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44章 ?赵楷,就等你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244章 ?赵楷,就等你了!(求订阅,求月票)

        嵬名乾顺和嵬名察哥两兄弟真的拼了,也必须拼了!

        再不拼大白高国就算不亡国,也得举国西迁去西域了——因为没了西平府(灵州),西夏根本没办法在兴庆府立足!

        而赵楷拿下西平府后,根本不必进攻兴庆府,也不必去收复夏、宥、银三州,最多把韦州、鸣沙城这两个据点拿下,就可以班师回朝了——鸣沙城在赵楷向西平府进军的途中,韦州则在灵州川边上,赵楷可以从灵州川回军,顺手拿下韦州,一点不费事儿。

        另外,赵楷也不需要在西平府(灵州)、鸣沙城和韦州三处留下重兵......因为他的人也可以掘黄河把围攻西平府的西夏军给淹了!

        而且这么干实际上也不会造成什么损失,因为西平府一旦被他拿下,周围必然成为大宋和大白高国争夺的战场!

        西平府周围的党项人会马上逃走,汉人则会被大宋的官府迁走。

        到时候灵州城外的黄河灌区就上会变成无人区......被大水淹了也没什么损失,尽管放水就是了!

        所以灵州的归属,就关系到西夏的兴废存亡!

        而决定灵州归属的关键,则是赵楷能否在西夏掘开黄河大坝前夺下灵州城西的大坝。宋军只要能抢下黄河大坝,灵州就是囊中之物了。

        这场战役说起来和宣和八年的万年新堤之战非常相似,关键都是黄河大坝......而且宋军都必须在敌人随时可能掘开大坝的情况下仰攻。

        所以受命带领一支精兵赴援西平府的嵬名察哥,乍一看还是有挺大胜算的。在他看来,最大的不确定因素就是那个会招雷的妖女了......虽然“水可克雷”,但是察哥还是不大放心。

        因此在离开兴庆府的时候特意去了趟大佛寺,把吐蕃来的高僧达尔巴和达尔巴的几个徒弟,一并“请”到了军中。有了法力高深的和尚跟随,察哥这才放心大胆的带着御围内六班精兵五千,资赡兵(副兵)一万五千,总共两万大军急赴西平府。

        可别以为乾顺给察哥带去支援兴庆府的兵太少了.......实际上,西夏守备兴庆府的宿卫精兵,号称御围内六班者,总共只有两万五千人,而且他们也是类似府兵的武装,分三番以宿卫。

        也就是说,除非全军动员,否则在役的宿卫精兵只有八千多人,乾顺给了察哥五千,实在不算少了。

        而这五千人都是“老爷兵”,一正配三副,所以有副兵一万五千,加一块就是两万。

        除了这两万人,兴庆府城中还有铁鹞子骑兵三千和质子军五千,另外还有铁鹞子骑兵和质子军的副兵两万多人

        不过铁鹞子是西夏兀卒直接掌握的基干武装,而且他们是冲击骑兵,用来守城太浪费了。

        至于质子军其实不是用来打仗的......那是西夏境内各部族首领的子侄组成的,实际上就是人质。这要上了战场,打死也就算了,如果让敌人捉去不少,那麻烦可就大了。

        所以这个全民皆兵的西夏虽然号称可以出兵五十万,但是在点集完成之前,兀卒乾顺可以拿来就用的兵力,只有四万几千,其中正兵只有一万一两千人(8000御围内六班和3000铁鹞子)。

        当然了,兴庆府的安全还是很有保障的。因为贺兰山和黄河之间的这块狭长的平原极为肥沃,又是西夏国族的聚居地。一旦有外敌入侵,随时可以进行总动员。

        而且外敌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越过大漠黄河,突然出现在贺兰山下......但是西平府就没有那么安全了!

        就在嵬名察哥带着他的两万大军赶到西平府的当天,多达两万余人的宋军,已经出现在了灵州川的西岸。

        不过嵬名察哥并没有发现赵楷的六根黑纛和两面白幡,只有一面月白色的大将牙旗以及一面刺着黑色“向”字的红底认旗。

        站在西平府城最高处的嵬名察哥低头看着灵州川对岸正在安营扎寨的宋军,眉头却越皱越紧。

        高高竖立在灵州川西岸的那面“向”字旗号,应该是属于大宋的陕西诸军都统制向克的。根据察哥所掌握的情报,这个向克是赵楷的结义兄弟之一,同时也是宋国西军的向家将的将主,颇受赵楷的倚重。在赵楷入主长安之后,就一直在陕西带兵。现在更是和陕西安抚使刘锜,陕西营田使何蓟一起,成为大宋朝廷在陕西的军政三长官之一。

        虽然大白高国的军队还没有和身为都统制的向克在战场上交过手,但是大白高国还是通过情报和边境上的小冲突,感觉到向克是个非常扎手的敌人——因为陕西宋军的人数虽然在过去的一年中减少了许多(有许多陕西府兵被调往京西路安置),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却得到了明显的提升!

