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94章 ?大官家当临阵死斗!(求订阅,求月票)

第194章 ?大官家当临阵死斗!(求订阅,求月票)

        当索里乙室被一根长线枪扎穿胸膛,当乙室部的轻骑兵们被初次出现在战场上红巾军打得落花流水,仓皇逃窜的时候。长城河南段西北,却忽然陷入了一片令人窒息的宁静当中。

        当天色越来越暗,稍远一些的景物就变得模糊不清的时候,闹腾了一下午的金兵,就渐渐的消失在了一片昏暗当中。和他们一起消失的,还有吹吹打打了一下午的号声鼓声,连带着人喊马嘶的声音,也全都没有了,仿佛这些声音,从来都没有在战场上出现过一般。

        整个长城河南段西北战场上,一片宁静。

        而从昨天中午开始就一直忙活到现在,已经十六七个时辰没有合眼的赵楷,这时候也终于感到疲劳困乏了。在得到了李辅臣派人送来的捷报后,他就带着郭天女和十几个女班直,再次登上“长城”的中间一段的墙头,登高观阵。

        赵楷看着西北方向上的一边昏黄,困意就从四面八方向他袭来了,他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金贼这是下班了吧?难道他们也是朝九晚五的?”

        “官家,什么是下班?什么是朝九晚五?”

        边上也是哈欠连天的郭天女耳朵很灵,马上就听见这俩新词汇了,于是就在好奇心的促使下发问了。

        她和赵楷在一起的时间最久,自然听过很多新鲜词汇,都是赵楷一不留神的时候从嘴里漏出来的。而郭天女也是个“好奇宝宝”,听见这些新词儿就会提问,问是什么意思?

        而赵楷在大部分情况下,都会耐心的和郭天女胡乱解释一番。

        不过“下班”和“朝九晚五”要怎么解释呢?

        赵楷回头瞄了眼脸色有些惨白,眼睛有点发红,显得非常疲惫的郭天女,心说:你就别想这好事儿了......你跟本官家这个工作狂混,还想下班?还想朝九晚五?你就是个“007”的命!

        不过这话还是不能和郭天女说的,免得她伤心......赵楷琢磨了一下,就问郭天女道:“现在天都那么黑了,金贼也忙活了一整天,是不是要回去休息了?”

        郭天女闻言只是苦笑,“官家,这里是战场......哪儿分什么白天黑夜?而且金贼的眼神好,不会得雀蒙眼,所以夜战尤其犀利!”

        雀蒙眼就是夜盲症,一般都是由于缺乏维生素a而产生的。而身体健康的成年人缺乏维生素a的原因,一般是营养不良......

        “那他们为什么退了?”赵楷连忙打起精神追问。

        “官家,”郭天女的语气充满了忧虑,“金贼刚才的闹腾是为了掩盖他们的调度......在前面张开的甲士和游骑,多半只是用来吸引咱们注意的虚兵,真正打头阵的兵马是不会恁般大张旗鼓的。

        不过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发起进攻却也难说,也许会拖到后半夜。官家如乏了,不如去刚刚扎好帐篷里面小寐一阵,缓缓精神,奴家就在外面守着,如果金贼来了,就把您叫醒。”

        这个郭天女还是挺贴心的,知道赵楷困乏得不行,已经让人扎了个帐篷,还备好了床铺。

        赵楷吐了口气,正想转身走下“长城”,去自己的帐篷里面养养精神,忽然就发现脚下用米袋垒成的长墙正在抖动!

        “金贼,金贼来了!”

        郭天女的反应极快,已经惊呼了起来,“官家,金贼冲咱们这边来了!”

        说着话,她才发现,赵楷已经挺直了身体,手按剑柄,目光如炬的望着前方的一片昏黄。

        这是要督阵了?

        “宝莲,快替官家披甲!”

        郭天女马上向守在一边的任宝莲下令,然后自己又从附近一名汝州军的战士手中取过一张大盾,最后又扶着盾牌,半跪着挡在了赵楷身前。

        其余值守在赵楷身边的女班直,也都和郭天女一样,纷纷取过盾牌,在赵楷跟前并成了一排,半跪扶盾,组成了一道“女墙”。只有帮着赵楷披上一副青唐甲的任宝莲和另外一个女班直,各执一把神臂弓,守在赵楷左右。

        而赵楷此时已经困意全无了,只是聚精会神的向前看。

        在昏黄一片的天色当中,一队队骑马的甲士已经显出了他们高大魁梧的身影!

        密集轰鸣的马蹄声也响了起来!轰隆隆的由远及近!

        不用说,这些骑马的金兵之前就躲在距离“长城”并不遥远的某个溪沟里面,或是在一大片高草之中养精蓄锐,然后在这个天色将暗未暗之际,发起了突袭!

