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56章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求订阅!求月票!)

第256章 ??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求订阅!求月票!)

        “官家,您为了西北各族的平安喜乐,真是不辞劳苦,不远千里,不惧矢石,实在让蔽邦上下无不感恩在心。您的恩德,只有护佑西北千万苍生的佛祖可以相比。您的身体康健,就是西北千万百姓的福祉所系。若无您的庇佑维护,蔽邦如何得存?西北如何得安?小臣有一女,虽然姿色浅薄,入不了官家法眼,可是手脚还算勤快,可以伺候一点起居。这也是小臣的一点忠心,还望官家赏收......”

        灵州宫中,昨日傍晚才到达的西夏使臣曹勉在递交了李乾顺的上表和礼单后,又充满感情的说了这么一长段。然后就眼观鼻鼻观口的退后几步,再是用力拍了拍手。

        “爹爹,玉娘来了。”

        曹勉的掌声才过,就听见大殿外面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紧接着就是环佩叮当,裙裾摇曳,走进来一个红衣少女。这少女身着一袭红色翠烟衫外加一条窄身齐胸红色长裙,手执团扇,身姿娉婷,远远看去恍若图画上的仙子姗姗而来。而走进了一看......这竟是个充满西域风情的美艳女子,明眸隆鼻,红唇白肤,外加一张下巴尖尖的瓜子脸。

        赵楷看见这西域美人就是一愣,然后就脱口而出:“热,热......”

        站在边上的郭天女听见赵楷说“热”,连忙追问:“官家是不是觉得天气太热?要不要上冰饮?”

        “啊,不必了......”赵楷这才反应过来,然后又仔细瞧了瞧正恭恭敬敬再向自己行福礼的西域少女,并不是某人穿越过来了,而是一位长相有七八成相似的西域小美人儿。

        “奴家曹氏归义军之后,瓜州曹勉之女玉娘见过官家......”西域小美人一边行礼,一边用娇滴滴的声音自报家门。

        “啊,小娘子原来是忠良之后啊!好!好!”赵楷看着眼前的西域美人,欢喜得眉开眼笑。

        他现在是官家,身边自是不缺美女的,皇后朱凤英,贵妃潘采莲,还有武美娘、任宝莲、臧金奴,都有绝色姿容,并不比曹玉娘差。

        但是曹玉娘却能让赵楷想到那些前世只能在梦中相会的女子......

        想到她们,赵楷的诗性忽然就起来了,张口就道:“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不求连城壁,但求杀人剑!哈哈哈......”

        看见赵楷的反应,曹勉也颇为得意......他的大女儿现在是乾顺的宠妃,还生下了储君仁孝。而小女儿的美貌更胜其姊,还攀上了大宋官家,看来归义曹氏要在他这一辈大兴了。

        “官家,”曹勉继续推销自家的闺女,对赵楷道,“小女玉娘不仅是曹氏归义军之后,也是于阗李氏之后。她的母亲乃是流亡瓜子的于阗李氏之女......于阗李氏向以中国之守臣自居。在张氏归义军驱逐吐蕃,重归大唐的同时,于阗李氏也驱逐了吐蕃,重新成为中国之藩臣,后来也一直为国守边,直到为黑汗回鹘所亡!”

        赵楷轻声一叹:“可惜本朝的先帝们都是仁君,不善用兵,救不了西域孤忠。不过现在好了,有李乾顺出任安西大都护,想必可以很快恢复西域失地了......到时候于阗李氏应该也能恢复所领之地吧?”

        曹勉听到这话,赶紧给闺女曹玉娘打了个眼色。玉娘那双明眸立即就雾蒙蒙的了,然后就一声叹息道:“官家有所不知,那黑汗回鹘地域辽阔,人口众多,兵强马壮,而且还有西方的盟邦相助,不是河西军那点兵马可以战胜的。除非河西军能够得到一些无坚不摧的仙雷......”

        “仙雷?”赵楷闻言一愣,心说:什么是仙雷?现在不是宋朝吗?怎么会有仙雷这种东西?

        曹勉看见赵楷的表情,心里稍微有点数目了——炸得灵州堤坝城寨守军损失惨重的“雷”应该不是仙术......

        “官家,就是您的大宋天兵用来打赏移口和灵州的炸雷啊!他们都是那是仙法,是仙雷......”

        曹玉娘还在继续试探,她现在说的话都是曹勉教好了的。送闺女归送闺女,该替李乾顺打听的消息还得打听......如果赵楷身边真的有仙女,那大白高国就彻底歇菜了,人还能和仙斗啊!否则的话,李乾顺还可以有点念想。

        “哈哈哈,”赵楷笑道,“玉娘,你在替乾顺、察哥探朕的底吧?”

