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05章 ??诈降!(求订阅,求月票)

第205章 ??诈降!(求订阅,求月票)

        四月初四,孟夏时节,金陵皇城,崇政殿。一场朝议,从昨天入夜之时,一直议到了天色放亮,依旧没有要结束的意思。

        而这场朝议之所以会夜议到明,主要在于官家赵桓又不想当官家了!

        他突然觉得这个官家也没啥当头的,当个省心省力的吴国王就挺好的......当官家多危险啊,目标大,责任重,招金贼惦记啊!

        看看,十万金贼不就渡淮而来了?现在就屯驻在安丰县休整(其实在养病),也许再有几日就要兵临长江了。

        而赵桓这个仁君在过去的小一年中,只知道施仁政爱民了,根本没有好好的整军经武,现在手里只有区区八万禁军,怎么打得过十万金贼?

        所以赵桓马上就想到请自己的好弟弟赵楷带兵来救了!

        赵楷这个暴君就知道穷兵黩武,手里有三十多万府兵啊!据说都是穷横穷横的......还很有可能为了打败金贼,掘了黄河大坝,这才把金兵逼到淮南来了——这是张所昨天傍晚和赵桓分析出来的,还是有点准头的。

        赵桓听张所这么一说,居然就生出了向赵楷投降的心思.......好像他之前也没拒绝赵桓所封的吴国王啊!

        不如现在就当这个国王吧......吴国王的封地就是江南东路和江南西路,没有两淮的。

        如果赵桓接任吴国王,那两淮的防务就得赵楷去解决了,这不是挺好的?大家又可以快乐的活命了。

        而他的这个想法一提出来,立即就遭到了朝臣们的一致反对!

        “官家......陛下!您万万不可有弃位为王的想法,此乃取死之道啊!”

        反对的最激烈的,居然是被迫跟随了赵楷一段时间的礼部侍郎秦桧,他用几乎要喊破喉咙的嗓门对赵桓道:“官家,自古以来,都没有退了位的皇帝还能当国王的道理......况且郓王以庶夺嫡,以藩得国,托名重开,实为谋反啊!若陛下让国于他,他日后一定会生出斩草除根的心思!郓王为了驱赶金贼,可以不顾黄河以南百万生灵的死活,掘黄河以水代兵,凶狠如此!您还能指望他全兄弟之情吗?

        官家,您是宁降于金,也不可降于郓王啊!”

        秦桧的话说得有道理啊!

        赵桓投降大金,还可以去五国城观雪餐风,直到完颜亮上台才会弄死。若是投降赵楷......什么食物中毒、酒精中毒还不是分分秒秒的?

        赵楷怎么可能留他一命?

        秦桧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朝堂上的其他臣子也都跟着咋呼起来了......宁降金贼的话他们是不会说的,但是不降赵楷是一定的。

        赵楷那边以关陇为本,行军功爵制。他们这些书生去了也没什么好前途,哪有现在堂上议政的尊荣?

        可是面对众人的劝谏,赵桓只是沉默不语。

        看到赵桓不说话,殿中的朝臣们也没劲了——都说了一晚上了,个个都困得要死,说不动了!

        “朕......朕不是要真的投降三郎。”被群臣逼得没了办法的赵桓终于松口了。

        他的老师耿南仲听这话有点奇怪,旋即发问:“官家是想诈降?”

        “诈降......对,就是诈降!”赵桓一咬牙,“朕要遣使去安丰,告诉金人,朕已经是大宋的吴国王,叫他们不要来朕这里,要争天下,就去找三郎争!”

        “官家是想祸水西引?”知枢密院事徐处仁觉着赵桓的想法极不靠谱,“金贼恐不会上当吧?”

        “金贼莫不是想弄假成真?”赵桓面如死灰,语音颤抖,让殿中的臣子们心中都是咯噔一下。“三郎不能容朕,但他毕竟姓赵......毕竟是太宗皇帝的子孙,毕竟是大宋的官家。朕向他投降,并不是亡国,只是......只是灭家!”

        “官家,事情不至于如此啊!”宇文虚中流着眼泪站出来道,“官家欲借郓王之兵退敌,多给些财货便可,何须让位?

        北方传来的消息说,郓王与金贼粘罕大王战于开封、郑州,战况惨烈,死伤甚重,现在一定非常缺钱,若能与之绢帛二三百万,他一定愿意出兵相助的。”

        “给金贼二三百万,他们一定也肯退兵的。”秦桧补充道,“官家勿忧,臣愿意亲赴金营,买退金兵,以保江东安泰!”

        “年前已经给了三百万,现在再给二三百万......国库的钱财也不是大风吹来的!”

