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160章 ??好男儿,要有种!(算一月二日的第一更吧)

第160章 ??好男儿,要有种!(算一月二日的第一更吧)

        今天争取四更!

        .......

        “陛下,开封府附近的万年新堤尚在金贼手中,万一金贼举子们考试的时候扒了黄河,水淹开封府可怎么办?”

        知枢密院事陈记马上就提出反对意见了!

        他是元枢,职责所在啊!

        赵楷笑道:“我们坐船去开封府!王渊日前不是上了奏本,说荥阳、汴口、河阴一带船只极多,还有许多船伕无事可做,无处可去......正好让水军总管李宝去把人和船都收编了,这样就不怕大水了。”

        “陛下,”同知枢密院事杜充是“水利专家”,立马提醒道,“开封府距离黄河大坝不足摆里,大水冲过来时有山崩之势......即便有船,也会被大水冲翻的。”

        赵楷笑道:“朕有办法.......开封府城外有一座青城宫城,正好位于城南,北面有开封府城墙可以挡水,而且宫城的城墙在宣和七年被李纲等人发动民伕加高加固过,足以抵挡洪水。可以让士子们在青城宫内考试,同时再预备好船只,就不怕金贼放水了。”

        “陛下,”签书枢密院事刘晏道,“金贼若闻之陛下入开封府,一定会发大兵来攻.......即便不掘黄河,也能打破开封府城啊!”

        赵楷摇摇头道:“往日开封府城大民多,敢战之士却不多,因此难以坚守。而如今开封府已经是空城一座,朕不必派兵守大城,只要坚守开封府周围的四座小城,就可以与金贼在开封府一带周旋......而朕与金贼战与开封府,便可以让陕西、京西、河东等地有喘息和整顿的机会。”

        说着话,赵楷的眉头已经拧了起来,“关中检地的前景如何?能收获多少土地?可安置多少府兵?”

        检地现在是由军府房和户部共同负责的,所以这个问题就得让东西两府的大佬一起回答了。

        “陛下,”元枢陈记道,“陕西沿边五路的检地不会有寸尺入官.......但是可以募集到效用之士二十万,并可在五路广设军府、折冲府,为国家所用。

        至于永兴军路的检地清田......倒是可以检出一些隐田和被占之官田,但是数目不会超过200万亩,正好分给元从勋臣为职田,即便有所富裕,也不会太多。”

        检地清田其实是个捏软柿子的活儿!

        别说赵楷了,历史上气吞万里如虎的刘裕在东晋搞“土断”时,也不敢触犯北府兵的利益。

        所以长安朝廷的陕西检地,与其说是检地,不如说是明确军事义务——赵楷的朝廷承认西军将门、营伍子弟、营田弓箭手和部分豪强对土地的占有,以换取他们的兵役,并且将他们编入五路军府和下面的折冲府,以加强管理。

        根据两府重臣和赵楷商量的办法,在检地的过程中,还会授予西军将领、军官相应的勋位,但是不会授田,而是会改以“加倍荫田”的政策以取代授田。

        另外,这些被登记成府兵荫田(就是免税田)的土地,都会登记造册,直接和府兵户挂钩,而且严控转让、分割、抵押,如果该户实在不能承担兵役,也不愿意招婿或收养继子服役,才能在取得折冲府同意后,将整块土地转让给愿意服役的民户。该民户的身份,会立即转为府兵户。

        也就是说,这些拥有府兵荫田的府兵户,是世袭的军户——原属于赵楷的天策府兵,也可以通过买入土地转为府兵荫田(这是有额度的),获得世袭的地位。

        当然了,目前的世袭府兵是不能继承父辈的勋位的,他们只能从效用开始重新奋斗......除非他们的父可以攒下爵位。

        现在陕西的检地清田刚刚开始,不过因为赵楷的核心集团中有许多西军出身的将领,由他们出面,还是很容易摸清情况的。

        所以陈记已经知道个大概的情况了.......在这次检地清田完事后,在册入府的陕西府兵(不包括天策兵)可达20余万!这个数字并不是“人”,而是“户”。

        如果再算上原有的天策府兵,长安朝廷就拥有了多达30万户的府兵户,作为其军事基础。

        军事基础看来是雄厚的!

        但是其中还有许多天策府兵没有分到土地,也没有得到荫田的能力......所以赵楷的军事基础还不大牢靠。

        好在钱盖在洛阳有不少收获。

        东府相公吕颐浩说:“陛下,钱龙图和王大漕日前上奏说,洛阳有许多冠盖子弟愿意纳土为官!

        另外,河南府、孟州、怀州、汝州、邓州、颖昌府、襄州、随州等处无主荒地甚多,如果仔细清点,可以得到数百万亩。加上河东得到的土地,当不下一千万亩......足以分配给天策府兵了。”

        那些地方“无主”土地多是因为许多土地是属于开封府的豪门权贵的,这些开封豪门中的一部分跟着赵桓溜了,他们的土地自然“无主”了。

        钱盖、王庶所报告的“数百万”是一个非常保守的数字,如果好好清点,绝对在一千万亩以上!

        另外,在开封府附件,“无主”土地就更多了,就看赵楷有没有本事去拿了!

        而为了多拿些土地,赵楷也不能在长安呆着了,他得去洛阳坐镇!

        想到这里,赵楷点点头道:“天策诸府是朕之腹心!

        所以朕想在八月十五后启程东迁洛阳,就近坐镇,以监督清田检地和分田置府!

        等到分田置府之事完成,朕就可以入开封主持科举......同时也让天下人见识我大宋举子的男儿气魄!”

        他看了看在场有点目瞪口呆的臣子,笑了笑道:“朝廷不必随朕迁入开封,留在洛阳即可......洛阳有关山河流重重保护,足以成为朕东出以争天下的本据之地!”

        一群重臣个个都有点皱眉......这个官家实在太爱冒险了!

        男儿气魄倒是足够,就不知道会不会一不留神折在金贼手中?

        ......

        “留守!前面已经是孟州广武山,咱们开路的骑士,已经看到了广武山下行营诸军立营的旗号了......咱们到了!”

        几骑快马飞也似的从前面赶回来,奔到了正立马在黄河大堤边上的东京留守宗泽的身边,一叠声的报告前方广武山下宋军的大营的情况。

        广武山是孟州黄河南岸地区的一处险要,往东还有汴口、汴水、河阴、荥泽,往南是荥阳,往西是汜水......看看这些地名,再看看中国历史,就知道广武山这里有多紧要了。

        所以当日在万年新堤下败北的宋军,一部分往西跑的,就都到了这里。人数约莫还有好几万!

        京西路转运使陆宰想尽办法为他们筹措了一些补给,而当时驻守怀州的王渊又发兵进入孟州河北地区,在汴口对岸的黄河岸边设立大营,广布旗帜,虚张声势,总算是稳住了人心。

        而在这之后,驻扎广武山及其周边地区的宋军散了一部分,也有一些去了洛阳,不过还剩下一些,无路可去,就一直留在当地。他们先是由宇文虚中、姚古率领,在这二人去了洛阳后,又由右武大夫马昌祐和姚古的部下王德统领。

        在宇文虚中和姚古一起南下后,马昌祐和王德又归顺了赵楷,依旧在广武山督军。而现在,宗泽又在赵楷派出的正将王善的保护下,抵达了广武山......