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15章 十大忠商,忠不可言

第215章 十大忠商,忠不可言

        十个为朝廷效力的忠商,现在已经被挑选出来了,现在就在赵楷跟前站了一溜......看着就都是诚信为本的好奸商啊!

        从左往右数,站在第一个的就是包工头武好古,他其实是被选中的十个商人中财力最弱,手段也最弱的一个,就是好朋友张择端的提携和赵楷看着他眼熟,随手一指的结果......财运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啊!

        站在武好古身边的原籍楚州的纲商黄跃,三十几岁,一脸的精明强干,他是几个跑到洛阳的帝姬推荐给赵楷的。他家里是干纲首(漕运商人)的,宣和八年开封府被围之前,他正好带着一批纲船在开封府,本打算在运河解冻之后,就贩运一批瓷器、骡马去江南发卖。没想到遇上了宣和之难,就给困在了开封府。

        再后来他的船还被五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和一个内侍给带人“劫持”了!

        那五个小姑娘都姓赵,还是姐妹,分别名叫赵仙郎、赵香云、赵珠珠、赵佛保、赵金儿,都是赵佶的闺女。在赵佶御驾亲逃之前,安排她们五个一起出逃,也不知怎么回事,具体负责此事的皇城司的内侍徐君凯分不清方向(是个路盲),把她们五个带去了开封府城西的金明池。当时开封府城内极为混乱,金水河、汴河上到处都是没头苍蝇一样的船只。所以慌乱之中,那个徐君凯干脆让黄跃把船开到了汴口......所以他现在是有家难回了!

        楚州是赵桓的地盘啊!他要怎么向赵桓交代?他要不是赵楷的人,怎么一下子就把赵楷的五个妹子打包送去汴口了?所以他就只能在洛阳坐吃山空,好在那五个妹子没忘记他,现在把他推荐给了赵楷当御用奸商了,也算因祸得福了。

        站在黄跃身边的,则河北跑来的冶主张广辉,一个白面书生模样的奸商!所谓冶主,就是开铁矿炼铁的。

        宋时河北的信德府、磁州、相州都是冶铁重地,产量一度达到全国产铁量的七成。后来因为徐州、成都、江南西路的铁业兴起,地位有所下降,但依旧是非常重要的生铁产地。

        但是因为河北现在兵荒马乱,许多冶主就跑路到了洛阳,张广辉就是其中最大的冶主......当然了,他也是个大奸商!他们信德张家铁行从真宗年间就开始用劣质的煤炼铁忽悠人,交给朝廷的“铁租”(当时铁山、冶主所纳赋税都是生铁)一水的煤炼铁,含硫量特别高,用之打造的兵器甲胄质量极差!

        也就是糊弄一群外行文臣和更外行的官家,要搁在唐季五代,这号奸商都得杀头!

        不过赵楷却不能杀了张广辉,因为张家世代开矿冶铁,怎么说都是专家啊!

        赵楷要在洛阳发展军工,自然少不了这样的专家......

        赵楷端详了一会儿张广辉的脑袋......暂时留着,以观后效吧!

        接着赵楷又把目光转向了另一个和张广辉一样奸的奸商!落籍京东路徐州的陈潜,他家也是冶主,是徐州利国监三十六家冶主的行首。借着大运河的便利,徐州利国监的煤炼铁靠着低价行销中原!大宋朝廷的军器监所用劣质铁料之中,就有相当部分产自利国监。

        而这个陈潜则以太学生的名义,在开封府替利国监的铁业拉关系、走门子......以便他们用劣质铁料坑害大宋禁军,论罪也够得上砍头了!

        不过赵楷宅心仁厚,也放了他一马——徐州利国监的矿山都让完颜宗翰放的大水给淹没了!所以许多冶主和工匠都失业了,正好勾搭他们来“开发中部”,帮着赵楷办铁厂铁矿!

        来自淮西光州的商人陈希圣则站在陈潜的身边,这个商人是个儒商,出自义门陈氏,就是那个号称“聚居三千口人间第一,同居五百年世上无双”的江州义门陈的一员。

        江州义门陈在仁宗期间被朝廷拆分成了291家,陈潜属于光州堂。他少年时也曾习儒上进,可无奈科场失意,于是就被安排去管理家族产业。而光州堂最赚钱的产业并不在光州当地,而是在繁华荟萃的开封府。所以陈潜就长期在开封府经营......现在终于赔得没脸回家了!

