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22章 ??百万大兵五路伐宋!(求订阅,求月票)

第222章 ??百万大兵五路伐宋!(求订阅,求月票)

        “扫深殿,闭久金铺暗;游丝络网尘作堆,积岁青苔厚阶面;扫深殿,待君宴......”

        充满哀怨与失落的歌声,伴着马头琴奏出的悠扬婉转的乐声,让人听得如痴如醉,仿佛真的看见了一个貌美如花的俏佳人在遥远的地方等待着自己。

        窗外,正中秋月圆,明月当空。几个穿着女真白袍的男子,正坐在中山府城内的副元帅府内的一处楼阁当中,一边听着完颜宗望的爱妾,辽国公主余里衍抚琴演唱辽国皇后萧观音所作的辽词《回心院》,一边偷眼打量着靠在卧榻上,人瘦了一大圈,脸色苍白的右副元帅完颜宗望,一个个都是眉头微皱。

        穿着白袍的女真男子,就是刚刚从济南府赶来的完颜宗翰、完颜斜保、萧仲恭,还有在场作陪的四太子完颜宗弼,还有一个长身美髯的青年,正是完颜宗望的儿子完颜齐。

        完颜宗望在今年夏天也吃了个大亏,而让他吃亏的则是岳飞那个老上级季易季太尉。

        这位老爷子之前被赵楷派了个真定路安抚使的差,到老家真定府组织营田武装抵抗金兵......这事儿肯定是不容易的,真定府的那帮地主老财谁肯把手里面的土地交出来?当然也不可能交出孝子从军。

        总之,就是土地不给,孝子没有——哪儿有那么多孝子?一个个都是吃喝玩乐的败家子!

        所以当中山府陷落、秦桧被俘、金贼大举入侵的消息,被一群让金贼抢成了穷光蛋的窑主带到真定府的时候,季易手头的“营田兵”拢共还不到5000人,其中能战的还不到1500人。

        如果那时候金兵一鼓作气杀进真定府,季老头早就死了!

        可当时完颜宗翰根本不想去招惹季易——他在打平定军的时候遇上不就是他吗?结果绕了一千里地到真定府再和这个老顽固打,他图个啥?所以完颜宗翰一听说守真定的是自己的老对头,马上就挥军南下,直扑应天府(宋州)而去了。

        而完颜宗望的军队刚刚在开封府周边抢了个饱,当然不想去啃真定府的硬骨头了。

        所以季易和真定府的军民,就奇迹般的得到了一个准备的时间窗口!

        这个中山府的深刻教训就在那里摆着,所以真定府的地主老财们不敢再掉以轻心了......他们要么赶紧跑路去洛阳,要么就回家踅摸孝子来当兵。

        而季易季太尉也豁出去了......他不豁出去也没地方可去啊!当时赵楷去关中抢地盘了,根本不可能出兵河北。不过赵楷却给季易下了一道旨意,让他千方百计的在真定府坚持,不允许他弃地而逃,否则就要军法从事!

        季易是武官,当然害怕军法从事。而且当时他也不知道开封府的朝廷其实没有完蛋,而是跑路了......他还以为赵楷是大宋唯一官家,所以只好硬着头皮在真定府整军备战。

        而这一整,就整了大半年,直到洪武元年春,主持大金北路军的副元帅完颜宗望才重新在河北战场上发动攻势。而且完颜宗望一开始也没有集中兵力猛攻真定府,而是四面出击,似乎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河北各地还忠于宋朝的城池都攻下来。

        结果金兵在河北东路进展顺利,在西路却连连受挫,先后在真定府、赵州、信德府、洺州等地被宋军击败。

        于是完颜宗望就调整战术,集中兵力猛攻真定府。而季易这只老成精的狐狸则早就预料到真定府会遭到猛攻。便在金兵大至时主动放弃了府城真定,同时分兵守住了真定府北部和西部的山区,而且还故意放开了通往井陉口的道路。

        而宗望原本就有通过井陉路攻击河东,以策应宗翰在中原战场上发起的进攻的计划。

        结果完颜宗望亲率的三万金兵一头扎进了井陉口的盆地,而季易的真定团练和河东方面开来的张浚、刘子羽部,则早就占据了山险之地,牢牢卡住了宗望进兵的路线。

        同时,季易的几个儿子还和马扩一起在真定府境内打起了游击,扰得完颜宗望的后方千疮百孔,前线的补给也日益匮乏。而且当时正值酷暑,井陉盆地当中又特别炎热,不少金兵热得中了暑,甚至还有些人直接中暑而死!

