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78章 ??你们说说,乱世之中何人可中进士?

第178章 ??你们说说,乱世之中何人可中进士?

        狂求月票!今天是7号啦,再不投就没有翻倍了!

        ......

        宋州的完颜宗翰、完颜希尹、完颜银术可等人忙着调兵遣将,向陈留移营,同时布署偷袭宋军粮道的时候。

        赵楷的心思却一点都不在军务上,而是忙着办他的科举会试!

        实际上,现在负责指挥京西、京畿、河北西路南部等处宋军的并不是赵楷这个官家,而是留在广武山大营的天策府副元帅韩世忠。

        在赵楷称帝后,天策府的名号并没有被取消,而是保留下来作为赵楷御驾亲征时所用的统帅机关的名号。

        天策上将军或是天策府元帅的官职,当然和殿前都检点一样,不能授予臣子了。所以天策府里面最大的臣子就是天策府副元帅,现在担任此职的就是一直以来都被赵楷倚为泰山之靠的韩世忠!

        韩世忠是历史上的中兴四将中的“第二人”嘛!

        中兴第一人岳飞虽然已经开始崭露头角,但是资历终究比不上韩世忠。别说副元帅暂时轮不到他,就连天策府中的第三号人物——都统制,这回也没给岳飞,而是由黄无忌黄四郎出任。这个职位实际上是韩世忠的助手,理论上还会担任前敌总指挥......如果韩世忠自己不想出阵的话。

        如果韩世忠要亲自临阵指挥,那么黄无忌这个都统制就负责看家,同时接过副元帅的职责。

        而岳飞现在的官职,是天策选锋军统制——负责指挥天策诸军中最能打的一个军,目前正率兵驻守在广武山大营待命。

        除了天策选锋军外,还有李孝忠的天策左军,刘锜的天策右军,现在都驻扎在广武山大营。而这三个军合在一起,组成了宋军在京西、京畿、河北西路南部等处的总预备队。

        现在护送赵楷进入开封府的,则是董金刚指挥的天策御帐军的一部分(出动了8000,另外还有2000人留守广武山)。

        除了这四个挂了天策名号的军,还有何蓟率领的天策前军驻扎在黄河以北,沁水和黄河的交汇处;何藓率领的天策上军驻扎在太原府;张俊指挥的天策下军驻扎在汾州;向克指挥的天策后军驻扎在长安府;王渊指挥的天策中军驻扎在洛阳。

        也就是说,在广武山——开封府前线一带,目前只有天策军的御帐、选锋、左、右、前等五个军,总兵力约有五万。

        另外,还有宗泽、王德、王善指挥的京畿左右军;曲端的泾原前军;苗傅的环庆前军;李永奇的鄜延前军;李宝的水军等六个军,也都摆在京西、京畿的前沿地带,由广武山的天策府统一指挥。

        这六个军加上天策府直属的五个军,总兵力(战兵)约有十二万。如果算上民伕、民壮、辅兵,目前差不多有二十万人被摆在了京畿、京西、河北西路南部的正面战场上。

        这么多的军队......别说指挥他们打仗了,光是管理——比如清点人数、检查装备、发放军粮和军饷、监督纪律、划分防区、督促训练等等一大摊子的事儿,就不是赵楷能够应付的了。

        好在韩世忠、黄无忌和天策府军事参议折彦质的管理能力都不弱,而且赵楷还从“舅哥骑士”中抽调出二百多人,派去充任了天策府的幕职官。所以这十几二十万的大军,现在也算是井井有条,让赵楷可以放心的在开封府主持科举大比。

        科举大比当然是非常重要的!

        科举是为国取士嘛!

        现在天下大乱,金贼入寇,国家正是用人之时,如果能通过这次科举取出几十个才高八斗、武功盖世、兵法娴熟的学霸猛人,一统天下、直捣黄龙、扫荡草原、殖民全世界不就容易多了吗?

        可是要怎么考试才能让真正的学霸猛人考中进士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赵楷真不知道——他都没上过大学,高中都没念完就来了,上哪儿知道去?

        不过没有关系,赵楷知道有一招叫群策群力,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

        于是在大宋洪武元年的会试正式开始前,赵楷就在开封府皇宫仅剩下的紫宸殿外召集一千多个举子,再加上负责组织会试的四个主考:礼部尚书蔡鞗、礼部侍郎米友仁、翰林学士承旨陈东、国子监祭酒胡寅等人,大家一起开大会,讨论科举考什么?

        这可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考试考什么有问考生的吗?

        在紫宸殿外屋檐下的一张御座上端坐的大宋官家看着下面一千多个端正跪坐在蒲团上的举子,笑呵呵地发问:“你们说说,乱世之中何人可中进士?”