        现在的陕西宋军士气旺盛,求战欲很强,装备和训练水平都比过去好的多。虽然他们从四时在营的募兵,变成了轮流上番的府兵,每年只需要上番服役四个月(延长要加钱)。但是他们在这四个月中所完成的训练量,却要超过以往两年!

        另外,现在每一名留在陕西的府兵,都至少得到了100亩职分田和100亩永业田。而且朝廷还鼓励他们自备马匹、器械、甲胄和辅兵(通常是府兵的子弟),并会发放相应的补贴。这就大大提升了陕西沿边各州府军的战备水平——在乡的府兵和府兵子弟随时可以持械披甲上阵!

        所以从去年开始,横山前线的西夏各军司在和宋军的边境冲突中就一直处于吃亏挨打的境地......这让西夏的统军将领们高看了向克几眼,将他当成了少有的劲敌。

        现在这个劲敌已经到了西平府城下,而且他所率领的军队在进入西平翔庆军司(守护西平府一带的监军司)的防区后,屡屡挫败翔庆军司派出的骑兵,显示出了极强的战斗力!

        鲜红的认旗之下,一群群披着在阳光下耀眼夺目的铁甲的骑兵沿着灵州川展开,牢牢的护卫着正在扎营的步军,还不时的拿出弓箭向灵州川东岸的西夏骑兵进行挑衅性的射击,显示出了浓浓的战意。

        但是看见他们的数量超过三千,而且人人都披着闪亮的铁甲,嵬名察哥就叹了口气,吩咐道:“传令下去,骑兵不要过灵州川。”

        几名亲兵应喏而去后,察哥又问:“赵楷的大纛和白幡还在鸣沙城外?”

        “对......保泰军司的禹藏忠良今天上午还遣使来报,说宋国官家亲领十万大军三面包围了鸣沙城(鸣沙城一面临着黄河),正在准备攻城!”

        回答察哥的西夏大将李良辅,他是一个月前就任翔庆监军的——乾顺和察哥派他到西平府来,是为了准备秋天开始的对宋作战。他需要在西平府征集到足够的军粮草,然后运往卓啰和南军司。

        “鸣沙城也丢不得啊!”

        嵬名仁忠也跟着察哥一起来了西平府,他现在已经没有刚到兴庆府时那么紧张了。因为他从禹藏家派出的军使那里得知,他父亲嵬名阿宝并没有“成仁”。而是在赏移口城外兵败后,逃到了鸣沙城,现在和禹藏家的家主忠良一起守城。

        而嵬名阿宝所在的鸣沙城虽然没有西平府那么要紧,但同样是一座“丢不得”的城堡。

        因为鸣沙城一丢,禹藏家的保泰军司就只剩下零波山、杀牛岭、柔狼山、惟精山和黄河北岸的应理城了。

        那几座山又被鸣沙城、赏移口城和黄河所包围......这样禹藏家族和依附禹藏家的蕃部(禹藏家是吐蕃人)和兴庆府西夏朝廷之间的联络就被切断了!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用想也知道!

        而黄河对岸的应理城因为太孤立,所以也会很快沦陷!

        这样一来,兴庆府和河西走廊的联络又成了问题......总之,现在的西夏真有点岌岌可危的意思了!

        “还是先守好西平府吧!”察哥皱着眉头说,“当年鸣沙城也被宋军拿下,同时被夺的还有大量粮草......但是在西平府一役后,鸣沙城不还是被咱们收复了?”

        他说的还是梁太后时候的故事,其实当年宋军要是止步鸣沙城,西夏能不能混到现在都难说啊!

        察哥顿了顿,问:“如果赵楷来了,咱们需要多少时间可以挖开黄河大坝?”

        说着话,他扭头看了一眼西平府西面的黄河大坝和倚着大坝所修建的土木堡垒。

        “一天就足够了!”李良辅笑着道,“大王放心,末将今日就带兵上堤城......随时准备挖开大坝!姓赵的不来则已,若是来了,保管让他有来无回。”

        “那西平府城呢?”察哥问,“不会被大水淹没吧?现在可是夏季啊!”

        上一回梁太后在西平府这里放水的时候是枯水冬季,现在是丰水的夏季......可别一放水把察哥自己给淹了!

        “不会。”李良辅笑道,“西平府城墙高而且坚固,黄河水过不了城墙的。”

        “那就好,”察哥笑道,“现在就等赵楷了,他一到......咱们就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