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68章 ??赵家男儿,必须有种!(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168章 ??赵家男儿,必须有种!(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大宋宣和八年,十二月初。

        隆冬已至,关中大地刚刚下了场大雪,现在放眼四望,只能看见白茫茫的一片。虽然有瑞雪兆丰年之说,但是在大冷天骑着一匹驽马,带着不多的从人,西入潼关的赵叔向看来,哪有什么瑞雪、哪有什么丰年......有的只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悲凉!

        越接近此行的目的地长安城,赵叔向的心就越凉啊!

        宗泽说得好听,官家知道他的功劳,招他入京,一定重重有赏......可是没过两天,宗泽就用几道将令和一沓官照剥夺了赵叔向的兵权。

        赵叔向好不容易拉扯起来的7000兵将,头也不回的就都投到宗泽旗下,搞得赵叔向一下子就成了根光杆——没义气啊!那带兵的部将都是一起从五丈河战场上死里逃生的“好兄弟”,占领开封府的时候,大家可说好了要共打天下、同享富贵的。

        可是当长安朝廷的官照被宗泽拿着送到他们跟前的时候,这些没义气的兄弟,一个个就都投靠过去了......就没一个还念着他这个“大王”的!

        这也就罢了......大难临头各自飞嘛!

        可问题是赵叔向在广武山见着自己的侄孙赵不试时,后者还问要不要因为擅自称王的事情写个请罪的奏章?他可以帮忙代笔,也可以帮着向官家求个饶......

        赵叔向一听这话就知道了,已经有人把自己告发了!宗泽不至于那么干,他都已经位极人臣了,何必干这种奸臣才干的事情?王德、王善也不会这么干——赵叔向再怎么都是皇帝的至亲骨肉!他们两个外人,怎么能去揭发其罪行?

        而有可能那么干的,多半就是赵叔向在开封府的老部下——他们得把自己摘干净,得和朝廷说清楚,赵叔向当大王他们是不赞成的,只是没有办法才管他叫大王,心里面是不承认的......

        想到这里,赵叔向就是一声长叹:“大丈夫当临阵斗死,怎可死于小人之手?”

        “叔祖,你说什么呢?大过年的,说什么死不死的?不吉利!”

        管赵叔向叫叔祖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是个白面书生,穿着身厚厚的紫衫,头戴一顶看着就暖和的貂帽,骑马行在赵叔向身边。

        这人是太宗一脉的子孙,是那个传说中的“八贤王”赵元俨的子孙,“不”字辈,名不试,和赵楷是同辈——如果赵楷不是皇子,他也得根据太宗一脉的字辈取名,那就“赵不某”了。

        这个赵不试的年纪比赵楷大得多,不过两人却同在宣和六年中了进士,算是同榜,而且还是同宗,关系还算不错。要不然赵楷也不会让他在韩肖胄离任相州后去接了知相州事的差遣。

        不过赵不试的知相州事也没干太久,就接到了让他去长安述职的诏书。得到诏书之后,赵不试将州事安排了一番后,就立即上路,在过广武山的时候遇上了落魄的赵叔向。

        赵不试和赵叔向也是认得的,也知道他在开封府擅自称王的事情......别人都绕着赵叔向走,但是赵不试却颇有长着之风,不但不躲着赵叔向,还主动邀他同行,一路上好言好语的安慰。

        虽然好话说了一路,但是赵不试毕竟做不了赵楷的主......他也不是“八贤王”,也没有什么打王金锏在手,就是有也不敢打赵楷啊!

        所以现在安慰赵叔向的时候,心里面也没什么底儿。

        赵叔向干笑了几声:“说得也是......大过年的,说什么死呢?官家招我等入朝,许是要大用呢?

        如今官家处处效法李唐,还自比唐太宗!他要是唐太宗,那你我可就是李道宗、李孝恭、李孝基之流啦!”

        赵不试赶紧顺着赵叔向说:“对,对,当年李渊可以得天下,除了深得关陇勋贵的支持,也少不了一群自己的子侄子兄弟......要不然他靠什么驾驭桀骜不驯的关陇勋贵?”

        “对啊!”赵叔向笑着说,“现如今金贼那里随便来个谁都姓完颜!西贼那边手握尚方令锤的可是乾顺的哥哥察哥......到了咱们大宋,怎就不能让骨肉至亲掌兵了呢?”

        两人讨论着好事儿的时候,前面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两人忙抬头往前看去,只看见一队骑士在一面红色认旗的引领下,向着他们这里奔来。

        赵叔向眼神很好,在马蹬上立起身子,手搭凉棚,向前张望......还是太远,没看清楚。等前方那队骑士又靠近一些,赵叔向终于看清了,那面大旗上刺了三个大字——代王植!

