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20章 赵楷,你的年薪是六百万!(求订阅,求月票)

第220章 赵楷,你的年薪是六百万!(求订阅,求月票)

        “官家,秦桧昨日在御史台的风波亭中畏罪自杀了......这是他的遗书!”

        金陵皇宫,崇政殿中。御史中丞宇文虚中正在向赵桓报告秦桧被自杀的事儿,而且他很贴心的为秦桧准备好了一份遗书。

        遗书的内容就是认罪,承认他在被俘之后投靠金贼和放回后充当金人奸细,并且想要陷害忠良,出卖大宋的罪行!

        名侦探赵桓从宇文虚中手里接过了秦桧的遗书,然后细细的看了两遍,点点头道:“果然是秦桧的笔迹!这是他的遗书......真没想到,秦桧居然是金贼的奸细!幸好发现的早,要不然这满朝的忠良,都要让他给陷害了!”

        说着话,赵桓就放下秦桧的遗书,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大殿上两排衣冠严整、表情庄重的忠良。

        忠良们当然都知道秦桧是什么人?说他是金贼派来的奸细也许有冤枉的,但说他吃里扒外,暗通金国,抱着金人的大腿当大宋的官,那是一点都不冤。

        不过官家赵桓那么雷厉风行的弄死秦桧,却大大出乎了众人的预料——这是让赵楷吓得吗?难道官家就因为赵楷的一番恐吓,就逼死了身为礼部尚书的秦桧?

        这也忒怂了吧?就这样......以后赵楷打过来,大家还抵抗个啥?都投降算了!难道这官家真就甘心当个陈后主了?

        赵桓将目光收回,淡淡地说:“既然秦桧已经认了罪,又畏罪自杀了......那就不必牵连家人了。他好像也没有儿女,不如就把他的妻子好生安置到广南东路去吧!”

        秦桧死了不算,老婆都要追放岭南!

        幸好秦桧没有儿子(秦桧的老婆不下崽,又特别凶,所以秦桧无后),要不然一准给弄死!

        殿中的臣子们心里都抖了一下,又想起赵桓是怎么处置蔡京、蔡攸两父子的了。看来这位官家的怂是对敌人而言的,对自己人他可狠了,还是别惹他了。

        赵桓看到殿中的臣子们都噤若寒蝉,又苦苦一笑,道:“秦桧一死,东南总有数年太平日子了......朕接下去打算停了给北朝的岁币,然后增加给洛阳皇太弟的俸禄!”

        赵楷和赵桓这对兄弟还都挺能自说自话的......赵楷管赵桓叫吴国王,而赵桓则说赵楷是皇太弟,现在还要给皇太弟发俸禄!

        “发多少合适呢?”赵桓嘀咕着,“皇太弟的性情和先帝差不多,都喜欢丰亨豫大啊!这样吧......一年给他米三百万石,让他多吃一点!再给价值三百万贯的绢、茶、铜!诸卿以为如何?”

        赵桓居然完全答应了赵楷所提出的全部要求,都不带讨价还价的!

        秦桧杀了!金国绝交了!一年六百万的......俸禄,也给了!

        崇政殿中的臣子们心说:你赵桓都怂到这个地步了,那个赵楷应该不会“先南后北”了......虽说吃下整个江南后,一年绝不止这六百万。但是在下江南的过程中吃饱的可不仅仅是赵楷,还有赵楷麾下的精兵强将!

        这帮穷凶极恶之徒下江南之前是精兵强将,从江南逛一圈捞饱了回去后,还有多少打恶仗的劲头就难说了。

        远的不提,就说童贯手下那支还算堪用的西军,在平方腊之前也还行吧。金兵是打不过的,但也不至于让只剩下一口气的辽军吊打啊!

        可是从江南回来后,他们就堕落到这种水准了!

        历史上的后周世祖也反对先南后北,而主张先北后南,应该也是怕军人们发财后堕落......钱这个东西是好,但是真让穷凶极恶的厮杀汉们都一夜暴富了,好像也挺麻烦的。

        所以大家伙的好日子大概还长着呢!

        群臣们当然不会和自己的好日子过不去......再说了,代表大金国在宋利益的秦桧都被自杀了,现在再扣了赵楷一年六百万的“工资”,回头赵楷带兵来武装讨薪可怎么办?

        所以大宋的忠良们纷纷表示了支持!

        “官家圣明,皇太弟得了这六百万俸禄,一定会为竭尽全力朝廷守边,朝廷自可安居金陵,高枕无忧!”

        “官家以区区六百万俸禄便可为东南十路二州换来太平景象,实在高明至极啊!”

        “官家圣明如此,实是东南十路二州百姓之福!”

        “官家圣明,我朝中兴,天下太平,指日可待矣!”

