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60章 ???江东赵桓,就怕钱多(求订阅!求月票!)

第260章 ???江东赵桓,就怕钱多(求订阅!求月票!)

        北地风涛险恶,宋(北宋)、金、西夏三方你来我往,大战连场,都已经打出一场军事革命的时候,金陵城内外,富丽繁华的景象,却是尤胜从前了。

        这座东南都会本就是一座被丝绸、黄铜、大米、食盐、茶叶所包围起来的,富庶到了极处的城市。

        金陵本身的丝绸产业就非常发达,城外的土地又极其肥沃,盛产稻米。城市东面还有扬州、苏州、杭州、秀州、明州、越州这几个鱼米丝绸之乡。而城市的西面,则是池州、舒州、兴国军、信州、饶州这些产铜铸钱,同时也盛产鱼米布匹的好地方。

        而在金陵东北淮南沿海地区,又出产大名鼎鼎的淮盐。而在金陵城南面的江南山区,又盛产茶叶。至于再向南到底福建、广东沿海,则是千百年来的海贸重地,同样能为金陵朝廷带来滚滚财源。

        而跟随赵桓南来金陵的汴梁、宋州(原应天府)、徐州的官员百姓,特别是这些中原都会的工商业者,现在又将金陵城的繁华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这座位于大江之畔,吸纳了东南富庶之地精华的都会,现在又得到了北方中原的人才、资本和技术,而且还得到了赵桓和他的金陵朝廷的精心治理。在短短的两三年间,就已经一跃成为这个时代最繁华、最文明、最富裕的所在了。

        长江之上,船来船往,秦淮河上,樯橹如云。青灰色的包砖城墙,沿着长江和秦淮水道逶迤蜿蜒出去,不仅高大坚固,而且依着山水险要修建,绝对算得上易守难攻。

        大概是因为如今的金陵太过繁华,每一寸土地看起来都非常的宝贵,以至于定都于此的君王想要利用坚固的城墙,将所有的繁华富庶都牢牢保护起来。所以金陵城的增筑和扩建,从靖康元年开始,一直持续到了靖康三年的秋天,依旧没有完工。而且增筑工程似乎越搞越大,看起来还将持续多年。

        不过失去了开封府、大名府和宋州(老应天府)的金陵朝廷还是吸取了城大难守的教训,并没有修建一座大而难守的“大金陵”。

        而是在南唐遗留下来的老金陵城北面和东面陆续开工兴建了金陵新城、幕府山城、钟山城、玄武城。如果这四座城堡全部建成,就能形成了金陵五城,城城相连,互相掩护的态势。

        如果强敌来犯,金陵朝廷既可以在兵力充足的情况下,同时守卫五座城堡,也可以在兵力不足的时候,集中兵力守卫其中的一座城堡。

        而在靖康三年秋日来临之时,依着长江、秦淮河和幕府山地势而建的金陵新城的砖石城墙,差不多已经完工了。

        这一圈城墙的总长大约有三十五里,大致上分为四面,其东、南、西三面都拉成了笔直的直线。北面则从秦淮河的西岸开始,沿着长江南岸修建,一直修到幕府山西麓,然后拐弯向南,笔直的修到玄武湖岸边,再拐弯向西修到秦淮河的西岸,最后再向北修,和金陵新城的北墙连在一起。

        这四面城墙的长度相差很大,最长的是北城墙,沿着江岸展开了十三里,城坚地险,固若金汤,是最让赵桓放心的。

        而金陵新城的四面城墙中最短的则是西面的城墙,仅仅只有三里长。不过这三里之城,却极为坚固,是整个新城防御体系的重中之重。因为这一段城墙将秦淮河的入江之口整个包了进去。它并不是以秦淮河为天然护城河而建的,而是将一段长达三里的秦淮河河道给包裹了起来。在秦淮河的西岸和城墙之间,还修建了长江水师的统制司衙门和一些营房。

        不过长江水师的船厂和战船码头却不在城内,而是在城外的秦淮河分叉河的西段河岸边——此时的秦淮河河道会在穿过金陵新城后一分为二,一路流向金陵老城,那里可是如今全天下最繁华的商业区!另一路则从金陵老城的东面流过,赵桓的长江水师码头、船厂就设在这一段秦淮河的河道和两岸。

        而被金陵新城所保护起来的三里长的秦淮河道,平时是个通道和税关所在。遇到战时,则可以用来停泊长江水师的战船。原本的税关(在秦淮河东岸)就会被改成修造战船的船厂。

        另外,位于秦淮河东岸的税关衙署也拥有一道沿着秦淮河河岸修建的高大外墙。一旦金陵新城的东面城墙陷落,这道高墙就会变成金陵新城的一道“里墙”,依托秦淮河水道,阻挡敌人继续突破。

        金陵新城的东面城墙,则在幕府山和玄武湖之间,长七里有余。墙外挖了壕沟,修了羊马墙,墙内则有里壕和里墙。里墙之内,沿着通往皇宫的御道,还有多处军营、衙署,都有外壕和高墙。可以进行层层防御,节节抵抗!