        赵楷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曹玉娘却给吓得腿肚子发软,差一点就跪了。不过这丫头的胆儿也够肥的,到了这时候还继续要继续骗人。

        曹玉娘咬了咬银牙道:“官,官家圣明,的确是主上托家姊带话,让奴家探听仙雷之事的......”

        赵楷点点头,“这好办!”他对郭天女道:“天女,去让美娘现配一份火药,再取一只铜壶,一起拿过来。”

        颗粒状的黑火药是秘密,要尽可能的守着。

        而炸壶却没必要藏着掖着,而且也藏不住......因为炸壶使用的木管引信不可能百分之百有效,所以早晚会有炸壶让人捡回去研究的。

        虽然敌人一时半会搞不清颗粒状黑火药是怎么弄出来的,但他们一定知道那是某种火药,拿火一点就知道了!

        所以敌人将没有经过颗粒化处理的粉末火药填入铜壶,仿造出威力较差的炸壶,就是早晚的事儿......而且敌人是不会让赵楷等待太久的!

        不过......铜壶是很贵的!

        打造一个铜壶,不算人工,起码就得耗费一斤半到两斤的铜!打造十万个铜壶,二十万斤铜就没有了!

        而打造十万个、二十万个,甚至上百万个铜壶所需要的人工,是西贼和女真能够负担的吗?

        如果未来的战争真的变成了大量消耗铜和火药的战争......女真、蒙古、党项是没有一点机会的!

        这是要比财力和手工业规模的!

        当然了,宋朝也缺铜!宋朝的工商业发展迅猛,通货比较缺乏,将上百万斤的铜从流通领域收回,投入军用(铸造铜壶和火炮),一定会对民生产生不好的影响。

        所以“真正的宋朝”,多半也不会去干这样“劳民伤财”的事情。

        朝堂上那帮“悲天悯人”的文官,是不会为了追求武器的极致性能,让民间缺铜少钱的。就如他们不会为了追求甲胄和铁质兵器的极致性能,用稀缺和昂贵的木炭去炼军工铁......

        武美娘很快就照着赵楷的丰富,配好了一份粉末状的火药——配方当然是保密的!并且带着这份配好的火药和一只铜壶、一根木管引信、一卷绸布到了大殿之上。

        然后她又当众将火药倒进铜壶,用一些绸布包上木管引信,硬塞住瓶口。

        “这就是仙雷了!”赵楷接过炸壶,在手里掂量了一下,然后对曹玉娘道,“玉娘,咱们一块儿去看看这个仙雷的威力如何?”

        ......

        “轰隆隆......”

        一声巨响,萧合达感到了一阵地动山摇,而在他的前方三四十步开外,则腾起一大团白烟。

        在灵州城外,堤坝城下的一片空地上。赵楷刚刚命郭天女点燃了一个炸壶投了出去——他这是在向远道而来的萧合达展示铜壶炸弹的威力!

        “官,官家......这,这是火药之威吗?”萧合达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火药他当然见过,但是却从没见过如此厉害的火药武器!

        “这是火药和铜加在一起的威力!”赵楷看了眼这个大辽孤忠,笑着道,“如果换成瓷壳、木壳,可就没那么厉害了!”

        历史上的中国其实早就掌握了火药的秘密,连颗粒化的黑火药,在明朝的时候也出现了,而且火药的配方在元朝时就差不多摸索到位了。但就是因为舍不得铜......所以一直无法将火药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不过赵楷没有那么节省,他是个“以兵为本”的皇帝!而且宋朝铜产量的最高峰可有一千几百万斤(年产)呢!拿个一二百万斤来军用又有什么问题?造他一百万个炸壶,什么蛮子炸不光?

        另外,宋朝的官营钱监一年最多可以铸造几百万贯铜钱、铁钱,拿出一部分产能转铜壶炸弹也没什么问题。

        民间缺钱就去用绢帛、用布票......有什么不可以克服的?

        赵楷顿了顿,又道:“萧卿,这个炸壶将来是要大量生产的,不过眼下朕手里也没多少......给你3000个,你拿着它们去黑山威福军司,拿下了黑山军司,就能通漠北草原,找到大石林牙。朕想和他联手,他主草原,朕主中原,两国永为兄弟,你看如何?”

        扶植契丹人统治草原,是赵楷压着蒙古的长线手段——这个时代的契丹人已经非常汉化了,而且他们还信奉佛教......所谓辽以释废嘛!

        就是信佛信得废掉了!

        而蒙古人现在是信长生天的,所以生猛的很!

        如果能让信佛的契丹人长久的统治草原,赵楷觉得蒙古应该就没机会再起来了。

        “官家,”萧合达问,“您会给大石林牙一些炸壶吗?”

        “当然!”赵楷笑道,“要不然他怎么打得过女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