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58章 ???军事革命来了!金贼能等等吗?(求订阅!求月票!)

第258章 ???军事革命来了!金贼能等等吗?(求订阅!求月票!)

        “这砂锅炮一旦造出来,那可厉害了......不用多,一个将配上四口就足够了。步军将有了这四口砂锅炮,再遇上金贼的骑兵来袭就不怕了,先摆个空心方阵,再把四口砂锅炮摆在方阵的四个角上。这样金贼的骑兵无论从哪个方向来袭,都得同时挨两口砂锅炮的轰击!虽然砂锅炮打不太远,但是骑射的箭一样射不太远。可是砂锅炮打出去的铁砂铅子儿弹的威力可不是箭镞能比的......”

        “如果一个骑兵将有了四口砂锅炮,那可就更厉害了......配给骑兵将的砂锅炮要铸造得轻便一些。炮车也要特别加固,使之能跟上骑兵的行动。这样咱们的骑兵在发起冲阵前,就能先用砂锅炮轰上几轮,把金人的阵型轰散一些,然后再冲上去厮杀,那可就赢定了!”

        “如果咱们能再打造些给单个士兵使用的小锅炮就好了......一人一小锅,这多方便啊!以后打仗就能先用火锅炮轰,再用砂锅炮轰,再丢炸壶,再用单人小锅打,最后才是步骑冲杀......”

        “大哥,您觉得小弟的想法怎么样?大哥,大哥,您这是......”

        听了岳飞岳鹏举的对“火锅时代”战争模式的猜想,赵楷都给惊呆了。坐在那里跟个石头人似的,心里却在想着:这个岳飞难道也玩过“全面战争”吗?他也是穿越的?不能啊,要穿越的怎么可能管火炮叫什么“火锅”、“砂锅”的,还一人一小锅......难道以后步枪就要改叫小火锅,排队枪毙就是排队涮锅了?

        “啊,”赵楷想了想,觉得不妥,得早点纠正过来啊,“鹏举啊,你的想法是很好的!不过得一步一步来,路要一步步走,炮要一门门铸!

        唔......那个火锅炮的确不能用于野战,朕早就想叫人铸造些轻便好用的野战火炮了,咱们下一步就先想办法整一种能用的轻便野战炮出来。”

        “官家所言极善,”黄无病笑着将图纸向赵楷跟前推了推,“官家,您看着门砂锅炮如何?”

        赵楷瞄了一眼,心说:这就一幅画,性能诸元什么的一个都没标,谁知道如何啊?

        “弹重多少?口径多少?炮重多少?炮管长度又是多少?”赵楷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回官家的话,”武美娘这个小丫头居然接过了赵楷的问题,“岳统制和黄正将找奴画这图的时候说是要把弹重减到五斤,口径和炮管之比加到一比十二......奴照着二十五斤火锅炮的弹重和炮重之比,已经口径和身管之比估算了一下,这五斤炮因为加大了口径和炮管之比,所以炮弹和炮重之比至少要乘以二,从原来的一比十二加到一比二十四,如果再要打点余量,一比三十应该差不多了。

        也就是弹重五斤,炮口直径两寸,炮长两尺四寸,炮身重一百五十斤......官家,您看这样可行啊?”

        还真设计出来了!

        赵楷看了看武美娘这小丫头,心道:这丫头的确冰雪聪明,搁在后世就是个美女学霸,但她并没有接受过现代教育啊!虽然自己已经在教她了,可是教得时间太短,她学会的也不多。

        再说了,赵楷自己又会多少?好像也没到能设计大炮的水平吧?这可真是闭着眼睛在瞎搞啊!不过话说回来,设计人类历史上第一门火炮的那位,多半也没上过大学吧?

        “炮身再加重一倍!”赵楷道,“就照300斤来......情愿多打一点余量,也不能让炮炸了。”

        “还是官家稳妥。”小丫头武美娘笑了笑,“官家,灵州这边没有什么好的铜匠,也不方便实验。等回了洛阳,咱们就去寻些好铜匠,在玄武城中开个铸炮厂吧!”

        赵楷点点头,“朕亦有此意!上回阜财监铸炮的时候就选出了十组炮匠......等回了洛阳,就把他们都寻来,再另寻些好铜匠,专门负责铸炮。一样的五斤炮,可以按照不同的炮长、炮重造个几十门,一门门的实验,总能找到好的。俗话说的好,这好炮烂炮,只有打了才知道!这打炮,才是检验好炮的唯一标准!”

        这办法固然有的笨,但却是目前最可行的。因为需要摸索的东西太多,不仅有炮长、炮重、炮管壁厚薄,还要摸索发射药的用量,还要实验各种弹药......

