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81章 ???曲端,我们一起去诱敌吧!(第二更)

第181章 ???曲端,我们一起去诱敌吧!(第二更)

        “官家的旗号!”

        广武山下,才筑起来的汴口城的城头,几名守军突然指着远处地平线上出现的黑纛,大声呼喊了起来。

        今日在汴口城值守的正是岳飞的部将郦琼,他是个黄面书生,相州的官学生投笔从戎,算得上文武双全。因此在相州练兵的时候,也被何灌、何蓟父子高看了一眼,当时就给了个队正。后来他又和一群相州籍的军官一起,调入了岳飞的麾下——赵楷对自己的十个带兵的“把兄弟”非常信任,允许他们在调任的时候带上一大群的老部下。

        而岳飞的老部下主要就是一群相州人,大约有五六十人,都是军官。官职较高的有王贵、张宪、徐庆、姚政、寇成、王经、李道,还有这位郦琼。

        另外,岳飞手中还有800名骑兵,都是从平定军带出来的或是从相州兵中选出来的。这些骑兵和那群老部下一样,都会跟着岳飞一起调动......只要岳飞还在带兵,他们就可以跟随!

        这么个搞法看着似乎有点“军阀化”,好像是在搞“岳家军”。但实际上赵楷所推行的府兵制,就决定了他必须要让这群带兵的大将手里有点人马。要不然这府兵就没法带了!

        府兵不是常备军,而且还有兵将分离的问题——后世总结宋朝兵弱时,都会说什么兵将分离、将不知兵、兵不知将吗?其实隋唐的府兵制也是这样的。兵士在乡务农时归折冲府管,上番集结后才归将帅管。

        历史上,哪怕是天策上将军、尚书令、秦王李世民这样的人物,在和平时期也只能动员八百多名勇士去发动玄武门之变!

        而八百多人,也是赵楷给十兄弟,还有一批军统制级的大将的额度——不过这些人并不是将帅的家丁,而是四时在营的常备府兵。

        有了他们,将帅们才能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把一群松快了一阵子的上番府兵再整顿出来。上了战场后,也能有一支堪用的督战和突击力量。而且赵楷也能把这群统制及以上的将领,在各部队之间调来调去。

        而这种调动将帅的方法,是韩世忠、黄无忌、向克、刘锜、何家兄弟、岳飞、张俊这群好兄弟的建议!

        按照他们的说法,如果将帅长期不调动,要么朽烂,下面的军队也会变得毫无战斗力。要么养成庞大的势力,非常危险。

        如果将帅只带少数幕僚、亲兵调动,则难以掌握庞大的部队,很容易被下面的人架空,这样的调动毫无意义,所以必须带着一群能打的手下集体调动。

        看看,这就是好兄弟啊!

        这就是一起磕头拜把子的用处!

        也许将来这群人会和赵楷离心离德,但是现在,他们是真的想帮赵楷把兵管好的。因为他们和赵楷之间,目前还是存着巨大的共同利益的。

        而有了这十个实心用事的都统制、统制,赵楷的军队和早前的宋军相比,简直不能比了。

        不仅吃空额、喝兵血的现象基本没有了(不上番的时候没几个兵,可汗大点兵后又不知道会去哪里带兵,制度上就很难吃空饷、喝兵血),部队的训练也抓得很紧。

        这会儿都已经傍晚了,汴口城外的空地上还有好几千名步兵在扛着几十斤的重物整队跑圈......

        远一点的地方,还有骑兵在练射箭!

        郦琼的部队今天有值守的任务,所以可以轻松一点,不用训练,守在岗位上就行。

        望见赵楷的大纛,马上就有人飞奔着去报告在汴口城内值班的郦琼知道。而郦琼得到消息后,一边依照岳飞下达的将令向前派出轻骑查探,一边命令底下人加强警戒——万一是金贼冒充官家来诈营呢?

        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啊!

        在安排好了防备之后,他才向广武山上的中军大营派出通报的传骑。

        赵楷返回的消息送到广武山上的中军大营时,韩世忠、黄无忌、岳飞、李孝忠、刘锜、折彦质等人,正在大帐之中围着地图进行军议。

        他们每个人都脸色凝重,而这种凝重之间,隐约还有那么一点儿轻松。

        因为在过去的几天中,他们差一点就被金贼打败了......对,就差一点儿!

        虽然他们这些人连金贼大军的面都还没见着,但是却差一点被打败!

        这就是金贼牛逼的地方!

        也是大骑兵在中原大平原上牛逼的地方!

