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54章 ??忠臣,都是忠臣啊!(求订阅!求月票!)

第254章 ??忠臣,都是忠臣啊!(求订阅!求月票!)

        黄河北岸,应理城。

        这座城堡是黄河北岸(西岸)的一处要冲,不仅控制着兴平府绕开沙漠通往河西地区的必经之路,而且还扼守着所谓的黄河九渡——就是葫芦川以西一段黄河河道上的九处渡口。这一段黄河水势平缓,非常适合开辟渡口,从灵州往西去河西走廊,一般就从这里渡河。

        而这么一处紧要异常的堡垒,现在就在禹藏忠良和嵬名阿宝这两个西夏监军的控制之下!

        他们俩都是败军之将了,一个败了两次,一个败了一次,都挺惨的!不过相比之下,保泰军司监军使禹藏忠良的处境还好一点,因为黄河对岸的山区就是他们禹藏家的老巢了。虽然禹藏忠良被向克的军队挡在黄河北岸,暂时回不了家。但是那一带山高路险的,也没什么油水,向克应该不至于发兵围剿。

        而且禹藏家也不是党项人,而是吐蕃人。是当年吐蕃帝国强大的时候,从高原上迁到葫芦川以西、天都山以北、黄河以南和以西(黄河在这一带有个大拐弯)定居的吐蕃贵族。后来吐蕃衰落,他家又当了唐朝的官。

        在吐蕃帝国分崩离析,唐帝国也灰飞烟灭后。禹藏家就发展成了这一带的地头蛇,先后给岐国(李茂贞)、后唐、后晋、后周、大宋、大白高国当过官!如果算上之前的唐朝和吐蕃,妥妥的八臣啊!

        八臣都当了,还在乎当个九臣吗?

        而嵬名阿宝就惨了,他是个嵬名啊!大白高国的皇族,怎么能当贰臣?而且他也没有当贰臣的本钱!

        禹藏忠良有部族、有地盘,而且部族的大小合适,地盘又太穷......就是条没什么前途的地头蛇啊!别说九臣了,就是十臣、十一臣都也当得上。

        而嵬名阿宝有什么?他的静塞军司监军使是个流官,本人在静塞军司没有什么实力,静塞军司的辖区内都是蕃人、羌人,他们都有自己的部落,也随时准备改换门庭去当八臣、九臣。

        至于阿宝老爷子带出来的那点军队,在赏移口丢了大半,余下的又在鸣沙城损失殆尽,逃到应理城的时候已经是个光杆军司了,只剩下一个儿子仁理和几个亲兵还跟在身边。

        阿宝、仁理父子想要去投兴庆府,又被禹藏忠良给拦住了——说是路上不安全,不放心他俩。但真实的意图是什么,可就不大好说了。

        两父子在应理城被软禁了几天,今儿终于被人请到了应理城的衙门大堂。还在那里见到了大白高国的国师达尔巴大和尚。

        “大师......”嵬名阿宝看见大和尚就有点老泪纵横了,“可把您给盼来了!”

        大和尚是大白高国的国师啊,法力高强,足以对抗妖法!而且他在吐蕃人中的威望极高,有他出马,禹藏家一定不会去当九臣的......至少不会立即投靠大宋。

        这样阿宝、仁理父子不就得活了?

        达尔巴大师看见阿宝、仁理,也是一脸的悲痛,双手合十,对他俩道:“阿弥陀佛,两位施主节哀啊!”

        节哀?

        出了什么事儿?

        阿宝、仁理父子一愣,都看着大和尚。

        大和尚叹了口气,道:“阿宝施主,令郎仁忠在灵州城被仙雷所杀......您千万要节哀顺变啊!”

        儿子没了!

        嵬名阿宝老泪纵横啊,哭着就对大和尚道:“劳烦大师为吾儿超渡,可以让他魂归极乐,莫要下地府去受苦。”

        “一定,一定!”达尔巴大和尚连连点头,“老衲不仅要为仁忠施主好好超渡,还会为阿宝施主和仁理施主超渡,保证你们可以上西天!”

        什么?超渡这事儿还能“买一送二”?

        阿宝、仁理两父子听着都觉得不对,赶紧把目光投向了正坐在大堂的案几后面唉声叹气的禹藏忠良。

        禹藏忠良是个长得特别忠义的吐蕃汉字,又高又壮,五官端正,一对眼眸特别大,还特别有精神,还留着整齐的络腮胡子。这个时候,那对大眼睛里都是泪花,也不知道遇上什么伤心事了?难道是他的儿子也死了?

        阿宝、仁理正瞎琢磨的时候,禹藏忠良已经说话了,“二位,是忠良对不住你们啊!忠良一族,世受大白高国厚恩,现在国难当头,却不能以死相报,实在惭愧......可是忠良的族人那么多,忠良不能不顾他们的安危啊!二位却没有这等拖累,可以堂堂正正做个忠臣,以后名垂青史,忠良真是羡慕啊!”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瘆人啊!

