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30章 ??你们不讲武德啊!(求订阅,求月票)

第230章 ??你们不讲武德啊!(求订阅,求月票)

        就在大金国的一群完颜处心积虑,不讲武德,拉上西夏、蒙古、汉奸,组成一个反宋统一战线,想仗着“人多势众”群殴赵楷的时候。

        赵楷已经过了黄河,来到了河北路磁州武安县的固镇和信德府的綦村镇一带。

        这固镇和綦村镇虽然只是镇,但是其繁荣程度,却不亚于寻常的县城,甚至还能超过许多州城、府城!

        而让这两座相邻的市镇(它们虽然属于不同的州府,但是距离却很近)得以繁华如此的原因,就是这一带的地下埋藏着储量丰厚,而且质量也属上乘的铁和煤。

        这一带从西汉开始直到新中国,两千年间,一直都是冶铁重镇!

        在宋朝的时候,则是仅次于徐州利国监的天下第二冶铁重镇......现在利国监已经被大水淹了,这矿洞积水是很难排出的,除非能发明蒸汽机。所以固镇和綦村镇就是如今天下的第一冶铁重镇了。

        大宋的天下第一,差不多就是世界第一了!

        而更为难得的是,固镇和綦村镇所产的铁矿还是磁铁矿。磁铁矿的含铁量高,含有磷、硫等有害元素少,而且不少磁铁矿中还伴有钛、钒、铬等有益元素。如果利用木炭冶炼,就很容易炼出高质量的生铁。如果再利用炒炼法、灌钢法或坩埚法(宋朝基本没有坩埚炼钢,但是在金、银、铜的提炼过程中会用到坩埚)进行进一步加工,应该可以得到质量接近于钢的熟铁。

        现在赵楷的军队已经扩张到了三四十万之众!对于兵器甲胄的需求自然大增!

        如果按照四十万人,一人备上一身好甲计算,所需要的可以冷锻的好铁就得三四千万斤(按照70——100斤铁打一副甲计算)啊!这个数量搁在后世自然不算什么,不过就一万五千吨到两万吨。

        但现在是宋朝啊!虽然后世有学者估计宋朝的铁产量多达15万吨!但是赵楷所掌握的数据,大宋朝廷所收取的铁课,在元丰年间达到最高峰时,也只有八百多万斤。

        按照十抽其二的税率计算,铁的年产量也就在四五千万斤,就是两万多吨。

        当然了,逃税的情况一定是存在的,实际产量也许可以达到四五万吨。但那是宣和之难前的数据,现在大宋已经失去了利国监和莱芜监这两个位于京东地区的冶铁重镇。铁产量能不能维持宣和之难前的一半都难说......而在剩余的产能中,固镇和綦村镇这两处就占了大半!

        所以固镇和綦村镇对于赵楷的政权而言,绝对是不容有失的地区!

        而为了确保固镇和綦村镇的安全,邯郸、武安、沙河、邢台、永年、固镇、綦镇(綦村镇)、尧山、任县、南和、鸡泽、曲周、滏阳等十三座城池,在洪武二年正月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热火朝天的大工地。

        赵楷这回可算是拿出了血本——把刚刚从赵桓那里收到的洪武元年的“补发工资”(价值300万的丝绸、铜钱、茶叶)全数拿了出来,都用于信(信德府)、磁、洺等处十三城筑城工程,以及固镇、綦村镇铁山扩建工程了。

        其中“十三城筑城”是直接投资,雇了信德府、磁州、洺州、相州、卫州等五个州府的十三万民伕,用沙包筑垒的方法进行施工,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十三座城池以及环绕在这些城池周围的支堡全部打造得固若金汤!

        而对固镇和綦村镇的铁山的投资,则以借贷的方式进行。借钱给以张广辉和陈潜这两个“忠商”为行首的36个冶主为本,分别让他们负责固镇、綦村镇的铁矿和煤矿——之前因为金兵南下,这一带的铁矿、煤矿大多停了产,冶主和矿工也大多逃散。不过在张广辉和陈潜的努力下,现在总算又找到三十几个冶主和万余户矿工。

        现在固镇、綦村镇一带的铁矿煤矿,都已经复工,一车车的铁矿石、煤炭、木料,,已经被拉到了用土包垒起来的固镇城和綦镇城中。这两座城堡的占地可都不小,城内还给分了二十多个“坊”,除了被官府和兵营所占据的“坊”,其余都是铁坊。每座铁坊门口都有不少附近村子上来的壮工,簇拥得一团一团的,看见有大车入坊,就一拥而上。随车的铁坊伙计就会大喊:“别挤,别挤......都有活干!托官家的福,扛大包的活儿可干不完!”

        说的也是啊,赵楷这几个月发给劳动人民去扛的大包真是数以千万计!

