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16章 ???这就要和平统一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216章 ???这就要和平统一了?(求订阅,求月票)

        大宋洪武元年八月初八,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这一天,大宋东都洛阳的定鼎门外,已经聚集了一群身着唐式窄袖圆领官服的人物。

        各色窄袖圆领服加上黑色软脚幞头,现在就成了大宋洛阳朝廷的官员和帝王常服了。这种服饰穿在身上看着就利落,而且还省布......所以赵楷特别推崇这样的服饰。那种宽衣大袖的礼服当然也是有的,举行各种祭祀活动的时候拿出来穿一次就行了。平日里面,就好好收藏着吧!

        除了服饰利落精神了不少,现在洛阳朝廷的官员还配上了直刀!他们的腰带上右侧挂鱼符袋,左侧就是一把长刀。不论文臣武士,人人皆是如此!

        所以今天聚集在定鼎门外的,就是一群带刀官人,看着气势汹汹,仿佛要砍人的模样儿。不过他们今天不是来定鼎门外宰人的,而是来接人的。而且要接得还不是一般的人物,看看定鼎门外刚刚搭起来的接官亭和彩画牌坊就知道了。在大宋重开之后,这样的隆重迎接的场面,可真是极其少见啊!

        上一回赵楷本人凯旋而归,回到洛阳的时候,也没特意搭什么牌楼和亭子,只是文武百官在定鼎门外迎一下就算完了。

        赵楷的洛阳朝廷,现在实力是不小了,三十几万府兵一拉出来,那可真是人山人海,武力上和大金国也是谁都不怵谁的水平了。

        可是这草台班子的味儿却还是挺浓的......穷啊!能省就省吧!连当官的身穿的官服都那么“紧身”,用得也是下等的蜀锦,一看就知道是便宜货。

        但是这次迎接不知道谁来入洛,气象却是和以往不同。不仅很铺张的搭了牌楼和亭子,而且一大清早,就有大队的天策御帐军的步兵开过来维持秩序,过了一时候儿,居然还来了一队羽林骑士和一队御帐骑士......这可是官家的亲兵啊!

        如果再瞧见几个身披链甲,英姿飒爽的女班直,那就几乎可以肯定是官家亲临了!

        当日头渐渐升高,时间接近正午的时候,更有大批的御帐军在定鼎门内外的街道上实行了戒严,披着铁甲,扛着长枪,背着弓弩的步兵,在长长的街道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这下在长街两边开了买卖的新旧洛阳人全都明白了,洛阳天子马上就要出现了!

        这些日子,随着营田四路土改工作的推进,许多失去土地的地主,开始带着浮财和布票向洛阳、南阳、襄阳这三个位于“北宋”的南北交通要道上的城市集中——定都洛阳的“北宋”,在军事上依赖营田四路的府兵,在经济上却得依靠四川、荆湖的供养。而四川和荆湖的米、铁、绢、茶、铜(钱),又得走长江——汉水——白河——汝伊路——伊水路这一条线运往洛阳。而营田四路所出的瓷器(汝窑、均窑)、牲口、青盐等重要商品,也得通过这条路线运往南方。

        所以作为这条运输线上的重要中转站和终点站,襄阳、南阳、洛阳这三座城市想不发展也不可能啊!

        而在这三座城市中,洛阳又是发展的最快最好的一座城市。不仅因为洛阳是赵楷的首都,得到了最多的“政策扶植”,还因为这座城市靠近开封府和处于战火威胁下的河北西路,可以顺利接受来自开封府和河北西路的产业。而且洛阳城本来就极大,很可能是当时全世界占地面积最大的城市,不需要进行扩建,就能吸纳大量的外来人口和产业。

        因此洪武元年八月的洛阳定鼎长街上,已经很有一点人气了,非常宽阔的街道两边,这时候也站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有些人还在互相打听,想知道是谁那么大脸面,可以让官家出来迎接。

        而看热闹的人群当中,还真有一些人头精熟的老汴梁,他们还真知道是谁要来。

        “你们还不知道吧?咱大宋很快就要重归一统了......要两赵归一了!”

        “什么?难道襄阳王已经带兵打到金陵了?”

        “什么就打到金陵了......金陵官家和咱们的洛阳官家那是亲兄弟!咱们大宋可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兄弟之间哪儿能刀兵相见?”

        “不刀兵相见怎么一统?”

        “怎么不能一统?告诉你们吧......金陵的官家得了重病,马上就要驾崩了,而他的儿子年纪又小,当不了乱世天子。所以就打算搞兄终弟及,传位给咱们洛阳官家。因此派了五大王、六大王、七大王一块儿了洛阳和咱们的官家分说了。一次来了三个大王,这场面能小吗?”

