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24章 ??不如联蒙灭金吧!(求月票,求订阅)

第224章 ??不如联蒙灭金吧!(求月票,求订阅)

        大宋终于有了可以养马的草原......而且还挺大的,开封府城外,方圆一百余里之地从宣和之难时起到如今,荒了差不多两年,又叫黄河大水泡了几个月。

        原本的泥地都叫黄河带来的沙子给覆盖住了,田垄村镇都消失不见,连树林子都给淹没了,只剩下一望无际的荒草地。

        而这方圆一百余里,大约就相当于两千多平方公里,如果能利用洪武元年的冬天把黄泛区再好好治一治,说不定能治出四千平方公里的草原,那可就是六百万亩了!

        如果豆饼能供应上,就这六百万亩草原,养马二十万匹都有余了!宋太宗时期,宋朝牧监所养的官马也就是这个数目了。

        不过要把马养好,光有草场和豆饼还不够......还得有懂行的官家和官员、负责的马伕和优质的种马和母马!

        群牧司的主人是大宋官家,六百万亩草场和二十万匹官马都属于官家,也就是属于赵楷!

        这马养得怎么样?养马的官员应该杀头还应该升官、授勋,最终是由赵楷这个官家决定的。

        所以赵楷如果不懂马,那下面的人就好糊弄事儿了。

        这个宋朝的马政越搞越差,其实和深宫里面长大的官家根本不懂马有关——太宗年间为什么可以有那么多马?还不是因为赵光义好歹还是可以临阵指挥的官家......他不是军事家,但他至少有半桶水可以晃悠。

        而赵楷现在也是个半桶水的军事家,虽然不懂养马,但是已经会骑马打仗了,也分得清楚什么马好,什么马不好。

        而且他的女班直中就有一些懂得养马,甚至有几个还是陇西、青塘的蕃部出身,家里就有颇为可观的马群!

        有了懂马的官家,懂马的官员也就好找了。

        之前宋朝因为害怕马儿造反......哦,是害怕马儿被图谋不轨的武将牵了去用于造反,所以在马政管理上用了“宫朝相制”的办法。

        宫就是内侍,朝就是文官。骑兵用得马,武将不能问,得让身残志坚的宦官和饱读诗书的文官去管。可不能让张万岁这号鼓动刘武周造反的代州反贼去管理那么重要的马政,可问题是内侍和文官怎么懂畜牧呢?他们和谁学的?

        官家不懂马,管马的内侍和文官也不懂养马,而下面具体负责养马的马伕拿着一份厢兵的薄饷,干一辈子也升不上去,还能让他们去操张万岁的心吗?

        而且宋朝的文官不懂养马你别瞎指挥啊,可他们偏偏还喜欢不懂装懂。这些官员可没少为破坏宋朝的马政做贡献,他们的贡献主要在三个方面,一是伦理道德——可不能让马儿乱了马伦,所以马儿搞近亲繁殖以纯化血统是不允许的!

        二是特别相信野马的血统,在西北管马的官,经常会让当地的野马去和马场的母马交配,以获得所谓的“良种”——自然选择出来的“良种”就是为了驮个死沉的大活人冲锋陷阵的?

        三是瞎搞什么保甲养马法——群牧监的专业人士都养不好,还让一群不懂马也不用马的老农民去养官马,养坏了还要赔,这不是坑人吗?你要把官马分给骑马打仗的西军将门和营伍世家去养也还靠点谱,可是让一群耕地的农人去养战马,这算什么?

        在赵楷手里,不懂马的文臣和内侍都不掺和马政了。现在的群牧司制置使就是这个两年前还是个厢军校尉的马旺,在过去这个差得两省以上官才能充任!

        而群牧司的三个副使,都是赵楷的“小舅子”,一个名叫赵怀义——这个“赵”是赐姓,他是钱盖所举荐的措置湟鄯事赵怀恩的族弟,是唃厮啰的后裔。

        一个副使名叫任得敬,是刚刚升了婉容的任宝莲的堂兄。

        还有一个副使是府州折家的人,名叫折彦文,就是那个折可求的儿子。

        这三人可以得到群牧司副使的高位,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妹子得了宠,而是因为他们仨都立了军令状,回老家去替赵楷雇佣马伕、收购良马了——他们每个人都必须带回300名以上的马伕,1000匹以上拥有生育能力的良马,才能保住群牧副使的职位。

        另外,马旺现在还替赵楷拼凑出了马伕七八百人,牡马、牝马数千匹。

        等赵怀义、任得敬、折彦文都从老家回来,开封马场约莫就能有牡马、牝马万余,马伕一千多人......马伕倒是足够了,马儿却还是少了一点!

        可问题是上哪儿去搞到足够数量的好马呢?

