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85章 ??随军讲官,天天讲理!(求月票,求订阅)

第185章 ??随军讲官,天天讲理!(求月票,求订阅)

        从现在开始,恢复定时更新,中午12点,下午6点,晚上12点,如果罗罗多攒出一稿,就在早上6点加更。最后再求一下订阅!

        ......

        这道理......听得牛皋都有点傻了!

        官家现在说的道理,京西路地面上占山为王的好汉在拉人入伙的时候,不人人都会吗?

        这大宋开国的老官家难道也是山大王出身的?

        赵楷可不管有没有人会怀疑赵匡胤的出身......现在最要紧的是拉人入伙,然后才是把人给控制住,有了这两点,才能论及其他。

        所以他接着对一群目瞪口呆的汝州乡兵道:“尔等不必回答,朕也知尔等无良田、无美宅,也无多少钱财粮米......要不然尔等也不会为了几斗米几串钱,便跟着牛副钤辖当这个乡兵了。

        但是尔等真的愿意只当个所入刚能糊口,一辈子出不了头的乡兵吗?尔等不想从朕这里得个一二百亩良田,再置一所美宅,娶一房好娘子,生几双儿女吗?”

        一二百亩良田,还有美宅,还有好娘子......谁不想啊!

        “想!”

        已经有人高声呐喊了。

        “想......太想了!”

        还加了“太”字,眼睛都想红了吧?

        “想啊!”

        “官家,俺们太想要良田、美宅、娘子了......”

        太想要了?赵楷听见下面的呼声,心说:那就得996......不对,得拿命来换啊!要不哪儿有那么好的事儿?

        赵楷笑着点点头,跟着他的几个大嗓门亲兵就大呼一声:“肃静!”

        下面的好汉们都不讲话,抬头看着赵楷,全都等他划下道儿了。好汉们也不傻,都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良田、美宅和娘子!

        赵楷笑着拍了拍胸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说法你们都知道吧?朕就是那个王!所朕有的是土地可以分给尔等......只要尔等愿意随朕杀金贼!”

        赵楷在骗人!

        在场知道底细的人,都清楚赵楷这个“王”手里根本没有土地可以分......不仅没有土地,而且还倒欠了陕西五路十几万府兵户至少一千多万亩没有兑现呢!

        旧账还没清呢,现在又要忽悠新人入伙,你这个官家最后不会变成个“老赖官家”吧?

        不过牛皋手底下的好汉们可不知道赵楷的底细,还以为他真有无穷无尽的良田可以分呢!

        所以一个个都激动起来了,都有一种幸福怎么来的那么快的感觉,于是就张开喉咙,疯狂欢呼。

        “万岁,万岁,万岁.......”

        赵楷看到底下的人被煽动起来,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不是对下面的好汉满意,而是对自己讲道理的本领越来越高感到满意。

        进步很快啊!

        看来讲道理这个事儿,也是需要锻炼的......这些日子,他可是一有功夫就和羽林骑士还有女班直们讲理!这些羽林骑士和女班直的“魂龄”都和赵楷差不多,所以大家凑一块儿讲理特别来劲儿,共同语言多啊!

        道理讲多了,自然也就通透了!

        通透之后,赵楷就知道讲理这事儿不能靠他一个,得大家伙一起讲......还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唔,这个道理的办法他好像一直都知道啊!只是过去没有想起来。

        ......

        “诸卿,今天朕讲得怎么样?朕的大道理不深奥吧?下面的弟兄们都能听懂吗?”

        汝州大营的中军大院(是大院,不是大帐,因为曲端占用了一座不知道谁家的豪宅)之内,正在赐宴请吃饭的赵楷,一只开封特色的油煎小鸡下肚,又喝了两壶米酒,继续开始讲道理。

        胖子赵鼎小心回答:“官家道理通俗易懂,下面的兵士就是大字不认一个,也是能懂的。”

        “哦,那朕讲的对吗?”

        赵鼎一听这个问题,头都晕了——考进士都没那么难!

        “对!”赵鼎重重点头。

        问题虽然难,但答案是唯一的!

        必须说“对”,要不然就没官可当了,说不定还会没命!

        赵楷又问:“既然这道理又简单,又是对的......那为什么过去没有实行?”

        这个......

        赵鼎那么大学问的学霸都回答不了了。

        其实大宋这个国向来就不喜欢简单而且易行的道理,非得整些奇奇怪怪的路数,弄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譬如王安石的变法......为什么变法?富国强兵?其实不对,变法之前宋朝也挺富,全世界没有更富的了。当然了,富无止境,想多捞点也没什么。

        可实际上那场变法真正的目的还是强兵。当时西夏崛起,不但脱离大宋统治闹了独立,还不断入侵大宋西陲。而辽国也跟着趁火打劫,不断提出增加随便和割占土地的要求。

        但是......军事问题,靠经济改革真的能圆满解决吗?

