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65章 ?? 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今晚还有一更)

第165章 ?? 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今晚还有一更)

        求月票,求推荐!

        .......

        不战、不和、纳贡、开科举......

        金陵天子的四个大招一放,东南的有识之士们,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儿。

        虽然跟随赵桓南下的汴梁子们,多少都有点怀念故土,但是“水淹开封”这事儿,却给他们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伤害......这是伤了心啦!

        开封府就是他们的伤心地啊!

        虽然开封府并没有真的被淹,但还是让这些跟随赵桓南下的汴梁子们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不敢啊!

        开封府被大洪水威胁的那些日子,以及后来他们跟随天子逃离开封府的那一路,让他们所有人都认清了这么一个现实,他们是怂的!

        他们本来以为官家是怂的,奸臣是怂的,大宋的那些能吃不能打的兵将是怂的。可是“大水来了”的呼喊声,却让他们认识到了自己原来也是怂的。

        他们害怕黄河大水!

        他们害怕占据了万年新堤准备放水的几万金兵......

        当他们知道“大水来了”(其实并没有来)的时候,他们甚至没想过要去查明大水到底有没有来,而只想到了跑!

        当金兵占住大堤,预备要放水的时候,倒是有一些汴梁男儿挺身而出,加入了李纲的行营大兵......可是现在溜到金陵的汴梁子却都没有去过万年新堤的战场。

        所以战死在万年新堤的汴梁子是勇敢的,而跑路到江南的汴梁子都是怂的。

        既然认清了自己的“怂”,那就别逼着和自己一样怂的赵桓去当什么“大宋光武”了......而且“大宋光武”好像也有人干了,不需要金陵天子赵桓去凑这个热闹了。

        赵桓能当一个爱民如子的偏安天子,能让劫后余生的人们在新的家园中安居乐业还不够吗?

        至少在跟随赵桓跑路的汴梁子们看来,能在沿着长江、秦淮河而立的金陵新城之中得到一小块可以盖房子的地皮,没有什么谋生手段的平民能在新建的三衙军中当上一个“和平兵”,有点出身的汴梁士大夫可以在赵桓这里得到做官的机会,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北伐......打不过啊!

        一个金贼就打不过了,现在又多了一个长安天子赵楷......听说大宋河北、河东、陕西的精兵都归了他,还打个屁啊!

        对东南当地的士大夫和平民百姓们而言......北伐中原,讨贼破虏,真能有安居乐业,过好自己的安稳日子要紧吗?

        咱们东南这边温暖富裕,士民安乐,对北方的土地本就没有渴求,也不想为北伐中原多交税......更别说好好的日子不过,去给赵家天子当兵打仗了,那不是送死吗?

        再说了,中原的那个“贼”,好像就是金陵天子的亲兄弟,大宋庄宗皇帝的皇三子啊!让他领着西北壮士去驱虏不是挺好的?到时候赵楷当隋文帝,赵桓当陈后主,多好啊!

        当然了,北伐中原、恢复故土,终究是大义名分所在!

        哪怕赵桓已经决心坐守江东一辈子,他也得空喊几声口号,不过喊什么口号也是个学问,得拿捏到位。既要堵上主战派的悠悠之口,又得能安抚住东南人心......

        “越王勾践十年生聚,十年教训,最后才得报大仇,成为春秋霸主......”

        金陵城内,原本的江宁知府衙门,现在成了赵桓的临时皇宫,其中的大堂就成了他的崇政殿。在这座崇政殿上,赵桓面对着数十名跟随他的重臣,忽然说起了越王勾践的故事。

        他的目光投向了昨日才抵达金陵的李纲,稍微卡顿了一下,“朕就想用‘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作为靖康二年会试的策论题目......诸卿以为如何?”

        诸卿都愣住了!

        靖康二年会试还好几个月呢,你怎么能把策略的题目在崇政殿上说出来?

        这会传出去的!

        到时候举子们都会提前把文章写好背出来的......这是作弊啊!

        千里迢迢从下邳赶来的李纲已经明白了赵桓的心思,立刻拱手应声道:“官家,二十年是不是太久了?金贼和长安......”

        话说到这里,李纲忽然一皱眉,他不知道该怎么称赵楷了。

        “天策将军,”赵桓道,“兄弟之间,不要恶言相加,免得让金贼笑话,称天策上将军吧!”

        他的话说完,在大殿中站着的秦桧微微一眯眼睛。

        金陵天子又道:“有天策将军在,金贼好过不了......朕若能用好这二十年,一定可以为先帝报仇雪恨的!”

        这是在定国策!

        这下所有的大臣都明白了!

