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08章 ?天下三分,赵楷最穷(求订阅,求月票)

第208章 ?天下三分,赵楷最穷(求订阅,求月票)

        随着黄河之水决口而出,从大宋宣和七年冬持续之间的天下局势剧变,算是告一段落了。

        当历史的车轮运转到了大宋洪武元年的五月仲夏时,一个相对稳定的三分之势,已经赫然出现在了广袤的东方大地之上!

        按照后世历史学家们的说法,这场三分之势中的三方分别是北宋、南宋和金(称北金)。其中的北宋并不是赵匡胤开辟的那个王朝(史称前宋),而赵楷在河东太原所“重开”的大宋。不过在北宋洪武元年的时候,从当时的天下形势图看,赵楷所“重开”的这个宋所处的位置靠西,称为“西宋”也许更加合适。

        南宋则是指赵桓在宣和之难后所建立的东南小朝廷——根据后世史家的说法,宋庄宗赵佶在殉国就标志着赵匡胤所开辟的前宋王朝的终结。赵楷和赵桓都不是赵佶的继承者,而是各自聚集了一股力量,在河东的太原和京东的宋州(前应天府)创建了新的王朝。

        这两个王朝虽然也以“宋”为国号,也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前宋的遗产。但是它们所采用的法度和所代表的利益集团,却和前宋不同,因此可以视之为前宋在外力打击下出现分裂后,由前宋的两大利益集团所拥护的两位君主所建立的新朝。

        其中赵楷所开创的北宋,大致上可以看成前宋军事集团的王朝,其支柱是关陇武士(西军)和河朔武士(相州、太行军)——赵楷在开封府被围前夕,仅率三千余兵马出城,却能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迅速壮大。归根结底还是他在开封府被围后成为了赵宋王朝在东京开封府外的唯一代言人,而得到了一群在前宋中央朝廷中不得志的关陇、河朔军人的拥护和投资!

        所以赵楷所建立的北宋,也必然成为关陇、河朔武士的代言人。而建立北宋版的府兵制和军功爵制,就是关陇、河朔武士集团利益的体现!

        从某种程度而言,赵楷重开大宋事件,就是前宋的军事集团对前宋中央朝廷的一次背叛!

        而赵桓所开创的南宋,则是盘踞前宋政权上层的文官士大夫集团为了捍卫自身利益,而拥护赵桓南迁后所立的小朝廷。在这个定都金陵的小朝廷中,科举出身的文官士大夫掌握了一切权力!追随赵桓南迁的一部分前宋武夫和勋臣,在靖康二年科举取出403个武进士后,就基本上被“杯酒释兵权”了,其中的中上层都变成了被圈养在金陵城的富家翁,而下层军官则沦为武进士们的走狗......

        至于在前宋权力构架中作用极大的宦官,在南宋政权中几乎没有了存在感。

        而入寇中原,占据了河北两路大部和几乎整个京东的大金国,毫无疑问是“后三国时代”(也是史家之言)中实力最强大的一方!

        因为大金的地盘可不仅是河北的一路半(河北西路缺赵州、信德府、磁州、相州、卫州、怀州和部分真定府)加上京东两路,以及燕山府路(金南京路),还有原本属于大辽的大片塞外、关东之土。就领土面积而言,甚至比两宋之合还大的多!

        而且大金的人口也不少,经济实力也不弱......现在可不是明朝,而是北方经济依旧繁荣的时代。京东两路不亚于淮南,辽东也没那么寒冷,还拥有发达的农业生产。而在吸收了熟女真和渤海人加入国族队伍后,大金统治集团的文明程度,也远远超过历史上的后金!

        通过灭辽和攻宋,大金国还取得了大量的战利品!府库之中所藏的金银,也远朝两宋府库所藏的总和!而且跟随阿骨打起兵的那一代女真人,现在也全都收获了丰厚的回报,个个都富得流油......

        另外,大金国还拥有一大堆的藩属,其中最强的一个就是站在北宋身后,时时刻刻盯着关陇大地的西夏!

        这大金的实力真是刚刚的!

        而赵桓的南宋虽然在军事上有点弱,但却是真正的“富宋”,比赵佶的那个“丰亨豫大”的前宋还要富。

        因为甩掉了花钱如流水的前宋军事集团,也失去了大部分混吃等死的宗室和勋贵,冗官的数量也大大减少,而且也没了那个丰亨豫大的庄宗赵佶,所以“现金流”肯定是三方之中最宽裕的。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每年都会有大量的财政盈余!

