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59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赵桓?(求订阅!求月票!)

第259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赵桓?(求订阅!求月票!)

        “哧哧哧......”

        一根卷了些火药的纸引线在快速燃烧,冒着火星,发出“哧哧”的声音,转眼之间,就将火焰送入了一只用木管和绸布塞住壶口的铜壶当中。

        铜壶之内,有整整半壶粉末状的火药。并不是由较高纯度的硝酸钾和硫磺粉、炭粉,按照7.5比1比1.5的配方均匀搅拌而成的“高档火药”,更不是神神秘秘的颗粒状黑火药。

        而是由大金国的汉人工匠,以当年辽人细作花了大价钱从宋国搞到的《武经总要》上的火蒺藜火药方的配方为基础,参考了萧仲恭带回的那一壶粉末状火药后,配制出来的新式火药——其实就是去除了桐油、小油、蜡油、黄蜡这些有可能把火药搞得黏糊糊的东西,毕竟从那个铜壶中倒出来的火药是干的。不过仍然保留了竹茹(治咳嗽的中药)、麻茹(治头晕的中药)这两味中药。

        除了两位挺昂贵的中药不知道有啥用?这半壶火药的成分还有焰硝、硫磺、炭末、沥青、干漆等等,比例为40:20:5:2:2。火硝的比例低了,硫磺的比例过高,炭粉的比例也太低了。

        另外,火硝和硫磺的纯度都不太理想,比不上赵楷的“洛阳造”。

        不过这些配方不对,关键材料的纯度又不理想的火药,还是极易燃烧的!当它们遇到明火后,就被迅速点燃,并且剧烈燃烧,产生了大量的气体和热量。

        由于这些火药是在一个密闭的容器内进行燃烧的,火药燃烧时产生的大量气体无法及时散发,就会让容器内的气压越来越大......当气压提升到一定程度,容器的外壳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就会被压碎,这就是爆炸了!

        火药的配方不太对,火硝和硫磺的纯度不太高,都会影响火药燃烧的速度和所释放的热量、气体的总量。

        不过热量、气体的总量是可以通过增加装药来增加。

        而火药的燃烧速度,也就是热气、气体的释放速度太慢的问题,就只能通过一个坚固的外壳来弥补了——多烧一会儿,只要火药够多,总能烧出足够产生一场大爆炸所需的高压气体的!

        实际上一个坚固的外壳,是大爆炸得以产生的一个关键!

        如果没有这样的外壳,比如只有一个纸外壳、皮外壳或纸外壳,根本不需要多少高压气体就能将之撕成碎片。所以“纸炸弹”、“皮炸弹”、“瓷炸弹”中无论填装多好的黑火药,都很难产生足够高压的气体去推动破片和炸弹内部填装的各种碎片或弹丸。

        而足够高压的气体,才能给予破片和弹丸以足够大的动能,让它们以足够致命的速度向四面八方飞行,给予所有阻挡在它们面前的生灵以致命杀伤!

        当然了,炸弹的外壳强度也不是越大越好,强度太大了碎不了,或是破片太少,效果也就不大理想了。

        因此铸铁外壳在目前的冶炼技术下的性能,是不如青铜或黄铜外壳的——现在的铸铁品质难以控制,到底能承受多大的气压也不好说,所以装药多少合适就成了个谜题了......

        “轰隆隆......”

        野狐岭的某处,突然就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然后就是一团浓烟扬起!

        这气势,这动静,已经远远超过了一群完颜对火药武器的认知了。连开封府出来的完颜宗构,都没见过那么惊人的火器爆炸的场面,张着大嘴一副没见过世面的熊样。

        “炸了,炸了,终于炸了......陛下,您看见了吗?这火药遇铜之后果然威力大增啊!”

        一群看炸壶爆炸的完颜还没怎么样,萧仲恭这个忠心耿耿的贰臣却忍不住欢呼起来了。

        因为在这枚炸壶爆炸之前,已经有一只炸壶因为装药不足,没有炸开,变成了“哑壶”——之前那只炸壶的装药数量是照着萧仲恭带回来的原版炸壶来的,因为火药的质量不行,所以没能炸开。

        看到炸壶不炸,一群完颜都拉长了脸孔,一副上当受骗后非常不爽的样子。

        萧仲恭看到一张张要咬人的面孔,那叫一个心惊肉跳啊!

        赶忙让工匠们加了两倍的装药,本来那个炸壶的装药就多给了(因为粉末状的火药性能比较差,而且在运输途中还会出现分层,进一步影响性能,所以武美娘就加了量),现在萧仲恭又加一倍。而下面的工匠也怕死,又偷偷的再加了一些。结果刚刚炸开的炸壶里面足足装了两斤二三两的药......差不多浪费了一小半!

