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28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求订阅、求月票)

第228章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求订阅、求月票)

        得胜陀岸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扎起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毡帐,这些毡帐也不是胡乱扎的,而是扎成了里外三圈,最中间还有一顶镶着个金顶色尖顶的巨大的白色毡帐!

        这顶金帐可是有来头的,原先的主人是大辽国的皇帝。辽国然有什么上京、中京、东京、南京、西京一共五个京城,但是历代辽主很少在这五京当中居住。而是实行所谓的四季捺钵制,一年到头都在草原上“野”着,春季在长春州的鱼儿泺,夏季去永安山,秋季再遛达去庆州缚虎林,冬季去广平淀。以上这些地方都位于漠南草原或是东道草原一带,互相之间都有一段距离。辽国的皇帝们就一年四季在这些捺钵之间往来,周而复始,很少得空可以去他们的京城中小住,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一座金顶大帐中的。

        而现在摆在得胜陀岸边的这座金顶大帐,原本就属于耶律延禧,而如今则被金国皇帝完颜吴乞买用来招待蒙兀部的合不勒汗!

        酒宴已经摆上来了,大帐之内那可真叫一个香气蒸腾啊!一头完整的烤肥羊摆放在了大帐正中,下面还用炭火温着。四周摆在一大盆一大盆的手把肉,都是用膘肥肉嫩的肥羊,就地宰杀,杀完就马上入锅煮熟。不用加什么调料,就已经鲜香肥嫩到极点了。

        几个契丹美少女则捧着酒壶,端着装肉的盘子,在大帐当中往来走动,看见谁跟前的酒肉少了,就会殷勤的给他添上。

        还有一个渤海大厨,在小心翼翼的片着烤羊的羊肉,片下以后就分到一只只瓷碗里面,每片羊肉都是油汪汪的,飘着诱人的香气,让大帐内的宾主人等,都食指大动。

        在座的,全是女真和蒙兀的贵人,再加上一个认了野爹的赵构,现在叫完颜宗构。其他人都在那里大快朵颐,就是完颜宗构没什么胃口,只是紧张兮兮的看着坐在他野爹完颜吴乞买左首边的两个满脸横肉,胡子拉碴,目露凶光的蒙兀人。

        这两个蒙兀人就是今儿要招待的贵宾,年纪大一些的是蒙兀部的汗合不勒。年轻的那个,则是合不勒的次子八哩丹。

        这对父子的个子并不太高,但却不是一般的粗壮敦实啊!虎背熊腰都不足以形容他们的魁梧了,简直就两只凶兽坐在那里大吃大喝!

        完颜宗构留心观察过了,跟着合不勒父子一块儿来的蒙兀人,全都是看着满身杀气直冒的主儿......而这帮凶人,明显都非常惧怕合不勒父子!

        这说明合不勒父子不是一般的凶恶啊!

        现在的完颜宗构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在温室中长大,没怎么见过凶人的宋国亲王了。

        这些日子,他可是整天跟一群杀人如麻的“魔头”在一块儿,谁凶谁恶谁阴毒,他一眼就能看出个七七八八的。

        他本以为那帮女真人已经很凶了,没想到这年头没有最凶,只有更凶啊!

        这些蒙兀人如果被金人引入了中原,那中原百姓恐怕就更惨了......大宋这下真的没有活路啦!

        完颜宗构看来还良心未泯,这会儿还在为中原百姓操心。而他的野爹完颜吴乞买则已经吃了个满嘴流油,满足的大了个饱嗝后,开始用契丹语和合不勒商量共讨大宋的好事儿了。

        “合不勒,明年秋天,咱们就在鱼儿泺会师,我带着二十万女真天兵,你也带上你的两万蒙兀勇士,然后咱们一块儿去宋国境内抢掠......河东归你抢,河北归我抢,你看如何?”

        鱼儿泺位于临潢府路、西京路、南京路的交界处,是一处草原湖泊,周围的水草也算肥美。不仅是契丹皇帝的春捺钵地,而且还是契丹人南下中原时候的集结地之一。

        完颜吴乞买、完颜宗翰、完颜宗弼、完颜宗干这些人已经商量好了,准备效仿契丹人,也在鱼儿泺汇集大军,然后分两路南下。一路由女真、渤海、汉军组成,重点进攻河北西路的几个州府。目的是夺取真定府、赵州、信德府、磁州、相州、卫州、洺州、怀州等地。将战线一路推到黄河北岸!

        另一路则交给蒙兀人、锡伯人、契丹人、奚人等附庸军去打,目标是河东......这一路的目标不是占领多少地盘,而是通过抢劫和掠夺吸引宋军的援兵,以削弱宋军在河北的力量。

        所以这一路将会首先发起进攻!

