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63章 ?? 开封府,现在是无畏之城了!(月票还有吗?)

第163章 ?? 开封府,现在是无畏之城了!(月票还有吗?)

        罗罗的第四更!

        明天的第一更得放到12点了,能不能有四更也不好说,但三更是一定的!

        .......

        韩世忠笑眯眯的走了,他今儿可是如愿以偿——不仅帮陕西五路将门办成了好事儿,还顺便捎上了府州折家和麟州杨家。

        这人情可大发了!

        不仅那些将门得还他的人情,那36个女班直中有人得宠了呢?

        宫中有人好当官啊!

        当然了,有人欢喜就有人生气了。

        36个女班直啊!

        那得分掉多少宠幸?

        这些日子几乎“独霸”赵楷的郭天女都快给气哭了,韩世忠在的时候她不敢发作——那是不给赵楷面子,万万使不得!

        可韩世忠一走,郭天女就不干了,哭着就去找皇后朱凤英、贵妃潘采莲告状了——告官家赵楷的刁状!

        赵楷看见郭天女不和往日一样来请自己翻牌子——现在朱凤英、潘采莲都有几个月的身子,根本不方便侍寝。所以可翻的牌子只有一块,就是郭天女的,这大概也是她敢耍小性子的本钱吧?

        哪怕赵楷怒了,真的行了家法,完事儿还得和她牵手啊!

        所以赵楷也没办法,只好自己放下架子去朱凤英所居住的宫殿(其实就是个小院子)里找郭天女......

        当赵楷独自一人,悄悄的走进院子的时候,就听见朱凤英、潘采莲叽叽喳喳的煽风点火。

        “天女,你就是敢在咱们俩跟前说他的坏话,当着他的面你敢说吗?”

        这是潘采莲的声音,甜腻腻的,很好听。

        “有甚不敢?又不是没说过!”郭天女的嘴倒是挺硬的。

        “然后呢?”朱凤英似乎有点幸灾乐祸,“一时嘴快,然后就挺着挨家法吗?”

        “哪有啊,就算有,奴家也不怕......”

        潘采莲阴阳怪气地说:“岂止不怕,说不定还挺喜欢呢!”

        “才不......”郭天女的声音轻轻的,跟蚊子叫差不多了。

        朱凤英轻轻一叹:“这下好了......多了三十六个女班直来帮你分担家法了,你可松快了!”

        “哼,才不要她们帮呢!”

        “放心吧,争宠她们争不过你的!”潘采莲的声音听上去酸酸的,“不管怎样,官家最喜欢的终究是你!”

        郭天女轻叹了一声:“最喜欢又怎么样?肚皮一点反应都没有......”

        没有?赵楷心说:那就更要努力了!

        想到这儿,他嗯咳了一声,就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

        水轮轰隆隆的响动,拖着白色的航迹逶迤向东而行,太师,广阳郡王童贯的认旗,就在初冬的寒风中猎猎飘动。

        汴河两岸,一边肃杀。

        被赵楷派到开封府请赵叔向的原来是童贯童老爷子。

        童贯现在并没有什么实职在身,但是也不必担心有人拿他问罪了......他虽然干了不少错事儿,但是他一直都坚定的支持赵楷。

        站队正确是最大的正确啊!

        所以童贯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回报——王他早封了,位极人臣的地位也有了,钱他也有的事,女人嘛.......不感兴趣。他现在要的就是一个善终,一个风光大葬,一个青史留名。

        这些看来都挺有希望的......只要赵楷能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以后没人知道他曾是六贼之一了。

        当然了,六贼现在还是有的!

        蔡京、蔡攸、王黼、梁师成、朱勔、李彦六人,现在已经被逃到“新应天府”,也就江宁的赵桓钦定为“祸国六贼”了。

        其中蔡京被贬岭南,在中途赐死!

        蔡攸去海南岛看海,到地方后赐死!

        王黼在“老应天府”时就被贬岭南,才出应天府没多远便被斩杀——不知道谁干的?)。

        梁师成被贬岭南,中途缢杀!

        朱勔到达“新应天府”追究花石纲之罪,被斩首示众!

        李彦在旧应天府时赐死!

        不过童贯的名字却被移出了“六贼”,原因很简单,童贯跑去赵楷那里抓不着了。

        抓不着定什么罪都是假的,定个凌迟处死也没用。至于嘴瘾也不能过——要不然赵楷也来过个嘴瘾,把赵桓身边的心腹都定个什么贼的,那成何体统?

