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46章 ?喝酒!吃肉!分田地啊!(求订阅!求月票!)

第246章 ?喝酒!吃肉!分田地啊!(求订阅!求月票!)

        夜幕下的灵州川两岸一片漆黑,偶尔有燃烧的火球划过天际,落在空旷的野地中碎成一地的火花,燃烧一会儿后又归于平静。

        这是西夏的泼喜军在灵州川的东岸用他们的旋风砲发射燃烧弹,以袭扰宋军的营地。

        所谓的泼喜军其实只有二百余人,是一只“骆驼砲兵”,是“砲”,不是“炮”。这是一支可能在全世界都独一无二的军队,是将小型梢砲和骆驼巧妙的结合在了一起。虽然可以用骆驼运输的小型梢砲威力不足,只能投掷一些拳头大小的石块和燃烧弹,而且也打不太远。但是它们的机动性非常不错,可以在野战的战场上使用。

        不过也由于这些梢砲的威力太小,射程太近,所以根本打不着灵州川西岸一片灯火灿烂的宋军大营。那些混合了火药和油脂的燃烧弹,只是落在宋军大营东面的麦田里,最多只能烧掉一些马上就可以收割的冬小麦。

        这种程度的袭扰,对于跟随在赵楷身边的这群大宋精兵劲旅而言,是不会有任何用处的,最多只能壮一壮西夏人自己的胆子。

        现在刚过寅时,天色还一片漆黑。赵楷却已经一觉睡醒,还穿戴整齐,洗漱完毕,开始一边吃早饭一边审查昨天晚上由御营参军司拟好的作战方略。御营参军司差不多就是个参谋部的雏形,是由一些青年军官和“翰林武士”中的佼佼者组成的。赵楷和诸将举行军议的时候,这些青年军官和“翰林武士”会在一边记录。随后他们就会根据军议的结果拟订方略,岳飞、董金刚、李辅臣这些带兵的将领都会参与方略的制订。而赵楷则是最后拍板点头的那一位!

        看完了方略,他点了点头,对参军司的两头头,吴麟和吕秀才道:“很好......用印吧!”

        吴麟和吕秀才应了喏,就会替从郭天女那里取过一枚刻有“大宋天”字样的印章敲在方略文本末尾——除了这枚“大宋天”印,方略文本上还会压上“御营参军”印,还会有参与方略制订的带兵将领的官印......等打下了灵州,这些在方略上压了印的将领,都会记上一功!

        至于打败了.......那是不可能的!

        赵楷看郭天女已经收好了刚刚用完的“大宋天”印,便起身巡营了——这是他在大战开始前的最后一次训营,同时也是一次战前动员!

        官家亲自巡营,还会亲口宣布功赏方案.......还有比这更好的激励方式吗?

        赵楷和郭天女一起出了土坯房,一队羽林骑兵和几名值班的女班直早就等候在外面了,他们打起御营巡夜的灯笼(有个御字标记),就往最近的天策御帐军第一将的营地而去。

        赵楷所部两万五千余人的大营,是以灵州川西岸的一个村子为核心布设的。因为担心被大水淹没,所以两万多人的大营就挤成了一团,并且在外围用稻草袋填土堆起了一道有一人高的圆环形的土包墙。

        土包墙内,则用车辆隔出了几个区域,分配给了羽林、御帐、选锋、炮兵等部队使用。

        巡营的顺序也是事先拟好的——赵楷会根据各部开出大营的先后顺序进行巡营。

        选锋军第一将将会第一个开出大营——他们将会带上一门二十五斤臼炮和三辆楯车,在岳飞、张宪(第一将正将)、徐庆(负责指挥那门臼炮)的率领下,登上黄河大堤,向堤坝上的城寨发起进攻。

        这可是主攻任务啊!

        赵楷抵达的时候,全将的官兵都已经用过了一顿极为丰盛早饭——咸牛羊肉卷饼,每个人还喝了一点烧酒(不是白酒),这可是“最后一餐”了!当然得丰盛一些!

        吃完以后,每人还领了三天份的口粮——三天之后,大家伙要么成了仁,要么就在灵州城内吃庆功宴了!

        吃完了早饭,领完了口粮之后,两千多名将士就披挂完毕,列好队伍,等着赵楷来巡视训话了。

        岳飞、张宪他们早就说过这一次的功赏标准了!

        除了正常的勋位晋升,还会有额外的奖赏......灵州城内的西夏府库、贵人的家产,还有城外的一半土地,都是有功将士的!

        这哪儿是上阵杀敌?这简直就是去发财啊!

        那些浮财就不说了,西夏的贵人能有多少?但灵州城外的沃土可真是太馋人了......这些府兵几乎都讨了娘子,大部分还有了儿子,有些还有了二胎!