        不仅仅是赵楷、郭天女,其他值守在“长城”中段这一块的汝州军士卒也都发现了这些金兵突然出现在了眼前!

        昏黄之中,只能看见无数的战马驮着“大块头”的金贼,如海潮一般的涌来,谁也看不清到底来了多少?只能听见越来越响的马蹄声合成了一团,笼罩了“长城中段”的数千汝州军守军!

        “敌袭!金贼来了!”

        “当当当......”

        凄厉的叫喊声和刺耳的金钟报警之声同时响起。正在城墙上休息的士卒军将都被惊动,纷纷开始披甲备战——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披上身的都是制作快捷的纸甲,只有当官的才有铁甲,不过也不是全甲,而是只配了前后掩心的半甲。

        虽然甲胄不咋靠谱,但是汝州兵的兵器感觉还行,人手至少一弓或一弩,另外还配着旁牌和长斧,用来守城守寨倒是挺合适的。

        汝州兵的统制牛皋也带着百余个大块头兵上了城墙,他们倒是人人都披了全套的步人甲,还背着弓箭,拎着长斧——人手一把长柄战斧,看着跟斧头帮一样!连牛皋本人也不例外,他并没有和书里一样,拿着什么四楞镔铁锏,而是提着一把长大了一号的斧子。一边在墙头上走,还一边张开喉咙大呼:“汝州将士,各安其位,不得自乱......乱军心者,尽皆斩首!

        有某牛皋在此,金贼打不上来的,只要坚持半个时辰,援兵就坐着骡子车来援了!”

        因为之前金贼在“长城”右侧吹吹打打好半天,所以岳飞、董金刚他们判断,金贼的主攻方向不在右侧就在左侧。因此他们俩就各自在左右两翼坐镇,预备队也一分为二,摆在左右,中间这段反而是最空的。

        没想到金贼真就来了个中央突破!

        不过好在金国有骏马、大宋有骡车!

        所以最多一个时辰,援兵就会上来了。不过貌似忠厚的牛皋却不说实话,一路嚷嚷着半个时辰援兵就到......

        这时牛皋也看见被一堆武装小美人簇拥着的赵楷了,这个大宋的忠臣良将也不赶紧请赵楷下城躲避,而是大呼道:“官家在此!我等汝州将士当誓死捍卫!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牛皋嗓门多大啊,被他那么一嚷嚷,城上援兵还在担惊受怕的汝州兵全听见了,立马就咋呼起来了。

        “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楷其实是悄悄上城的,并没有打出旗号。他就是上城来看看,可没打算守在这堵看着都不大牢靠的米墙上......可是被牛皋一咋呼,就有点为难了,大家都知道了,他还能下去?

        就在这时,猛男牛皋已经飞奔而来,到了赵楷跟前就是一礼,然后把嗓门开到最大,大声道:“官家,金贼将至,此地危险,请官家下墙以避贼兵!”

        你......

        赵楷这下更不能退了,心说:你这个牛皋到底是“二”还是“阴”啊?怎么能拿话挤兑本官家呢?

        心里埋怨归埋怨,秀还是得做的,赵楷也把嗓门开到最大:“大丈夫愿临阵斗死,岂可入墙而望活乎!”

        说得好霸气啊!

        牛皋、郭天女听了这话,都在心里面叫好!

        周围的汝州兵也疯狂,都炸了锅一样的欢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赵楷一咬牙,又对郭天女道:“去把朕的大纛、认旗和亲兵都叫上来!”

        赵楷的大纛和认旗当然不可能只有一套——要不然没得换,所以他在嵩山少林寺留了一套,身边也还有两套。

        得了他的命令后,郭天女就把盾牌交给了另一个女班直,然后飞奔着下了城墙,没过一会儿,就带着一套大纛、认旗和大队的甲士,还有睡眼朦胧的十几个女班直上来了。

        现在是晚上,所以这六根黑纛和两面白幡认旗上都挂了灯笼,远远的也能看见那是什么?

        所以正在金军的中军大阵观战的完颜宗翰、完颜斜保也远远的看见了。

        “爹爹,那里有六根黑纛,还有两面白幡......那是大宋官家的旗号啊!大宋官家好像和长城一起来了......”完颜斜保放低了些声音,“爹爹,不如见好就收吧......”

        “说什么呢?”完颜宗翰回头瞪了儿子一眼,一张面孔上堆满了杀气。

        赵楷可是杀害设也马的凶手啊!

        杀子之仇,焉能不报?

        完颜宗翰大声道:“举火......全军压上!今日,我完颜宗翰要为设也马报仇,要为国家斩杀赵楷这个大害!

        传令下去,凡取赵楷首级着,赏金万两,封万户,授上州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