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57章 ??现在比得不是法力,而是财力!(求订阅!求月票!)

第257章 ??现在比得不是法力,而是财力!(求订阅!求月票!)

        “这,这就是仙雷?怎么看着像个铜夜壶?”

        “额,天使啊,这是炸壶,的确是用青铜铸拼接而成的......把火药填进炸壶,就能引爆杀敌了!”

        兴州王府,大殿之中,大金天使萧仲恭正捧着一个铜壶在仔细端详。这个铜壶是曹勉从灵州带回来的,里面还填了火药,壶口还塞了木管引信,点上火就能炸,所以是个炸壶。

        萧仲恭还是有点不大敢相信,看着曹勉问:“火药能把铜壶给爆开?这是什么火药啊?”

        宋金夏三国现在都能生产火药,但是配制火药的正确配方却只有赵楷这边的人才知道。而且提纯硝酸钾和硫磺也不容易,除了洛阳的几家皇商之外,别人都做不好。至于颗粒化的黑火药,目前还是个黑科技。所以金夏两家和金陵朝廷手中的火药还真不一定有炸开铜壶的威力。

        “能!”曹勉道,“下官在灵州亲眼见了宋人将火药填入铜壶,然后引爆......虽然配方不得而知,但的确是火药无疑。”

        “萧天使,”乾顺这时接过话题,神色凝重的对萧仲恭道,“到底是仙雷还是炸壶的,咱们总能弄清楚的。这个炸壶的样品来得不容易,您还是赶紧带着它回燕京,交给上国的工匠们去参详,没准就能把配方给参详出来。若是大金上国也能造出一样的炸壶,还怕不能平了两赵,尽收中原、江南、巴蜀之地吗?”

        察哥也在旁附和:“对啊,大金天兵本就是满万不可敌,如果再有了炸壶,还怕不能尽灭两宋而全有天下吗?”

        他顿了顿,又说:“不过在摸清了炸壶制作之法前,上国最好别和赵楷决战......以免蹈了我国的覆辙。”

        萧仲恭眉头紧皱,轻轻点头,“大王言之有理!本使这就带着炸壶回燕京去,等见了皇帝,一定会力劝皇帝暂缓决战,至于贵国......”

        乾顺和察哥互相对了个眼色,乾顺咬牙切齿地说:“赵楷倚仗炸雷之利夺了我大白高国八州六军司之地......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察哥也哼哼道:“不就是火药铜壶吗?我大白高国也是会炼火药制铜壶的......待我国制造出炸壶万只,就能和上国一起联手灭宋了!希望上国也可以快些打造出一般模样的炸壶!”

        曹勉则在一旁提醒道:“兀卒,臣在灵州时听说萧合达已经倒戈投宋了......萧合达之前就和流亡到黑山威福军司辖区内的契丹人有接触,想要将他们招到旗下。只是兀卒不许,他自己也没那么大的财力可以养活这些契丹人,所以才没能得手。

        如果萧合达真的投了宋国,一定可以在赵楷的支持下招揽黑山契丹,到那时由黑山威福军司去天德军(大金所属)的路就不容易走通了。”

        萧仲恭点了点头,把个炸壶当宝贝似的捧好,然后对乾顺道:“兀卒,本使这就回馆驿去收拾一番,明日便启程回去,还请兀卒派骑兵护送。”

        “好说,好说。”乾顺连连点头,“孤王派500铁鹞子护送天使过黑山,保管天使无虞。”

        萧仲恭言谢之后,就抱着个炸壶离开了已经变成平西王府的前大白高国皇宫,去收拾一番,准备跑路了。

        而乾顺、察哥、曹勉三人,则继续留在大殿里面商量对策。

        乾顺看着萧仲恭急急忙忙离开,只是摇头道:“赵楷本可以保守这个秘密,为何要主动将之透露给我们?他就不怕我们和金国也学会了制造炸壶的秘法?”

        察哥哼了一声道:“赵楷一定在虚张声势......这种炸壶过去从未听说,一定是刚刚制造出来的,赵楷手中也不会有多少,说不定已经用完了!他现在把这秘密透出来,就是想唬住女真人,让女真人不敢在河北、河东发起进攻,这样他就能有时间造出更多的炸壶了!”

        “可是女真人若是窥得炸壶之秘,不一样可以大量制造?”乾顺依旧不解。

        “难!”曹勉摇摇头道,“兀卒有所不知,这炸壶须得是火药配上青铜壶才能显出威力。这火药已经很难炼制了,大量铸造青铜壶就更困难了。”

        乾顺还是不解,“金人现在有了燕云、河北、京东之地,难道还铸不出一些青铜壶?”

