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02章 可悲,可恨!(求订阅,求月票)

第202章 可悲,可恨!(求订阅,求月票)

        黄河,汲县大坝。

        韩世忠、王德、李宝三人,此时也登上了一座修在大坝上的观水亭中,愣愣的看着黄河大水从河对岸的堤坝的巨大缺口处奔腾而下。

        黄河大改道啊!

        这是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中原的地形地貌,都将为之一变!

        原本中原大地被黄河隔成河北河南,而如今......一马平川的中州大平原上,将会出现一道宽达数十里的黄泛区!

        辽阔的平原,将会被奔腾的黄河和泥泞的泛区一切为二,出现东西两分的局面。

        而这个巨大的变局,对于正好生活在黄河大水通过的那些地区的人们而言,则是一场灭顶之灾!

        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百姓,将会葬身在这滚滚黄水当中!

        韩世忠、王德、李宝三人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只剩下了震惊、愤怒和无比的悲痛......被大水淹死的,都是大宋的百姓啊!

        过了半晌,才听韩世忠默默道:“总有一天,俺泼韩五要直捣了那金贼的巢穴......”

        ......

        “爹爹,那,那是黄河吗?”

        “是,那就是黄河......”

        “好多水啊!开封府能顶住吗?”

        “能......应该能顶住!一定能顶住!”

        巨大的轰鸣声中,宗泽、宗颖两父子已经登上了艮岳台城最高处的观水亭,一边凝视着越来越近的,汹涌而来的黄河大水,一边用颤抖的声音互相交谈。

        如果看一看两人的脸面,应该就能发现此时他们心中的惶恐了......什么泰山崩于面而色不改,那是根本没看见泰山崩的人在胡说八道!现在不用泰山崩,黄河崩的场面,就已经足够震撼人心了。

        如果从高空俯瞰,就能发现宽达数十里的黄色大水犹如钱塘江的大潮一样,呼啸着奔腾而下,以极快的速度扫过开封府城以北的一切!树林、田埂、庄园、市镇、宫观,乃至夯土而成的小型堡垒,都被这滔滔黄河水一吞而没。

        放眼望去,只剩下了一片汪洋!

        大水的前锋转眼已经冲到了开封府的外城城北的护城河——护城河也被加宽加深过了,倒不是为了防黄河大水。而是为了给原本流入开封府城,并且在城内连成一片的汴河、五丈河、金水河、惠民河、蔡水的来水,在开封府的各处水门被封堵后寻个通路。要不然不等黄河水来,开封府城外就得到处淹水了!

        不过这条加宽过的护城河,还是一定的防洪功能......至少可以把一部分黄河水引入汴河、五丈河、金水河、惠民河、蔡水的河道。

        但是这段时间开封府一带暴雨连绵,这五条河道的水位本就很高,开封府护城河的水位也很高。所以容纳不了多少黄河水,不到半炷香的功夫,开封府护城河就被汹涌而来的大水给填满了,然后漫出来的大水就扑向开封府外廓的墙根了。

        开封府的城墙是很厚的,不会被大水一下子冲毁。而宗泽又命人堵上了所有的门洞,不管是水门、陆门,连城南最后一座用来沟通内外的城门,也在观水亭的钟声响起后,由王善亲自带人去堵了。

        这处门洞之内本就有工匠驻守,他们听见钟声就立即关闭城门,然后先用木板和土包把两扇城门间的缝隙尽可能堵上。等王善带着负责堵门的军民赶到,就会从开封府外廓内侧的几个藏兵洞中取出更多的土包,一个个垒在城门之内,将城门完全封死。

        可黄河水如果来势太大,一下漫过开封府外廓的城墙,那么这些加固防堵的策略就全都白费了......而开封府外廓太长,整体加高是想都不用想的。不过开封府的内城,在实行了和外城一样的封堵之法的同时,还尽可能的进行了加高,所以防水能力更胜一筹。

        至于台城......就更不用担心了,高度足够,根本不会被淹,问题只是面积太小。如果大淹到台城外,那么大大的开封府,就要变成小小的开封岛了!

        艮岳台城的各处高地上,这个时候已经沾满了屏气凝神的兵将和家眷,所有人呆呆都看着城外的一片茫茫。有些人张着嘴,似乎想要叫喊,可是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宗泽、宗颖父子俩也不说话了,只是站在高处,眼睁睁看着开封府城被茫茫大水包围,又看着大水越漫越高......

        两父子就这样看着,看着......也不知道看了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了王善的大嗓门!

        “留守,留守.......挡住大水了!开封府的外廓挡住大水了!水位已经涨得很慢了,水面距离外廓的城头还有将近一丈!”

