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00章 ??能掐会算的斜保!(求订阅,求月票)

第200章 ??能掐会算的斜保!(求订阅,求月票)

        轰隆隆......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然后就是雷鸣般的巨响!

        打雷了!

        紧接着就是漫天的雨滴挥洒而下!

        就在完颜斜保刚刚说完“要下暴雨”之后,言犹在耳,大雨已然倾盆而落!

        这下饶是完颜宗翰这个不信邪的主儿,看儿子的表情也有点古怪了......你小子是不是能掐会算啊?

        而当他看儿子的时候,完颜斜保好像正在那里数手指头——真的在算?

        “爹爹,”斜保没有注意到老爹的古怪目光,还在说着自己刚刚算出来的结果,“咱们之前还让突合速去挖掘万年新堤......突合速这个人办事儿一向干劲儿过大,但又不够仔细,孩儿担心他挖得太多了。万一黄河因为这场暴雨而涨水,直接从万年新堤漫出来,那可怎么办......”

        “別说了!”完颜宗翰吓得脸色都青了!

        他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是个乌鸦嘴......好事儿不见得多准,坏事儿从他嘴出来,十有八九就得成真!

        看看,刚说要下雨,雨就下来了!

        现在又说黄河要决口......你老子还没回到京东路呢,你现在把黄河咒的决口了,你老子怎么办?

        到时候黄泛区在前面一拦,你老子还怎么跑回去啊?这下不是你老子等银术可,而是他n的要去见银术可了!

        “不说了,不说了......”完颜斜保问,“爹,那您还等不等银术可?”

        “等个屁,他多半已经......”完颜宗翰一瞪儿子,“下面的话你说!银术可现在怎么样了?”

        完颜斜保想了想,叹口气道:“他多半已经为国捐躯了!”

        那就死定了......完颜宗翰心说:就是现在没死,也被你个乌鸦嘴说死了!

        “那还等什么?咱们回去吧......”

        “回哪儿去?”完颜斜保问。

        “撤兵,回京东去......”完颜宗翰叹了口气,“他n的,这赵楷终成大敌了!”

        完颜斜保看着老爹有点沮丧,就安慰他道:“爹爹,若能有京东、河北之地,我朝便可向南威服赵桓,向西和赵楷相持,不仅可以稳拿三分天下,而且还利用两赵的矛盾继续壮大......将来一统天下的,必是我朝啊!”

        “但愿如此......”说着话,完颜宗翰就策马飞奔,下了山包,往自己的大营而去,去布置撤兵了!

        ......

        “官家,将士们伤亡不小,而且疲惫不堪,已经无力再战,也走不动了......不如先让大家歇息一日,再做打算吧!”

        “不行!这场大雨来得凶猛,咱们立营的地方地势又低,万一山洪暴发,可如何是好?咱们得马上移营高处!”

        “怎么移啊......还有那么多大米和车辆呢!”

        “什么怎么移?都是活命的粮食,难道就这样泡在水里?再累也得把它们搬到高处,再用油布和茅草盖好......咱们和金贼的对峙还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呢!”

        大雨降下来的时候,赵楷刚刚到达位于伏牛山脉边缘的营地当中。这座营地本是曲端所立的营寨,背靠伏牛山,面向着“万里长城河南段”。地形还算险要,但地势却有点低,容易淹水。

        所以刚刚安顿下来,底下的将领就会移营和搬运粮草的事情发生了争论。大部分的将领都想让部队好好休息......可是岳飞却坚持先移营、后休息。还提出将余下未被烧毁的米粮都移往高处,再用干草覆盖,以免受潮。

        赵楷虽然也困乏得不行,自己都很想眯上一觉,但还是强打着精神,准备支持岳飞的意见——那是岳飞啊!赵楷能不听岳飞的话吗?

        不过没等赵楷向诸将宣布自己的决定,就看见董金刚浑身湿漉漉的从外头进来了。之前赵楷让他和曲端一起负责“万里长城河南段”的左翼,所以没有参加昨晚的鏖战,算是生力军。现在则让他带兵在雨中进行警戒,防止金贼冒雨来偷袭。

        “金刚,出了什么事儿?”赵楷看见董金刚,顿时就有点紧张了——可别是金贼又打来了!

        “官家,”董金刚叉手行礼,同时报告道,“金贼撤了!”

        “撤?”赵楷一愣,然后就是难以置信,“真的?”

        “真的!金贼大队正在离开他们的营地,沿着箕山西麓而退了。”董金刚用力点点头,“官家,咱们又赢了!”

        又赢了......这取胜的概率是百分之百啊!

        赵楷长长的出了口气,终于露出了一丝轻松......他对上金兵虽然有百分之百的赢面,但赢得一点都不轻松,赢得也不大。而且输一次大概率就会没命!