        阿宝、仁理两父子额头上冷汗直冒啊!

        阿宝老爷爷还好点,还能说出话来,“禹藏监军,你,你想干什么?”

        禹藏忠良叹了口气,从案几上面拿起个酒杯子端详了一下,似乎有些不舍,但是最后还是重重的往地上一摔,只听见“啪嗒一声”,然后......刀斧手就从两扇边门里面涌出来了。

        这些刀斧手都是禹藏家的亲兵,早就得了禹藏忠良的言语,出来后就直奔阿宝、仁理父子而去,不由分说就给拿下了!

        嵬名阿宝和嵬名仁理两父子急眼了,大声向老和尚呼救。

        “大师救命!”

        “大师救救我父子......”

        只看见老和尚叹息一声,然后双手合十,宝相庄严,口中念念有词,开始诵经......这就开始超渡了,还是免费的!

        老和尚之前是西夏的国师,现在是大宋的紫衣僧正,他这个级别的和尚可不是一般人能请得起的!

        这回免费为三个人超渡,还真是挺够朋友的。

        嵬名阿宝和嵬名仁理就这样在老和尚的诵经声中,被禹藏家的刀斧手拖出了公堂,就在公堂外面,手起刀落,剁了脑袋......

        装脑袋的漂亮盒子早就给他们俩预备好了,一人一个,里面还铺上了松软的毛皮,保证舒服。

        看见两颗人头放进盒子,达尔巴大师这才停止了诵经,对禹藏忠良道:“老衲记得令爱金奴姿容出众,而且还从小习武?”

        “是啊,”禹藏忠良点点头,“大师是要为小女做媒?”

        “谈不上做媒......只是提醒一下监军,当今大宋官家就喜欢这样的女子。”

        “哦,哦......”禹藏忠良马上笑了起来,“我马上让人去零波山把小女接出来!”

        大和尚笑着,“监军果然是大宋的忠良啊!”

        ......

        “萧合达,你这个奸诈无耻的逆贼,我大白高国是不会放过你的!”

        “姓萧的,我大白高国哪里对不起你?”

        “姓萧的,老夫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这个奸贼!”

        同一时刻,银州须弥洞城内,也已经摆上杀头的刑场了!被一个个牵过来砍脑壳的,都是左厢神勇军司的头头脑脑们。

        萧合达也是挺给力的,得知了赵楷已经攻破赏移口后,就立即率领夏州的契丹兵猛扑银州须弥洞——这里不仅是大白高国的一个监军司所在,而且还是个囤积粮草的重镇,囤积了上百万石粮食。

        拿下了须弥洞,萧合达就能用粮食去拉拢横山蕃部,也能给入境的宋军提供补给。这样大白高国在银夏石(石州是西夏私设的)三州的统治就得崩盘!

        而萧合达又是拿着伪造的察哥的令旨,以突袭晋宁军的名义开到须弥洞的。之前宋朝晋宁军又刚好从黄河西岸的地盘上撤兵,所以须弥洞的西夏守将没有丝毫怀疑,就把萧合达的人放进了城堡,让他们搬运军粮......

        结果那些人都现在都被绑在刑场等着杀头呢!

        “杀!”

        萧合达也不和他们废话,也不管超渡的事儿,就一个字儿——杀!

        不仅把须弥洞这里党项高官都杀了个干净,连普通军将中的党项人也一个不留,一口气杀了好几百人!

        杀那么多人,倒也不是为了泄愤,而是为了交投名状!

        萧合达是不可能投女真的,他手底下都是不甘心被女真统治的契丹强硬派,投女真那是自杀!

        而投耶律大石是赵楷可以允许的......毕竟大石现在威胁不到赵楷,而且他也是大金的死敌!

        所以萧合达只需要和党项人划清界限就行了!

        耶律余睹也和他在一起,看见一颗颗还冒着热气的新鲜脑袋被割下来堆在一块儿,终于满意地点点头,笑着对萧合达道:“有了这些脑袋,官家一定会相信咱们的......便是咱们日后要北上镇州也没什么。”

        萧合达点了点头,道:“太师,咱们什么时候出兵去和女真人干一场?某家都有点等不及了!”

        耶律余睹笑道:“快了,快了......咱们先去灵州城见过官家,到时候官家自会有安排的。”

        “去灵州?”萧合达一愣,“灵州已经......”

        “打下来了!”耶律余睹笑道,“不到一天就拿下了,察哥弃城而逃,灵州开门投降!西贼完了,就算不完,也得西迁了!”

        “这怎么可能?”萧合达一脸愕然,他是西夏的大将,太知道灵州有多难打了!

        耶律余睹笑着说:“天变了......女真人的风光日子就要到头了!统军,咱们得尽快联络上大石林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