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64章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狂求月票!)

第164章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狂求月票!)

        总算赶上了!第二更争取在六点时发布!

        ......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逶迤带绿水,迢递起朱楼;飞甍夹驰道,垂杨荫御沟;凝笳翼高盖,叠鼓送华辀;献纳云台表,功名良可收......”

        已经除了孝服,换上了宽大的帝王华服的应天朝廷的官家赵桓,这个时候正立在应天(江宁)府城外的狮子山上,北望大江,眼中噙着泪水(高兴的都哭了),吟出的却是南朝诗人谢眺的《入朝曲》。

        他现在非常欣赏其中的“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这句,因为他觉得自己脚下的金陵真的是帝王之州。

        金陵的地形太好了!

        北靠大江,西临秦淮,东南又有钟山为凭。只要稍加经营,就是一座铁打的城池。甚至比北汉的太原城更加牢靠!

        和金陵相比,开封府真的一点都不适合作为帝王之家。

        开封府北面是悬河,四周虽然是平原,但是因为都是旱地,所以粮食产量并不高,而且开封府城周围的大城市也太多,粮食消耗巨大,根本无法靠周遭的乡村产出维持。所以每年不得不从东南六路运入几百万石米粮,才能让汴梁子们可以填保肚皮。

        对于兵力孱弱,又无燕山之险可以屏蔽北方铁骑的大宋而言,以开封府为都简直就是在作死啊!

        实际上,在大宋朝之前,已经有后梁、后晋、后汉三个小朝廷被汴梁的地形给坑苦了......而这三个小朝廷的禁军比起之前的开封禁军可不知道强了多少!

        那都是在五代乱世中打出来的精锐啊!结果照样没能苟住,让人轻易灭了家。

        而宣和年间的大宋开封禁军都是什么货色?守城都勉强,更别说出城去野战了。

        而不进行野战,开封府根本就守不住......陷在城内的朝廷就只能在投降、逃跑、等死三者中选其一。

        哪怕是赵楷那个狠人,其实也选择了跑路,只是跑得比较体面,打出了北上抗金的旗号——实际上在宣和七年十二月的时候,全大宋最险的就是开封府,甚至比河东的太原府都危险!

        赵楷北走大名,复入相州,再往河东,乍一看仿佛是迎敌而进,但实际上却是在避敌......因为敌人的第一目标就是开封府!

        大金入侵的整个战略,就是围绕攻破开封府展开的!

        所以在负责这个任务的东路军“失联”后,西路军的任务必然从攻破太原府后再南下改为绕道南下......因为金国无法承担失去东路军的损失。这也是赵楷为什么能在平定军大捷之后,得以成功入主河东的原因。

        而当时的赵桓,被困险地,无路可逃,又没有什么能打的军队可以保命,还被一群处于绝地而不知的汴梁子包围......真是在等死啊!

        现在可以跑到安全的金陵,继续当一个偏安东南的皇帝,实在是上天庇佑......这就是赵桓的天命!

        身为君王,得知道天命!

        赵楷的天命在西北,而赵桓的天命就在东南。

        所以入了金陵城的赵桓,现在根本就不想回开封府......他现在就想好好的在金陵终老。

        既然要在金陵终老,赵桓就觉得原来那个位于钟山脚下的江宁府城靠不住了。

        那是唐朝传下来的旧城,年久失修不说,而且距离长江和秦淮河都太远......这样敌人一旦突破长江,就很容易包围江宁城。

        这个长江虽险,但是却太长了,不可能处处都严密设防,所以不能单靠一条长江保卫金陵。

        要确保无虞,就得沿着长江和秦淮河构筑新城。新城必须把江防、城防融为一体。

        时再打造一支足够强大的禁军水军,并且在秦淮河下游修建水城,作为水军的大本营。

        而水营和金陵新城,同样要融为一体!

        今天赵桓带了一群臣子出了金陵旧城,登上长江边上的狮子上,就是为了视察正在紧张施工中的金陵新城。

        这座新城规模不大,外形也不是传统的四方形的,而是依着长江、秦淮河的岸边修建的,城墙和江堤、河堤融为一体。几处城门则和几座码头融为一体。

        城池的东北还枕上了石灰山(幕府山),将会依山而建一座和金陵城融为一体的堡垒。

        城池的西面则会修建一座和金陵新城相连的“水城”,并把部分秦淮河的河段包裹进水城,将来那里就是禁军水军的老营和船场所在了。

        只等新城建好,水军也练成,赵桓就能高枕无忧,当他的江南天子了......除非赵楷和金贼可以拥有强大到足以压制江东水师的水军,否则赵桓的金陵帝王州就能稳如泰山。

        而赵楷和金贼是不可能拥有强大水军的......因为在赵桓看来,水军就靠钱堆出来的!