        “既然金贼以退,那咱们......”赵楷看了眼岳飞,见他眉头微皱,就道,“咱们再加把劲儿,把营地和米粮搬到高处,然后就全军休整三天!”

        “大哥!”岳飞这个时候又开口插话了。

        “怎么?”赵楷问,“要派兵追击吗?”

        “非也,”岳飞说,“得知会韩二哥一下......金贼的主力如果回了登封、密县,他可不能再领兵猛攻金兵大营了。”

        “对,对,是得知会良臣一声。”赵楷的眉头也微皱起来,“登封、密县也不知何日可复?”

        金兵插在登封让赵楷非常难受——因为登封距离汝州粮道太近了!

        赵楷为了确保粮道安全,就必须用大军护粮,而且每次运粮都得冒着被金兵劫道的风险......譬如这一次,虽然打退了金兵,还弄死了银术可,但是损失也不小啊!

        部队的伤亡还没统计好,但肯定不少,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啊!

        而且所运的粮食也损失惨重,最后不知道能不能有半数送达?送达的粮食有会不会受潮发霉?

        “大哥,”岳飞思索着道,“臣弟倒有一计可以逼退登封的金贼。”

        “快说吧!”赵楷望着岳飞。

        岳飞道:“现在南线金贼的主力都集中在登封、密县一带,陈留、滑州、黎阳一带必然空虚。不如令韩二哥、黄四郎他们趁着黄河涨水,水路并进攻打三山浮桥和万年新堤!”

        万年新堤差不多是大宋的一块心病了!

        拿不下万年新堤,不仅开封府的安全无从谈起,连开封府以南的陈州、颍州也随时可能被淹!

        而宋军想要夺回万年新堤,是不能利用冬季黄河结冰的时候出手的。只能趁着夏季涨水的时候,冒险把李宝的水军开进黄河,然后水路并进,逼向万年新堤。

        “好!就依鹏举所言!”赵楷笑了笑,又道,“还可以让宗留守一起出兵,声势越大越好!即便夺不回万年新堤,应该也能迫使宗翰的主力回援。”

        .......

        赵楷想得是挺好的,由韩世忠、宗泽、李宝一起出兵,拿出大兵压境的架势,吓也吓金贼一大跳!即使拿不下万年新堤,也要迫使完颜宗翰回兵。

        可是驻守万年新堤完颜突合速,还有驻兵陈留的完颜娄室、韩企先(他也是玉田韩氏的人)等人,却不知道赵楷的打算。

        而且,在韩世忠、王德(宗泽所派)、李宝等人在阳武、酸枣一带的黄河岸边会师的时候,完颜宗翰从登封、密县撤离的消息,也已经由原本驻扎陈留的完颜娄室带到了岌岌可危的万年新堤!

        哦,万年新堤的岌岌可危,并不是韩世忠、王德、李宝的大军逼近造成的——因为连日豪雨加上黄河来水汹涌,韩世忠、王德、李宝的大军只好停在黄河以北的汲县。而万年新堤的危险,原来是完颜宗望、完颜突合速两人派人两次开挖造成的后遗症!

        完颜宗望让人开挖的那次是在去年夏季......去年黄河水浅,所以宗望让人挖得挺深的,事后又让人马马虎虎封堵上了。但是封得不严实,完全不能和原装的大坝相比。

        而突合速接管大坝后,又再一次开挖......不过没在完颜宗望挖过的地方挖,而是换了个更靠西的地方挖!为什么要换?那是他随意挑选的,没有为什么!

        在选好了地方后,突合速就派手下去安利军和卫州境内抓了一批民伕,然后日夜监工,都快把缺口挖到水面了,才想起来叫停。然后看到黄河涨水,又让民伕民往回了一些填土。

        而那些民伕被金贼虐待得生不如死,哪儿还有气力好好给你填土?只是马马虎虎填了了事。

        而突合速也不懂,看着差不多就不管了。直到原本驻扎陈留的娄室、韩企先因为宗翰撤兵的消息传来,带着陈留的部队冒雨北上到万年新堤时,才发现情况不对!

        大坝要垮!

        “垮坝?怎么可能?”一张国子脸,五官棱角分明,显得精明强干的突合速还不信呢,“韩大漕(韩企先是金国京东路转运使),你在说什么呢?大坝怎么可能垮?俺亲自看着伕子们填土的!牢靠着呢!”

        是啊,土都填进缺口了,怎么会垮?就是真垮了,也是大坝本来的质量不好,和我没关系!

        “那我就不知道了,”刚刚从坝上下来,浑身湿漉漉,有一张大饼脸的白面老书生韩企先眯着小眼睛,斟酌了一下,“下官发现两处险情......若不加固,大坝旬日之内必垮!现在左副元帅未回,若是黄河泛滥,可就要当住他和十万大军的退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