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26章 ??父慈子孝大金国(求订阅,求月票)

第226章 ??父慈子孝大金国(求订阅,求月票)

        赵楷在开封府布置修堤坝、建牧场和过河修城堡的时候,完颜宗翰、完颜宗弼、完颜斜保、完颜齐、萧仲恭等人已经风尘仆仆的赶赴会宁城。

        这一路可真够远的,而且他们又遇上了深秋初冬的雨雪,道路泥泞,行路不便,所以到了天会五年的十月,才刚刚抵达已经是冰天雪地的北国之都会宁城外。

        这座大金帝国的首都,还和过去一样,又大又荒凉,城墙内外简直没什么不一样。城墙外面一片荒凉,城墙之内冷冷清清。只有在南门之内,面朝着皇宫的位置上,有一处小小的坊市,称为南市坊。

        南市坊里面其实也没多热闹,就是开了不少发卖好酒好肉的食肆酒楼。如果在夏日起南风的时候,每到饭点,酒香肉香就会飘出这些食肆酒楼的门窗,顺风飘入大金皇宫,这是诱人犯罪啊!

        吴乞买刚当上大金皇帝那会儿,就是被这个香喷喷的气味给勾引了,因为不舍得拿自己好不容易才抢了的私房钱去吃喝,就贪污了国库里面的钱,然后带着自己的亲兵一块儿去大吃大喝,快活了好一阵子......结果被完颜宗翰这个欺君罔上的恶人给发现了,还带着其他几个勃极烈一块儿去把贪污犯官家吴乞买给揍了一顿!

        当然了,揍得也不是很重。完颜宗翰这些人也不是要弄死吴乞买,只是想趁机立威,让大金国上下都知道,皇帝不是最大的,勃极烈会议才是最大的。

        而且吴乞买皮糙肉厚的,也比较扛揍,所以这顿打并没有对他的肉体造成什么伤害......但他的精神却受了极大的创伤!

        特别是在吴乞买收了完颜构这个养子,并从他那里打听到了“官家屁股打不得”的道理后,真是太受打击了......官家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全天下的好东西都是他的,国库里面的钱用了就用了,怎么能打屁股?

        完颜构还告诉吴乞买.......其实官家是可以吃霸王餐的!

        你是官家啊!手里有军队的,吃个霸王餐还怕被饭馆掌柜的揍吗?你养那么多的大金天兵干什么吃的?

        吴乞买拿国库的钱去买好吃的,完颜宗翰可以借口阿骨打的遗言揍他一顿。但吴乞买要吃个霸王餐......宗翰可不能揍他,阿骨打没说过不能吃霸王餐啊!

        这下吴乞买可真是傻眼了,他居然不知道官家吃饭可以不给钱的!

        后来完颜构看自己的野爹怪可怜的,那么大一官家,为了吃口好的为难成这样。于是又教了他一招——你可以让饭馆老板请客啊!

        只要吴乞买能给饭馆老板一点好买卖,让他在别处找补回来,别说一点吃喝了,就是吃喝嫖赌一块儿来,人家也能给吴乞买大官家免单!

        你吴乞买那么大一官家,手里多少好买卖?随便放一桩出去,人家这辈子都吃用不尽了!

        完颜构还告诉吴乞买,他的亲爹宋庄宗一直都白嫖李师师!

        赵官家在李师师那里连吃带玩带牵手,完事就走,一文钱都不会给的。就算给李师师一些亲笔的字画,李师师也没法拿出去卖啊!但是李师师却不会没钱花的,因为自会有人拿着金银财宝往她这里送......求她美言几句!哪怕一句都好啊!

        官家的“**”来一句美言,就能值千金万金了,何况你吴乞买本人就是官家!

        虽然那勃极烈和几个手握重兵的女真重臣大将可以不拍吴乞买的马屁,但是随着大金国版图的不断扩张,想要巴结吴乞买的官员可实在是太多了......

        被干儿子一番教导,吴乞买才发现自己过去真是傻了,当官家都不会当!

        不过吴乞买脸皮薄,干不了那种贪赃索贿的事儿......于是孝子完颜构就在一夜之间得了吴乞买的宠爱!

        当完颜宗翰等人入城的时候,重新得到了父爱的完颜构,正带着几大箱子金银财宝进宫孝敬自己的新父皇......他现在完全是一副女真贵人的装扮,穿了件白色的皮袍子,头也剃秃了,就是后脑勺上还留着头发,编成了两根小辫子,走路的时候晃来晃去,还挺好玩的。

        完颜吴乞买看着这个长得牛高马大,眉目却清秀得像个大姑娘的“孝子”,真是越看越喜欢啊!

        虽然他已经有了十四个儿子,但没一个想到要给他这个当皇帝的爹爹送金银财宝的......只有这个“捡”来的便宜儿子有这等孝心。看来中原的宋国以孝治天下果然不假啊!

