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86章 ??金贼不过如此(求订阅)

第186章 ??金贼不过如此(求订阅)

        “若说这金贼强不强?当然是强的,立国不过十二年,就灭了大辽,又夺占了咱们大宋恁多的土地,连庄宗先帝都在和金贼的交锋中战死了!昔日契丹鼎盛的时候,都没有这般犀利啊!

        可若说他们无敌,那就是胡说八道了!别的不说,魏县之役、娘子关之战、平定军之战、太原府解围之战、代州之战......咱们不都在官家的带领下打赢了?可见金贼虽然厉害,但是遇上咱们官家,也就不过如此了!”

        今儿在汝州大营之中的那座豪宅里面摆出的酒宴上替赵楷吹嘘的人,居然是岳飞岳无敌!

        什么?岳飞也会拍马屁了?

        不,这不是马屁......这是事实啊!

        而岳飞现在拿出这些事实,当然是为了进行洗脑,不,是进行思想教育工作!

        脑筋糊涂,有“恐金症”,需要洗洗干净的,可不仅是下面的兵士和民壮,还有曲端、李永奇、苗傅等部的军官!

        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啊!

        所以在李永奇(驻汝州的叶县、襄城)、苗傅(驻颖昌府的长社县)率兵抵达梁县的汝州大营后,赵楷没有马上率领他们护粮北上。而是在汝州大营之中摆酒赐宴,以接风洗尘的名义,把曲端、李永奇、苗傅三人和他们麾下部将及以上的军官全部请来,一边吃喝,一边给他们洗洗脑筋。

        虽然曲、李、苗三人的部队都经过了“府兵化”改造,全军上下都隶籍军府,并且已经实行了《十二勋位制》。全军从大宋朝廷的“打工兵”变成了“股东兵”,而且一家老小都在军府、折冲府的关爱之下了,可以毫无牵挂的为大宋拼命了......但是曲、李、苗三人的部队毕竟是西军的底子,他们西军的三位老前辈种师道、姚古、刘延庆,都在万年新堤之战中,被金兵杀得大败亏输!

        曲、李、苗三人军中,还有不少人的父兄,因此一去不回!

        所以在大战开始之前,赵楷一定要给泾原前军(曲端部)、环庆前军(苗傅部)、鄜延前军(李永奇部)的军官们好好治一治恐金症。

        而军官们都已经有了土地、娘子、钱财,所以光靠利诱不行了,还得摆事实、讲道理,把金兵的长处和弱点,都讲透了,再把对付他们的办法也说清楚。

        这样才能让他们信服,才有可能缓解他们的恐金症。

        于是赵楷就问岳飞道:“鹏举,你在平定军也抵挡了金贼多日,期间还不断出城击贼,斩获颇多。后来解围太原、克复代州两战中又都是前锋,对金人的长短处一定非常了解吧?不如说来给大家听听?”

        “好让官家知道,”岳飞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这金贼的长处其实就是三个,第一是金贼的正兵普遍可以身备三仗......同时能马战、射箭、搏杀,再加上他们体力很好,强悍耐久,可以苦战久斗。所以一个金贼正兵用好了,就可以当三个战兵使用!

        第二是金贼马多,不仅可以长途往来,在战场上也能握有主动,可以指哪儿打哪儿。而他们最擅长的就是用重骑打车轮战,打咱们的一个点。其次则是用战马快速输送重甲步兵,去打俺们的薄弱之处。

        而咱们以往的战法,主要是对付契丹和西贼的......他们的马军虽多,但是偏重骑射,不大善于冲阵,更不善于下马作战。所以咱们的步阵也就多配弓弩,忽视了能用长枪大斧的搏杀之兵。所以在遇到金兵重骑冲击或甲士搏杀的时候,就很容易被打溃。

        第三是金贼的军纪森严,令行禁止,战阵严密......不仅步军能阵而后战,战而不乱,甚至连骑兵都能结阵冲锋,在冲锋的时候也能保持阵形不散!”

        金兵当然是强大的!

        光是岳飞提及的这三点,就已经决定了他们无愧于这个时代的最强军了......不是东亚最强,而是世界第一!

        因为金兵的手下败将耶律大石到了西方,在卡特万决战中击溃了当时西方霸主塞尔柱突厥苏丹桑贾尔率领的大军,使得塞尔柱突厥一蹶不振!

        手下败将都那么厉害,金贼本身有多厉害也就可以想象了。

        不过金贼依旧是一支由正常人组成的军队,其成员也不是个个都跟后世小说电影里面的特种兵似的,可以一个打几十个。

        实际上,在两军对垒的战场上,个人勇武的作用有限......不是完全没用,但也不能指着这个打遍天下。

        特别是两军列阵对战的时候,每个人的动作都有规定,不能随便发挥的......武艺高超,还不如力气大些、耐力强些实用呢!