        军事太弱,难道不应该先考虑“选良将、练精兵”,如果发现财政不能支持“选将练兵”,再考虑捞钱、节支或是拿出官田来分发。

        总之,“选良将、练精兵”应该摆在第一位啊!

        哪怕大宋以文御武,不相信武将......那也该派个真正知兵,而且又能任事的文官重臣,去负责替朝廷练兵啊!

        最好能训练一支可以为朝廷牢牢掌握的新军!有个十万八万的,即便灭不了西贼,也狠狠教训他们几回,以换取西陲边境的长治久安吧?

        可是从王安石变法开始,直到宣和北伐时为止,从来没有人提及此事......最离谱的是,在确定“联金灭辽”之国策的重和元年(1118年)后,大宋朝廷也没想过训练一支新锐之兵去执行联金灭辽之策。

        要知道当时的大宋正“丰亨豫大”呢,练兵的钱还是有的!

        看到赵鼎不言语,赵楷笑着道:“朕以为,一定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人太少了......治国强兵的道理,不能只在朝堂上讲,还得下去讲!不能只讲一遍,得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一定要讲到下面的兵士、民壮都知道才行!”

        赵鼎蹙着眉头,总觉得这个官家又要“作妖”了,他边上的曲端已经顺着赵楷的话往下说了,“官家,您日理万机的,哪有那么多闲工夫去和一群当兵的讲大道理?”

        赵楷笑道:“问得好......朕也一直在琢磨这事儿,现在已经想到个办法了!”

        办法?

        早就看穿赵楷为人的赵鼎心中暗想:你又有什么蒙人、坑人、折腾人的办法了?

        “朕准备设立随军讲官一职,让讲官去和下面的人讲理......讲官由朕亲自训练,由朕派他们到折冲府和各将各部!”

        这个随军讲官,当然也是抄来的作业了......

        曲端听赵楷这么一说,马上就想起“宦官监军”的事儿了!

        于是就问赵楷道:“官家,现在咱们有那么多的将、部、折冲府,若都有派出讲官,怎么都得上千人吧?上哪儿找那么多可以充讲官的人?”

        赵楷现在有十六个军府,其中天策军府九个,诸路军府五个,其中天策军府下属的折冲府数量较少,都只有六个,而所对应的天策诸军的将只有五个。

        所以九天策府总共只有五十四个折冲府,而九个天策诸军下面只有四十五个将,一个将则有五个部......也就是说,光是天策府诸军,就需要三百多个随军讲官。

        如果再加上诸路军府和诸路军下面的讲官,过千数都是正常的!

        “朕不是带来了吗?”赵楷道,“朕的羽林骑士,正好可以充讲官!”

        赵楷的这群小舅子、大舅哥也真是够辛苦的......被反反复复的利用啊!

        赵楷斟酌了一下,又道:“眼下也不需要千数,有个一二百就足了。已经隶籍军府者,不需要讲官天天和他们讲理了。”

        赵楷的道理当然是封建主义道理了.......要不然还能讲什么?用军功为自己去换良田、美宅、好娘子,不就是封建主义吗?

        对于已经入了“圈”的封建府兵们来说,这个道理都明白。现在需要被洗脑的,就是诸如牛皋所部,以及那些随军的伕役。他们没有入府,也就没有加入赵楷打造的封建体系。用后世的话说,是没有编制的临时兵......得让他们知道入了封建编制能有多好,这样才能发挥出积极性啊!

        赵楷接着说:“朕的意思是,凡是集中到梁县的诸州府乡兵、民壮一律要按照将、部、队进行编组。朕的讲官要派到各将各部,给下面的乡兵民壮讲道理另外......曲端!”

        “臣在。”曲端马上起身。

        赵楷问:“襄阳王让人送来不少绸缎吧?”

        “有十几万匹。”曲端回答道,“都存在汝州大营当中,原本打算尽快运去洛阳。”

        现在襄阳王赵叔向的军队,已经成功的将襄州、郢州、房州、安州、汉阳军、荆门军、复州、江陵府、峡州、归州都拿下了!这些州府军都产出丝绸,所以春税就有部分是以丝绸抵充的。

        另外,荆湖南路有许多州府还脚踏两只船,同时向金陵和长安上供,所以坐镇襄阳(属于京西南路)的赵叔向还收到了许多荆南上供的财物,也都陆续往南阳发运了。

        赵楷道:“不必运去洛阳了......都分给将士们吧!入府的将士,由诸军自行发放,没有入府的将士和民壮,就由朕的讲官负责发放......也好让他们知道,朕不是空口白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