        曹勉解释道:“据臣所知,宋国熔炼青铜、黄铜规模最大的还是各地的钱监......而宋国的钱监又分布在江南、两广、京西、陕西、河东等地,河北只有一个黎阳监,京东只有一个利国监。而这两个钱监,一个在赵楷手中,一个被大水淹了。

        所以金人若想要铸造出几百上千个铜壶,当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要铸造出数万、数十万,乃至百万之数的铜壶,恐怕就很难做到了。”

        “百,百万之数?”乾顺被这个数字吓一跳,“怎么可能?”

        曹勉道:“怎么不可能?宋人在宣和之难前一年铸钱数百万贯啊!一贯有一千枚铜钱,一个铜壶才分成几块?论起铸造的难度,根本不能和一千个铜钱相比,只是将一块块分别铸成的铜件焊在一起稍微有点麻烦,但是也难不倒宋国钱监的匠人。这铜焊、锡焊、铅焊都是传承了千百年的手艺,没多难,只是麻烦......需要足够多的工匠一起干活。”

        炸壶不是青铜炮,对坚固性的要求并不高——所以铸造铜壶也不需要一次成型,可以分成几块甚至几十块来铸造,然后再一块块焊接起来。而且焊接技术用铜焊、锡焊、铅焊都可以,也不需要焊得多美,不漏水就行了。

        所以铸造炸壶是没有多少技术难度的......困难的只是怎么上规模!

        而大宋恰恰拥有全世界最庞大的官营铸铜业——每年生产几百万贯,也就是几十亿枚的铜钱!

        这个产能拿十分之一转产炸壶,那就是一年几十万个炸壶!党项人不管男女老幼,一人可以摊上一个,这怕还炸不死?

        如果还炸不死,第二年再生产几十万个炸壶来炸......一年几十万个啊!炸个十年八年的,党项人还不绝种?

        至于填装在炸壶当中的火药......宋朝的产能肯定也是世界第一!

        中国人在战国就开始开采火硝了,到了宋朝都能拿火硝生产“冰淇淋”了,全世界还有谁能比?

        只要解决了硝酸钾提纯的问题,再把火药装进铜壶,问题就都解决了!

        当然了,这个炸壶的出现,对赵楷而言,也意味着新的危险。

        因为......宋朝主要的铜钱产地也不在他的地盘上,而是在赵桓的地盘上。

        宋朝主要的出产铜钱的钱监分别是:惠州阜民监、睦州神泉监、鄂州宝泉监、舒州同安监、衡州熙宁监、江宁升州监、兴国军富民监、西京阜财监、卫州黎阳监、陕西永兴军监、陕西华州监、陕西陕府监、绛州垣曲监、梧州元丰监、徐州利国监。

        现在利国监被淹不说,其余的十四个钱监,赵楷有六个,赵桓有八个。而且赵楷的六个钱监中还有一个黎阳监被金兵洗劫过,现在还没恢复元气。真正能够生产的只有五个监......而且这五个监的产能都不算大,比不了东南和两广的大钱监。

        另外,东南、两广的火药产能也不小。虽然这些地盘上没有火硝矿,但是硝酸钾可以用大粪、尿液、草木灰进行生产,宋朝的制硝匠人已经知道这个方法了。

        而且宋朝城市中的粪便尿液都是有专门地方堆着等卖钱的(卖给农民当肥料),那些堆大粪的场地,每时每刻都在产生土硝......所以只要有了正确的配方,火药根本难不倒赵桓的朝廷,无非就是火硝的纯度差一点罢了。

        但只要多搁一点在炸壶里面,一样可以发挥出炸壶的威力!

        所以赵楷不能指望靠一个炸壶就能炸平天下,他还得继续努力,争取早点把青铜加农炮给点出来。

        那才是真正的大杀器!

        可接下去发生的事情,却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因为不用他主动去点这个金手指,就已经有人拿着加农炮的图纸来找他了。

        拿着加农炮的图纸来找赵楷的人一共有三个,分别是岳飞、黄无病和武美娘!

        加农炮的点子是岳飞和黄无病出的,图纸则是武美娘画的——武家是书画世家嘛,武美娘也打小在画画上下过苦功,能画一手铁线白描。

        现在展开在赵楷跟前的加农炮,就是用铁线白描的手法画的!

        至于这个设计,其实也没多难,就是把一门“火锅炮”拉长一些,口径缩小一些,然后装上一辆两轮的大车。

        当然了,这门火炮的名字也不叫加农炮,而是被岳飞称为“砂锅炮”——因为岳飞就想用它打霰弹,上回打灵州堤坝城的时候,那一发25斤霰弹给他的印象太深了!

        这个武器太厉害了,如果使用和运输起来能再方便一些,可就太好了。于是他和黄无病、武美娘一合计,就有专打霰弹的青铜炮。而霰弹不就和铁砂差不多吗?所以就是“砂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