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69章 ??又到以德服人时!

第169章 ??又到以德服人时!

        求订阅,求月票

        .......

        随着两场比武招亲(一场招女班直、一场招驸马、郡马)都招出了一个令人满意(主要是赵楷满意)的结果,宣和八年也差不多到尽头。

        话说,这一年可真是翻了天了!

        年初的时候,大宋的首善之都开封府看着已经在金贼兵锋之下,但是谁也没想到窝窝囊囊苟了一百六十年的大宋国,真的会让那些刚刚从东北的山林中才钻出来没多少年的蛮子一脚踹翻......蛮子打来了,不就是割地纳款的事儿吗?怎么就闹出一个“大宋要完”的局面呢?

        哦,也不是百分之百的要完,而是来了个“大宋重开”,外加一个“大宋要完没完”......一边是大宋国本太子在庄宗先帝驾崩之后,带着大宋的正统朝廷去了江东的帝王之州金陵城,虽然河北、京东的州县丢了大半,余下也成了一团乱麻,各种割据势力都如雨后春笋一样往外冒。其中的一些高举着抗金的大旗,不过更多的却只是想在这个突然降临的乱世中占住一小块地盘好称王称霸......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哪怕要投靠金国讨个封呢!

        而另一边则是拥兵自重的天策上将军郓王赵楷重开大宋天,在河东和山西开了一个“隋唐版”的大宋......这可真是让天下亿万斯民都目瞪口呆了!好端端的大宋太平天下,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一个分崩离析的乱世场面了呢?

        看这意思,那个虽然怂了一些,但终究能让亿万斯民太太平平过日子的大宋,真就回不来了?

        这天下就真的要变成五代十国或南北朝的模样儿了?

        如果天下要真的变成了兵强马壮者为天子的乱世,那么一心钻研儒学和文章,想要靠一片文章从官家那里换了一世富贵荣华的读书人该怎么办呢?

        他们还有地方可以考试吗?

        在重开的大宋朝的帝王之居骊山灵泉宫东北十里开外,有一座名叫戏水镇的市镇,这里本是由东面进出长安府(京兆府)的客商落脚歇息的地方。在临近年关的时候,本该是非常清冷的。

        可是今年却出现了个意外,无数心情忐忑的“武装书生”,居然从陕西各处聚集而来,不仅把镇子上所有的客栈都占满了,甚至不少镇上的民居,都高价租给了这些带着书卷,持着长剑,有些还带着保镖的读书人。

        这些“武装书生”都是陕西各州府来的举人,已经过了今年的发解试,聚集到戏水镇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在年节之后,跟随驻扎在灵泉宫的“长安朝廷”的大宋官家赵楷,一同出关东去开封府......他们得去开封府考会试啊!

        虽然冒着被金兵砍死,被黄河大水淹死的风险去考进士,看着非常愚蠢。但是......进士险中求啊!

        陕西的举子说实话,学问是不如东南六路的大才子们的。要比写作文,他们之中极少有人可以在激烈的会试竞争中胜出,成为东华门外唱名的好男儿。

        所以过往的历次会试中,陕西举子一直都是“陪考”。可是明年春天这一科却是个难得的机会!

        首先,东南六路有了金陵朝廷,所以那帮“作文家”们应该不会千里迢迢去开封府考试。

        其次,去开封府考试是玩命啊!

        这是进士险中求啊!

        陕西的举子要比写作文,那在大宋各路之中是倒数的。可是要比胆子,那绝对是第一啊!

        陕西这一百余年来一直在和西军打仗,投笔从戎的士子都大把存在......甚至还有科场失意直接投了西贼,帮着西贼打大宋的牛人!

        所以到了宣和八年末的时候,戏水镇上就挤满了准备仗剑赴科场、进士险中取的陕西书生!

        不过话说回来,乱世当中的士大夫不就应该如此吗?要不然考上了科举有什么用?派去危险一点的地方当官不敢,派去军中当机宜又怕死......这样的官要来干什么?难道要来帮忙贪污吗?

        因此这些聚集在戏水镇上的“武装书生”倒是拥有成为乱世文官的基本素质,至于能不能当官......还得看他们接下去的表现啊!

        虽然聚集到戏水镇的举子们都自以为胆肥,但是随着年关将近,出征赶考的日期也快到了,大家伙多少还是有点忐忑啊!

        会不会进士未得身先死?还是得仔细想想啊!

        就在戏水镇上的武装书生们又将迎来一个想太多的难免之夜的时候,大队骑兵的到来,忽然打破了戏水镇的平静。

        “这是天子的龙旗啊!天子怎么来了戏水镇?”