        赵桓这个金陵天子的国策就是“坐守东南二十年”......但同时不忘北上复中原。

        对于西、北二敌,赵桓则是区别对待......虽然一家300万的岁贡不能不给。但是赵楷是“天策上将军”,金人则是贼!

        给岁贡是真的打不过......

        但是赵桓始终没有忘记金人是他的杀父仇人......他虽然怂,但得国是正当的!

        金贼手里也没有个“一圣”可以威胁他,只有个赵构......不过他是老九,上面一大堆哥哥,都死绝了才能到他。

        所以赵桓的江山不是捡来的,他得坐得正。

        什么“杀楷言和”的,在他这里是不行的,至少不能公开干。

        “不知官家想如何生聚?如何教训?”李纲虚心发问,“请陛下明示。”

        赵桓今年二十七八岁的年纪,已经是长君了,而且当了多年的太子,手腕如何大家都知道......他也就不能打,其他方面都还行。之前又用雷霆手段杀了六贼,现在又乾纲独断拿出了“不战、不和、纳贡、开科举”的方针,所以李纲可不敢不把他当回事儿。

        “君为轻,民为本,社稷次之......”赵桓侃侃而道,“朕也将遵循孟子之言治理东南。应该先让东南之民安居乐业,家有余财,然后才能从其余财之中索取一些,以充国库。国库充裕了,才能招募壮士,严加训练,同时再打造足够多的兵器给壮士们使用。兵精、械足、粮饷充沛,北伐自然可以一举成功。

        朕遍览东晋南北朝之史,发现北伐之功,在于一举。再三必衰!昔日宋武帝气吞万里如虎,若能一鼓作气,胡夏、北魏,谁人能敌?可惜宋武北伐半途而废......

        如今的情况,也和东晋时类似......北方纷乱,东南偏安。朕如果想超过刘裕,就必须积攒起足够的力量,以求一举成功,绝不可实力不备就盲目北伐,徒耗实力。”

        李纲无语了......上回跑徐州的时候说要学楚霸王,结果也没见你自刎乌江,而是跑到江东来当偏安之君了。

        现在又要学刘裕......好像你弟弟赵楷比较像刘裕啊!

        赵桓知道大臣们都不相信自己,于是朗声道:“如今北方有天策上将军牵制金贼,应该可以维持一二十年......既如此,朕何不先治理好江东之地,再聚二十万北府精兵,攒万万粮秣财货,然后伺机北伐,与天策会猎中原,何愁大仇不报?”

        “官家,”已经如愿以偿当上东府大相公的耿南仲扬声附和道,“官家圣明!昔日一个小小的西贼,我朝历经百年征伐也未取胜,如今的金贼强悍如此,没有二十年休养生息、厉兵秣马,而奢谈北伐者,实是误国之贼也!”

        “耿相言重了!”赵桓知道耿南仲马上要怼李纲了,赶紧出言阻止。

        赵桓现在不能处分李纲......虽然这货每战皆北,丢了地盘还丢了个官家!

        但是李纲一直都是赵桓的有力支持者!

        站队正确,比什么都重要!

        如果赵桓现在严惩李纲,那他的金陵天子就别当了,他手底下谁不是误国之贼?干脆大家都投赵楷去算了!

        耿南仲也明白赵桓的心意——他也不是真的要追究,只是想敲打一下李纲,让他别一天到晚喊打喊杀的。

        “官家,”接替耿南仲知枢密院事的何栗出列道,“臣以为,以如今朝廷的实力,恢复的确是奢谈,与其奢谈恢复,不如好好商量怎么保全东南半壁江山为好。”

        这话一出,殿中的臣子都眉头大皱。

        “何卿,卿有何良谋?”赵桓问。

        何栗当然是有良谋的,他是状元啊!赵桓做太子的时候就知道他有办法,所以早就想让他进京辅弼。不过因为开封被围和之后的一路逃亡,没有机会用他。直到赵桓过了淮河,才把他从泰州招到身边,还和他讨论军事方略,知道他有办法才会提他当元枢。

        何栗当下就进言道:“官家,臣建议设立淮东、淮西、荆湖和江南四道总管,以总领军事,兼管民政。同时设立长江制置使和沿海制置使,前者管长江水师,后者管沿海水师。如此便可以将东南防务都理得井井有条了,之后再要整顿或扩充,就容易多了。”

        “四道总管和两位制帅让谁去担任?”赵桓问。

        何栗道:“四道总管都应该由文臣出任,臣愿意领其中一道,还有三道,臣推荐李使相、张叔夜和汪伯彦出任。至于两位制帅可以由武将担任......臣不知将帅才能,就不推荐了。”

        赵桓点点头,又看着李纲,“李卿,你愿意出任哪一道的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