        坐拥东南富庶之地的赵桓,哪怕要给北方的赵楷和金贼打上两份钱,他还是如今的三方势力中最有钱的!

        实际上,在大宋一统天下的时候,东南六路光是一个漕米,每年就得给大宋朝廷发去600万!

        现在照样拿出来就是了......让赵楷和金贼拿了钱粮去互殴吧!

        想到这里,赵桓就长出了口气,对身后的宇文虚中和秦桧道:“金人和三哥儿要财货钱粮是吗?朕可以给......给他们一家三百万!只要金人不过淮河,老三不出汉江,不入淮南西路即可。

        至于称臣什么的,他们尽管封就是了!什么儿皇帝,什么江南国主、什么吴国王,随他们封什么,朕不答应,也不反驳,反正朕就当个江南天子!”

        他这态度可比历史上的赵构强硬多了!

        不是他有种,而是北面现在是“北周对北齐”的局面,谁也不可能全力南下。而且赵楷和金国也不可能把有限的财力用在水军上面,至少在打败对方之前是不可能的。

        “陛下圣明!”

        “陛下不可,自古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啊!”

        称颂赵桓圣明的是秦桧。

        而唠叨什么“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的则是宇文虚中。

        这两位现在并不是以敌国使臣的身份在和赵桓说话,而是以臣子的身份跟在赵桓身边。

        因为他们俩都是以“放归”的名义到达江南的,理论上都没有投靠过赵楷或金国。

        赵桓回头看了一眼白脸的秦桧,他知道这家伙当日因为反对赵楷,被赵楷从先帝那里硬索了去......后来又被金贼抓了,现在又“放归”到自己身边,还真是历经曲折啊!

        因为太曲折,朝中的御史都怀疑他是奸细......不是赵楷的奸细,就是金人的奸细!

        不会赵桓却没有理睬,而是任命秦桧为礼部侍郎。

        随后赵桓又瞄了一眼礼部尚书宇文虚中......他现在也背了一身的弹章。御史们严重怀疑他已经投靠了赵楷,而且证据非常确凿!因为宇文虚中是把地盘和大部分军队都交给赵楷后,才带着赵楷封赵桓为吴国王的诏书来金陵的。

        但是赵桓依旧不予理睬,还让宇文虚中当了尚书,官比秦桧还大。

        “朕花钱买平安并不是圣明,而是打不过......真的打不过啊!”赵桓倒是挺实在的,“现在天下的武士,大多都被三哥拢络了,跟随朕来江南的,除了种家二老和刘光世的残兵,就是一些汴梁子充的禁军,北伐西征,都是无望的!既然无望,那就只能顺天应人,花钱消灾了......这可不是朕一人的想法,金陵城内,十人当中,怕是有九人存着这样的心思啊!”

        李纲、种师中、种师闵三人已经从大名府南下勤王了。不过并没有追上赵桓,而是停在了淮阳军(下邳)和海州,成了抵挡金贼南下的肉盾。

        而刘光世并没有和他爹刘延庆一起殉国,而是带着几千人逃到了应天府。然后一路护送赵桓南下金陵,沿途还讨灭了不少贼寇,收编一些散勇。等到过长江的时候,刘光世已经有了两三万人的军队。现在则被赵桓任命为荆湖路宣抚使兼知鄂州,去抵御赵楷了。

        另外,还有一个从万年新堤战场上跑出来的范琼,现在领了淮西安抚使兼知寿州。

        在这三路大兵的保护下,赵桓的小朝廷总算稳住了阵脚。

        而稳住阵脚之后,当然要求发展,而求发展......就需要人才来辅佐!

        赵桓看着宇文虚中和秦桧,顿了顿道:“西、北两面事情,就用600万应付!靖康(赵桓已经改元)元年(就是宣和八年)的六路漕粮已经备齐,不日就可以分别运往宋州和襄阳了!”

        有了粮,赵楷和金国才能互相攻打啊!

        如果他们没有粮,那就要南下抢粮了!到时候两家一起打他,赵桓还活不活?

        所以赵桓此举看着挺怂,但实际上却有点居心不良。

        赵桓冷冷一笑,又道:“朕还有个要紧差遣给你二人......靖康二年是大比之年!朕在江南开创了局面,也是需要人才来当官的!

        所以科举也照常进行,要让江南的才俊都有做官的机会,这样他们才会拥护朕这个偏安天子。

        科举本就该礼部负责的,你们二人就把这事儿办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