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75章 ??开封格勒,立于不败(求订阅,求月票)

第175章 ??开封格勒,立于不败(求订阅,求月票)

        赵楷是大宋洪武元年正月十六日,过完汤圆节才从长安府的灵泉宫启程,带着皇妃郭天女和三十六个女班直,再加上半数的朝臣,还有那群壮着胆子,预备去开封府参加“前线科举”的,来自陕西、四川等地的举子(主要是陕西人),在天策御帐军的八千步骑护卫下,浩浩荡荡的向东而行。

        而皇后朱凤英、贵妃潘采莲因为都身孕,不方便行动,就带着皇子赵论、公主赵玉娘一起留守灵泉宫。

        另外,赵楷还命自己的十八弟灵武王赵榛坐镇长安城,代替自己主持留守长安的朝廷——根据赵楷的计划,如果这次东征进行的比较顺利,他就会把朝廷从长安迁往洛阳。今后就以长安为西京,以洛阳为东都。

        若东征打得不顺,那么洛阳就会变成抗金前沿,自然不适合当首都了......首都可不是一个军事大本营那么简单,而是国家的大脑和心脏,同时也是朝廷的府库、工坊所在,又是皇帝和百官家眷的安乐窝,有时候还是禁军家眷的所在之处。

        如果首都时时刻刻处在敌人的兵锋之下,将会极大的影响朝廷和君王的军事决断。

        不过赵楷已经铁了心要当马上天子,而他又没有一个可以替他看家的年长子嗣,所以他也不能让自己的首都距离前线大营太远。

        在同两府宰执反复商议之后,赵楷就定了个指标——若以广武山为大营,以开封府为最前沿,便可迁都洛阳。若以洛阳为大营,以广武山为最前沿,则朝廷继续留驻长安。

        至于还都开封府......那是根本不做考虑的!

        好不容易才从开封府那个大坑里出来,怎么能再往里跳呢?即便将来能把金贼撵出中原,大宋朝廷也不能再回开封府了......到时候就去燕山府,天子守国门也比回开封府强啊!

        大队人马,一路东行,畅通无阻,千里之地,不过二十余日就走到了头。

        二月阳春,万物复苏,开封府以西的汴河、金水河之间,已经是一片绿意盎然。抛荒的良田,已经被各种各样的野花野早占领,充满生机的葱绿,铺满大地。

        从东南方吹来的暖风,驱散了笼罩了开封府好几个月的寒意,温暖而且湿润,让赵楷感觉非常舒服。

        他这时已经领着一万多人组成的队伍,到了开封府外城的西北水门之外。

        高厚坚实的城墙,在阳光下透出一股子雄壮之气。

        官道边上的汴河水面上,满载货物的漕船来来往往,居然营造出一副繁华热闹的景状。

        赵楷看见这些经过了战船化改装,船舷两侧都安装了挡板的漕船忙碌的水面的航行,感到非常奇怪,于是就问在广武山大营接驾的童贯道:“童大官,这些漕船是怎么回事?现在开封府不早就是个空城了吗?怎么还有那么多货物要运?”

        童贯闻言只是一声苦笑:“官家......俗话说的好,烂船还有三斤钉,何况是喏大的开封府城?”

        什么意思?

        赵楷没听明白,还是愣愣的看着童贯。

        童贯道:“官家不觉得广武山大营、河阴城、荥阳城、荥泽城,还有汴河沿岸的旧桥、万胜、板桥、岳台四座小城都修得又快又好吗?”

        是吗?

        赵楷还真不觉得......他的灵魂可是来自一个基建狂魔之国的,所以在他看来,宋朝的各种工程进行的都很慢,至少不能称之为又快又好。

        不过童贯并没有发现赵楷的心思,老头子还在自顾自的说:“......那都是因为宗留守上任后,命人大肆拆除开封府城内的建筑,将其中一部分材料用于加固开封城防,余下的就用漕船运出去,用来增筑、修建广武山大营、河阴城、荥阳城、荥泽城等开封府城西的要塞!”

        “哦,原来如此......”赵楷心说:大宋的生产力到底不行啊!一堆建筑垃圾居然还成了宝贝!

        童贯叹了口气:“可惜了......好好的开封府,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

        他的语气当中,既有无奈,也有惋惜,还有对宗泽的责怪。

        作为一个在开封府生活了几十年的老汴梁,亲眼看着自己住了一辈子的城市,让宗泽和赵叔向(赵叔向先拆)拆成了白地,心里面当然不好受了。

        赵楷皱着眉头:“童大官,那朕入了开封府城......有地方住吗?”