        谢天谢地,开封府城暂时保住了!

        宗泽、宗颖两父子都同时松了口气。

        宗颖转过头对父亲道:“爹爹,咱们总算把开封府保下来了!”

        老宗泽却摇摇头,叹了口气道:“保下来的不是开封府,而是开封府城内的一方天地......现在开封府城外,可是一片汪洋啊!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要葬身在这茫茫大水之中......”

        说着话,老爷子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身子摇晃了一下,眼看就要晕了,宗颖知道父亲的眩晕病要发了,连忙招呼左右上前,将宗泽扶到一张胡床上,让老人家歇一会儿,先顺口气儿。而他自己则宽慰父亲道:“城外的百姓早就疏散了,如今蔡河以东都是一片荒芜,行百里不见人烟,不怕大水......”

        宗泽又是一声叹息:“昔日京畿繁华之地,现在居然......居然百里无人烟!真是可悲、可恨啊!”

        宗颖咬牙道:“这都是金贼的罪孽,总有一日,要他们血债血偿!”

        ......

        开封府城暂时挺住了!

        当然了,只是作为军事堡垒的开封府城挺住了。如果这座城市当中还有几十万乃至上百万的军民,那么这种“挺住”是毫无意义的。

        因为开封府城的地势比较低,困城的大水没个几十天根本退不了——早在战国末期,秦军掘开黄河大堤水淹大梁的时候,大水就围困了魏都大梁城整整三个月!而大梁所处的位置,就在开封府城西北一带!

        在大水困城的同时,携带着大量泥沙的黄河水还会冲进汴河、五丈河、金水河、惠民河、蔡水,将这五条繁忙的水运通道全部淤塞,水退之后,东南的漕米再想入开封可就难了。

        另外,如果占据黄河两边的宋金双方不能捐弃前嫌,同心协力的治理黄河,将黄河的河道尽快固定下来,那么就有可能会在开封府城的东面出现大面积的黄泛区!

        黄泛区也将阻断漕运和其他的陆路运输!

        失去了东南的粮食和物资补给,周围再给大水冲成白地,开封府城内的百万人口根本就无法维持......而且他们想要逃离这座被大水围困的城市都不容易,等待他们的,恐怕只有饿死!

        不过在大宋洪武元年三月下旬时被黄河大水困住的,却不仅是早就变成空城的开封府,还有刚刚渡过惠民河,在开封府下属的尉氏县境内的朱家曲镇安营扎寨的十万金兵(包括阿里喜)。

        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把自己给坑了!金兵没事儿掘黄河大坝玩,最后把完颜宗翰的大军给淹了!

        “爹爹,爹爹......不好了,黄河大坝垮了!”

        大呼小叫的冲进朱家曲镇上,被完颜宗翰强占的一所大屋的,就是宗翰的“乌鸦嘴儿子”斜保。

        斜保给老爹带来最新版坏消息的时候,完颜宗翰正一个人在喝闷酒......他的十万大军现在已经陷入了困境!

        这些金兵从箕山前线撤下来后,就一路被暴雨浇灌!十万大军就在暴雨、泥浆中挣扎了一路,而且还涉渡了几条涨水涨得一塌糊涂的河流。所有人都是湿漉漉的,连呼吸的空气都仿佛吸饱了水份。对于习惯北方干燥气候的女真人、渤海人、契丹人、奚人而言,这日子简直就不是人过得。一路行来,才入开封府界,宗翰的军中就已经病号满营了。病倒乃至病死的人都已经过万数了,比赵楷的大军辛辛苦苦打死打伤的加一块还要多啊!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等大军回到宋州,还不得病死病倒一半?

        这完颜宗翰能不借酒浇愁吗?

        正愁着的时候,他的乌鸦嘴儿子又来了!

        “爹爹,黄河大坝垮了!咱们不能再往东撤了!”

        完颜宗翰望着儿子,满脸都是怒气,这乌鸦嘴有完没完?

        “斜保,你说什么?”宗翰问,“你怎么知道大坝垮了?”

        原来完颜宗翰并没有得到娄室、突合速等人发出的急报——送信的传骑不知跑哪儿去了?

        斜保道:“惠民河的水位大涨,快要漫出来了!而且惠民河水还变得非常浑浊,水流方向也不对了,是从东北倒灌而来......一定是黄河垮坝了!爹爹,咱们不能再往东撤了,东面的地势低,而且还有蔡河、汴河可以引水,一定会形成泛区,咱们的大军根本无法通过。往北也不行,北面的开封府城一带也低,现在多半都是汪洋了,咱们过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