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48章 火药武器真正的威力!(求订阅!求月票!)

第248章 火药武器真正的威力!(求订阅!求月票!)

        铁甲掷壶兵的第一次冲锋开始了!

        冲在最前面的是......楯车!

        两辆由运粮车改装的楯车并成了一排,由几个身长力大,披着步人甲的战士推动着向前。

        跟在他们身后的则是岳飞亲率的几十名铁甲掷壶兵,也都披着可以把整个人都严严实实遮护起来的步人甲,每个人的腰带上都挂着五个装满了火药和铁渣的铜壶。一只手举着旁牌遮护头脸,一只手则提着一根缠绕着点燃的火线的长枪,枪尾有鐏,可插地上。

        在这些铁甲掷壶兵身后,还有一队穿着掩心甲的弓箭手,一边前行,一边张弓搭箭,向楯车前方抛射羽箭。因为这些弓箭手根本看不清目标,所以射出去的箭镞根本没有准头,只是胡乱的落在堤坝顶部,不仅没有杀死一个西贼,还引来了一阵哄笑。

        宋军不过如此,只晓得藏在楯车后面避死!

        在堤坝上列阵抵挡宋军进攻的那些翔庆军司本来瞧见宋兵潮水一样的爬上堤坝,而且还把楯车和“大锅”扛了上来,还是有点害怕的。但是现在看见宋军躲在楯车后面哆哆嗦嗦前进的熊样,都大松了口气儿,还有些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儿——这次来的应该是宋人的“洛阳禁军”吧?只晓得怕死,根本不敢拼命啊!

        士气大振的西贼步军立即调整了队形,先是调上来几张大盾,就在阵前支开,然后又调上来十几个手持长枪的铁甲力士,半蹲在大盾后面,再把长枪往大盾上一架,并且把枪鐏抵在地面上。这样就能牢牢的抵挡住宋人的楯车了!

        与此同时,西夏的弓箭手也压上来射箭了!虽然他们也看不大清楯车后面的目标,但是他们总能看见缓缓前进的楯车啊!楯车后面总有人吧?只要把箭镞抛射到楯车后头,总能射着些人吧?

        随着西夏人射出的箭镞雨点一般的落下,宋军的伤亡也出现了,不时有推车、射箭或是携带者铜壶炸弹的战士载倒,但马上就会有人从后面上来接替他们的位置。

        透过两辆楯车间的空隙,岳飞已经看清楚了前方的情况——西夏人就在二三十步开外,还想用长枪顶住自家的楯车,丝毫不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被“炸壶”攻击了。

        于是岳飞先用力将自己携带的缠绕了火绳的长枪插入地面,然后大吼一声:“掷壶兵,插枪!”

        “插枪!”

        随着一阵呼喊,所有的掷壶兵都把长枪插入地面。

        “取壶......点火!”

        一只只填满了火药和铁渣的铜壶已经被拿在了手中,然后套住木管引信的纸壳也被拔掉,露出了一根根在硝水中泡过的引线,然后引线就被缠绕在长枪上的火绳给点找了。

        “投......壶!”

        又是一声呐喊!

        几十只冒着青烟的铜壶,就被同时投掷出去了。这些投壶手可是从上万人的一个军中选出来的,投得还是挺准的!眨眼的功夫,铜壶就已经砸着人了。

        “哎哟,哎哟......”

        “好疼!这是什么呀?”

        “好像是个酒壶,还是铜的......”

        “真是铜的!天爷啊,这也忒阔了吧?”

        被炸壶砸着的西夏人并不知道死神已经拿着镰刀要收割他们的性命了,还在那里惊讶呢!

        这大宋国该多有钱啊?居然在战场上拿铜砸人!

        不过他们也没惊讶太久,这些铜壶就变成炸壶了——燃烧的引信点燃了颗粒化的黑火药!

        这可不是一只炸壶,而是三四十只炸壶同时发生了爆炸!

        这些铜壶虽然样貌各异,大小也不一样,但是加工的工艺都差不多,都是青铜铸造加铜焊而成的,密封性很好,而且足够坚固,可以让内部的火药充分爆燃,释放出极大的高压气体,最后将铸造焊接而成的外壳崩碎——如果这些“炸壶”的外壳选用了廉价的瓷器或是木器,那么内部的火药根本达不到充分爆燃的程度,就能把外壳崩碎。这样火药的威力达不到充分释放,杀伤力可就要狠狠的打一个折扣了。

        所以赵楷选用铜壳作为炸壶的外壳,还是非常明智的。虽然有点小贵,但是物有所值啊!

        这也说明他还没忘记高中学到的物理和化学知识啊!

        被火药崩碎的外壳和填装在铜壶内部的铁渣全都化作了索命的飞刃,而且数量极多,交织在一起,成了一张来自地狱的死亡之网......被网在里面的西夏兵将,根本就没地儿可以躲啊!

