿倒也不惧,二叔再怎么都不会容不下我和大姐儿。但大哥儿是您的嫡子,是先帝的长孙啊,最是无情帝王家!”

        说到这里,朱琏那双细长的凤眼已经有点眼泪汪汪了。赵桓看她一哭,心里也挺难受的。

        他儿子赵谌现在的地位的确有点尴尬,他都封了皇太弟,当然就不能再封赵谌当皇太子。

        可他又不打算真的把皇位传给赵楷......他在金陵那么努力的当个明君,而且还把东南半壁经营的蒸蒸日上,最后赵楷来捡现成的,多让人恼火?

        如果他的命短一点,说不定连朱琏这样美妇人也让赵楷一并接收了去!

        “官家,您再想想燕懿王和岐康惠王都是怎么死的!”朱琏道,“一个自刎而死,一个寝疾薨......才22岁,好好的睡个觉就薨了?可能吗?”

        这也是赵桓第三担心的事儿!

        他最担心的事儿是赵楷出兵抢了他的东南半壁江山!

        他第二担心的事儿则是金兵南下抢了他的东南半壁!

        第三才是自己死后儿子赵谌步了赵德昭、赵德芳的后路......毕竟儿子死比自己死要稍微好一点。

        因为他的大小老婆一大堆,所以儿子也不止赵谌一个。只是那些都是庶子,对赵楷的威胁不大。而赵谌是嫡长子,还是宋庄宗的嫡长孙,在士大夫中的影响力极大!

        赵楷如果得了东南半壁,多半要弄死赵谌,以绝后患!

        “大哥儿即了位,皇太弟能答应?”赵桓眉头紧锁,“皇太弟还不发兵来打?”

        朱琏道:“官家不是在练新军吗?第一期的20万新军不是练成了吗?靖康四年科举大比后,不是还要再练20万新军?有40万新军,还怕保不住东南半壁江山?”

        “也是啊......”赵桓点点头。

        他这么忍辱负重,不就是为了练出几十万保家的精兵?练出几十万精兵,最后再传位赵楷......你个兵练了有啥用?

        朱琏这时又道:“奴在信中向二叔替大哥儿求金陵王,二叔一定会答应的。有了二叔的言语,您就能让大哥儿当应天府尹了!这样大哥儿就能培植自己的势力,朝中的臣子也就知道您的心意了。”

        原来这个朱琏用好言软语给赵楷弄了个圈套......她让赵楷误以为自己想让赵谌在赵桓驾崩后当个金陵的一府之王——金陵是赵桓的首都,但赵楷不可能到金陵来当皇帝。所以把金陵封给侄子,以换取和平接管东南半壁也是可以接受的。以后也许会削藩,但现在江南半壁还没拿下,赵楷怎么都得哄哄朱琏吧?而且赵楷和朱琏的关系那么好,总不能现在就撕破脸吧?

        将来就算要弄死赵谌,那也制造个交通事故、食物中毒什么的......然后还要风光大葬,这样才能显示出赵楷的恢弘气度啊!

        而赵楷现在一松口,赵桓就能安排儿子接班了......

        “好!”赵桓点了点头,“就这么办......你在信里加上想念开封、洛阳的言语。”

        朱琏点点头,笑道:“奴家明白!奴家一定和二叔好好说说......”

        夫妻二人,这下算是完全一致了......一致设计哄骗赵楷这个老实孩子!

        不过赵楷好骗,金贼却不好糊弄!

        就在给赵楷的书信、赏赐、衮服送出去没两天,大宋淮北安抚使刘豫的加急奏报就到了金陵城!

        加急奏报上的消息非常可怕!

        大金国的太子亲自带兵到了淮阳军,眼看就要入侵海州和涟水军了!

        而且这回来的还不是一个太子,而是一双太子!四太子兀术和十五太子兀里妹一起来了!

        看了刘豫的奏报,赵桓心说:也不知道这个大金国到底有多少太子?怎么都排到十五号了?这样要怎么即位啊?吴乞买死后大太子先当,然后是二太子、三太子、四太子这样轮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轮到那个十五太子?恐怕得好几十年吧?

        “官家!”尚书左仆射耿仲南出班奏道,“这次金贼出动了两个太子......淮东前线的形势一定非常危急,应该尽快排出新军前去支援!”

        一次出动两个太子肯定比一次出动一个太子厉害!如果一次出动三个、四个太子,那淮河防线恐怕就岌岌可危了!

        赵桓道:“谁可以去淮东督军?”

        “官家,”尚书右仆射张邦昌出列奏道,“新军由枢密院负责,当然应该由知枢密院事和同知枢密院事中的一人领兵去淮东!”

        对啊!打仗的事儿归枢密院管!

        赵桓这里是将重文轻武贯彻到底了......所以种师中、种师闵、姚古、刘光师这四个“中兴名将”都已经隐退在家里。

        现在南宋的军队就是由枢密院和两淮、两江、荆湖、长江、沿海五个总管分掌二十万新军,再由地方的安抚使(设立总管司的地方没有安抚使司)、知府、知州、知军掌握二十万地方厢军。

        如果两淮、荆湖这些地方告急了,就应该由枢密院的大佬亲自带兵去支援并且担任前线的主帅!

        而现在南宋枢密院的两个大头头是赵明诚和李纲......李纲是不能用的!赵桓心说:他虽然在两江总管的任上干的不错,但是两江不在前线,没有打过仗,所以李纲只是在整军布防,并没有上过战场。

        可这回出援两淮就不一样了......不能让李纲在去了!

        赵桓又把目光投向了赵明诚,这家伙看着不错啊!胡子很长,高大魁梧,相貌堂堂,一看就是当大将的料啊!

        “赵元枢!”

        “臣在......”赵明诚知道大事不好了,可也无计可施。

        赵桓已经有了决断,“朕当御驾亲征......在扬州设立亲征行营,行营总管一职就交给赵卿但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