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77章 ? 赵楷,小心你的粮道!(求月票,求订阅)

第177章 ? 赵楷,小心你的粮道!(求月票,求订阅)

        “常,常胜天女?”

        赵良嗣看见郭天女顿时就惊呼起来了!

        这是郭药师的女儿啊!

        赵良嗣是认识郭药师一家子的,当然也见过郭天女的真容——郭天女常以面纱遮脸,但也有露出真面目给人看的时候,赵良嗣就见过几回。

        看见赵良嗣的反应,赵楷得意洋洋地说:“天女,和赵卿说说,你是怎么到朕身边的吧!”

        郭天女的脸颊微微一红,嗯咳一声就道:“赵贵使,你觉得我爹在大名魏县之战后,会不给自己觅一条退路吗?”

        “对啊!”赵良嗣点点头,心说:郭药师就是个反复无常的奸贼!怎么可能在金人这一棵树上吊死?

        不过直接把女儿送给赵楷......这注下得有点大啊!

        郭天女叹了口气,又言道:“况且金人的二太子完颜宗望面慈心狠,不信俺爹是真心投靠,不仅夺了俺爹大半兵权,还让燕京刘家的人监视俺爹,颇有鸟尽弓藏之意!”

        不信你爹就对了!你爹本来就不可靠!赵良嗣心说:信你爹的上司都给坑了......回头我也要提醒官家,千万不能相信郭药师!最好也别相信郭天女!

        “赵卿,”赵楷这时对赵良嗣道,“朕与金贼力抗,胜负难分,才是对郭药师最有利的,所以他暂时是会帮咱们的。赵卿,可愿往燕山府一行?”

        赵良嗣吁了口气,终于下了决心,向赵楷躬身一礼:“臣愿为官家入燕山虎穴一行,惟愿官家勿忘燕云十六州失地......可以早日北伐河朔,兵入燕京!”

        ......

        当完颜宗翰花了足足一个月时间,走完了三千多里,从大金国东北角的会宁府回到宋州前线的时候,已经是天会五年的三月季春了。而他离开宋州的时候,还是天会四年十一月初......说真的,大金国的首都距离中原前线还真够远的,来回一趟不容易啊!

        十一月初离开,三月初返回,前前后后将近四个月的时间。而当他再回宋州的时候,却发现这座城市和他离开的时候,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冷冷清清的城市,现在居然变得有点热闹了。特别是汴河之上和汴河两边,热闹的完颜宗翰都有点不适应了。

        汴河之上泊满了被货物压得沉甸甸的漕船,首尾相连,排出去老长。汴河两岸,不少阿里喜贴军正吆五喝六的驱使不知从哪儿抓了来的汉人农夫,肩扛手抬的将一个个沉重的蒲包从船上卸下,然后摆放上停在大街上的马车。大街之上,还有许多满载或空载的马车来来往往,忙得不亦乐乎。

        许多沿街的店铺也开了张,铺子里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伙计们用生硬的女真话在招揽顾客,许多穿着各色丝绸袍子,腰里别着刀子和钱袋子的女真人,则在大街上兜兜转转,不时被人招揽过去大采购。

        不过生意最好的却是贩卖酒食的铺子,远远的就能听见里面的女真人、渤海人在高声欢笑......

        “这,这是怎么回事?宋州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这些船是哪儿来的?这些铺子怎么都开了张?难道宋州人都回来了?他们不怕咱们女真天兵了?”

        正在完颜希尹、完颜银术可、完颜斜保等人,以及一众女真儿郎的簇拥下从汴河上的一座木桥上通过的完颜宗翰,望着两边河道、街道上的繁忙场面,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连忙向左右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副元帅,这些船是金陵的那个宋国官家派来给咱宋漕米的!”完颜希尹笑吟吟地说,“原本说是送到徐州......可咱们手头也没多少船可以运米啊!

        所以我就让他们直接把米运到宋州,现在在街上占了铺子卖南货的,就是随船而来的纲商。

        宋国的这些纲商就是靠随船运货免税过关把运费赚出来的......咱大金国不能让他们白辛苦啊,所以我就准许他们在宋州占了商铺贩卖他们带来的南货了。”

        根据宋朝的规矩,纲船百分之十的载重可以运私货。赵桓不是让人运来三百万石漕米吗?三百万石的百分之十......大概就是五十万石!

        这么多私货,足以把宋州变成个南北贸易的中心了!

        而抢光了辽国还抢光了小半个宋国的女真大老板们也有的是钱,所以可以敞开了“血拼”,这宋州能不繁荣?

        不过完颜宗翰也不知道什么是贸易逆差,什么是倾销......他现在只关心自己手头能有多少军粮!