        听着众人的马屁话,赵桓的心里总不是个滋味......他现在哪儿哪儿都好,一点毛病没有,这官家也当得有滋有味,可不想哪天被赵楷这个逆贼弟弟拉下宝座再给活活弄死!

        想到这里,赵桓嗯咳一声,让下面的忠良们赶紧闭嘴。

        下面的忠良看见赵桓脸色不予,都很识相的不言语了。

        赵桓又道:“现在虽然有皇太弟坐镇中原,但是我们也不能对金贼不加防备......毕竟我朝在淮河一带与金贼接壤,防线绵长,随时有可能遭到金贼的偷袭!诸卿有何对应之策?”

        诸卿都是聪明人,马上就明白这位官家还想挣扎求存......杀秦桧,给赵楷发六百万薪水应该是缓兵之计。

        缓个三年五载的可以加紧练兵啊!

        知枢密院事聂山立马上奏道:“禀官家,淮河绵长,大兵分驻各处,全靠船只往来调度,丰水时节还好,遇上枯水就难以呼应。臣觉得应该再编练一支骑军,数量不需要太多,能有一两万人就足用了。”

        “一两万骑兵?”赵桓皱眉道,“马从何来?兵又从何来?”

        聂山道:“禀官家,现在四道诸军中多有善于骑射的北兵,而从北方逃难来的百姓中也有善于骑马的壮士,朝廷可以出厚饷招募他们。

        至于战马......则可令鄂州、光州、黄州、寿州、亳州、濠州等沿边诸州的官员设法购买。只要不惜高价,应该可以买到好马的。

        另外,朝廷还可以在荆湖南路寻找人口稀疏之地,开辟马场,将从边地买来的好马养殖起来。”

        赵桓点了点头,“如此甚好,东西两府尽快拿出具体的方略,如今形势危急,不可怠慢。”

        吩咐完毕,赵桓又道:“诸卿还有什么良策要献吗?”

        刚刚升任了同知枢密事的赵明诚就出班奏道:“官家,如今淮河西段以北因为洪水泛滥,暂时不适合进兵。可以做长久打算,譬如选择险要地势,修筑堡垒,屯驻新军,同时再令光州、寿州、壕州、泗州等州募集乡兵民壮,严加训练。

        而淮河下游的楚州、涟水军和涟水军以北的海州,却急需加强!特别是海州和涟水军都位于淮北......若弃之不顾,则会被金贼所得,用之为渡淮南侵之本据。若要固守为淮河之屏障,则急需派遣阃帅良将,添加兵马,妥善防御。”

        赵桓想了想,“海州和涟水军背靠大海,一面倚着淮河,一面又靠着群山,的确不应该放弃。或许可以将两地河北,设立淮北安抚使路......不知何人可以出任淮北安抚?”

        尚书左丞兼户部尚书,老臣张悫出班奏道:“官家,臣举荐刘豫出任淮北安抚。”

        “刘豫?”赵桓皱眉道,“是那个在河北当过提刑,跟着李纲、李禄一起跑到金陵来的河北农夫?”

        刘豫是为数不多的真正算得上“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农家出身的进士。

        也正因为这个出身,让刘豫在官场上不怎么吃得开,总是成为人们嘲讽的对象,而且他年少时还因为家里太穷偷过同学的财物,被人认为品行不佳......赵佶和赵桓都看不起他,所以这家伙跑路到金陵后一直没得过什么好差。

        不过张悫倒是挺看得上这个河北老乡,而且也知道他是知兵的,于是就向赵桓举荐了此人。

        赵桓也没多想......反正淮北的海州、涟水军怎么看都不大好了,随便派个人,死马当活马医吧!

        安排了刘豫去淮北当官儿之后,赵桓看群臣也出不了什么主意了,就结束了朝议,然后就让人把正在府里休养的赵枢、赵杞和赵栩三兄弟都叫来了。

        “五哥儿、六哥儿、七哥儿,朕已经和群臣们说好了,要给三哥儿发俸禄了!”

        三个大王一听,都有点哭笑不得,赵楷都当官家了,还用得着你给发俸禄?

        “大哥,您给他发多少?”赵枢问。

        赵桓伸出右手,做了个“六”的手势。

        “六万?”赵杞笑问。

        “六百万!”赵桓一本正经地道,“这可是给皇太弟的俸禄!可够了?”

        你这是把岁币说成俸禄了!

        三个大王心中都有数了,不过谁也不点破,全都点头说“够”,六百万年薪怎么可能不够呢?

        当皇帝都没这个数!

        赵桓笑道:“朕也觉得足够了......你们谁在辛苦一趟?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三哥,同时再和他说说在鄂州、汉阳军之间开办榷场的事儿。以后两边再有什么事儿,就先在这处榷场里商谈,给他的六百万年俸,也在这处榷场交割。”

        赵栩是三兄弟当中年纪最小,身体也是最好的,他不忍心让两个哥哥继续奔波,于是就站出来道:“皇兄,小弟再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