        “代王植是谁?”赵叔向问了一句。

        边上的赵不试道:“应该是原来的莘王殿下......我离开相州时就听说官家想给莘王殿下换个封号。”

        宋朝的亲王换封号是非常普遍的,赵楷一开始封得是高密郡王,后来又当了嘉王,再后来又改了郓王。

        “那咱们得下马恭迎了!”赵叔向说着话,就从马背上翻了下来,然后整理衣衫,恭敬肃立,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

        赵不试叹了口气,也下了马,站在赵叔向身边,然后等着前方的马队靠近。没一会儿,就看见赵植和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块儿并辔而来了。

        赵不试一时没认出那少年是谁?边上的赵叔向却嚷了起来,“那不是平阳郡王吗?原来他也逃出来啦!”

        这少年是赵佶的第十八子赵榛,那日他也从金人的追杀下逃脱了。不过他为了逃命,骑马冲进了五丈河,在泅水过河的时候他的马被金人射死。

        所以他就只能步行回开封府,等他到达的时候,开封府已经被放弃了,他没有办法,只好继续流浪,在外面混了好几个月,才跑到了赵楷控制下的陕州,被知陕州事李孝忠收留后派人送到长安府......比赵叔向、赵不试他们才早到了几天。

        今儿他们是奉了赵楷的旨意,出灵泉宫来迎接赵叔向和赵不试的。

        不过赵叔向和赵不试实在不敢想像会有两位大王跑那么远来迎接——他俩一个是知府,一个是“环卫”,凭什么惊动大王?所以没等两个大王下马,他们就先拜上了。

        “臣赵叔向、臣赵不试,拜见......”

        两人的话还没说完,赵植就赶紧挥手:“别拜,别拜......受不起了!”

        受不起?

        这话什么意思?

        看见赵不试、赵叔向呆在那里,赵榛马上解释:“官家要给你们二位封王了!”

        封王?

        怎么可能?

        赵叔向和赵不试都不相信......他们都是远支了,没有资格封王的。

        赵植道:“官家说了,赵家天下赵家保......咱们赵家男儿若是不挺身而出,这天下早晚得叫人夺了去!”

        “对,对,对......”赵叔向用力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赵家的天下我得保啊!”

        赵不试却有点不敢相信,问赵植、赵榛道:“二位大王,难道官家要让宗室领兵了?这可是......”

        赵植笑道:“如今是乱世了!哪儿还能用太平盛世的法子?咱们赵家守着规矩不带兵,人家完颜家的儿郎可都在战场上呢!”

        是啊!

        宗室带兵的缺点可以列出一箩筐,但是......完颜家,还有黄金家族,还有后来的爱新觉罗一家子,出门砍人的时候不都是成群结队的,谁也不守这规矩啊!

        结果谁被砍翻了?

        赵榛则补充道:“官家说了,现在不搞以文御武了......所以咱赵家兄弟能带兵的都要出来带兵!自己人总比外人靠得住吧?所以咱们几个,以后都得带兵打仗,都得去独当一面!”

        凡是“以君御武”的时代,就没有禁锢宗室的道理,否则就是作死......而且会死得很快!

        而乱世争霸当中,能够笑道最后的,都是以君御武(皇阿玛摄政王御武也包括在内)的政权!

        所以无论以文御武又多少好处,只要认为现在是乱世,就必须坚决抛弃!

        赵楷的心性虽然不成熟,容易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比如早先在开封府城内时,他就觉得开封府城不能再呆了,否则就当绿帽子王了,所以就干脆莽上去了!

        这事儿要召集心腹慢慢商议,弄出个万全之策就黄了!

        后来在太原登基时也一样莽,根本不考虑什么“缓称王”的,因为他知道赵桓肯定不行,他不当皇帝,大宋就没人能当这个乱世皇帝了。

        所以他接着莽!

        当了皇帝以后,也不好好的搞政治,而是把李渊怎么打天下的路线来个“粘帖复制”。21世纪的高中生别的不会,炒作业还不会?入了长安后,则继续炒作业,把关陇勋贵的那一套拿出来玩。

        而关陇勋贵和宗室带兵掌权又是配套的,至少在打天下的时候是配套的!

        所以赵叔向和赵不试两人的好运就来了!

        现在宗室当中,看着能当阃帅、能当大将的,也就是赵不试和赵叔向了,当然得重用!

        至于他俩将来会不会造反夺赵楷的皇位,现在不必考虑......这种事情考虑得太多,那就只能相信那些没用的文官,就等着当绿帽子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