        新城南面的城墙位于玄武湖和秦淮河直接(一小部分跨过秦淮河),长十里有余,和东城墙一样,也有外壕、内壕、羊马墙和里墙层层护卫,非常坚固。

        而赵桓现在居住的宫城,则在秦淮河东岸的狮子山周围,宫城也是一座可以独立坚守的城堡。宫城的城墙长约十六里,城外还有壕沟,而宫城之内还有一座狮子山城。

        安全感明显不足的赵桓就将自己的寝宫和封桩库,都摆在了狮子山城当中,还在狮子山城中修建了可以存放数万石米粮的库房。

        时近中秋,忙完了政务的赵桓乘坐步辇回到了刚刚建成不久的狮子山宫,在皇后的坤宁宫外下了步辇,信步朝里走去。这位还不到三十岁的金陵天子虽然没有父亲赵佶和兄弟赵楷那般强壮,但是身体还是很健康的。除了怂病之外,并没有哪里不好。而最近一段时间从北方传来的“好消息”,又让他的怂病有所加重,眉头总是紧蹙着。

        皇后朱琏当然得到了官家驾到的通报,但她并没有按照规矩在坤宁宫的正门口迎接,而只是在正殿门口迎接——这是因为她这些日子非常忙碌,忙着为“皇太弟”赵楷准备中秋贺礼。

        因为赵楷亲征灵夏大获全胜的消息传来,所以金陵天子当然应该有所表示了——犒赏是必须的!在金陵天子的“官宣”中,赵楷可是皇太弟啊!

        而灵夏之地又是失陷了一百多年的失地,现在居然一举收复,还迫使西贼奉表称臣,还献上了八万匹马——这可是李乾顺哭着拿出来的,都快心疼死了!

        另外赵楷还收了灵夏之地的十万党项人的十万匹买命马,虽然这些马儿的质量没有达到赵楷的要求,但这次的收获还是非常丰厚的。

        赵楷的收获对赵桓而言,明明不是好事儿,可他还得捏着鼻子把坏事当好事来庆祝,还得给那个意图谋朝篡位的赵楷发一大笔奖金。

        而且他还担心赵楷只拿钱不领情,一回头就发兵来取江东......所以他就只能想办法装病和打感情牌。

        他先是对外宣称自己患了重病,这些日子都没上大朝,就在金陵新城皇宫的崇政殿内和几个宰执们偷偷摸摸的开个小会,处理一下朝政......朝政当然也不好了!

        靖康三年都快结束了,赵桓的领地上都没怎么闹灾,连黄河夺淮都没造成淮河大水泛滥——当然不会泛滥了,因为金国那边又不管黄泛区,使得黄泛区变成了个蓄洪区,所以没有多少黄河水入了淮河。

        除了没什么灾害,东南各地的农工商三业还一片繁荣!

        特别是江西和荆湖南路的铜、铁两业,从靖康元年开始就因为北方工匠的南下,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

        另外,长江中游的鄂州还因为“鄂汉互市”的出现,也快速繁荣了起来,长江上面的贸易往来,甚至超过了天下太平的宣和年间。

        随着农工商三业的繁荣,金陵朝廷的税赋这两年一直在增长。而与此同时,金陵朝廷的开支又不多,所以就出现了大量让人担心的盈余......

        说真的,他很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搞不好也是唯一一个嫌税赋太多的皇帝了!

        钱多不是好事啊!赵桓对财政的理解是“旧党式”的,相信天下财富有定数,不在朝廷,就在民间......哦,应该是不在金陵,就在洛阳!

        如果金陵朝廷的钱太多了,那洛阳朝廷一定会有亏空!赵楷又随庄宗,不知道节俭,如果没有钱花了,一定会来抢的。

        所以赵桓在发“犒赏”的同时,还要打一下感情牌......兄弟之情是不敢想了,只好来点叔嫂之情和姐妹之情了。

        因此赵桓就让自己的皇后朱琏亲自为赵楷和朱凤英(朱琏的妹妹)准备中秋之礼,还让朱琏亲手为赵楷缝制一套衮冕之服(九锡之一),并且附上拉拢感情的书信。

        而朱琏生在豪门,琴棋书画都和不错,却不善女工,要她缝制衮冕之服实在有点勉为其难。同时她还要亲自准备给赵楷、朱凤英的中秋贺礼,这又是一大摊子事儿,而且时间又紧,真是忙得团团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