        “还能这样?你的消息准不准啊?”

        “怎么会不准?我可是童太师府上的人......快看,那是童太师的马车!童太师来了,官家也快来了吧?”

        这个童太师府上的人消息还是不大灵光,他不知道官家其实已经出城了!

        赵楷今儿一大早就出城了,出城三十里亲迎赵枢、赵杞和赵栩哥仨,现在已经快回到洛阳城了。

        赵楷和这三个弟弟都一年多快两年没见了,而且期间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现在见了面当然要好好絮叨一番了。

        而赵枢、赵杞和赵栩这哥仨,则一路上都在说赵桓的病!

        赵桓好像是......真的病了!

        赵枢、赵杞和他们仨本来四月初就要从金陵城出发,后来因为赵桓病重,又留了半个多月,到四月二十五日才启程西进。

        “大哥真的快不行了......”

        “三哥,你就再容他一些时日,不要逼得太紧了!”

        “三哥,我和六哥、七哥都不当皇太弟的,八哥又没了,如果您不当......那可就是九哥来即位了!”

        什么?九哥?完颜构?赵楷一听,顿时就有点恼了。这可不行啊!怎么能让完颜构当金陵官家?

        赵楷哼了一声:“若如此,便是兵戎相见了!”

        见他一脸杀气,赵枢、赵杞和赵栩他们仨也觉着奇怪......三哥为什么那么恨九哥?他们之间好像没仇啊!

        不过赵楷这个时候又陷入沉思了,眉头紧皱,一看就知道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其实他在努力回想赵桓的寿数。

        赵桓到底几岁死的?有那么短命吗?现在才靖康二年啊,这就要死了?

        不对吧?那个岳飞在历史上不是一直嚷嚷什么“迎回二圣”的,结果把赵构惹毛了。那个时候岳飞怎么也三十大几了......这说明赵桓的寿数至少还有个十年八年的。

        在黑龙江那里那么苦都能苟十年八年(其实还能苟20年,而且还不是病死的,而是被完颜亮弄死的),现在当皇帝,天天享受人生,这就享受死了?不可能吧?

        想到这里,赵楷已经有点怀疑赵桓在使诈了......这个历史上的宋钦宗虽然怂了一点,但很能使诈啊!

        “对了,你们仨离开金陵的时候,入寇淮南的金贼都退了?”赵楷话锋一转,又问起了完颜宗翰所的情况。

        “正在退兵,但是并没有退干净。”赵枢回答,“直到我们抵达鄂州,等待过江的时候,才得到消息,说是尽退了,那时候已经是五月底了。”

        赵杞接过话题道:“听说金贼的军中闹了瘟疫,病死了一两万人,到四月下旬才好一些,因此便退军而还了。”

        完颜宗翰军中流行的是痢疾一类的疫病,应该是撤军途中没有干净的饮水和饮食造成的,到安丰的时候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如果赵桓那是横下心发兵去为父寻仇,完颜宗翰可就惨了。

        赵桓的军队也不用打败宗翰,缠住他,让他的人没法好好休养,多死个两三万都是有可能的——古代打仗时,死于疫病的战士有时候会比被打死的还要多啊!

        可是赵桓却不敢出兵,还给了金兵一些补给,让他们度过了难关......

        赵杞还没有意识到赵桓的罪过有多大,还笑呵呵地说:“三哥,这也算是大捷了!加上之前死在阵前和撤退途中的人,完颜宗翰这一把至少损了三万人!看来以后不会再冒然南下了。”

        赵栩也道:“三哥,等金贼恢复一些了,您也应该接了金陵的官家,到时候咱们大宋一统了,还怕打不败金贼?”

        真的能一统?

        赵楷还没那么天真,而且他还有一点未卜先知的本领,知道赵桓的寿数没那么短......可是他也不能一口就回绝了三个兄弟。因为他现在也没做好出兵收拾赵桓的准备!

        古代的生产力低下啊!

        而且赵楷又没有足够的财力去给自己的三四十万府兵发足饷、足粮......只能让他们兵农合一。现在才刚刚分了地,许多人可能还没分到地。不得给他们几年时间休养生息?

        另外,黄河还得治啊!

        金贼掘了河以后就不管了,赵桓也不闻不问,这锅全是赵楷的,他要不背好了,回头大水把京西路的好地方都淹了,赵楷找谁说理去?

        而要治理黄河,府兵就不能大动了......治河要集中大量民伕的,不小心一些,就怕别有用心的人煽动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