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17章 ?? 亲兄弟,得加钱!(求订阅,求月票)

第217章 ?? 亲兄弟,得加钱!(求订阅,求月票)

        洛阳皇城,贞观殿。

        赵楷已经将三位亲兄弟安置到了洛水北岸,皇城东面的“豪宅区”了,给他们仨一人安排了一所大大的宅院——都是跑路的洛阳权贵留下的好房子。

        然后赵楷自己就和一群在定鼎门外迎接赵枢、赵杞和赵栩的大臣,一起回了皇城,在贞观殿内召开了一场临时朝议。不讨论别的事儿,就讨论怎么应付赵桓甩过来的“皇太弟”。

        不得不说,赵桓真的给赵楷出了个难题......现在毕竟是大敌当前,河北、京东大片国土沦陷,黄河还给万恶的金贼掘了,淹死了无数黎民百姓!

        这是中原的天倾之祸啊!

        在这个时候汉人应该团结一致,一起把金贼赶出去。有可能的话,还要恢复燕云十六州。哪儿能自家兄弟打起来?这不是亲者痛、仇者快吗?原本一国难容二赵,赵楷、赵桓都是官家,只能存一个下来。现在二赵中的赵桓快挂了,家里的孩子又小,准备学赵匡胤、赵光义搞兄终弟及,而赵楷正好是赵光义的位子,赵桓一挂,他就顺理成章来个二赵归一。内战之祸瞬间消弭,大宋就可以团结一致去直捣黄龙了!

        所以说赵桓现在重病将死的事儿,那简直是众望所归啊!可以毫不夸张的是,“全宋人民”都在盼着赵桓驾崩的喜讯。

        你说赵楷现在能说不当这个皇太弟吗?能说赵桓手里的十路二州之地咱不白要,得发兵去打一遍吗?

        不能这么说啊!

        这么说了会失去军心民心的......

        可是赵楷又分明知道自己的好哥哥赵桓有的好活呢,没准还能再活个一二十年!就算赵楷肯等......到那个时候,赵谌已经二三十岁了,他还能把皇位让给叔叔赵楷?没准会和耶律洪基一样,拿个“皇太叔”来糊弄自己!

        这事儿真有点让人为难啊!

        赵楷想到这里,目光就在贞观殿上游动了。因为四路土改还在继续,各地都需要大将坐镇,所以留在洛阳的把兄弟就只有岳飞、董金刚,另外还有一个好妹夫李辅臣,今儿都在贞观殿上坐着呢!

        除了他们仨,还有枢密使何灌,副使刘晏、杨惟中这两个武将。

        而文臣则是吕颐浩、蔡懋、韩肖胄、钱盖、陆宰、范致虚、蔡鞗、赵开、米友仁、陈东、张浚、胡寅、邓肃,还有一个宗颖——他是被宗泽派来洛阳报告开封府周围大水稍退的。这次开封府被大水围了两个多月,现在城西、城南已经退水,城北、城东还淹着水,不过水位也不很深了。

        如果不是赵枢、赵杞和赵栩他们仨来了洛阳,赵楷就得去视察开封府附近的黄泛区了,这黄泛区得抓紧时间治理啊!

        必须趁着冬季水退的机会修起一条五六百里长的堤坝,先把黄泛区的西面守住,要不然明年还得淹!

        至于东面,那就不是赵楷能管得了的......

        而要修一道五六百里长的堤坝,至少得动用几十万民伕!那些民伕可不是府兵,拿了赵楷的土地,有服兵役的义务。赵楷没有行均田,所以四个营田路的贫苦百姓没得到什么好处,也无力承担过于繁重的劳役。

        因此赵楷在推行四路分田的同时,为了给四个营田路的贫苦百姓也吃点甜头(必须得安抚他们,免得被心怀叵测的地主阶级煽动),就免了四路民户三年的丁钱和徭役。如果再要发动民伕去修大坝,就得给钱了,怎么都得几百万啊!

        明年还得兑现几百万的布票......还有府兵的装备需要逐步升级,还有伊水路和伊汝路都需要整修扩建,以便提升运输效率!

        另外,枢密院还提出了在临漳重筑邺城的计划,准备将这座新邺城当成大宋在河北的大据点,以掩护相州、磁州、卫州、信德府等地......这又得花一大笔钱!

        一想到花钱如流水,赵楷的眉头就拧得紧紧的!

        “哥哥,”看见赵楷皱眉,岳飞第一个开口了,“小弟以为金贼才是大患,而金陵方面上上下下都不懂军务,根本不堪一击。因此吴国王(指赵桓)愿意联合,实乃天助我也!”