        “那金贼的弱点呢?”赵楷一边发问,一边还在打量在场的军官们,把他们的表情都收入眼底......谁要是一脸后怕,那么调去御前听用的诏令马上就会送到的。

        不过还好,没有几个人要调离岗位......

        “金贼的弱点其实也很明显,也有三个,”岳飞道,“一是不善攻坚,自两国开战以来,凡是我军决心死守的城池,还没有被打破过。

        二是喜凉畏热,金贼长于寒冷之地,咱们觉得天寒地冻的天气,在他们看来没什么。而咱们觉得还可以忍受的炎热,却能让他们热得发晕。

        三是金贼不善于在崎岖山地中作战,娘子关之战、平定军之战,都是在崎岖山地之中开打的,金贼骑兵的优势不能发挥,大军无法展开,因而招致失败。”

        赵楷笑着接过话题道:“如今已是季春三月,天气虽然算不得酷热,但也不算凉爽。而我军运粮北上所过之地,也不算开阔,还多有山林河流可依......而且咱们还可以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用结硬寨打呆仗的办法对付金贼。”

        他顿了顿,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朕刚刚收到韩良臣让人送来的军报,现在韩良臣、黄无忌率领的五个军,在荥阳以南,依托嵩山、嵩渚山与金贼的数万大军对峙......已经将推进至登封、密县一带的金贼完全抵挡住了。

        这下咱们可就有机可乘了,可以先运粮入伊阙,然后再同颖阳的王渊汇合,集中四个军的兵力,伺机向登封推进,汇同北线的天策大兵,集中力量打垮驻扎在登封的这股金贼!”

        赵楷现在说出来的计划是岳飞在广武山提出的那个方案的升级版,升级的地方是加入了运粮入伊阙这个环节。

        这处改动是曲端提出的,理由也很充分......堆满洛阳的粮仓本身就是一场战略性的胜利!

        其意义甚至不亚于一次消灭上万的女真金贼!

        因为广武山——开封府一线争夺,很有可能会旷日持久!而且河东的平静也不会维持太久,这段时间金贼的北路军正在除赵州、磁州、德隆府、相州、怀州之外的河北地盘上攻城略地,镇压亲宋的义军。

        等河北稍定后,金贼的北路军很有可能会入侵河东,时间估计会在今年秋天之后——因为河东那边输送困难,金贼如果在不容易抢到粮食的春夏两季入侵,宋军就很容易把金贼给“饿走”了。

        所以金贼的入侵时间多半会在秋季!

        而河东方面可行的战法,也只有在北线固守,在南线对峙——就是李世民怼宋金刚的招儿。

        这就需要赵楷的朝廷拿出足够多的粮食去耗了!

        所以现在多运一些粮食入洛阳,将来耗兵粮的时候,就能多几分成算了。

        因此在反复权衡之后,赵楷还是同意了曲端的意见。采取先运粮,后决战的打法——这么个打法其实也更稳妥,因为有了伊阙粮仓的支持,赵楷的军就能采用对峙的办法和登封的金贼耗下去了。

        战于不战的选择权在手,当然就游刃有余了。

        既然赵楷采纳曲端的意见,他当然也要站出来鼓吹一下了,于是就笑着搭话道:“还是官家的打法好啊......昨日又从南阳运了些粮过来,加上原本存在汝州的漕米,都有二十多万石了,这次正好一起运去伊阙城。

        有了这批粮食,咱们就你和金贼在登封周围开耗了!如果咱们能防守扎实,回头就能继续从汝水大营往伊阙运米......一次能运十五到二十万石,最多三个月,就能把两百多万石米运进洛阳,到时候就高枕无忧了!”

        听他的话,似乎依旧不想决战......还是要以苟为主的!

        不过赵楷也不想计较,决战得等待战机。古代战争中的对峙往往非常漫长,对峙上一两年都有可能......这事儿不能早早就计划好了的。也许金贼看到宋军大队从汝州北上,自己就退了呢?

        看见在场的军官们都露出了轻松的表情,赵楷觉得大家的怂病多少好了一些,也是时候押粮北上了!

        于是就站起身,向参加今天宴会的军官们大声宣布:“朕意已决,三日后全军护粮北上,先去伊阙,再赴颖阳。为免消息走漏,也为了军将门可以养精蓄锐,这三日......朕将会封闭大营,没有朕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