        戏水镇内,一所士子们经常聚会的酒楼上,有人推开窗户,一眼就看到了一面绣着黄龙戏日月图样的旗帜,然后又看见了绣了“中华奄有山河地、日月重开大宋天”字样的白幡,还看见了大队雄壮的骑兵和一队身披链甲,链甲外面还罩了红色绣衣的女骑士......毫无疑问,来的正是大宋官家赵楷!

        可是赵楷为什么来戏水镇?

        难道是开封府方面出了什么状况?官家要提前出关去了?

        那么明年的会试还办吗?会不会取消?会不会改在一个安全一些的地方举行?

        ......

        那群带剑书生其实想多了,赵楷在黄昏时分不顾严寒出灵泉宫,是为了迎接赵叔向和赵不试二人。

        他要用亲迎举动,告诉身边的“伙伴骑兵”和“女班直”们,赵叔向和赵不试二人非常重要!

        这样,陕西沿边五路的将门,也会重视赵叔向和赵不试。

        而有了他们的重视,赵叔向和赵不试就能比较容易的指挥从沿边五路召集来的军队了!

        没错,赵楷已经准备让赵叔向、赵不试两位宗室带兵出征了!

        不过他并不想让他们马上对上金贼,而是想让他们去干点以德服人的差事儿......他想让赵不试出任四川宣抚使,率军进入四川,去替长安朝廷控制这块极为富庶的土地!

        至于赵叔向的任务要困难一些,赵楷想让他出任荆湖路宣府使,督军南下控制荆湖北路的大部分地区......特别是要控制富饶的江汉平原!

        当然了,赵不试和赵叔向要去的地方并不是敌对区,而是不知所措的中间区——现在没有了一个“开封朝廷”,却一下冒出两个新的大宋朝廷,所以许多地方的官府自己都很迷茫。

        他们到底该听长安天子的,还是应该听金陵天子的,还是应该两头都马马虎虎应付着?

        所以“中间地区”或是“两面官服”现在就出现在了许多长安天子和金陵天子都鞭长莫及,一时无法加以控制的地方。

        而四川和襄州以南的江汉平原,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许多州府已经脱离了大宋朝廷的管辖,而且还擅自截留了税款,没有解往长安或金陵。

        哪怕长安朝廷已经收复开封府,并且将在开封府举行科举考试的消息传出去后,反响也没有想象中的激烈。

        所以还是得出动军队去以德服人啊!

        不过赵楷手头的兵力并不宽裕,抽调不出天策兵南下——现在大量的天策兵都开赴河东或是京西,去领取分给他们的土地了,仍然在赵楷身边的天策兵人数不多,还得分出一些留守长安,剩下的还得跟着赵楷去东征。

        因此这回南征巴蜀和江汉平原的军队主要是五路府兵,得到五路将门的支持就非常重要了。

        另外,安排两个宗室将领当主帅,也是仔细盘算过的。

        首先,以宗室督军,可以加强大宋宗室“御武”的本钱——宗室归根结底是皇权的分身,宗室御武,实际上就是以君御武!

        其次,以赵家宗室为宣抚,可以提升赵楷的正统性,让巴蜀、江汉的地方官更容易接受赵楷这个“重开大宋”的官家。

        第三,当然是为了历练赵叔向和赵不试了,能够以统军的大宋宗室就这么几个,当然得好好栽培了。

        在戏水镇上的一处豪宅中,赵楷已经和赵不试、赵叔向见过面了——他们早就认识,都是“老开封”了。

        现在时过境迁,开封已经残破,他们只能聚在一起,遥想当年了......

        不过赵楷显然没有那两人伤感,和他们聊了几句开封风物,就话题一转,直入正题了。

        “皇叔祖,听说你在开封府时自称大王?”

        “官家,臣,臣......”赵叔向本来是坐着的,现在被惊得都趴在地上了。

        赵楷看着他,问:“皇叔祖,你自称的是亲王还是郡王?”

        “郡王,是郡王......”赵叔向其实根本没和手下说清楚这个,不过他觉得郡王比较小,罪过也能小一点。

        “好吧,”赵楷道,“那朕回头就封你为襄阳王......你就以襄阳王之尊南下平定荆湖北路!”

        什么?

        赵叔向一怔:我如果说自称亲王,难道就能封魏王了?

        赵楷又对赵不试道:“不试,皇叔祖都是郡王,你也当个郡王,封汉中王,并以汉中王之尊督军入蜀......荆湖北路和四川的得失,干系我朝能否筹集到足够的粮饷,所以朕希望你们能为朕全取二地。

        你们一定要以德服人,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