        合不勒正吃得欢快,听见完颜吴乞买说起分路打劫的事儿,也不停止进食,而是一边吃一边用契丹话回答说:“行啊,河东归我,河北归你......就这样说好了!”

        完颜吴乞买一听,心想:不对啊......我是说河东归你抢!怎么就归你了?你想干什么?你想当河东节度使?

        想到这里,完颜吴乞买笑着说:“合不勒汗,你听错了!”

        合不勒哈哈笑着:“那就河北归我,河东归你......我好说话,河北、河东,给我一处就行了!”

        你还想要河北?

        吴乞买脸色就有点沉下来了,“也不对!”

        合不勒这下不乐意了,猛一拍桌子,眼珠子一瞪,冲着吴乞买就吼:“吴乞买,你别以为我不懂契丹话!你一开始说河东归我,河北归你......后来你又说我听错了!我也不和你计较,河北、河东,给我一个就行!你怎么又说不对?你到底想怎么样?”

        吴乞买的真儿子完颜宗磐见合不勒一个蛮子敢和自己的老爹回嘴,当下就怒了,吼道:“你们蒙兀人是什么东西?也敢贪图宋国河东的土地吗?”

        咣当一声,合不勒的次子八哩丹已经掀桌子了——他可不怕女真人!他孙子是铁木真(虽然还没出生),但是铁木真的爷爷那是什么脾气?是能好好说话的人吗?

        “你们女真人是什么东西?也敢贪图宋国的天下?”八哩丹也用契丹话吼道,“宋国有那么多的路,我们只要一个河东路,能算贪心吗?”

        原来合不勒父子压根就没有听错什么......他们就是想要河东!

        漠北草原哪有河东好?抢一把就走,哪有长久拥有好?合不勒父子只是野蛮,又不傻!所以合不勒父子早就商量好了,这次要把河东打下来,占为己有......以后就让八哩丹当河东节度使!

        当然了,金国如果把河北、京东、京西、陕西等路中的任何一路分给他们,那也可以。他们不挑食儿.......不过四川、两淮、荆湖、江南等地就不要了,太热,受不了。

        这下吴乞买傻眼了,他可没打算把河东分给蒙兀人。蒙兀人在草原上晃悠已经很碍眼了,再拿下河东以后还能治吗?

        不过他却没有安排刀斧手......要不然一声令下,刀斧手一拥而上,把合不勒父子砍个稀碎,铁木真就出不来了!

        就在合不勒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完颜宗磐和八哩丹已经怼上了。

        这两人都是赳赳武夫,哪能动口不动手?所以争执了没几句,撸着袖子就上了,甩着膀子要摔跤。

        在场的女真大人物还有好些,但是没有人拉架......男儿之间的比试,哪儿能变成群殴?真要帮了,完颜宗磐都不会乐意的。

        而且现在大金国的敌人是赵楷的宋国,不是草原上的蒙兀.......如果他们一拥而上把合不勒父子砍死了,那蒙兀部指定造反,明年还伐什么宋?

        所以他们就看戏吧,而宗磐和八哩丹两个人就摔上了,还摔了个势均力敌——完颜宗磐可是女真崛起后的第二代,武艺高强着呢!八哩丹摔跤的本事也了得,不在宗磐之下。

        就在宗磐和八哩丹摔跤的时候,大帐之内忽然又起变故了。那个合不勒不知道是不是发酒疯了,忽然就掀翻了桌子站起身,大摇大摆的就冲吴乞买而去,一边走还一边说:“吴乞买,我来和你较量一下,你要是男儿好汉,我合不勒以后就跟着你,要不然你就得把河东的地盘分给我!”

        吴乞买这下可懵了,他今年五十二岁了!而且当了皇帝后又嘴馋,天天好吃好喝的养着,现在就是个大胖子,浑身肥肉,怎么和合不勒打?

        但是他也不能喊救命啊!喊救命多丢人啊!于是他赶紧给完颜宗翰、完颜宗弼、完颜宗干、完颜斜保这些人打眼色,想让他们主动出来应战。

        可惜这几位全都不动如山......最后吴乞买的目光就落在完颜宗构身上了!

        完颜宗构和那几位完颜都不同,他已经站起来了,手里还拿着个酒杯。被他野爹一看,宗构知道该怎么做了!

        他得护驾啊!

        于是当下就把酒杯丢过去了,还大叫一声:“合不勒,看打!”

        还真打着了!酒杯砸在半醉的合不勒脑门上,把成吉思汗的祖宗惹恼了,也不去打吴乞买了,嗷嗷叫着就扑向了“暗器伤人”的完颜宗构。

        其实完颜宗构也蛮壮的,而且也会一点相扑,真要打也不见得打不过合不勒,但是他怂啊!完全吓懵了,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给合不勒一把揪住,铁锤一样的拳头就跟雨点一样的砸向了完颜宗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