        同知枢密院事张所高声发出了抗议。

        “战事若开,两淮必毁于一旦!”赵桓微微抬高音量,语气也稍稍平稳,“朕以为,现在天下是三分之势。金贼一定不会愿意看到朕投降三郎......朕只要以此相要挟,再给金贼一些财货,他们一定会退兵的。

        只要他们能退兵,让朕再缓几年,等新军练成,朕就不怕了!”

        这倒是真心话!

        赵桓计划中的新军有十万水师,只要能建成了,长江的制水权就能到手。而那十万陆师不一定能野战破敌,但是驻守沿江堡坞是没有问题的——那十万陆师的装备其实就是照着“守城无敌”的要求来的!

        那是身披步人甲的神臂弓手啊!

        “众卿谁肯走一趟金营?”赵桓看着底下一群官员发问。

        “官家,臣秦桧愿为使者!”

        秦桧当然得力争成为使臣了——如果金贼真是被赵楷用大水逼过来的,想必也无力攻打江南,得点好处就会走了。到时候他秦桧议和有功,一定可以更进一步!

        如果金贼已经打垮了赵楷,现在要收东南之地了......秦桧可以带路啊!

        “官家,臣也愿意走一趟金营!”

        宇文虚中也挺身而出了......他得去盯着秦桧一点!

        赵桓点点头道:“好,就着你二人走一趟安丰。再带上十万匹绢,五万石米......”

        “官家,”宇文虚中道,“现在可不能示弱于敌啊!若是示弱,敌人一定会得寸进尺的!”

        赵桓摇摇头,“非是示弱,而是请金贼勿伤我百姓......你二人去和金贼明说,他们如果想将两淮变成如京畿一般,那朕拼了一家性命不要,也投降了赵楷!若他们愿意秋毫无犯,朕可以从封桩库中取些钱财给他们花用!”

        群臣听了这话,都在心里面叹息:这位官家虽然怂了一点,但着实是个爱民如子的仁君。而他那兄弟虽然骁勇善战,但却是个不顾百姓死活的暴君......也不知这大宋最后会落在谁手里?

        ......

        宇文虚中和秦桧得了赵桓的命令,当天就带着绢帛和大米乘船去江北了。不过他们并没有去安丰,而是去了安丰以南的庐州。这是因为金人的使者萧仲恭已经早他们一步到庐州了......安丰是不能让宇文虚中和秦桧去的,要不然他们俩看见金贼这只老虎成了病猫,回去报告给金陵天子,回头还不得大兵打了来?

        趁你病,要你命啊!这个道理赵桓不会不懂的!

        当然了,萧仲恭也不能狮子大开口勒索赵桓,更不能声称自家在中原大获全胜。因为他也不知道赵楷会不会派人把中州发生的事情告诉赵桓......牛皮吹破了可不行啊!

        所以萧仲恭就编了一套半真半假的说词,想把黄河决口的锅甩给赵楷——诬蔑赵楷以水代兵,说大金兵是被水逼到淮南来的,无意侵吞金陵天子的地盘。不过金陵天子上回好像忘记称臣称儿了。这回应该补上!

        而且也别不好意思,因为金陵天子的兄弟赵构已经认了大金皇帝吴乞买为干爹,现在是完颜构了。

        如果赵桓还想活命,就当个完颜桓吧!

        在淮西总管衙门所在的庐州城的馆驿当中,听完了萧仲恭所提的条件,宇文虚中却是一声冷笑:“贵使来晚了,长安天子已经遣使金陵,要封我主为吴国王,另有两江、两淮、两浙之地......我主本来不想答应,但是你们金人实在逼人太甚,都打到淮南来了,我主不想答应也不行了!”

        萧仲恭闻言大吃了一惊......却没有怀疑宇文虚中撒谎。

        因为现在好像就是这样的形势啊!

        大金在中州又败一场......金陵官家看着也打不过赵楷了,如果能有个吴国王当一当,还不投降?

        大金国的苦日子怕是要来了......大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复辟?

        他正在琢磨一个很让人心动的问题时,秦桧已经开口了:“若是贵国愿意退兵而走,我主就不会向长安称臣了!

        不过向贵国称臣称儿也是不可能的!贵国和我主毕竟有杀父之仇,我主怎可认敌为父?我主知道贵军一路辛苦,已经备了十万匹绢,五万石米,只要你们肯走,这些犒赏立即就能奉上。等今年秋收之后,还会有300万石漕米送到!”

        萧仲恭心里松了口气,他的任务这就算完成了!

        但是他还想为大金国再争取一下,就对宇文虚中和秦桧说:“我国虽然杀死了庄宗,但是对金陵官家并无恶意......而长安天子,却会杀了金陵官家的满门,谁敌谁友,希望贵国主上想想清楚!如果贵国主上愿意议和,你们两国可以以改道后的黄河为界,互为兄弟,永不相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