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25章 ??任他几路来,我只过河去(求订阅,求月票)

第225章 ??任他几路来,我只过河去(求订阅,求月票)

        艮岳台城,绛霄楼。

        赵楷用完午膳后没一会儿,跟随他东巡的大臣和东京留守司的主要官员,都陆续到来,准备参加朝议了。

        朝议内容早就通知了这些臣子,就是两件事儿,一是修堤治黄——这事儿赵楷准备交给东京留守司负责。

        虽然开封府现在已经不是大宋的东京了,现在大宋实行东西两都制,西都长安,东都洛阳,压根就没有东京的编制。但是东京留守司却没有撤销,赵楷将开封府、滑州、陈州、颍州这四个位于黄泛区的州府,都划给东京留守司管辖。

        在开封府、滑州、陈州、颍州地界上,东京留守司是军务、政务、河工、营田一把抓。

        此外,赵楷还准备让东京留守司的通判兼任群牧司的副使,从而让留守司也能参与群牧司的事务。

        而这个东京留守司也不隶属于京西路安抚使司或京西营田使司,而是东都洛阳府、西都长安府一样,直属朝廷管辖,有点类似于后世的直辖市。

        不过东京留守司辖区的面积可比东、西两都大多了,足足有三州一府,还地处抗金前线,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第二件事是设立群牧司开封马场——这事儿以群牧司为主,东京留守司同样也得插一脚!

        因为开封马场的大小得看东京留守司修堤治黄的功效,如果他们治黄失败,明年春天大水再来,开封府周围又是一片泽国,只能养鱼,根本养不了马!

        另外,开封府的外廓也会拨出一部分给群牧司使用——一旦金贼突破黄泛区,进入开封牧场地界,马儿们就得入城避难了!

        所以今天在这场朝议上唱主角的就是东京留守宗泽,留守司通判陈规和河工大提举宗颖。

        “黄河新堤准备如何修筑?有方案了吗?”

        虽然已经收到了警讯,但是赵楷已经算过日子了,金贼的皇帝吴乞买最快也得明年春天才会南下。新的大战最快也得在明年夏季开始......不过考虑到金人在今年夏季吃到的苦头,他们多半会在秋后发兵,利用他们更能适应的冬季展开军事行动。

        所以大战还早着呢,赵楷现在还没必要把这事儿拿到朝议上来说,更不必为了备战耽误了河工和马场建设。

        “官家,”河工大提举宗颖闻言站了出来,“臣会同通判陈规,拟了一个七百里堤墙之案。”

        说话之间,他已经拿出一份图纸,想要交给在场的内侍,却被赵楷挥手阻止。

        “宗卿,陈卿,你二人近前来说!”

        赵楷招呼宗颖和陈规二人上前,还让他们将图纸摊开在自己跟前的案几上。

        这是一张将滑州、开封府、陈州、颖州画在一起的东京留守司辖区形势图,图上还画出了宽达三四百里的黄泛区!

        黄泛区之所以会有三四百里之宽,是因为决口后的黄河水并不是一路笔直向南的,而是在向南冲到开封府后,又分别走五丈河、古汴渠、汴河、蔡河——颖河、蔡河——涡水这五路冲向淮河,而这五条河道因为黄河水的涌入,也全部泛滥并且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淤塞(黄河水带去泥沙很多,水流一缓就容易淤塞)。

        所以黄泛区在开封府周围是一大片,而南下之后则分了五个长条。其中五丈河这条因为有梁山泊这个泄洪区的存在,泛滥的不是很厉害。在其余四条泛滥地带,大水淹得就比较严重了。而这四条泛滥地带之间,也有许多地方没有被水淹,但是在地图上面,都被划入泛区,所以黄泛区才会宽达三四百里。

        “官家,”宗颖先是介绍了一番黄泛区的大致情况,然后又指着一条用毛笔勾出来的长长的红线说道:“臣等打算从万年新堤决口处开始施工,尽可能的将长堤靠东修......在开封府境内走长垣、东明、考城、襄邑,南下直至涡水,然后再沿着涡水的西岸修筑长堤,直到淮河。这道长堤的总长,预计会超过七百里!”

        陈规在旁补充道:“长堤修成之后,不仅可保开封府无虞,陈州、颍州,甚至部分亳州的地盘,都可以保住了。这样一来,咱们的地盘又能大一些了!”

        “七百里长堤......什么时候可以开工?”赵楷问,“又要修多久才能完成?”

