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89章?????让我们创造奇迹吧!(订阅、月票!)

第189章?????让我们创造奇迹吧!(订阅、月票!)

        “太累了......”

        “就想睡觉!”

        “终于快到了......”

        充斥在泾原前军、环庆前军、鄜延前军、羽林骑兵、汝州乡军,还有四万来自汝州、邓州、唐州等处的民壮心目当中的,只有这么几个念头。

        通宵加班,连着十个时辰不合眼儿,而且还要在野外负重行军一百里......连口热乎的都吃不上,真是太辛苦了。

        不过这趟的辛苦总算没有白吃,三月十一日,快到午时的时候,从前队飞奔而来的传骑,终于给大家伙带来了解乏提精神的好消息——伊水已经到了,伊水东岸的伊阙浮桥的桥头堡城,依旧在天策中军的控制当中。而且伊水东岸也没有两军交战的迹象!

        这一趟运粮任务,算是圆满达成了!

        这一趟能折多少功劳不管,至少到了伊阙城后,能让大家吃饱喝足再睡上一觉吧?

        赵楷这个时候却兴奋得感觉不到丝毫困乏了,他已经领着羽林骑兵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看着不远处伊阙桥头堡上高高飘扬的天策中军的日月军旗,还有王渊这个都统制的大将牙旗。揪了一夜心的赵楷,现在终于可以长出口气了......完颜宗翰不过如此啊!

        千里迢迢跑到登封,不就是为了断宋军的粮道吗?可惜还是棋差一招,让加班再加班的宋军和大宋的民壮给打败了。

        估计他做梦都没想到,大宋的民壮能在十个时辰内,拉着那么多的粮草走上将近100里吧?

        可别小看这日行百里......即便是赫赫有名的大宋西军,在步行挺进的时候,也很少能走那么快,何况是普普通通的民伕?而且这些民伕还赶着满载的骡马大车,行在有点坑坑洼洼的官道上。能走出这种速度,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称之为奇迹都不算太过分。

        赵楷身边的羽林骑兵的青年军官,也都兴奋的不行,一个个大声议论,言语当中都是朝气蓬勃。

        “我军如此神速,一定大出金贼所料,战场先机,为我所得矣!”

        “接下去只需要在颖阳城两侧挖壕筑垒,便能堵住金贼西进之路......然后就能放心大胆的运粮了!多跑几次,运个一二百万石入洛,中州之战还有什么可以发愁的?”

        “官家,下令吧,只再努力一把,就能把金贼堵在登封了!”

        赵楷勒住了战马,在马蹬上站起身,往北、往西张望了一番,然后微笑着问和自己一样,停住了战马还站在马镫上张望的岳飞:“鹏举,怎么样?是不是该分一路兵挺进至颖阳?”

        岳飞摇摇头,苦笑道:“大哥说笑了,金贼怎会如此迟钝?他们只是没有料到我们十个时辰能走两天的路而已,所以没有连夜出兵......但是今天一大早,金贼还是会出兵的。

        臣弟估计,金贼会以轻骑为先锋,绕开颖阳直赴伊水,王太尉摆在颖阳的骑兵是阻不了他们太久的。最快今天下午,金贼的先锋就能抵达伊水了。”

        岳飞对于战局的判断和赵楷不一样......那当然是岳飞准了!

        赵楷这个官家虽然喜欢吹自己是天选的,但是在军事问题上是非常虚心的,向来很听韩世忠和岳飞的话。

        既然岳飞说金贼下午就到,那么赵楷当然得继续请教了......要不他把岳飞带在身边干什么?

        “鹏举,你有何破敌之策?”

        岳飞当然有破敌之策了,要没有能叫岳飞吗?

        岳飞斟酌着道:“大哥,咱们和王太尉合兵之后,约有五个军的兵力......汝州乡军实力不弱,合上羽林骑兵,实力和天策选锋军不相上下。

        所以臣弟觉得,可以在伊水以东,背靠伊水和伊阙浮桥的桥头堡,用一个军摆出一个却月阵。

        再以四个军,沿着前方的长沟一字排开,依托沟壑设防,阻止金贼绕过伊阙,向汝州进兵。

        同时再令韩二哥挥军攻打金贼在登封、密县的营垒。令金贼进退失据,应该就能取胜了。”

        所谓的长沟,其实是一条“溪沟”,就是平原上突然裂出一条长沟,底部是一条发源于箕山,汇入伊水的长溪——这种平原沟壑的地形,在伊水以东挺长见的。

        伊水以东的平原,其实是嵩山、箕山、伏牛山之间的开阔谷地,

        源于这些大山的溪流,经年累月的冲刷谷地,就冲出了许多沟壑。而这些沟壑有深有浅,有些地断还颇为险要,可以依托展开防御。

        “好,就依鹏举所言!”赵楷稍加思索,就全盘批准了岳飞的计划——其实这个计划早就提出了,不过一直在根据战场形势的变化修正,现在拿出来的应该是最终版了。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吧?