        完颜构一开口就是标准的女真话,还妥妥的黑龙江口音,“爹,这些都郭大郎托孩儿送进宫来孝敬您老人家的......没别的意思,就是图个安心,您可一定得收下,就当可怜可怜郭家爷俩吧!”

        完颜吴乞买看见那几箱子金灿灿的宝贝,那可真是笑得合不拢嘴了,心......当然也“软”下来了。

        “好好好,那咱就收下了......”吴乞买笑着一挥手,“妈了个巴子,郭家爷俩这是干了多少亏心事儿啊!要拿那么多宝贝买个安心?”

        完颜构笑道:“干他这行的,坏事还能做少了?不过他们现在没了兵马,成了没牙的老虎,再做不了恶了。”

        吴乞买笑道:“既然如此,就饶了他们俩......你回去和郭大郎说,叫他们父子安心过日子吧!”

        “那儿子就提他们爷俩谢谢爹爹了!”完颜构一口一个爹爹,叫得那真是亲热啊!

        吴乞买对这个宝贝儿子,也是喜欢的不行,正父慈子孝呢,殿外忽然跑进来一个内侍,是从原来辽国皇宫里逮来的,也不知道见着什么了,居然慌里慌张的。

        “咋地了,”完颜构瞅着这个内侍就问,“见着鬼了?慌成这样!”

        这内侍姓高,是个渤海人,在大金也算是国族,本来不该干这行的,但是割都割了......所以就只能继续干老本行。但因为是渤海人,所以深得完颜吴乞买的信任,现在被完颜构这个野儿子训斥,自然不大高兴,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康王殿下,移赉勃极烈来了会宁,现在已经到了宫外!”

        “移赉勃极烈?”完颜构没想起来这个“勃极烈”是谁?

        完颜吴乞买却是脸色大变,“他,他怎么来得那么快......前天不是说才到咸平府吗?今日怎就到会宁了?”

        不仅来得快,还来得巧!

        就在完颜吴乞买收受郭药师父子贿赂的时候来了!

        完颜构还是很镇定的——大宋朝的文官受贿被逮着都不怕,他新爹是大金国的官家,受点贿赂不行吗?

        于是他赶紧对那个姓高的内侍说:“高大官,你赶紧叫几个人,把这几箱子宝贝都抬到库房中去!”

        “对,对,”完颜吴乞买也反应过来了,“赶紧抬走!”

        可不能让粘罕这个恶人看见!

        “罪证”刚刚被抬走,完颜宗翰、完颜宗弼、完颜斜保、完颜齐、萧仲恭等人就被宣上了大殿。

        完颜吴乞买在御座上端坐,完颜构则在吴乞买身边缩着,就好象是吴乞买的亲儿子一样。

        完颜宗翰等人之所以来得那么急,并不是因为得知了完颜吴乞买受贿的消息......而是在咸平府时听说蒙兀人合不勒汗在八月份的时候,终于答应入朝来见吴乞买了,而且几天前已经过了鸭子河,随时有可能到达会宁。

        这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事儿,所以他们得赶紧回到会宁,以便和吴乞买商量个法子,好拉蒙兀人入伙儿,一块儿去打赵楷!

        完颜吴乞买很客气的吩咐这几个风尘仆仆的来客落座,也没有把完颜构介绍给他们。不过完颜宗翰他们也没在意......谁都知道吴乞买儿子多,光明正大的就有十四个,这还都是养大了的!

        那些野孩子和养没了的,指不定还有多少呢?

        不过这个孩子既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大殿上,说明还是比较得宠的,于是完颜宗翰朝着完颜构点点头,笑着说道:“这孩子长得可真够快的......这才几年没见,都那么大了。这次南征宋国可以带上他,也让他上阵杀几个宋人的兵将!”

        “南征?”完颜吴乞买不想让宗翰知道完颜构是什么人?于是赶紧把话题转移了,问几人道,“怎么又要南征了?”

        完颜宗弼接过话题道:“宋国的金陵官家要死了,准备把皇位传给洛阳的官家!”

        “什么?”缩在边上的完颜构愣了又愣,“一个官家把皇位传给另一个官家?天下竟有这等事情?”

        完颜宗翰挠了挠头,“是有点奇怪......但是消息非常确切,错不了的!”

        完颜斜保言道:“金陵官家已经明发大诏,现在就等他一命呜呼,两宋就要合一了!另外,金陵官家还处死了秦桧,断了给咱们大金的岁币,并且开始在淮阳军南部、海州和涟水军布防......”

        完颜吴乞买听见这些话,脸色都青了,“这个赵桓也太大胆了,他就不怕我大金天兵讨伐吗?”

        边上的完颜构轻轻的叹了口气:“他都要死了,还怕什么讨伐......现在要传位给赵楷,应该也是为了能留着一张脸面,好在死后去见祖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