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32章 闪电战,赵大炮!(求月票,求订阅)

第232章 闪电战,赵大炮!(求月票,求订阅)

        看见赵楷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儿,韩世忠嗯咳一声,笑吟吟道:“大哥,李乾顺好像也没说想打啊......现在只是金贼想让李乾顺出兵。”

        很显然,韩世忠也不愿意在西北和西夏开战。他和西夏也算是老对手了,知道西夏有多难缠。

        而且接下去的主战场摆明了在河北,你跑西北去和西夏打什么呀?这不是节外生枝吗?万一打不下来,河北这边怎么办?

        耶律余睹也连连点头,“对,对......李乾顺是守家之贼,素无大志。而且他向来亲近辽国,深恨女真灭辽。在辽国灭亡后还招纳了许多不甘心亡国的辽人志士,都由夏州统军萧合达统领,也驻扎在夏州。

        所以他多半不会大举出兵,最多就是乘虚夺取丰、府、麟三州,及晋宁军河西之地,如果咱们打败了金贼,再索还这些土地也不困难。”

        西夏的大政现在已经不完全是党项人作主了!

        因为李乾顺在辽国灭亡的时候收了很多契丹逃人......这伙人都是战士,现在都由萧合达这个辽国公主的陪臣统领,在夏州一带已经自成一体。这群契丹人和女真人有亡国之恨,怎么都不可能帮着女真人去打宋朝的。

        他们不仅不会出力,甚至有可能趁着西夏大军出动的时候谋反,所以李乾顺压根就不敢把身家性命压上去和赵楷拼个死活。

        赵楷当然是不可能千里迢迢奔袭兴庆府的......他也过不了黄河啊!但是萧合达可就难说了!

        所以在耶律余睹看来,如果赵楷不舍得花钱,那就甭理会西夏了,他们多半也不会真的和大宋拼杀起来。

        赵楷又将目光转向了自己最信任的武将岳飞。现在的岳飞“不懂政治”,只讲军事。所以他不会说西夏该不该打——大哥说该打,那就是该打的!大哥那个什么《满江红》里面不是有‘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吗?这就是要揍西夏!

        不过岳飞现在还是缓缓摇头,“大军出萧关,沿葫芦川和黄河行军,三百里可至灵州......若遇野战,臣弟和李驸马可当之,但灵州如何攻取?若不取灵州,西贼恐怕也不会胆寒。”

        岳飞沉吟一会儿,又道:“而且自萧关到灵州有三百里之遥,步军行六七日方能到达。灵州的西贼不可能不得消息,一定会加以防备,想要突袭灵州也绝无可能......而且灵州城坚难取,西贼也不会急于救援。想要以灵州为饵,诱西贼大兵来决战也很难啊!”

        以西夏军队的野战能力对上童贯率领的老西军,都毫无优势可言,何况对上如今的大宋府兵?可问题是......西贼为什么要急于和孤军深入的敌人决战呢?让敌人在灵州城下师老兵疲再反击不好吗?

        “官家,岳太尉言之有理啊!”李辅臣这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和赵楷最合得来,不过现在他也不支持赵楷的主张,他在岳飞说完后就接过话题道:“西贼知我不能持久,一定会深沟高垒,不与我战。大兵行三百里赴灵州不难,可灵州城坚地险,城池连着黄河大堤,不仅极难攻占,而且守军随时可能掘堤放水。

        昔日神宗五路伐夏时,泾原、环庆兵十三万有余,民伕十万,会攻灵州十七日不克,结果西贼掘黄河大堤,引大水灌我军营垒,以致惨败!”

        灵州的地形和三山浮桥、万年新堤有点相似。是城防连着堤坝,而且灵州附近的黄河河段随着泥沙淤积,也出现了河床高于地面的情况。

        当年高遵裕、刘昌祚率领的大军,就因为攻灵州不下,又没能控制黄河大坝,以致被西夏军决堤放水所败,损失极为惨重!

        李辅臣是西军将门出身,长辈当中就有不少人参加过这场教训深刻的五路伐夏之战,所以他也对攻占灵州的任务心存畏惧。

        黄无忌也是老西军出身,也知道西贼的骨头很硬,很难速胜,于是也劝赵楷道:“大哥,以咱们现在的军力,如果一对一打,就算要灭亡西贼也没多困难......无非就是用唐朝对付高句丽的法子,连年出兵,打个三五年的,使得他们的精锐不能休息,老弱无法耕种,国力渐渐耗尽,自然就会亡国了。”

        黄无忌的这个法子其实还是蛮靠谱的,甚至比成吉思汗六征西夏的法子都好。

        历史上成吉思汗六征西夏看着挺多,但那六征不是连在一起的进行的,而是在长达二十二年的时间中陆陆续续进行的。所以西夏可以不断回血,才能坚持着被蒙古人打了六次。

        如果成吉思汗连续不断地攻打西夏,西夏绝对撑不了三年......不过赵楷也没兴趣陪西夏慢慢玩上三年!