        战场形势千变万化,需要将帅临机决断,不停修正方案。想要把前线将帅当成提线木偶,由千里万里之外的朝堂进行指挥,根本就是在瞎胡闹......如果宋朝的皇帝真的想好好指挥,就只能和现在的赵楷一样,临阵讨贼!

        不过即便如赵楷这样临阵了,一旦分了兵,也只能全权委托给将帅,而且还必须指定主帅!

        比如这一次,北线军团的主帅就是韩世忠韩二哥,赵楷不仅下诏命他节制北线诸军,还给了他便宜行事的特权。

        如果不是宋朝不流行尚方宝剑,赵楷一定会给韩世忠一把的!

        就在赵楷和岳飞商量接下去要怎么布署决战的时候,前方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跟着赵楷的羽林骑兵立即警惕起来,纷纷策马上前,在赵楷前方摆出了三列横阵。

        不过三列横阵只是摆摆样子而已,因为来的人是天策军右都统制王渊。

        而王渊的到来,证实了岳飞的判断。

        完颜宗翰的大军的确开动了,而且来说汹汹!

        他们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达了颖阳一线,而且还和王渊的天策中军骑兵将发生了接触。不过王渊的骑兵实力有限,只能迟滞金贼,根本阻挡不住他们。

        报告完了前线的情况,“官家,伊阙城中已经为您备好了行宫,臣请官家立即移驾入城,坐镇督战!”

        坐镇督战什么的,不过是场面话而已,王渊只是想让赵楷离战场远一点。

        一边的岳飞也是这个意思,于是就在战马上叉手请求道:“大哥,请将前线指挥之权赐予臣弟吧!”

        既然岳飞想要指挥,赵楷当然没有办法拒绝了。

        而就在赵楷准备将兵权交给岳飞,自己带着女班直们去伊阙城“坐镇”的时候,带队跟着羽林骑兵后面的牛皋突然大吼了一声:“着火啦!”

        着火?

        赵楷闻言一惊,马上就想到了粮车。

        许多粮车上还装了干草和丝绸,那可都是易燃物啊,可别一不留神烧着了!

        他下意识的就回头望去,身后长长的粮车队并没有烧着,但是远处的地平线上,却有一场大火正在燃烧,冒出了浓烈的黑烟,天空似乎也被映照得有点发红了!

        “那是......”赵楷已经预感到不妙了。

        “是临汝镇!”岳飞说,“是张显在放火!”

        张显?那不是岳飞麾下的骑兵部将吗?赵楷一愣,心说:他为什么要放火?

        岳飞忙向赵楷解释道:“臣弟安排张显领一队骑兵在临汝镇周围警戒,还留下了几百捆干草,堆在镇子上,如果有大股金贼越箕山而来,张显就会把镇子烧了。”

        临汝镇上的百姓早在金贼攻打登封时,就被牛皋迁走了。只剩下一个空空荡荡的空镇,不过镇上的房子并没有烧。

        “鹏举,现在可怎么办?”赵楷已经有点慌了,还好身边有个岳飞......

        “官家,赶紧撤到伊阙城中去吧!”王渊也有点急了,“临汝镇距离此地只有二三十里......若有金贼大队,咱们就要腹背受敌了!”

        其实突袭临汝镇的金贼只有区区3000,就是银术可率领的金兵。

        但是宋军并不知他们底细,只当是大队而来——3000金兵的确也不算少了!

        “不可!”岳飞马上就提出了反对意见,“现在情况紧急,官家不可撤入伊阙,否则军心必然大乱!”

        “对!朕不能撤!”赵楷还是无条件的信任岳飞,“鹏举,你说该怎么打?”

        岳飞思索了一下,“大哥,咱们恐怕来不及把粮食送去伊阙了......必须立即布防,就在伊水和临汝镇之间立寨设阵,守住通往汝州的大路!”

        “怎么守?”王渊摇摇头,浓密的眉毛拧成一团,“如今腹背皆敌,时间又紧,根本来不及扎下硬寨。虽然有长沟可依,但是金贼只要费点时间,还是可以绕过去的。”

        “可以筑城!”赵楷这个时候突然插话,“我们可以就地筑城,然后依城而战!”

        “怎么可能?”

        “大哥......”

        王渊和岳飞都看着赵楷,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个官家在说什么?

        赵楷却抬手指着身后的粮车道:“用那些米包当沙包,用之垒起城垣!咱们一起动手,哪怕再干上几个时辰,也得把城筑起来......好让完颜宗翰知道,天底下没有咱们办不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