        他们的家产可分不出两个府兵户,如果这次能在灵州赚到100亩永业田,那二胎的前途就有了,至少可以当个效用士——这就算进了体制了!

        为了二胎的前途,这些府兵一个个都摩拳擦掌的,士气高得都快飙起来了!

        “官家驾到!”

        随着一声呼喊,2000多士气高昂的府兵立马就大呼了起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楷听了这振耳朵的呼喊,自然是极为满意的,于是就在岳飞、张宪、徐庆的陪同下,到了已经列好队伍的2000多府兵跟前,开始训话。

        “三天!”赵楷大喊道,“三天之后,咱们一块入灵州......朕要在灵州城与诸君痛饮庆功酒......咱们一块儿喝酒、吃肉、分田地!”

        “喝酒!吃肉!分田地啊......”

        府兵们疯狂呼喊!

        赵楷也被这气氛感染了,又大声呼喊:“吃他N、喝他N、分他N......出发!”

        府兵们大声应和:“吃他N、喝他N、分他N......出发!”

        赵楷则扭头对岳飞一点头。

        岳飞的大嗓门也吼了起来:“跟着俺,出发了,杀光西贼.......然后再吃他N、喝他N、分他N!”

        “杀光西贼!吃他N、喝他N、分他N!”

        “杀、杀、杀......杀他N、吃他N、喝他N、分他N!”

        就在这一片欢呼声中,2000多名战士列队开拔,出了大营,消失在了茫茫黑夜当中!

        赵楷看着这群强悍的战士远去,自言自语道:“看来用不着三天,有两天就能入灵州城了!”他又回头问郭天女,“天女,现在去哪儿?”

        “去董金刚亲领的御帐第一将!”郭天女道,“他们会从七级大渠向堤坝城寨进攻!”

        “好!”赵楷笑道,“咱们去看看金刚的兵将如何?”

        郭天女笑道:“一定不会比选锋军差的!”

        ......

        赵楷到了!

        嵬名察哥、嵬名仁忠和李良辅,还有所有登上灵州城墙或堤坝城寨的西夏兵将都知道赵楷已经来了!

        他们远远的看见灵州川西岸的宋军浩浩荡荡打着火把的出营,还听见了他们快要把天都喊塌的口号声......再不明白发生了什么,那可就蠢得没救了!

        “他们,他们在吼什么?”嵬名察哥虽然能听懂汉语,但是远处传来的声音太嘈杂,所以他听不太明白。

        “大,大王......”西夏的知西平府事曹勉是汉人,他已经听明白了,所以现在抖着声回答,“他们在喊:要把咱们都杀了,还要喝咱们的血,吃咱们的肉,最后还要分了咱们的家产和女人......”

        “吃......吃人肉?还要分咱们的家产和女人?”嵬名察哥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赵楷也太野蛮了吧?居然要吃人肉啊!

        而且吃完了还要分家产和女人......你这个赵楷比妖魔鬼怪还要凶恶啊!妖魔鬼怪只吃人,不分家产的。

        他赶忙高声喊叫:“来人,快去给李良辅下令,让他马上扒了黄河大坝!马上......”

        “大王,”边上的嵬名仁忠小声提醒道,“宋军才只两万余人......”

        嵬名察哥瞪了他一眼,“你懂什么?那是两万个吃人的妖怪!吃完了还要分啊!”

        何止吃人,还要分财产!这大宋的官家怎么就变得那么凶恶了呢?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他顿了顿,又高喊道:“达尔巴大师呢?”

        “老衲在......””一个高僧......又高又瘦,上了点年纪,皮肤被太阳晒成了红黑色的番僧大声应道。

        “大师,劳您立即上堤坝城寨!”嵬名察哥道,“妖魔马上就要进攻了,他们又非常厉害的雷法......大师的金刚伏魔咒还灵验吧?”

        “当然灵验!”大和尚双手合十,一脸的宝相庄严,“只要那雷法是真正的妖法,老衲就一定能破!”

        老和尚的意思很明确——只要是魔法攻击,他就不怕!

        他可是打小就入了密宗寺庙修法的,已经修炼了五十多年的佛法,法力可高明了,一个中原小妖女能有多强的法力?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当然了,如果敌人用了物理攻击和化学攻击,那他就没办法了......你冲着一门大炮一颗炸弹念咒管啥用啊?

        不过这个老和尚要是被大炮轰得圆寂了,也可以证明赵楷用的不是魔法......所以大师也不会白白牺牲的。

        “那就好!”嵬名察哥一挥手,“仁忠,送大师和大师的弟子上堤坝城寨!”

        “得令!”嵬名仁忠对大和尚行了个佛礼,然后又做了个肃客的手势,才亲自在前面领到,带着一群高僧去对付“火锅炮”和“铜壶炸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