        一个大嗓门的“舅骑士”站在赵楷身后,把他的问题大声的又重复了一遍。

        这可是道难题啊!

        所有人都是一愣,似乎没有人知道答案。

        赵楷看大家都不言语,就又说道:“都说说吧!今天大家都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着无罪......但说到点子上的,朕重重有赏!”

        他顿了顿,又道:“先举手,点着名再上前来说话!谁第一个来?”

        第一个举手的人很快出现了,正是那个蓝田吕氏的吕秀才,吕秀才原来也是有名字,名叫宝山,是蓝田吕氏的山字辈子弟,比吕大忠、吕大防、吕大钧、吕大临等蓝田四吕的大字辈小了一辈。不过他本人却不是蓝田四吕中任何一人的儿子。

        “让那个吕秀才上前!”

        赵楷还是习惯称吕宝山为吕秀才......多顺口啊!

        一身月白色襕衫,头戴士子巾的吕秀才站起身,大步向前,步履稳健,气度不凡,还真有点名士才子的意思。

        到了赵楷的御座之前,吕秀才先是一礼,然后才容道:“学生以为,如今天下大乱,金贼入寇,江南还有乱臣割据,已非太平之世可比。昔日魏武曾曰:乱世用人,论才不论德!因此当今之世,可以中进士者,必须兼修文武,有安邦定国之才,将来可以出为将、入为相!”

        赵楷闻言连连点头——这话接得磁实啊!

        他对身后的大嗓门道:“把吕秀才的话重复一遍,好叫大家知道!”

        等大嗓门把话说完,紫宸殿前的举子们那是个个愁眉苦脸——难啊!

        兼修文武已经比只会读书写作文难了一倍!

        还要有安邦定国之才......大宋朝开科取士以来,又几个进士敢说有安邦定国之才的?

        至于出为将、入为相......入为相还好,出为将可就难了!

        因为“入相”好糊弄,大宋实行群相制,那么多年来位列群相名臣不知道有多少。这国家治理的其实也不咋好......别的不说,一个黄河给他们折腾来折腾去的,不知道淹死多少人了!

        但是“出将”就不好糊弄了!

        韩琦那么大的名相,一出将就出洋相,还让那个“落榜生”张元写试嘲讽了一顿,丢脸丢到青史上去了。

        而如今大宋面对的金贼可比西贼凶残了......哪儿那么容易出将?

        赵楷把目光转向了穿着孝服的蔡鞗——他爸爸蔡京让赵桓杀了,他本该回家丁忧当孝子的。但是他回不去啊!他是福建人,祖坟当然在福建。可福建在赵桓手里,他要去了多半也得掉脑袋,所以赵楷就让他夺情继续当官了。

        “官家,”蔡鞗明白赵楷的心思,马上出列道,“臣以为这位吕秀才说得很对!乱世用人当用其才......治世才用其德。”

        这其实是废话!

        乱世啊!没有才干怎么出来混?哪怕是“杯酒释兵权”的赵匡胤,用人也是要用才的,要不然怎么统一乱世?

        这个时候又有一名举子举手。

        赵楷也让此人上前。

        走进一看,赵楷发现此人是个粗重的黑脸汉子,不像读书人,倒像个西军武士。

        “臣马维贤有话要说。”

        这人自称臣,应该已经入仕,多半是个没有出身的幕职官,考了锁厅试后才来开封府的。

        “但说无妨!”赵楷鼓励道。

        这个名叫马维贤的小官道:“官家,臣以为安邦定国之才是不能靠考试选拔出来的......人才是选出来的,也是用出来的!

        进士及第之后,不过是八品九品的小官,按部就班的提升,起码得二三十年才能得高位。所以关键不是取士,而是如果用官。”

        赵楷点点头,笑道:“言之有理......便是真有济世之才,也得用好了才能安邦定国啊!不过二三十年可等不得了!朕等得,金贼也等不得!”

        赵楷目光灼灼,从底下一千多学子身上扫过,缓缓道:“所以朕开这个进士科,就是要严选人才!只有允文允武之、腹有韬略士,才可以高中!高中之后,也不必去当什么县尉,全都入翰林学士院,先给朕当三年幕职,以便朕随时考核。等三年期满,就下放为官,三年武臣,三年文官......还要去最危险的前线州郡当文官。之后,再入朝为官,应该就可以重用了。

        当然了,这等进士就不能取太多了,一科最多取三十人!

        至于寻常办事的官吏,朕打算明年开明法、明算、明工、明医、明农、明匠等实科......如果有实学在身,而文章武略有不出众之人,也可以考实科入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