        “诸卿的意思,朕都知道了!”赵楷听完了众人的意见,才笑着摇头道,“这一次朕并无灭亡西贼的想法......朕想在今年夏日亲提一旅精锐,以疾如闪电之势,出萧关而直赴灵州。在夺取灵州之后立即回军,绝不会耽误,一定能抢在金贼在河北、河东、淮东动手前回到广武山大营。诸位以为如何?”

        他这已经不是疾如风了,而是疾如闪电啊,打得就是闪击战!

        河北安抚使马扩也是陕西人,听了这话,只是摇头道:“由广武山和灵州相距两千里......来回就是四千里啊!即使能日行八十里,也需要五十日!官家如果想在三个月内去而复返,就得在四十天内点集陕西府兵,攻破灵州城,再打退西贼的反扑!这怎么可能?”

        河北营田使刘子羽也在摇头:“官家.......您万一在灵州城下耽搁了,河北可就危险了!”

        “耽搁不了,”赵楷摇摇头,“实话和你们说了,朕去年离开洛阳时,让人秘密打造了一件攻城利器,现在已经完工了。朕打算马上赶回去试验,若是可以使用,应该能在三天之内打破灵州城。”

        什么利器那么厉害?可以三天破灵州?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位官家不会是喝多了在说胡话吧?

        “大哥,”韩世忠第一个反应过来,发问道,“那是什么利器?恁般的厉害?”

        赵楷神秘地一笑:“告诉你们也无妨,这个利器叫大炮!”

        大炮终于来了!

        在赵楷魂穿了将近两年后,终于被铸造出来了。

        赵楷在离开洛阳之前,就把制造大炮的任务交给了户部的“布票侍郎”赵开——对啊,赵楷的大炮不是兵部或工部生产的,而是“中央银行”生产的!

        具体负责的部门是“票钱侍郎”管辖的阜财监——这是一个年产铜钱二十万贯的钱监,就在洛阳城外的白波镇。铜钱是用铜铸造的,所以阜财监雇了许多铜匠,还存着大量的黄铜。

        赵楷已经让木匠制作了十个大小不一的臼炮模型,还亲自画了图纸,让赵开带着去阜财监命铜匠们设法铸造——这其实没什么难度,如果是那种炮筒子很长的加农炮,铜匠们也许铸不好。但是赵楷的要求没那么高,他想要的就是矮矮胖胖,跟个汤锅似的臼炮,铸造这玩意的难度还没有铸造寺庙中使用的大钟困难。

        而且赵楷还开出了一千匹绢、十个下士勋卫,外加十张九品官照作为奖励!

        只要赵楷试过炮,觉得合格堪用,那么负责的铸炮的工匠可就要升官发财了!

        就在几天前,赵楷得到了赵开的上奏,说十门臼炮都已经照着赵楷的要求铸造完毕了。

        有了大炮,赵楷觉得自己说话的底气都足了!

        谁要不服,大炮轰他n的!

        “大砲?这玩意儿能有多厉害?”

        居然有人怀疑大炮的威力!赵楷一瞧,这人居然韩世忠。韩世忠想到的是扔大石头的梢砲,他不认识火字旁的炮啊。

        “大哥,梢砲咱们都见过,即便造得再大,也不可能在三天内砸开灵州城啊!”岳飞也误会了,他不认识火字旁的炮!

        “对啊!”黄无忌也不认识“炮”字儿,“大梢砲搬运不变,也很难在灵州城外打造.......三日破城,怕是不可能吧?”

        赵楷看着底下一群不认识“炮”字儿的将领们还想进言,于是摆摆手阻止众人道,“大家不必说了......说什么都不如眼见得好!诸位不如就随朕回一趟洛阳,咱们一块儿见见这个大炮的威力。朕可以向你们保证,这种大炮重量很轻,转运起来非常方便。

        若是你们看来这种大炮开火后,认为还不足以轰开灵州城墙,那朕就不打西贼了。

        若是你们都觉得这大炮火力惊人,那就不妨给西贼来个狠的,先用来轰开灵州城,然后再用来攻打反扑灵州的西贼......这两仗打完,西贼的元气一定大损,到时候李乾顺还能不能制住萧合达都难说了。”

        赵楷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可是下面一群将领却都不言语,只是愣愣的看着赵大官家。

        这是什么意思?赵楷被他们看得有点糊涂。过了一会儿,才见岳飞第一个开口发问:“大哥,什么是‘开火’,什么又是‘火力’?”

        赵楷闻言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就对了!

        “鹏举,”赵楷道,“跟着哥哥去洛阳看了,到时候你就知道大炮是个好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