        总之,不打坏掉几十上百门的青铜炮,是摸索不出真东西的。

        好在青铜炮打坏了还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所以搞个几万斤铜,就能让一批工匠反反复复的折腾了。

        赵楷顿了顿,又道:“炮可以慢慢琢磨,炸壶和火药却得快些生产!回头在皇城的西夹城里再开个火药厂,大量生产颗粒化的黑火药,一年至少要生产20万斤!

        至于铜壶......就让阜财监去打造吧!他们一年能生产20万贯铜钱,一贯钱转产一个壶,一年就是20万个铜壶啊!有了20个炸壶,和20万斤黑火药,这天才真的变了!”

        边上的岳飞和黄无病都连连点头,岳飞道:“大哥,若是金贼能晚一点和咱们在河北、河东开战就好了。只要再晚一年,咱们就能有几万掷壶兵和上百大火锅炮和砂锅炮了!”

        黄无病笑道:“金贼的萧仲恭现在多半已经拿着官家给的炸壶往燕京去了......应该可以唬住吴乞买吧?”

        原来萧仲恭拿着炸壶回去报告的事儿,就是赵楷安排曹勉去办的!

        泄密什么的,他压根不在乎......他现在只想争取时间!

        赵楷吐了口气,“但愿吧......有一年就好了!到了明年,咱们不仅有了足够的火器,连马都不缺了!”

        他正说到这里,郭天女快步从外头来了,看见赵楷就施了一礼,笑着道:“官家,曹勉又来了,现在就在紫宸殿外候着。”

        这回曹勉是来和赵楷谈生意的......他得替李乾顺赎人啊!

        至少10万党项国族还在赵楷手里呢!

        一人换一马,李乾顺就得拿出10万匹马啊!

        李乾顺听到赵楷的报价心疼的都哭了!

        10万匹马他舍不得,10万个国族他也舍不得,真是左右都难啊。

        曹勉只好再来和赵楷商量——能不能看在“热热”(赵楷给曹玉娘起的小名)的面子上少要一点?给个5万,或8万匹吧?要求也别太高,都要在繁殖年龄的公母可不行,老的、小的、阉的,多少搭一点。反正金陵还有个冤大头愿意花大价钱接盘的......

        ......

        就在赵楷和李乾顺这对好连襟透过曹勉这位老丈人来来去去讨价还价的时候,萧仲恭已经快马加鞭的跑到南京路了,并且在南京路山北地区的野狐岭见着了正准备和合不勒见面的大金皇帝吴乞买。

        “什么?你说什么?党项人已经败了?他们......他们不要银夏之地了?他们不要灵州城了?这可都是他们的祖宗百战而得的,怎么就这样放弃了?”

        吴乞买听了萧仲恭的报告,简直是难以置信啊!

        他之前已经听说赵楷西征去打西夏了,还非常高兴呢,总觉得西夏怎么都能拖上几个月......这样他就能趁虚而入,把河北西路的几个州府统统拿下了!

        那个什么磁州、相州、信德府的,据说是宋国的冶铁重镇,拿下了赵楷的军队可就没有足够好的铁器用了。

        可是谁能想到堂堂的大白高国居然来了个“秒怂”!丢了一半国土,而且还向宋朝称臣纳贡了。

        “陛下有所不知,”萧仲恭苦笑着解释道,“银夏之地并不是乾顺的先祖百战而得,而是宋人的真宗皇帝一时心软赏赐给李继迁的。至于灵州则是李继迁背信弃义,先偷了灵州的粮道,然后才把城池夺下来的。”

        “那也不能就这样放弃啊!”吴乞买这个时候发现萧仲恭捧着的炸壶了,于是就问,“萧仲恭,你拿个夜壶来朕的御帐是什么意思?”

        萧仲恭一听这话,赶忙把炸壶高举过头,捧到吴乞买跟前,“陛下,这个不是夜壶。”

        不是夜壶?吴乞买眯着眼睛,越看那个壶越像是个夜壶......和自己晚上用的那个差不多,就是小了一点。

        “陛下,这就是炸得党项人大败亏输的炸壶啊!”萧仲恭说,“这炸壶要是点上火,那可就厉害了!”

        “有多厉害?”国论勃极烈完颜宗干也在这大帐当中,听萧仲恭说什么炸壶厉害,就有点不服气了,再厉害能有大金天兵厉害?

        萧仲恭说:“这要是点炸了,咱们这大帐之内可就......可就要人人带伤了!”

        他本来想说人人送命的,不过觉着不吉利,于是就改口了。

        “人人带伤?这是个什么东西?”完颜宗望也在,他的身体养得好一些了,所以就到野狐岭这里,准备和吴乞买等人一起商量南下的布署。

        “这个壶里面装了一斤火药!”萧仲恭说,“原来这火药遇铜,威力就能大增!党项人就在这上面吃了大亏啊!咱们可一定要小心了,决不能和党项人一样再吃一遍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