        开封名楼撷芳楼的少东家,长得玉树临风的潘胜安就站在陈潜身边,他也差不多倾家荡产了......昔日的开封第一青楼撷芳楼已经被宗泽取缔并且拆除了,里面的小姐们也都不知所踪,好在潘家在洛阳还有个分号。

        而且潘家也没忘记“以本守之”的祖训,所以在京西路置办了大量的土地,另外他家还兼营高利贷——不置办大量的土地怎么坑死佃户?不向佃户放高利贷,怎么逼良为娼?

        这生意经真是好得没谁了!

        不过现在都是过眼烟云了......他家的土地很快就要被京西路营田使司“和买”了,撷芳楼洛阳分号也快开不下去了。

        好在当年他家还豪阔的时候,努力巴结上了郓王赵楷......所以赵楷也给了他一个转型的机会。

        站在潘胜安身边的,从中山府跑来的窑主西门祝,他这个“窑主”可不是开窑子的主,而是开瓷窑的。中山府就是定州,定瓷就出在那里,所以有很多靠烧造陶瓷致富的商人。西门家就是其中之一!

        在中山府沦陷后,西门家就举家迁移到了洛阳,正在坐吃山空......赵楷为了避免这些定州窑主跑去景德镇创业,就让人把西门祝叫来了。

        绰号“金多多”的开封某交引铺少东家金如土,现在也站在贞观殿中,成了十大忠商之一。

        所谓交引铺,其实就是个承担金银绢帛交引兑换业务的交易所。宋朝的金融业非常发达,有官办的交引库、便钱务、交子务、抵当所、检校库,有民办的交引铺、兑便铺、解库,有寺观开办的长生库等等。

        而开封府又汇集了天下最多的财富,所以就成了宋朝的金融中心,存在大量的金融机构。

        在大难来临之时,官办的金融机构都去了宋州,而民办、僧道办的金融机构则大多“东西奔走”,一部分东下,一部分西去。金如土,还有东京大相国寺来的“烧猪和尚”慧明大师,还有一个神霄派的大道士玄悟道人,就是西来洛阳的金融金融家们的头领人物。所以也都一块儿来了贞观殿!

        “张择端,把特许商牌发给他们吧!”

        赵楷把目光从十个忠商身上收回,然后吩咐张择端给他们发牌照,牌照就是一个卷轴,展开以后就能看见赵楷的手书和押印“重开大宋天”。

        十个忠商都诚惶诚恐的接过卷轴。赵楷则对在场所有的商人说:“这十大皇商是由任期的,任期三年......期满之后,要进行考核,并且选出排名靠后的五家逐出。到了那时,会重新选择皇商,不过朕不会再钦点,而是会拍卖皇商名额。诸位多多努力,争取三年之后成为皇商!”

        根据赵楷的计划,火药作坊、铁器坊、甲胄坊、铜器坊、弩坊都是双份,三年后会“二选一”,没有选上的就会失去皇商身份!

        赵楷顿了顿,又道:“不过没有选上皇商也不等于赚不到钱,只是不允许贩卖军马去鄂州,也不许开办火药作坊,但还是可以申请在洛阳开办军器坊和甲胄坊的,也可在营田四路境内贩马......朕有四十万府兵,以后会轮番来洛阳服役,朕会给他们一些绢帛,让他们在上洛服役期间自行置办甲胄和相应的军器。到时候洛阳一定会成为万工云集之地,你们一定要把握住机会啊!”

        赵楷让府兵自备军器、甲胄、马匹的做法,其实和他实行的兵役制度有关......已经给府兵们分了那么多的土地,赵楷当然得让他们多承担一些负担了。那么多土地不能白给啊!而且让他们自己购买,也容易管控质量。

        所以在分地完毕后,府兵们每年要无偿服役四个月,最好还能自备军器、甲胄、马匹......如果府兵们不愿意自备,赵楷的朝廷只能提供最基础的装备和比较差的马匹,而且这些装备和马匹的所有权依旧是朝廷的,损坏、遗失都要赔偿!

        而府兵们如果愿意自备,赵楷的朝廷则会提供一些补助,而买到的好装备和好马,都归个人所有。

        商人们也不知道是怎么盘算的,但是当着赵楷的面,还都应付得不错,都纷纷表示要在洛阳开办甲坊、器械坊,为大宋的府兵制造好兵好甲。

        赵楷顿了顿,又对在场的商人们道:“另外,朕还让户部侍郎赵开总管交引库、便钱务、交子务、抵当所、检校库、交引铺、兑便铺、解库、长生库等事务,并负责发行布票。朕也希望你们可以把各种银钱绢帛交引之务合并起来,开办票行......因为朝廷将来不会再发行交子、钱引,只会发行以绢布为锚的布票,这也是你们的机会啊!好好把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