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50章???平西王李乾顺(求订阅!求月票!)

第250章???平西王李乾顺(求订阅!求月票!)

        听完嵬名察哥的言语,曹勉都无语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大白高国的都统军,晋王李察哥居然是这等厚颜无耻之辈......自己要逃命也就罢了,竟还想让自己死守兴庆府以拖延时间!

        更可恨的是,居然还用瓜州曹氏一族来威胁!

        “大王,”曹勉当然不肯一个人背下西平府这口大锅了,于是就拉着察哥的袖子道,“西平府城高墙固,城中壮士不下数万,粮食可支一年。宋主远来,而且后方不稳,谅他不能持久。不如一同坚守,拖延一两个月,许就能反败为胜了!”

        嵬名察哥当然不会听曹勉的——西平府什么地方?那是唐朝、宋朝的灵州城啊!城内百姓大多是汉人!

        察哥一党项王朝的大王,祖祖辈辈骑在汉族劳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现在让他和十几万被他和他家祖宗压迫了那么多年的汉人一起守城,对抗已经拥有了“神仙手段”的汉人皇帝赵楷......那得多脑残才肯干啊!

        他真要留在西平府坚守,项上人头没准就让人割了去卖个好价钱了!

        想到这里,察哥脖子就凉飕飕的,赶紧用力一甩手,只听“嗞啦”一声,他的袖子居然断裂开来,有半拉就落在曹勉手里了。

        曹勉见拽了察哥半拉袖子下来,还想请罪,顺便再劝说一下。可那察哥哪里肯听?已经大步流星往西平城西面城墙的马道而去。

        一群兴庆府跟着过来的宿卫军的军官和察哥的亲兵看见老大要走,也都急急忙忙跟了上去,一群人飞也似的下了城墙,然后直奔西平府的军营而去......那里还有不少跟着察哥一起来的党项宿卫军官兵,得带着一起跑路啊!

        看着嵬名察哥坚决跑路,曹勉和一群西平府地方的官员豪强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察哥不走,他们这些人心里就有底......实在不行,还可以绑了察哥献给大宋官家当个投名状。

        有了这一“状”,大宋官家应该会容他们保全富贵。可察哥这个老狐狸太狡猾了,说走就走......西平府啊!那可是他祖宗李继迁好不容易才打下来的地盘,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这样干对得起祖宗吗?你好好的留在西平府以身许国不好吗?

        真是个不孝之子啊!

        嵬名察哥是卖不成了......人家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党项人的宿卫军,不容易下手。现在走得又坚决,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啊!

        所以大家伙就只好看着曹勉——曹勉是嵬名察哥的岳父,他女儿曹顺妃为乾顺生了次子嵬名仁孝,现在乾顺的长子嵬名仁爱已经被忧愤而死了。所以仁孝就是大白高国的储君了!

        储君的外祖父,应该值不少钱吧?

        另外,曹勉是曹氏定难军的嫡系子孙,家里面是瓜州、沙州的豪门望族。这多少也能值俩钱吧?

        要不你就牺牲一下?

        大家都用一种充满歉意的目光看着曹勉。

        曹勉被这伙人的眼光看得心里直发毛......嵬名察哥一走,他这个知西平府事可就是两手空空了。如果在西平军司(管瓜沙二州),他家倒还有些实力。可是在西平府这边,谁认识曹氏定南军的子孙?

        而曹勉自己也不能献城降宋......这就是世家大族的苦了!

        灵州的这帮大族不是光棍,不能不顾一大家子的命。他曹勉同样不能不管瓜、沙二州的家族。

        察哥那个混蛋就是吃准了这一点,才逼着曹勉出面主持西平府的大局,替他断后。

        可是这个后要怎么断呢?灵州城内的这伙人摆明了都要向大宋纳投名状了!

        察哥的军队一走,也许就会扑上来了!

        如果让他们把自己绑去大宋官家的营中,那他就得在死自己和死全家之间选择了。

        乾顺、察哥两兄弟可都不是什么善茬,特别是乾顺......杀亲妈、杀老婆、杀儿子的狠人啊!

        杀了岳父的全家又算得了什么?

        可是曹勉又不大想殉了大白高国的江山......被人杀掉很疼的,就是不疼他也不想被杀啊!

        曹勉脸色铁青,沉思了片刻,居然还真有了一个保全自己和家人的办法。

        “诸位,”曹勉对众人道,“现在河堤和大渠就要落入宋军之手了......说不定宋国的官家会下令放水!我们现在一定要把所有的城门都封死,以免大水灌入城内!