        “有多少石米?”

        完颜希尹回答:“一共送来了三百万石!”

        “那么多?”完颜宗翰的眼珠子都凸出来了,“这可够咱们在宋州吃上三年了!”

        完颜斜保笑着补充道:“秦桧在信上说了,只要咱们的天兵不过淮河,金陵官家愿意每年给咱们三百万石漕米!”

        “每年三百万?”完颜宗翰听到这消息,笑得嘴都要合不拢了,“赢了,赢了......我军粮多,敌军粮少,还怕什么持久?只需沿汴河而进至陈留,再设法与敌对峙于开封府一带,以耗其粮米,哪怕二太子的人打不下河东。咱们自己与敌人持久个三年五年,也可大获全胜!”

        宗翰说这番话的时候,就看见他的胖儿子斜保在那里轻轻摇头,顿时就沉下脸面,训斥道:“斜保,打仗最要紧的是取胜......至于用什么办法取胜并不要紧,能赢就好!

        为父南下时路过滑州,已经听娄室说了开封府至广武山一带的情况。知道宋军在过去几个月间,一直在那里大搞基建,想必已经修出不少坚城了......这显然就是在做持久战的准备啊!

        而持久战比拼的不就是后勤补给吗?

        谁手头的粮食多,谁就更能持久!

        “爹爹,”完颜斜保虚心的听老爹把话讲完,这才小声对他说,“那秦桧还在信上说,赵桓不仅给咱送了漕米,也给赵楷宋了漕米......数目也是三百万石,走长江、汉水送去襄阳。”

        “什么?”完颜宗翰的脸色更沉了,“赵桓想干什么?他就不怕咱大金天兵杀去金陵找他算账?”

        “他当然怕!”完颜希尹道,“所以他才两头给米......就是想让咱们和赵楷在中原厮杀,他好在江南当个偏安天子。咱们如果放着赵楷不打,先去对付赵桓,赵楷会干瞪眼瞧着吗?”

        “哼!”完颜宗翰冷哼一声,“赵桓这贼还挺狡猾的!待咱收拾了他的兄弟,回头再去江南灭了他!”

        完颜希尹问:“副元帅,现在赵楷也有了粮食......不怕持久啊!而且开封府已经连着几个月开工修整,一定很难攻打。广武山一带就更难打了,听细作回报,宋人在广武山上修建了数十座山寨,而且这些山寨还都背靠黄河,很难打啊!”

        广武山说是山,其实就是一片绵延几十里的丘陵,大部分山头只有二三百米高。而且这片丘陵地势比较狭窄,背靠黄河展开,所以可以利用黄河水道和岸堤进行联络。

        如果宋军立寨于广武山上,那真是不怕水淹、不怕炮打、不怕包围......更不怕金兵豁出命去强攻。

        所以完颜宗翰也给问倒了......这仗要怎么打呢?难道只能在宋州这里坐着,等完颜宗望夺下河东、陕西吗?

        正在完颜宗翰思来想去,也没个办法的时候,他手下的大将银术可已经驱马上前,凑到宗翰身边了。

        “副元帅,末将倒有一策可以大破宋主赵楷!”

        完颜宗翰回头看着自己的爱将,问:“银术可,你有什么办法就快说吧!”

        银术可看了看左右,他们还在那座横跨汴河的木桥上,木桥两头。还有沿着汴河修建的街道和木桥的交汇处,都已经被金兵封锁了,木桥下的汴河也被封锁了一大段。

        所以他们在桥上商量点机密,也不怕被人听了去泄密。

        不过银术可还是有意压低了嗓门,低声对完颜宗翰说:“副元帅,从襄阳到广武山可没有河流能够行船运米。据末将所知,宋人最多能用水运将漕米从襄阳搬到邓州首县南阳,而自南阳到广武山还有四五百里......咱们可以设法断了赵楷的粮道,让他吃不上襄阳运来的大米!”

        完颜宗翰闻言大喜,看着银术可,“你真能断了宋军的粮道?”

        “能!”银术可道,“咱们只要将大营前移至陈留,再从陈留出兵向西急行二百至二百五十里,就能抵达登封、密县一带......由南阳北运的粮草必定要经过那里才能运往广武山。即使他们不直接运粮入广武山,而是通过洛阳中转。咱们也可以以登封为据点,再向汝州一带出击,同样可以绝了宋人的粮道。至于宋人绕行关中运粮,呵呵,一千多里转运,粮食在路上就能消耗掉九成,还能有多少能到广武山?靠那点粮食,赵楷又能在广武山坚持多久?”

        “好!”完颜宗翰鼓掌道,“银术可,此战如果能胜,你当据头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