        以至于用来编织大包的麻和稻草都出现了供应紧张......在盛产水稻的四川、荆湖两路,各地官府都开始要求农民们上缴稻草抵免役钱了。

        除了这些扛大包的力伕,各家铁坊之中,还有许多砌炉子的造炉匠在忙活——他们正在建造的是土法高炉,建好以后看着就跟碉堡差不多。“碉堡”边上还要修个巨型的鼓风箱,用来往炉子里面吹风。

        而用这种土法高炉炼出来的就是生铁了,需要用炒炼法、灌钢法、坩埚法进行再加工,才能变成接近于钢的熟铁。

        不过为了节约木炭,上等的铁料(用木炭炼出来的生铁)不会在固镇和綦村镇进行加工,而是会直接运往洛阳。在木炭供应比较宽松的洛阳加工成熟铁,最后再进行锻打,制成甲胄或兵刃......而所产出的甲胄,如果要卖给赵楷,则需要一套一套的用神臂弓试射,而且还要随机抽取几套,由铁坊之主穿上亲自去试神臂弓!

        至于卖给府兵的甲,赵楷每套只给20贯,余下得他们自己的血汗钱!而且这甲是他们的私产,可以传给子孙的!怎么检验,赵楷就不管了......不要弄出人命就行!

        这大概就是高中生穿越的苦了......会得太少,金手指都不能好好开,点不出焦炭炼钢的科技树——焦炭倒是炼出来了,但是赵楷不知道有反射炉,而且宋朝的耐火材料不过关,所以炼钢的炉子承受不了焦炭的高温。

        而赵楷这个“高二青年”虽然知道石墨可以耐高温,但是上哪儿找那么多石墨呢?现在的石墨还是画画用的颜料,可昂贵着呢!用石墨粘土造几个坩埚用一用还能承受,造高炉那是不可能的。

        无奈之下,赵楷只好选择了“退步”,不讲武德的用上了要命的质量控制之法,而且还不顾潜在的危险,允许府兵私人持有甲胄——如果他不允许私人持有甲胄,那些西军的将门和营伍世家就不会把私藏的甲胄拿出来用了,而赵楷手头的盔甲数量又不够,他的军队的披甲率就更低了......

        “官家,这就是照着您的吩咐,让匠人们打造出来,专门用来试甲的盾板......”

        赵楷在固城镇上的行宫,原是一位家财万贯的冶主的豪宅,这位冶主不知跑去了哪里?大宅没有人住,就被张广辉收了去,然后装修了一下,献给赵楷居住了。

        在这所宅子的后院之中,一张中间挖了个大洞的大木盾已经架好了。这个大洞的大小和一副掩心甲的正面差不多。人穿上掩心甲,站在木楯后面,就露出披甲的这一段......而在这张木楯边上,还很贴心的放上了两口棺材!

        赵楷站在那里,身边两个女班直已经给两支神臂弓上好了木羽箭,而张广辉和陈潜已经各自披上了一身冷锻的掩心甲......虽然这甲是好甲,但是两人额头还是浮出一层一层的冷汗啊!

        赵楷看了看两人,笑道:“你们谁先来?”

        张广辉和陈潜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有点腿软。

        “你们俩不想试了?要不要让他们代替你们?”赵楷笑着看了眼两边站着的三十几个中年男子——都是家财万贯的冶主啊!而张广辉和陈潜就是他们的行首!

        如果他们俩不想当行首了,也不要皇商牌照了,现在就可以找人来替代。

        “我先来!”先来的是张广辉,他咬着牙,努力装出镇定的模样,笑着道,“好叫官家知道,我的甲是最硬的!”

        “好!”赵楷一指那木楯,“请吧!”

        张广辉深吸了口气,迈开步子就往那木楯走了去,不过还没等他站好,郭天女已经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还直接凑到了赵楷的身边,低声道:“官家......马和尚来了!”

        “马植?”赵楷微微皱眉,“知道什么事儿?”

        郭天女点点头,压低声音道:“带来了机密军情......金贼今秋将有大动作,据说联合了蒙兀和西贼,准备分五路进兵。分别攻打淮东、河北、河东、陕西、陇右!还准备扶植康王为儿皇帝,进兵淮东,直下江南!”

        “什么?”赵楷一听郭天女的话,怒火就起来了——这些鞑子不讲武德啊!女真、蒙古、党项、汉奸大联合,一起来欺负朕这个大宋官家,这样不好!

        哼,你们不讲武德在先,可别怪本官家也不讲武德用上黑科技!

        想到这里,他就取过了一张神臂弓,对着已经在楯牌后面站好了的张广辉就是一箭,还大喊了一声:“中!”

        然后就听见张广辉一声惨叫,应声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