        挺大一官家,睡大街总也不好吧?而且现在不是他一个人睡啊,还有郭天女和三十六个女班直呢!睡大街上多不方便?

        “有,有......官家当然有地方住!皇宫虽然正在拆除,但是艮岳却扩建了。”

        啊,皇宫真的被宗泽给拆了!

        不过赵楷无所谓,他根本不打算还都开封府,所以皇宫也没用了......只要不睡大街就行了。

        这些日子一路行军,吃住都不大舒服啊!

        现在好不容易回了开封府,总要有个舒舒服服的住处,再好好吃几顿开封菜......另外,开封府的那些花魁娘子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不会都跑没影了吧?

        想着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赵楷就在西水门外见着了宗泽、陈规、王善、王德等留守司的文武官员......哦,还见着了一个减肥成功的赵良嗣,很萎靡的站在童贯的几个身残志坚的干儿孙中间。

        不过旅途劳顿的赵楷也没心思和他们说什么,他只想快点安顿休息,所以等众人行了礼,他只是将宗泽叫到身边同行,然后一块儿入了西水门。

        入了西水门后,赵楷这才知道,自己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他根本不可能在开封府睡大街了,因为开封府城内已经没有大街了,至少开封府外城的西半部分,已经没有大街了!

        拆得连大街都没了!

        西水门内,一条通往内城的土路(原本是石板路,现在石板都没了!)两侧,居然出现了大片的麦田!

        种上的应该是冬小麦,而且长势还不错......

        赵楷惊讶地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官家,”宗泽一脸得色地回答,“这都是留守开封府的数万军民劳作不息的成果啊!这一带无用的房舍街巷,去年冬天就拆完了,还顺手种上了麦子......托官家的福,长得还很不错啊!”

        无用的房舍?赵楷心说:你知道当年开封府城的房子有多贵吗?就这里的麦田,在宣和七年初的时候,至少价值1000万贯!

        “别处也是这样吗?”赵楷心疼了几分钟,然后又问,“开封府城内都种上庄稼了?”

        “那也不是,”宗泽道,“外城将来都要改成麦田的......开封府城占地不小,若把外城都开垦出来,当有六万余亩麦田,亩产一石半,一年也能得到九万石麦子。节省一点,都够一万五六千守军吃用了。”

        好啊,都准备在开封府城内种田过日子了!

        赵楷接着问:“那,那内城呢?”

        宗泽道:“内城当然是固若金汤的!”他顿了顿,“开封府外城太大,城墙长达六十多里,靠老拙手底下的人马是守不住的......也不必在开封府摆那么多兵。”

        那是啊,开封府兵放多了招大水啊!

        有个一两万守军就足够了!

        宗泽说:“所以老拙的打算就是守内城、宝津城、青城等三座城,其余地方都要尽可能拆为平地,只留外廓不动。

        而内城又是开封府的布防重点,老拙准备先开挖内城的外壕、内壕,再修内城外的羊马墙,内城中的里城,最后再以艮岳为核心,重修一座可以避水的高大台城......从外形成支城(宝津城、青城)、外廓、外廓外壕、内城外壕、内城羊马墙、内城、内城内壕、里城、台城外壕、台城等层层叠叠的城防!”

        赵楷听着宗泽的规划,脸上的那些阴云已经一扫而空了,还连连点头称赞:“对,对......就要这样守!金贼如果想要拿下开封府,就得用尸山血海来填!”他顿了顿,又道,“如果金贼真的水淹开封府,这城防还能用吗?”

        宗泽笑着捋了捋大胡子,“水淹开封府......呵呵,百姓是苦了,可是大水过后呢?从黄河到淮河之间,就会出现一道宽达数十里的黄泛区,人马难行。这对金贼有什么好处?反倒让黄泛区以西成为咱们可以固守的后放。而且还会让金贼手头的滑州、黎阳变得毫无价值,同时还会提示广武山要冲的战略地位。除非咱们屯大兵在开封府,否则金贼是不会那么干的。”

        “这就好,”赵楷吁了口气,“这样......开封府就能保全,广武山想必也不会有失,咱们可以立于不败了!”

        开封府处于一马平川的平原上,本来也不是什么紧要地盘,但是历朝历代,特别是宋朝的运河建设,却让开封府变成了中原运河交通的枢纽!

        卡住开封府,金贼就没办法把京东地区的粮食用运河送我广武山一带。而汴河、金水河在开封府以西的河段,又会为宋军专有。这样宋军的步骑就能在水师战船的掩护下行动,几乎立于不败!

        立于不败了,胜利应该也唾手可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