        这样吧,你们负责东、南、西诸门,北门我自带人去堵。”

        北门是嵬名察哥退走的城门,现在还不能马上堵上,得等察哥的人马走完了才能堵。

        而现在察哥的兵还没退走,所以曹勉的话西平府的这些地头蛇还得捏着鼻子听一下。

        所以大家伙也只好表示赞同,于是曹勉就草草的分配了一下任务。然后就带着为数不多的亲兵往西平府的北门而去,说是准备等察哥的人都走了,就把门堵了。然后大家一块儿安安心心的守城......

        不过察哥的兵马前脚刚走,曹勉就带着少数亲兵护卫直奔刚刚被宋军完全控制的堤坝城寨而去——因为他看到赵楷的六根黑纛和两面白幡,已经出现在了灵州堤坝城寨之上。

        这说明赵楷已经入了城寨!

        曹勉就是去见赵楷的!

        ......

        “你.......是来投降的?”

        灵州堤坝城寨内,刚刚入城,正准备和岳飞、董金刚、李辅臣、黄无病等人商量下一步怎么攻打灵州城的赵楷,得知了西贼知西平府事曹勉求见。当然二话不说,立即召见了——他还以为曹勉是来投降的!

        之前负责警戒的李辅臣已经来报告过了大批西贼骑兵逃离灵州城的事儿......所以赵楷估摸着灵州也有可能不战而取。

        所以赵楷见到这个四十许岁,高鼻梁、深眼眶、卷毛发、白皮肤的汉人曹勉,就直截了当的问他是不是来投降的。

        “好叫官家知道,曹某并非是来请降的,不是曹某要愚忠大白高国,而是时候未到,所以......”

        “曹勉!”赵楷听得有点不耐烦,“事到如今,你还想在灵州坚守吗?”

        “非也,”曹勉连忙摇头道,“灵州是否坚守,曹某说了也不算......自有一批灵州大族决定,曹某乃是归义军之后,瓜、沙二州才是曹某的家乡。”

        “你的意思是......”赵楷问,“将来朕取归义军时,你再投降?”他点点头,“这样也行啊!”

        什么就也行啊!

        曹勉心说:这事儿咋还能预订啊!

        “官家的大兵若至河西,西凉诸族当然不敢抗拒。”曹勉道,“但曹某今日却并非为自家之事而来,而是为大白高国西迁之事而来!”

        “哦......”赵楷有点明白了,“西贼失了灵夏,也没办法在兴州立足了,准备西逃了?”

        “必是西逃。”曹勉笑道,“想来陛下也不愿意挡他们西逃之路吧?”

        “替西州回鹘和喀喇汗国挡吗?”赵楷笑着摇摇头,“朕不会那么干的。”

        曹勉笑道:“陛下不如再下一道圣旨,封乾顺为西平王,河西节度使,安西、北庭大都护吧。”

        这道圣旨一下,就等于告诉乾顺、察哥,你们走吧!

        拿到这道圣旨,曹勉自然可以大大方方的回兴庆府......乾顺、察哥再六亲不认,也不会杀了替赵楷传旨的曹勉。

        因为那无异于向大宋示威——走都要走了,再怎么干实在没有一点好处!

        赵楷笑道:“西平王是后周封的,朕还是换个封号吧......就封李乾顺为平西王,河西节度使,安西大都护吧。”

        平西王、西平王的,在曹勉看来也没什么区别,于是赶紧就替乾顺谢了恩。然后带着赵楷让随军的翰林书写的诏书,飞奔兴庆府而去了。

        ......

        曹勉因为是轻车简从而走的,所以走得比察哥也快,两人几乎一块儿入了兴庆府......他们俩抵达的时候,乾顺还在等待点集的大军到达呢!

        没想到他的点集还没完成,大白国的半壁江山已经快丢了!

        除了灵州传来的坏消息,乾顺还刚刚得到了鸣沙城陷落的消息——鸣沙城一丢,禹藏家的保泰军司一准投靠大宋。而灵州一失,横山一带也就没了!

        黄河以东,已经不是大白高国的土地了!即便现在还是,也肯定坚持不了太久了。

        不过黄河以西的地盘,宋国暂时吞不了。因为还得去应付女真人的进攻,不会在西北久留的。

        “陛下,”曹勉双手奉上了赵楷的圣旨,“您看看这个......宋朝官家封您当了平西王,河西节度使,安西大都护!看来他并不想赶尽杀绝,咱们大白高国还是有退路的。”

        乾顺接过了曹勉递上的圣旨,看了几眼,眉头一皱:“李乾顺......他要我姓李?”

        曹勉笑道:“陛下,这李姓也不错......而且在西域那边,姓李比姓赵好使啊!”

        乾顺看了眼垂头丧气的察哥,“察哥,你看怎么样?”

        察哥叹了口气:“识时务者,俊杰也!时务如此,我们也算是竭尽所能了,守不住灵夏家业也无可奈何......能西迁延续大白高国的国祚总比困在河西尺寸之地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