        马儿的繁殖能力并不强,而且马匹个头大小并不全取决于种马,母马的质量也非常重要。所以马场不能一味求数量,也得讲究质量。要不然良马率太低,养出来的都是菜马也不行啊!

        回到开封府城内后,赵楷就在艮岳台城的绛霄楼中召集臣子,想商量一下上哪儿去搞更多的好马,以充实开封牧场。

        不过朝议还没开始,赵楷就从提举皇城司的王晓德那里得到了马植的密报——马植就是赵良嗣的原名。

        因为联金灭辽的事情搞得有点砸,所以赵良嗣的名头也臭了,不方便在赵楷这里再做官,所以赵楷干脆让他改回了原名,还叫马植。

        马植现在不在开封府,而是潜入了燕京,还成了大金南京留守郭药师的门客,现在就居住在郭药师的府中。

        郭药师、郭安国父子的兵权虽然被夺,但是完颜宗翰还要用他们俩父子的兵马去维持京东的局面,所以得罩着他俩。

        因此他俩的日子也还算好过,马植也就能打听到不少机密了。

        “官家,马先生的信上说,完颜宗翰、完颜宗弼和完颜宗望的儿子完颜齐日前一起北上去了会宁。而且完颜宗翰在途径燕山府的时候,还关照郭药师要尽快修缮辽国留下的皇宫,说金贼的皇帝吴乞买明年会来居住......”

        “什么?”正在绛霄楼中一边吃饭一边听王晓德汇报的赵楷,马上就发现不对了,“吴乞买来燕山府......难道金贼又要大举南侵了?这消息准不准啊?”

        “官家,家父的消息不会错的!”郭天女正陪着赵楷一起用膳,听见赵楷的话,就插嘴道,“金贼的粘罕和皇帝吴乞买向来不睦,现在粘罕亲自去请吴乞买南下,一定是想在来年发动大战!”

        “官家,”王晓德又摸出个信封,双手递给赵楷,“这是郭留守的亲笔信。”

        “天女,拆开看看。”

        赵楷没有亲自去接,而是让郭天女代劳。

        郭天女接过信封,撕开口子,取出里面的信纸,展开后看了起来,“的确是爹爹的笔迹......爹爹在信中说现在让金贼最头疼的北方部落并不是镇州的契丹人,而是斡难河流域的蒙兀人!”

        “蒙兀人?”赵楷一听这个名号,连饭都不吃了,“天女,你确定是蒙兀而不是蒙古?”

        蒙兀、蒙古都差不多啊!

        他们不会是一家人吧?

        “蒙古?”郭天女想了想,“好像也可以这么叫......这个蒙兀部在辽国崩溃之后也有了兴起的苗头,他们的首领合不勒非常能干,这几年征服了许多部落,已经有了一统蒙兀的苗头,今年还召集蒙兀各部开会,自己当了蒙兀人的可汗!”

        “可汗?”赵楷想了想,又问,“这个合不勒是姓氏吗?”

        “不,合不勒姓孛儿只斤......是突厥语棕色眼睛的意思。”郭天女懂得还挺多,赵楷没一箭射死她还是划算的!

        “孛儿只斤......”赵楷的脸色阴沉,心说:没错了,这个就是成吉思汗的祖宗啊!

        郭天女不知道成吉思汗是谁,她已经看完了老爹的书信,笑着对赵楷道:“我爹爹说,咱们可以来个联蒙灭金!”

        什么?联蒙灭金?这事儿......听着怎么那么耳熟呢?南宋好像就是这样给折腾没了的!

        “这不和联金灭辽差不多吗?”赵楷眉头大皱,“如果灭金后,蒙古崛起了怎么办?”

        “蒙古......崛起?”郭天女看着赵楷,居然从他的脸上看见了忧色,“官家,蒙古人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不过是草原上的一群蛮子,这样的蛮子在草原上不知道有多少!不过他们分散得很,不可能统一起来的。”

        现在可不是明末,草原上的气候还比较温暖湿润,可以养活的人口也多!而且佛教也没有在草原上流行,所以草原人口的增长很快,战斗力也很强!

        郭天女又道:“说来,契丹人也算是他们中的一支。但是契丹人也没有能力真正统一草原,当年契丹人没有亡国的时候,就在草原上连年开战,被这群蛮子折腾得够呛!难道契丹人都干不成的事情,蒙兀人能干成?”

        是啊!赵楷心说:契丹人没有成吉思汗啊!

        郭天女看见赵楷脸上的忧色越来越重,就对赵楷道:“官家......辽国灭亡后草原无主,群雄并起,而且辽国实行了多年的草原铁禁也无法维持,这些草原部落力量增强是不可免的。如果不能为我所用,就有可能成为女真人的助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