        哦,也不算浪费,萧仲恭看见完颜们的表情,就知道这些火药加对了。

        完颜们现在谁也不看萧仲恭,全都从一堵新垒起来的土墙后面出来,然后向着刚刚发生爆炸的地方走去。

        在那片草地当中,现在赫然出现了一个大坑!大坑周围,还横七竖八的躺了几十个稻草人。

        为了检验炸壶的实际杀伤力,完颜吴乞买还让人在这个炸壶周围摆了几十个披了铁甲的草人,现在全都给炸翻了。

        不仅翻了,而且大部分稻草人的身上都插了一块儿甚至几块炸壶破片或铁砂。披在它们身上的铁甲遇上这些破片和铁砂,好像都跟纸糊的差不多,全都给打穿了。

        这稻草人要是有命,现在一定都活不成了!

        “这,这也忒厉害了吧?”完颜斜保蹲下了身子,一个一个的翻看着被炸壶炸翻的稻草人,越看脸色越铁青,“一个壶就那么厉害,要是来个十万八万只炸壶,咱女真天兵可怎么打下去啊......”

        “斜保,少说两句!”完颜宗翰听见儿子斜保又在胡说八道了,赶紧吼了他一嗓子——这小子的乌鸦嘴忒邪性,对大金国的杀伤力太大,对大宋却没一点用处......这些日子完颜宗翰可没少让他咒赵楷,那小子也算听话,天天说赵楷要魂飞魄散,可却一点用都没有!

        完颜宗弼并不知道斜保的乌鸦嘴多厉害,还在帮他说话,“粘罕,斜保说得没错啊......这一壶下去就撂倒好几十,这仗怎么打?”

        “这仗......不打了!”完颜宗翰连连摇头——儿子的乌鸦嘴都说过了还打个屁啊!

        “不打了?”吴乞买眉头深皱,“难道白来一趟了?”

        “陛下,”斜保忽然插话了,“其实也不是不能打......只是咱们得在河北取守势,以免撞上配备了大量炸壶的精锐宋军。”

        “在河北取守势?”完颜宗弼问,“那在哪里取攻势?河东吗?”

        “河东自然要攻,”完颜斜保说,“但那只是佯攻,可以让合不勒出兵......以吸引赵楷从西北返回。”

        宗弼又问:“那咱们到底该打哪里?”

        完颜斜保笑道:“中央打不动,当然打两翼了!左翼出西北,右翼下东南。赵楷本事再大,也只能顾上一头,咱们总能在另一头得手的。”

        “下东南是打赵桓......”完颜宗弼又问,“出西北又是打谁?”

        “出天德军,然后沿着黄河往兴庆府而去,到了兴庆府后相助党项人反攻灵州。”完颜斜保说,“赵楷不远千里出兵灵州,不就是为了把西夏打出局吗?既然他一心想让西夏出具,那咱们就反其道而行之,不让西夏出局!”

        不得不说,这个斜保除了乌鸦嘴厉害之外,还是很懂一些战略布局的!

        斜保又道:“不过这一路也仅仅是个牵制......毕竟赵楷在西北的优势已经确立,咱们也不可能真的出动大军去支援西夏。所以咱们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两淮之地!”

        “取两淮?”完颜宗望皱眉道,“两淮夏季酷热,岂是我女真久留之地?”

        他被“热没了”半条命,现在还心有余悸,不大愿意南下了。

        “我不怕热!”完颜宗弼拍了拍胸脯,“我去打两淮......两淮可是富庶之地啊!”他又看了完颜宗构一眼,“而且还有兀里妹带路,一定坏不了事儿。”

        兀里妹,也就是完颜宗构听了这话,心情也有点复杂了......儿皇帝当然是想当的,但是给金兵带路去打两淮实在也太难看了。而且现在赵桓又没死,轮不到他当儿皇帝啊!

        “那赵楷呢?”完颜宗望问,“真就不管了?他现在日益做大,越来越难对付了!”

        斜保笑道:“咱们就是要让他一会儿西北,一会儿东南,疲于奔命!而且咱们向东南出兵还有个目的!”

        “什么?”

        “抢铜啊!”完颜斜保道,“咱们的地盘上好像没有多少铜啊!而大宋的东南又是天下产铜、炼铜之地。如果将来的天下之征要以炸壶决胜负,那可就要比谁的铜多了!赵楷的铜本就比咱们多,而且赵桓一年还给赵楷600万贯,长此以往,如何得了?”

        赵桓真是人在江东坐,祸从壶中来了......而且他给“皇太弟”赵楷的年俸并不都是发钱的,有三百万是米,一百万是丝绸,一百万是茶叶和银子,只有一百万是铜钱啊!

        可是完颜斜保却不顾事实,把这六百万都说成是铜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