        大平原上一马平川,真的很难阻挡战斗力极强的金人骑兵的运动。虽然赵楷的军队扼守住了开封府城、广武山、荥阳、荥泽等险要,控制住了通往洛阳和河北的要冲。

        但是他们却没有办法阻挡银术可的三万大军在大平原上进行机动,如果银术可的军队从陈留出发后直扑南阳——也就是600里左右,对于银术可的骑兵而言,日行百里也就是6天路程。即便走慢一点,10天也就到了。

        在抵达南阳之后,银术可也不必攻占南阳,只要分兵在南阳以北和东北的博望、石桥、下向口一带布防,卡住南阳通往洛阳和广武山的通道,让南阳的粮食无法运往洛阳、广武山......金兵就能赢了!

        不过还好,银术可的胆子没有那么肥,他只是扑击夺去了郑州境内的密县(位于荥阳以南),然后又分兵攻打登封。

        虽然登封看上去也很难保住,但终究起不到一剑封喉的作用。

        所以这仗还有的打!

        虽然有的打,但也不好打了!

        ......

        “臣弟等见过大哥!”

        “臣折彦质见过官家!”

        “免礼,说说吧,情况怎么样?准备怎么打?”

        广武山中军大营当中,刚刚赶到的赵楷,连气儿都没喘匀,就直接过来参加军议了。

        “大哥,”韩世忠搭话道,“金贼出兵抄咱们的粮道了......意料之中的事儿!他们的骑兵多,战力强,善于奔袭,短于攻城。看见开封府、广武山一带守得严实,一定会想办法打咱的粮道。”

        赵楷点了点头,“既然是意料之中的事,那一定有应对之法吧?”

        “倒是商量了个对策,”黄无忌道,“我等想让曲端护粮出南阳,向汝州而去,摆出一副护粮入洛阳的姿态。

        与此同时,我等再指挥广武山这里的三个军向登封、密县发起进攻。”

        “这样一来曲端不是很危险?”赵楷问,“若是金贼发现他运粮入洛,一定会去汝州堵他。”

        韩世忠笑道:“那咱们就可以尾随着支金兵一起去汝州了......只要曲端能抵挡金贼几日,我们的三万大军就能赶到,到时候咱们和曲端会了师,可就有四万多人,应该可以打胜了。”

        金贼那边也有三万人呢!

        四万打三万,还笃定能胜......不得不说韩世忠现在也是信心爆棚啊!

        不过赵楷却没韩世忠那么有信心,于是又将目光转向了岳飞。

        岳飞道:“洛阳还有天策中军,可以让王都统制率领他们南下抢占颖阳,以接应曲端。另外,汝州的襄城和叶县还有李永奇的一个军......可以让他们沿汝水西进,在梁县和曲端会师。

        如果陛下的御帐军也参战,那么咱们就你投入七个军,至少六万人(每个军都要留下一些兵力看家)的战兵,应该可以一搏了!”

        “可是陈留、滑州两地的金兵呢?”董金刚插了句嘴,“也有好几万人呢!如果他们加入进了,两边人数差不多啊!”

        现在有了三十万府兵的赵楷,如果和大金朝比总兵力,其实还处于下风。而且他的军队机动性也不强,想要在局部战场取得兵力优势当然不容易......当初的大宋还没这点实数的禁军呢,大败亏输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那就是以快打慢!”岳飞道,“只要咱们能先集中起六万人把深入登封的这股金兵重创了,局面就活了......完事后直接退往洛阳、南阳也行。”

        “广武山都不要了?”赵楷皱眉问。

        “如果粮食运不进广武山,广武山早晚失守!”岳飞思索着说,“而金贼若真的受了重创,必然不敢在开封府西南久留,一定会很快撤回宋州或陈留,到时候广武山就会安然无恙了!”

        “好!”赵楷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办吧!”

        韩世忠和岳飞都一致了,赵楷当然不会不批准了!

        不过韩世忠却轻轻摇头,“官家,曲端为人跋扈,向来不大听话。咱们让他做诱饵,只怕......”

        曲端臭脾气在西军当中是出了名的,比岳飞还硬,经常会不听指挥。

        而且他不是赵楷的把兄弟啊!也没有得过赵楷的知遇之恩和救命之恩,不会像岳飞这样一心一意为赵楷打天下......当然不肯干这种诱敌拼命的活儿。

        当然了,公开抗命是不敢的,他还没那么蠢。但是阳奉阴违,来点小手段,让金贼发现不了他,或是把友军卖了,这种事情对他一老兵油子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事儿好办!”赵楷一拍胸脯,“交给朕了......朕亲自去和他说!”

        亲自?什么意思?

        御营军事参议折彦质问:“官家,您要亲赴南阳给曲端下令?”

        “非也,”赵楷一摆手,笑道,“朕会和曲端一起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