        而他们身穿的护甲,也很难抵挡住这些被火药爆燃的能量所推动的飞刃!这些可怜的西夏人就在光秃秃的黄河大堤顶部,突然遭到了这种空前准确而凶猛的打击,几乎连隐蔽的念头都没来得及转过来,就已经被割倒了大片!

        而侥幸躲过一劫的人,则还要面对第二波、第三波的炸壶轰炸!

        三波炸壶轰炸对黄河大坝顶部的这几百西夏步兵的杀伤是毁灭性的,一百多个炸壶不断落在他们头上,一波又一波的炸开!除了一开始就被爆炸的气浪掀翻,然后滚下大坝的那些人捡了条命,剩下的人几乎非死即伤,而其中的伤者,全都蒙受了极大的精神创伤......连逃跑都忘了,只剩下声嘶力竭的哭喊!

        “妖法,有妖法......”

        看到楯车掩护炸壶的战术取得了比预想更好的战果,岳飞决定要乘胜追击了。不过不是他追,而是要换第二波人上场了。

        因为堤坝顶部太窄,而且之前被炸翻的西夏人还横七竖八的躺在前方,挡住了楯车继续向前的路......所以岳飞一边给后队下达了冲锋的命令,一边指挥前队的兵士把挡路的楯车推下堤坝,又抬着自己的伤号下到了堤坝的斜坡上,让出了前进的道路。

        这时第二波进攻的官兵也发出了大声的呐喊,他们早就组成了长方形的纵阵,以手持长斧的甲士开道,向前猛扑!

        在他们的前方,刚才还在掘坝的西夏兵都已经跑没了,但还是有许多鹿砦和一道叉排木挡住了去路——把它们劈开,才能冲到紧闭着的城门和一丈多高的城墙前面。

        城墙上面也布署了西夏人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已经被刚才的“炸壶攻击”吓傻了,根本不敢把敌人放近了再射,远远的就开始一波波的射箭。利箭嗖嗖的飞射而来,落在密集宋军甲士当中,不时有人被射中了要害!但是因为他们射击的距离太远,利箭不大容易穿透宋人的甲胄,所以杀伤力并不算大。而且宋军那边也组织了神臂弓手远射干扰夏军的弓箭手发挥。

        所以宋军的这队甲士很快就扑到了鹿砦和叉排木前,开始挥动大斧一阵砍伐,顶着不断射来的箭镞,硬生生的砍出了通道!

        砍出通道后,长斧兵的任务就算完成,也顺着斜坡退了下去。然后就是顶着盾牌,扛着长梯的甲士上场了!

        挡在前方的城墙并不算高,很容易就能爬上去!

        而且这些甲士当中也混了一下掷壶兵,他们靠近城墙后可以向上投掷炸壶,也可以用炸壶去炸城门——这两扇城门看上去就很破旧,显然是有点年头了,也许一炸就炸开了。

        岳飞这个时候已经再次登上了堤坝的顶部,正和推着一门二十五斤臼炮的黄无病等人一起向前——炮膛内已经填上了药包和一枚霰弹,只要对着城门洞来一发,今天的战斗差不多也就可以结束了!

        “轰轰轰......”

        当炸壶的爆炸声再一次传来的时候,岳飞那张满是硝烟和汗水的面孔上已经全是兴奋的表情了:“赢了,赢了......咱们要拿下堤坝城了!”

        拿下堤坝城固然让人兴奋,但是更让岳飞感到激动的是火药武器真正的威力!

        旧时代已经过去了,新的时代已经来临了!

        就在这时,两扇年久失修的木门,在火药的爆炸声中轰然倒下......露出了黑洞洞的门洞,门洞之内,却摆放着两架床子弩,床子弩后面,还站着一群手持刀斧的西夏甲士!

        看他们的盔甲,就知道他们不是翔庆军的汉人兵士,而是来自兴庆府的宿卫甲士。

        时间仿佛停滞了一下,接着就是两枚铁枪被床弩弹出,刺入了密集的人群!这两架床弩的力量极大,射出的弩枪连着穿透了几名宋军甲士!

        与此同时,城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些西夏的掷矛兵,一根根短矛被他们投射下来,落在顶着盾牌的宋军甲士当中!

        很显然,这是西夏人拼了命才发动起来的逆袭!

        突然遭到重击的宋军有点懵了,队形混乱,略略后退。那群西夏刀锋手就利用这个机会猛冲上了,撞入了宋军阵中,硬生生的将他们不断逼退。

        在后方观战的岳飞已经双眼赤红,怒发冲冠,一把从身边一名甲士手中夺过了长斧,对身边聚集起来的掷壶兵们振臂大呼:“御帐勇士,死战不退!狭路相逢勇者胜!冲啊!”

        火药的时代虽然来临了,但是白刃见红的厮杀,对军人们来说,是必不可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