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97章 ??背火一战!(求订阅,求月票)

第197章 ??背火一战!(求订阅,求月票)

        三月十一日,深夜,“长城河南段”战场。

        “长城”烧起来了!大火一下子就燃了起来,而且越烧越旺,越烧越猛,眼看着就要将一大段城墙和墙上的交战双方军将给吞没了!

        “着火了......咱们背后着火了!”

        “着火了,马上就要火烧屁股了!”

        “天爷啊,要被烧死了......”

        “大火越来越旺了,没路可逃了......”

        “牛统制,怎么办?”

        发现马上要火烧屁股的宋军官兵们也急眼了,好好的怎么就烧起来了?对了......这不是个土城,是个米城!大米最怕潮湿,湿了会发霉啊!所以都晒得干干的,连装米的麻袋、蒲包都是晒过的。这还不是一点就着?可谁那么缺德就放火了呢?

        而且还不等咱们撤下去,直接放火,这是要烧死咱们啊!

        下令放火的那个缺德鬼当然是牛皋了!不过他怎么干的目的并不是把自己烧死,而是为了置之死地而后生——他可比韩信狠多了,不是背水,而是他n的背火!

        背火一战!

        背水一战仅仅是无路可退,还可以原地坚守。可背火一战就不行了,大火会蔓延过来的——牛皋和手底下的三四千战士,可都站在易燃的大米墙上!现在火刚刚起来,还没烧到脚下,但是过不了太久,他们这些人就会变成人肉烧烤了。

        而且大火是在牛皋他们背后烧起来的,已经烧断了退路......如果他们想要活下去,就只有向前,把当面的金贼打退,然后抢了他们的长梯从城头上冲下去!

        牛皋大吼了起来:“他n的谁放得火......没退路了!真是太可恶了!”

        是啊,谁干的缺德事儿?

        牛皋接着又把嗓门提到最高,“不想葬身火海,就只能和金贼拼了!现在是背火一战了,只有杀退金贼,才能夺梯而逃啊!弟兄们,杀啊!”

        是啊!没活路了......不,不仅是没活路,而是马上就要被烧死了!

        如果不想死,就只有拼了!

        不管是汝州兵还是红巾军,这个时候都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而唯一的活路,就是金贼架起来的梯子!

        现在得杀人夺梯才能活!

        “杀!杀金贼,夺梯子!”

        三四千人一起疯了,使出吃奶的劲儿呐喊着直往前扑啊!

        而和他们对打的金贼这个时候也被吓傻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已经知道脚下踩的不是什么长城,而是米袋子!米袋子他们还不认识?

        而且还有些米袋子在双方打斗的时候弄破了,白花花的大米都露出来了,除非是瞎金贼,要不然都知道宋人奢侈了一把,用大米堆了道“长墙”。所以他们也知道,宋人现在把大米墙给点着了!

        宋人疯了吧?

        他们自己人还在米墙上呢,这就放火烧了?这是要把双方的战士都烧死吗?而且那些宋人为什么都呲牙咧嘴的扑过来了?要和咱们同归于尽吗?不行啊,可不能和这群疯子一起葬身火海......得赶紧跑啊!

        金兵怂了!

        能不怂吗?

        牛皋的手下是死中求活啊!屁股后面是火海,被火海逼着向前!虽然前方的金贼很可怕,但是和背后的火海相比,还不算什么。

        可金兵屁股后面就是生路......他们的前方才是火海!他们向前可就是“投火自杀”了,好好的,谁肯自杀啊?

        一边拼了,一边怂了!

        战斗的场面几乎瞬间逆转,前一刻还被金兵逼得马上就要崩溃的宋兵,突然就跟爆发了小宇宙一样,嗷嗷叫着就扑向金人的硬军。

        而金人的硬军前一刻还硬得更钢板似的,现在全都软趴趴了,连抵抗的勇气都没了,全都调头就跑,涌向叉排木上的那几处缺口。可是那缺口才多大?一下子涌来那么多人,过不去啊!于是就有些等不及的金人硬军干脆自己动手,用大斧子喀嚓喀嚓的把叉排木的杆子砍断了,硬生生的砍出一条生路。

        可是当他们钻出去一看,却发现下面没有梯子,只有排着队还等着爬梯子的金兵——他们其实也看到火光了,不过他却不知道“长城”原来是米做的,还以为是自己这边人点着了长城下面的宋军粮车......

        不过没有梯子这点小困难是挡不住想要逃生的大金硬军的,这“长城”又没多高,跳下去也不一定会受伤,如果怕不保险,就扔几袋大米下去垫一下。

        于是就有人头脑冷静的金人硬军往下扔米袋子......可是下面还有人在排队呢!

