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07章 ? 兄友弟恭我大宋(求订阅,求月票)

第207章 ? 兄友弟恭我大宋(求订阅,求月票)

        立皇太弟?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正站在角落中神游秦淮河的保宁、武宁军节度使,太保,肃王赵枢。

        赵枢现在的日子过得可舒心了。因为赵植、赵榛这两个小弟在赵楷那里混得风生水起,都成了带兵坐镇的实权大王,所以赵桓也得对兄弟们好一点。实权是不能给的......赵桓的路数是把以文御武进行到最彻底,都已经书生掌兵了,怎么还能允许亲王碰实权?

        但是赵桓的朝廷现在有钱了!

        宣和之难虽然大宋朝伤筋动骨,还闹了个一分为二,但是祸福相倚,这场大难也不是没有一点积极的方面。赵楷那边就不说了,赵桓这边也有因祸得福的方面,其中最大的收获就是冗兵没了!

        原本大宋朝廷账面上的禁军有五六十万,打仗的时候不知道去哪儿找他们,发饷放赏的时候可是一个子儿不能少。而赵桓到了金陵之后,让四道总管去仔细点验人马,最后得出的数目就是在两淮、两江、荆湖地面上的宋朝禁军不过六万余人,算上两浙、福建、两广的禁军,也就是八万多人。一下就去了百分之八十几啊!

        其次是皇家人口大减。

        后世常有人说明朝的皇族人口太多,全都在混吃等死,生生的把一大明朝吃穷吃垮了。

        实际上宋朝也有类似的麻烦,虽然宋朝皇族嫡系的人丁一直有点单薄,但是旁系的人丁倒还行。早在宣和之难前几十年,开封府就挤不下了,于是就迁了一些去西京洛阳和南京应天府(宋州)安置,而这些皇族子弟基本上也都在混吃等死,只有极少数能通过科举入仕混个官做。

        而这些人中的大部分,也没能跟到江南——一部分住在洛阳,赵楷也不管,都成了平民百姓;一部分则是从开封府、应天府跑路的时候没了。

        其三则是冗官数量大减。

        宋朝的三冗不就是冗官、冗兵、冗费吗?除了科举得官为历朝之最外,还有荫补得官这个大坑——荫补官比科举官还要多!

        而且宋朝官员的合法收入比之前它朝代可高不少啊,还那么多官,开销能少得了?

        而其四则是宋庄宗赵佶这个铜钱粉碎机没了.......他老人家花得比谁都多啊!

        所以跑路到金陵的这个大宋朝廷现在可是富得流油,赵桓只要从中稍微刮一点出来分给那些跟随他到金陵的兄弟——他也必须得拿钱摆平这些人啊!

        因为赵桓已经知道赵佶的遗言了!传位于三郎赵楷啊!

        而且赵桓还知道那些跟着赵佶一起跑路的兄弟几乎都听见了,可以给赵楷做证......而赵桓现在又不能杀他们灭口!

        因为他们之中有个赵榛现在远在长安,根本杀不着!

        如果赵桓把其他知道这事儿的兄弟都弄死,不就显得赵榛的证词更有真实性了?

        所以赵桓不能杀害弟兄们,而且还得想办法让出来替自己站台......因此本来不怎么待见一帮小兄弟的赵桓到了金陵之后就变成了“扶弟魔”,隔三岔五就给弟弟们赐田赐宅赐钱,在金陵的弟弟们现在都成了富家翁。

        但是朝臣们怎么也没想到,赵桓这个当哥哥的居然会“扶弟”扶到想搞兄终弟及的地步。

        赵桓的二弟赵柽,四弟赵楫都早夭了。所以排在下面的就是三郎赵楷、五郎赵枢。

        现在赵楷不在金陵,当皇太弟的应该就是肃王赵枢了!

        赵枢则因为神游宫外,所以没听见哥哥在说什么,当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他的时候,他还在那里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呢?

        这模样看着不像是个明君啊!传位给他,能不能行啊?

        望之不似明君的赵枢突然发现所有人都在看自己,也有点愣住了,出了什么事儿?为什么这些大臣都朝我看?

        难道有人弹劾本王?本王那么安分守己......不对,一定是昨天在秦淮河的酒楼里喝多了,把先帝要传位给三哥的事情说出去了!

        想到这里,赵枢顿时就是一身冷汗!差一点就要给赵桓跪了......就在他要跪没跪的时候,他的六弟景王赵杞忽然开口来了一句:“五哥儿,你还愣着干什么?官家要立你当皇太弟了......”

        “什么?”赵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五哥儿,大哥刚才说要立皇太弟!”老七济王赵栩插话道,“现在三哥不在,不就是你了......还不赶紧揖让!”