        陈规道:“臣等准备动用二十万民伕,用两个月时间完成七百里长堤!大工将会在今年的十一月开始,洪武二年正月结束。”

        “两个月,二十万民伕......真的够了?”赵楷有点将信将疑。

        “够了!”陈规笑道,“臣从汝州长城之战中得了点启发,想用麻袋、蒲包装土垒堤......这样就省得夯土了,可以大大缩短工期。臣已经找人试过了,三个壮工配合,一日可以垒起五十斤的土包五十只!

        二十万民伕中,只有十五万人在一线开工,每日可以垒土包二百几十万只,打个对折,也有一百二三十万只,五十日可以垒六七千万只,足够筑起七百里长堤了!”

        赵楷问:“这长堤牢靠吗?”

        宗颖回答道:“官家放心,这土包长堤只有一道,所以......长堤西面是不会淹水的!”

        “西面不会......”赵楷一下就明白了!

        西面有堤,东面没堤,而且西面的地势本来就略高一些。所以水往低处流,沙袋长堤自然不会被大水挤压或淹没了......至于东面会不会被淹,赵楷是没办法的。他总不能为了黄泛区东面被金人统治的百姓的福祉,放水淹死自己统治下的百姓吧?

        赵楷点了点头,又问:“为什么要在冬天开工?”

        陈规道:“因为冬天气候寒冷而且干燥,泛区水浅,泥沼封冻,便于施工。民伕只需将土袋垒在冻住的烂泥地上即可......明年春暖花开之后,这些土袋子自会压下去,形成长堤。”

        “这样能行?”赵楷有点怀疑。

        “官家放心,”陈规笑道,“这是常用的法子,在北方造岛修坝时常用此法。

        不过这道土包坝只是急造而成的,只要能将就着用就行了。待到明年春暖花开,臣等还会派人去加固增筑,总能确保无虞的。”

        说着话,这位工程专家的脸色忽然凝重了起来,“不过就怕金贼不会让咱们安心施工......若是金人的骑兵踏冰而来,麻烦就大了!”

        黄泛区一旦封冻,那可就是天堑变通途了。你这里二十万人兴大工,金贼知道了还不发兵来杀?

        “不必担心,”赵楷笑道,“朕有可靠消息,完颜宗翰父子已经北上会宁去了......而且金兵中的女真、渤海战士大多回籍休整去了。金贼在今年冬天是不会有大动作的,而且朕会派出精兵沿黄泛区布置,保护民伕安危,所以你们可以安心施工!”

        宗泽听赵楷说到完颜宗翰父子北上,马上就警惕起来了,“官家,粘罕父子北上怕是为了谋划什么大动作啊!今年冬天固然可以安稳,但是明年......”

        “明年必有大战!”赵楷丝毫也不慌张,“所以东京留守司还需努力准备......滑州和开封府境内的堤坝要修得高大坚固一些,最好还能在堤坝上面布防,将其当成城墙使用。不过宗卿也不必太担心,金贼用兵的重点不可能是开封府。”

        “开封府自然是无虞的......除非金人也和咱们一样,在今年冬天花大力气治水。”宗泽皱着白眉道,“不过河东、河北一定会遭到金贼猛攻......官家,朝廷一定要早做防备啊!”

        黄泛区不治理好,大军就很难通过,即便过来了,后勤线也无法维持,所以开封府的安全是很有保障的。

        “朝廷当然会做好防备的,”赵楷冷笑起来,“而且朕将会亲自过河去和金贼一战!”

        他瞄了宗泽一眼,心道:老爷子,朕不用你说,也会过河去的!

        “过河?”宗泽一惊,“是不是太冒险了?”

        赵楷笑道:“河北、河东地域广阔,而且与朝廷极为紧要,朕若不亲去,金贼必能恣意妄为,想打哪里都行。河北、河东兵力有限,防不胜防!

        而朕一旦过河,金贼一定会害怕朕在河北发起大攻势,不把朕击退,他们是不敢胡来的!”

        其实赵楷早就打算在洪武二年过黄河了!

        不过他不是为了向金国发起大攻势而过河的,而是为了巩固信德府、磁州、相州三地的防御而过河的......因为这三地素来是宋朝的冶铁重地!特别是磁州盛产磁铁矿,如果用木炭冶炼,可以得到质量极佳的铁料。

        有了磁州的铁料,赵楷的军队才能披上上等的铁甲!

        所以赵楷计划在明年春天过河,并且在河北磁州的邯郸驻扎,同时还会发动信德府、磁州、相州三地的民伕,在信德府、磁州、相州三地的东部修筑数十座堡垒城池,摆出一个步步为城,堡垒推进的架势!

        他可不管金贼会分兵几路来,他只管一路修堡垒......用沙袋堆起一个个便宜堡垒,一路堆到燕京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