        高空抛物啊,而且还是上百斤一装的大米袋子,这砸脑袋上,脖子立马就得折断啊!

        几十包大米砸下去,下面排队的金贼立马就给砸死了好些,没被砸死的也不干了——这些乱扔大包的一看就不是金兵,一准是宋军,赶紧拿箭射他们!

        这下可好,下面的金兵纷纷拿出弓箭往上射!而上面的金兵则拿着米袋子往下扔......金兵自己打起来了!

        挨了箭射的金人硬军总算知道不对了,赶紧呼喊:“别射箭,我们是女真人......着火了,长城着火了,宋人发疯了!大家快跑啊!”

        可是他们喊得再响,下面金兵也听不见,因为他们背后的宋兵嚷嚷得更厉害,把他们的声音都盖住了。

        战场之上,只能听见这样的呼喊:“杀金贼,夺梯子......”

        大火和疯了的宋兵就要来了!

        墙上的金人硬兵也只好豁出去了,纷纷跳墙逃生,扑通扑通的就跟下饺子似的从一丈多高的城墙上往下跳。

        这下可把下面的金兵还有在阵后督战的完颜宗翰给吓着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宋兵疯了吗?怎么直接从那么高的城墙上往下跳?这是把自己当滚木雷石用吗?这是要同归于尽啊!

        赵楷手下的宋兵怎么会那么疯狂?那么疯狂的宋人要怎么打啊?

        “爹爹......长城好像烧起来了!火,火好像越烧越大了!”还是完颜斜保仔细,他已经发现长城起火了,“爹爹,快下令鸣金吧,先把咱们的人撤下来......”

        其实用不着完颜宗翰下令,前行正在攻打那段“火烧城”的金兵已经顶不住了,城墙上面的金兵就不提了......他们不是被“背火一战”的宋军砍死,就是自己跳了“长城”,那叫一个死伤惨重啊!

        而城墙下面的金兵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先被人用大米袋砸,然后又被人用自己的身体砸,接着又有一批人上来往下扔大包继续砸.......而且那些红布包头的人力气好像都很大,一百斤的大包在他们手里就跟没分量似的,随随便便就扔下来了!

        更夸张的是扔了不知道多少个大包下来后,这帮红头宋军自己也不要命一样的往下跳......这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红头宋军哪儿来的?怎么那么厉害?而且还那么疯!

        “不好了,红巾宋军来啦!”

        “快跑啊!红巾军厉害!”

        “跑啊,红巾军疯了......”

        不知道谁带头大喊着跑路,反正一番呼喊加上狂奔,金兵的第一波攻势居然就从燃烧的长城开始崩溃了!

        好在这些金兵都是骑马而来的,他们的战马就在不远处,上马就走,赵楷匆忙组织的追击,还真追不上他们——而且也不敢追太远,完颜宗翰的大军就在距离长墙不远的地方列阵以待呢!

        不过看到第一波攻势已经完蛋的完颜宗翰,这时也只好下令鸣金——不是打道回府,而是结束这一波猛攻,然后还得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波攻势,眼看就要突破了,怎么就打成这样了?

        不过没等前线的金兵都退下来,完颜宗翰的“傻儿子”完颜斜保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因为长城的大火越烧越旺了,两里多长的城墙,已经烧成了一道火墙!

        “爹爹,我明白了.......那个长城不是从燕代之地来的!”

        被眼前兵败的场面气得脸色发青的完颜宗翰瞪了儿子一眼:“才知道啊?赵楷若是真会搬城之术,我大金怎么可能打到中州腹地?”

        “爹爹.......那是一道米城!”完颜斜保知道自己的老爹还没反应过来,于是就大声提醒,“宋人一定是实在顶不住了,才放火烧墙,结果逼得墙上的宋军拼命,也把咱们的硬军给吓退了!”

        “什么?米墙......”完颜宗翰吐了口气,“怪不得突然就起来了!”他冷冷一笑,“知道是米墙就好办了,他们能放火,咱们也能火攻!只要用火箭射墙就行了!”

        完颜斜保往他爹身边凑了凑,“爹爹,换个地方打吧!咱们这一波已经打了快一个时辰了,宋人的援兵应该快到了......咱们不如留下小股人马虚张声势,将大队挪动到宋军的右侧,然后用火箭烧掉那里的长墙,应该就能突破了!”

        完颜宗翰望了一眼前方那堵越烧越旺的长墙,那么大的目标,还不得把战场各处的宋军都引来?还是换个地方吧!

        “好!”完颜宗翰点了点头,“咱们挪到宋军的右侧去......一把火烧了他们的米墙!看那赵楷还有什么招可以守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