        岳飞显然是看不起那四百零三个武进士的......不过话说回来,赵楷在陕西、河东、河北这些用武之地取士,也只得了几十个“武翰林”,而且那些人的武艺、军略不过尔尔。

        赵桓在东南那等地方一下取四百多个武进士,都是什么水准,不用想也知道了,所以岳飞根本不把赵桓的十万陆师新军放在眼里。

        “官家,老拙也觉得这事儿对咱们有好处。”吕颐浩见岳飞嘴那么快,也只好赶紧跟着表态了,他笑着道,“现在的天下说是三分,但真正有可能一统江山的,就是咱们和金贼两家。吴国王不过是守家之君......只要官家能打败金贼而复京东、河北,吴国王退位纳土,也不过是官家一道旨意而已。”

        枢密使何灌也道:“官家,老臣也觉得吴国王不足虑......现在军心民心都想早日北伐、东征,逐走金贼,恢复故土。咱们不如向吴国王多索些兵费,只要他肯给,再容他几年又何妨?”

        再容几年?

        赵楷眉头深皱,似乎也有点心软了。

        就在这时右相蔡懋忽然上奏道:“官家容吴国王几年倒也无妨,可是现在吴国王每年给金贼三百万岁币......这是资敌啊!”

        礼部尚书蔡鞗马上附和道:“官家,吴国王应该将这三百万转给您,这样咱们一年就能拿到六百万漕米、绢帛或铜钱,国用可就宽裕了。”

        这俩姓蔡的其实在给赵桓使绊子——他们和蔡京、蔡攸是一个蔡啊!蔡京还是蔡鞗的亲爹呢!

        他们俩未必希望“二赵交兵”,但肯定不想让赵桓好过。

        不过赵楷却觉得他俩话挺有道理的!赵桓的确太不像话了,不仅装病扮可怜,而且还每年给金国那么多的岁币......三百万啊!

        历史上的赵构都没给那么多吧?

        这不是资敌是什么?不是他给金贼那么多,上回完颜宗翰根本深入到登封!

        “官家,臣也赞同此议!”

        “官家,臣也建议严惩吴国对金主降派!”

        “官家,臣附议!”

        朝堂之上,马上就是一片附和之声!

        赵楷点点头,似乎也怒上心头,冷笑道:“赵桓不能一边要朕容他,一边还大笔的资敌!他现在的病多半是装出来的,若是装个十年,岂不是要给金贼三千万?这样如何对得起先帝?如何对得起两河两岸死于金贼之手的百万黎民?他若想朕容他,就得马上断了给金贼的岁币,再......再每年给朕600万!诸卿以为如何?”

        赵楷一边发问,一边琢磨:这亲兄弟,也得明算账啊!

        “官家圣明,”蔡懋马上表示支持,“吴国王早就该断了给金贼的岁币了!”

        蔡鞗咬着牙道:“也不知这岁币是谁提出来的?若是臣下提出,还应该严究重惩!”

        吕颐浩却有点担心道:“官家,若是吴国王断了给金贼的岁币,金贼多半会出兵攻打两淮......”

        “哼!金贼出兵两淮?”赵楷哼了一声,笑道,“朕还求之不得呢!”

        现在是“北宋”和“东金”平衡的局面,赵桓的“南宋”只是在夹缝中求生存,根本不是类似东吴的力量。如果金兵出两淮,将会沉重打击“南宋”的军事力量和民心士气,到时候赵楷就能以援救的名义,轻轻松松的把地给取了......而金贼最多抢掠一番,根本不可能在淮南立足。

        .......

        “一年,一年六百万岁币......其中米三百万,钱、绢帛各一百五十万!”

        “还要和金贼绝交,停付岁币......”

        “还要严惩主和派大臣......三哥,你逼得也太紧了吧?”

        “是啊,金贼如果真的发了狠劲,南下两淮,大哥手头的那点兵马可顶不住啊!”

        “三哥,您这哪里是容大哥几年,完全是逼大哥早死啊!”

        “三哥,要不你再考虑一下?”

        赵枢、赵杞和赵栩三人显然是给赵楷的狮子大开口给吓着了。被叫到贞观殿来后,就一个劲儿的提赵桓说话。

        可是赵楷哪里肯让步?还问三个兄弟:“金陵那边,谁是主和派的头头?是秦桧吗?”

        他还真猜对了!

        赵枢道:“秦桧的确是主和的......”

        “朕就知道是他!”赵楷冷着脸道,“那就再加一条......杀桧始可言和!你们去告诉大哥,他如果不答应,那朕可就要亲提大兵去问他的通敌卖国和不孝不义之罪了!”

        赵枢只是连连摇头:“三哥,你就不怕大哥被逼得没办法,和金贼联手对付你吗?”

        赵楷哼了一声,笑道:“他若敢如此,朕不饶他,父皇在天之灵也不会饶了他!东南十路二州的百姓,一样不会饶了他!”

        赵桓恐怕也没那么蠢吧?赵桓心道:真要有那么蠢,两赵归一也就容易了!他只要敢联合金贼一起出兵......呵呵,营田四路的三四十万府兵打江南是不用动员的,一声令下,保证如狼似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