        站在水轮船的船头,童贯眯着一对有点昏花的老眼,看着已经出现在地平线尽头的开封府的城墙。

        首先出现的是开封府城东面的宝津城——就是在金明池宝津楼的基础上扩建的城堡。

        因为宝津楼原本就有一个实心的巨大底座,内部是夯土,周围包了砖,不大容易被大水冲毁或淹没。另外,宝津楼的外围还修建了一圈可以御敌,也可以挡水的外墙,夯土而成,有两丈多高。

        而外墙之内,包括宝津城主城在内的区域,总体占地面积很小,只需要很少的兵力就可以守住了。

        所以这座宝津城就成了开封府城及其周边第二的避水坚守之堡!

        据童贯所知,宗泽现在就把自己的置司设在宝津城内。

        而开封府城及其周边的第一的避水坚守之堡,则是开封府城南面的青城,也就是原本的青城宫所在。

        因为有开封府城的阻挡,大水最多淹没青城,而不可能一举将之冲垮!

        那位收复了开封府城的赵叔向现在就屯驻在青城。

        除了宝津、青城之外。开封府城北还有瑞圣城,城东还有宜春城。都是小而坚固的城堡,但是因为防水能力比较弱,所以都已经被放弃。

        而开封府城本身,因为太过庞大,宗泽和赵叔向都无力防守。所以也基本被废弃,只有位于开封府内城当中的艮岳正在被改造成为一座堡垒。

        这一次童贯将会进入已经荒废的开封府城,并且入住艮岳城。

        当然了,巨大的开封府城本身,还是具有很大的价值的。

        首先,城内存有大量的石料和木料——它们以建筑的形式存在,数量之多,质量之高,令人乍舌!

        如果能善加利用,这些木料、石料,不仅足以加固宝津城、青城、艮岳城这三大据点,还可以用来修建开封府至荥泽、河阴之间的据点——开封府城沿着汴水至荥泽、河阴大约150里。其间有岳台、板桥、万胜镇、旧桥镇等四处大据点,如果可以用开封府城拆出来的建筑材料加以整修,都可以修得固若金汤。

        有了这四大据点的遮护,汴河防线就比较容易维持了。

        而荥泽、河阴往西到广武山、荥阳一带,那地势可就高了,根本不怕水淹。而且还比较险,特别是广武山一带紧挨着黄河有连绵数十里的丘陵,到处都可以修建山寨、山城......开封府城拆出来的材料正好通过汴水运过去,用于在广武山上构建堡垒。

        而广武山的东面有汴河,北面有黄河和沁水,西面有洛水,这些河流都有一定的行船通航能力,用骑兵完全封锁广武山也是不可能......那才是真正的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可以决定开封府存亡的三大关键据点之一!

        第二个关键点,当然就是金贼控制下的三山浮桥和万年新堤一线了。

        至于未来开封府之战的第三个关键点,当然就是开封府城本身了!

        如果开封府城内人口百万,而且还是大宋王朝的首善之都,那么广武山对开封府而言就毫无价值,三山浮桥和万年新堤一失,开封府就完了。

        可如果开封府成为了一座居民稀少的“无畏之城”,那么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哪怕金贼放水淹了开封府,开封府也依旧会被赵楷的大宋牢牢掌握!

        而现在的开封府,已经变成了一座无畏之城。

        萧瑟、荒凉、满目疮痍,到处都能看见因为火烧而破损的痕迹!

        昔日繁华的街道,基本都废弃了,也没有什么居民,偶尔可以看见一些“魏王军”(赵叔向的军队)和“留守司军”(宗泽的军队)的兵士在拆毁曾经价值不菲的建筑物,以便取用木料、石料。

        童贯跟着宗泽、赵叔向一起骑着马,带着人在开封府城内查看的时候,甚至看见有留守司的兵在拆自己的广阳王府!

        那是他的家啊!

        有人在拆他的家!

        宗泽和他的兵士对开封府城内的情况不熟,并不知道那是童贯的家。而长相高大英武,今年大约三十七八岁的赵叔向却是个老汴梁,看见童贯的家正被人拆掉,当下苦笑着安慰他道:“没有家了......太师,咱们这些汴梁子,现在都是无家可归之人了!”

        童贯看着自己辉煌富丽的宅子被拆得不成样子,有些地方好像还过了火的样子,心都快碎了......他的家那可是前前后后花了几十万贯才建起来的!怎么就给拆了呢?

        宗泽苦笑着向童贯赔罪道:“童太师,真是对不住了......老夫和底下人对开封府不熟,不知道那是您的宅子,老夫这就让他们换个地方去拆。艮岳边上有座大宅子看着挺不错的,就拆那里!”

        童贯冷着脸:“那是官家的潜邸......唉,随便拆吧!”

        原来是赵楷的家......哦,现在是赵构的房子了,赵佶把这座王府划给赵构了,现在就要被拆了,而且还没补偿!

        一旁的赵叔向苦笑道:“是啊,谁的宅子都一样......开封府毁了,都毁了!500年都恢复不了元气了!

        不过咱们却可以守住开封府了,守住一座被毁了的开封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