        而且赵桓是仁君,外怂内圣,对大金、对北宋都是委屈求全,一怂到底。可是对境内的民众还是非常宽仁的,轻赋薄徭,限制权贵,整顿纲纪,与民休息,鼓励农桑,保护工商......当然,还少不了保护和重用知识分子,简直就是一代“怂圣”。

        而赵楷这个穿越者所创立的北宋,却很不幸的,成为了三分之中最穷的那一方......什么资本主义,什么工业革命,什么金融创新,什么黑科技,什么金手中的,在赵楷这里统统都不好使了。

        落在他手里的,就是一个超大的烂摊子,还有三十多万手里拿着刀子,但口袋里面又空空如也的关陇、河朔武夫。

        由于黄河决口,开封府、陈州、颍州这三个位于赵楷地盘东部的三个州府全给泡了水!其中最惨的是开封府,府城被淹成了个岛屿,现在还被大水困着,开封府城外则是一片汪洋,都成了“开封湖”了!

        至于大水什么时候能退......估计得等到秋天以后了!

        而所谓的水退,则是大水从开封府城外退走,不是大水退回原来的河道。因为黄河已经永远的改道了!

        北流河道根本不可能恢复——那得北宋、大金合力施工!可是大金凭什么配合北宋?黄河北流给河北地方带去的灾害还少吗?现在改道向南,对恢复河北的农业生产好处太多了!

        而且赵楷也不希望黄河恢复北流,因为黄河南流入淮会形成一个宽阔的黄泛区,将北宋和大金在中原方向上的地盘分割开来。这样金国的骑兵就无法由东往西,进攻京畿路和京西路了。

        与此同时,在京西路的北面,又有广武山——开封府防线的存在,山区、黄河、黄泛区,再加上许多城堡,以及汴河、金水河的阻挡,也足以让金兵望而却步了。

        不过他也不能让黄河不受控制的在自己的地盘上泛滥......所以等到秋后河水稍退之后,就必须在黄泛区的边缘筑坝,形成一个二三十里宽的泛区就足够了。

        而筑坝肯定得花钱,得动员大量的民伕......可是赵楷现在真的没有钱啊!

        他的财政在黄河决口之后,就彻底的破产了——光是救济从黄泛区逃出来的灾民,就让他焦头烂额了。

        而且黄河决口还造成了另外一个后果——把完颜宗翰给冲走了!

        这可是大胜啊!

        既然是大胜,当然得放赏了!

        参战的十几万将士都得赏!

        另外,赵楷为了鼓励部下力战,为了忽悠民壮参战,还许下了分田分地的大赏,现在完颜宗翰都被大水冲走了......赵楷这个官家能不兑现承诺吗?

        所以在结束了追击完颜宗翰的战斗,回到刚刚被升级为大宋东京的洛阳府后,赵楷终于知道欠了一屁股网贷被人追债是什么滋味了!

        这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啊!

        他前世当留守少年的时候,因为家里在魔都的煎饼事业进行得不错,所以给的零花钱不少,他也不是特别能花的主儿,所以从没背过债。

        可是现在,他都当了官家了......居然陷入了债务的泥潭,越陷越深,难以自拔了!

        背了一屁股债的穷官家,现在就住在辉煌富丽的洛阳皇宫当中。这座洛阳皇宫不是前朝留下来的,而是那个丰亨豫大的赵佶于政和年间耗费巨资,在前朝皇宫的基础上扩建而成的。

        皇城的周长有十八里二百五十八步,比开封府的那个皇宫大的多!其中的房屋有数千间之多,根本住不了......哪有那么多宫人和宦官?完全是铺张浪费啊!

        所以赵楷现在就启用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宫殿,而将大部分宫殿都改成了库房,用来存放根本不存在的财货和兵器......

        被赵楷用作日常起居和办公的宫殿名叫贞观殿——这座大殿原名叫天兴殿,是在唐朝贞观殿的基础上修建的,赵楷因为处处效仿唐太宗,所以就把名字改回了贞观殿。

        现在贞观殿是有了,可贞观之治在哪儿呢?

        “娘子,家中的用度还够吗?是不是再添一些?”

        在贞观殿的寝殿当中,穿着件窄袖长衣,头戴软脚幞头的赵楷坐在一个摇篮边上,看着躺在里面的一个大胖小子,将经济困难的问题硬生生压了下去,还笑着问刚刚为赵楷生了个儿子的朱凤英要不要加钱?

        朱凤英并不知道丈夫现在有多穷,于是笑着答道:“妾身倒是花不了太多,只是宫大人少,许多事情都没有人做,是该添一些了。另外,官家的女班直也得安排名位了,她们当中有许多人都有了身子,可不能再当她们是武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