        完颜宗望本就特别怕热,而在得知完颜宗翰被“大水冲走”的消息后,不得不顶着烈日,披上厚厚的盔甲,冒着随时可能遭到宋军伏击的风险退兵。结果在半道就中了暑,最后是让人抬回中山府的。

        如果不是辽国公主余里衍细心照料,他肯定已经不在了......但是保住性命的宗望,还是大病了一场,现在刚刚好些,就从突然到访的宗翰那里得知了“两宋即将归一”的假消息!

        当余里衍一曲唱罢,飘然而去后,完颜宗望这才缓缓开口:“中原的气候实在不好,夏天太热,而且又多雨,还有各种各样的疫病......我等北方之人根本不能适应啊!

        去岁在围攻开封府时,我军就病倒病死了不少。今年打井陉口时,我都差一点死了......”

        听他的话语,显然对攻打宋朝的兴趣不大......也许在他看来,退回去当个大辽也不错。

        当年契丹人不也是在中原转悠了一圈就回去了?对了,那个契丹皇帝耶律德光不就中暑死掉了?

        “二太子,咱们可以这样打......”完颜宗翰看着病怏怏的宗望,一边想着要不要让儿子“咒”他一下(他和宗望不是一派的),一边和他说起了儿子斜保提出的那个多路伐宋的计划。

        宗翰道:“咱们可以联合夏国,发兵百万,分五路进军,好让那赵楷首尾难以相顾!”

        “什么?发兵百万?”完颜宗望给逗乐了,“粘罕,我们有百万之兵可以发吗?”

        “没有!”完颜斜保接过话题,“但是七十万大军还是有的......可以诈称百万了!”

        这个胖子还是比较实在的,七十万诈称百万,注水不多。

        “七十万?”完颜宗望摇摇头,有点鄙视的看重胖乎乎的斜保。

        那么胖,看着就呆头呆脑的,还乱说话,哪里能和我的齐儿相比......看来完颜宗翰是后继无人了!

        一旁的完颜宗弼摇晃着脑袋开口了:“哪里有七十万?能挤出三十万已经不得了啦......”

        “四太子,”完颜斜保道,“你还得算上夏国的兵马!我国出正兵二十万,辅兵二十万,再请夏国发举国之兵三十万......这样凑成七十万大军绰绰有余。”

        “夏国肯出那么多兵?”完颜宗弼很怀疑,“夏主亲辽......若非形势所迫,怎会依附我国?现在宋国有了复兴之势,夏主说不定会生出投宋的心思。”

        “不会的,”完颜斜保摇摇头,道,“投宋能有什么好处?赵楷岂是会给夏国岁币的宋国官家?况且赵楷登基之后,就努力振兴关陇府兵,现在关陇宋军日盛一日,已经可以和我大金兵一战了。如果让他们继续壮大下去,夏国还能有活路?赵楷甚至不需要出兵攻打,只要断了夏国的财路,就够他们难受了。

        夏国唯一的生路,就是和咱们一起对付宋国,吃宋国的肉,喝宋国的血!”

        好像有点道理......

        完颜宗望的长子,相貌堂堂,武艺出众的完颜齐插话问:“斜保,五路伐宋是哪五路?可有把握?“

        完颜斜保回答道:“第一路是淮东路,出京东东路,南下攻海州、涟水军,然后渡淮大掠!第二路是河北路,由大名府出兵,攻相州、磁州、信德府等地......那里是宋国的冶铁重镇,若为我有,赵楷就会缺少打造兵甲的好铁了!第三路出云中而下河东,取代州、太原府之地;第四路由夏国出兵,和宋人争夺横山之地;第五路也是由夏国负责,和宋人争夺河湟之地。

        五路兵中,我朝负责三路,出正兵、辅兵共四十万!夏国负责两路,出兵三十万!

        这五路大军不需要全胜,只要有一两路得手,赵楷就将元气大伤。而赵楷的军队才多少?不过三四十万,怎么也不可能在那么长的战线上处处设防,还全都能防住吧?”

        完颜宗望眼前忽地一亮,随即又拧起了眉头:这胖斜保的办法好像可行啊!

        若是淮东得了手,赵楷的钱袋就要出问题了!

        若河北得了手,赵楷以后就没那么多铁可以打造兵器了!

        若河东得了手,大金就能得到中原形胜之地,就可以进而威胁陕西......那里可是赵楷的兵源地啊!

        若夏国得了手,陕西一样会受到威胁,而且赵楷的军马供应就将出现困难!

        所以这场五路伐宋,赵楷守住四路,也还是输了......想要赢,就得五路皆胜!

        “好!”想到这里,完颜宗望一把大腿,“五路伐宋......只要一路得手,宋国就会元气大伤!这一战可以打!”

        完颜宗翰见宗望支持自己了,马上趁热打铁,“不如让四太子和我一起走一趟会宁,请皇帝亲征,至燕京府坐镇,以主持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