        揖让就是假装推辞,当皇帝,当宰相,当皇太弟这种好事儿一般都得推上几次,最后没办法了,才勉为其难的当一当!

        可是赵枢却没有一点心理准备,而且他根本也不想当什么皇太弟——赵桓的官家都名不正言不顺的,要不是赵桓有钱而且给得又多,他早就开溜去长安了。

        而且他在金陵安顿下来后,就派了府中的心腹以经商为名,悄悄溜去长安联络三哥赵楷......他现在是三哥派在金陵的卧底啊!卧底卧成了官家,那算怎么回事儿?

        想到这里,赵枢赶紧给御座上和他一样被两个蠢弟弟的话惊呆了的赵桓跪了,还口口声声道:“官家,臣弟可不当这个皇太弟,您还是另请高明吧......要不让六哥、七哥他们当!”

        景王赵杞和济王赵栩哪里肯当这个扛雷的皇太弟,也连忙推辞。

        “官家,臣弟闲散之人,难堪大用,还是让九哥儿当皇太弟吧!”

        “对,对,臣弟也举荐九哥儿!”

        赵佶的八子赵棫跟着赵佶一起殉国了,所以济王赵栩下面就是赵构了。

        听王赵杞和济王赵栩都推赵构出来被黑锅,赵枢也赶紧推荐赵构,“皇兄,臣弟也举荐九哥,九哥高大威武,相貌堂堂,有人君之相......”

        他看相的本事倒不错!

        不过赵桓却给三个活宝兄弟给气着了......他可没想过要立他们仨中的一个当皇太弟,当然也没想过让那个已经认了野爹的完颜构来当皇太弟。

        “朕知道你们三个不想当储君,”赵桓没好气地说,“所以也不想强人所难......你们都起来吧!不过九哥也不能当储君,他还陷在金国为归,而且还认了金国的皇帝为父,朕怎么能让他当储君?”

        “那皇兄想让谁当储君?”赵枢站起身后追问了一句。

        赵桓说:“立储之事,当然应该循长幼之序......朕是长兄,二哥儿早夭,所以排在朕之后的,就是三哥儿了!朕想立他为皇太弟,你们兄弟以为如何?”

        什么?

        立赵楷当皇太弟?

        可是他已经是皇帝了,怎么可能回锅再当储君呢?

        “皇兄,”赵枢好心提醒道,“三哥已经自立为官家了......”

        “朕知道!”赵桓叹了口气,“此事乃是误会所致,当时三哥儿身在河东,误以为金贼水淹开封府,朕与先帝都已经殒命,所以才登基称帝......结果就让好端端的大宋一分为二,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啊!而且长此以往,难免要同室操戈,国将不国。朕思虑再三,就想到了立三郎为皇太弟......当然了,他的长安天子可以照做,只要能容朕在金陵终老,朕千秋万岁之后,就由三郎继承十路二州之地,两宋便可以归于一统了。”

        还有这种事情?

        赵枢、赵杞、赵栩哥仨都被赵桓的高风亮节给感动了!他们仨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直把赵桓当成了个篡位之君,真是羞愧难当啊!

        “皇兄,您可真是德比尧舜,臣弟佩服!”

        “皇兄,若两宋真能如此重归一统,那可真是万民之福啊!”

        “皇兄,大宋有您这样的贤君,中兴大业,指日可待啊!”

        听着三个兄弟的马屁话,赵桓心中也忍不住得意了起来.......他可是绞尽脑汁,才想出立赵楷为皇太弟这样的高招的!

        在他看来,赵楷当然是乱臣贼子了!可问题是赵楷这个乱臣贼子有三十几万大军,而他这个大宋正朔手头才八万军队。而这八万人还不怎么能打......如果不是赵楷被金贼牵制住了,暂时无力东下,他赵桓早就让赵楷给弄死了。

        而在这一轮的中原大战之后,因为黄河决堤形成的泛区将会隔断京畿、京西两路同京东之间的交通。而赵楷、金贼两家的地盘在河东和河北的接触面,都有险可恃,利于防守。

        所以等赵楷缓过劲儿之后,很有可能会用先南后北的方法,先解决东南十路二州的问题,再去解决金贼。

        因此赵桓就想出这么个办法,既是缓兵之计,又是道德绑架!

        赵楷想要拒绝可不容易啊!

        “五哥儿、六哥儿、七哥儿,”赵桓叹了口气,“朕和三哥儿之间误会很深,就怕他不肯当这个皇太弟......你们都是我们俩的弟弟,不如替哥哥走一趟长安,一起去和三郎说说......告诉三郎,朕这个大哥身子骨不行了,一日不如一日,身后也只有一个病病歪歪的儿子,看着也没有执掌天下的本事,所以朕不立之为储,而是立三郎为皇太弟,只要三郎肯容朕几年,这东南十路二州之地,就都是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